第81回 为春唯有长叹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第八十回自迎春回去之后,又宝钗也搬出了大观园,剩下的姐妹们也就只有黛玉、探春、惜春而已。 姐妹三个每每若到了一处,提起迎春、香菱之处境,无不为之心伤落泪,宝玉更是对月长吁、对花短叹,不住痛骂天下怎么会有孙绍祖这样不知道怜惜妻子的丈夫,又怎么会有夏金桂这般貌若鲜花嫩柳内似风雷暴雨的主母。 这日,黛玉正自感叹迎、菱命运,忽听人通报道:“宝二爷来了!” 话犹未了,宝玉已进来了,见到黛玉神情,颊上带着泪痕,心中明白,只是笑道:“妹妹又为什么伤心了?莫不是因为今天没有姐妹们陪你玩耍了?若是果然因为这个缘故,今儿个我就去回老祖宗,接了宝姐姐和二姐姐回来。

” 黛玉拭了拭泪颜香痕,道:“只是想到了二姐姐和香菱姐姐的处境,有些感触。若长此下去,这可如何是好?香菱又病了,每天请大夫吃药的,也不见个好转。二姐姐的性情你也是知道的,姐妹中最是懦弱的,又不会与人拌嘴……” 兔死狐悲之意,溢于言表。 只是可叹她寄人篱下,竟不能援之以手。 宝玉也无话足以安慰,听了黛玉的话,反而自己也落下了泪来。 紫鹃倒了茶来,见状便笑道:“二爷又惹我们姑娘伤心了不是?一来二去的也都大了,从小儿相处了这么久,又是深知我们姑娘的,二爷说话还是这么不小心么?姑娘提到二姑奶奶和菱姑娘伤心了,二爷该当解劝解劝才是,怎么大老爷们的也哭了起来?难不成专到了我们这里来吃茶来了不成?就是吃茶,也比不上二爷那怡红院袭人倒的茶。

” 黛玉听了这话,啐了紫鹃一口,道:“你这蹄子,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贫嘴了?正经是去舀了水来,我好洗澡。” 紫鹃一面放下了茶,一面笑着,自去命雪雁、春纤等去舀水,自己则预备洗澡之物。 宝玉自知道黛玉癖性喜洁,便不再打扰,只道:“妹妹素日里也舒舒心,别老是把什么兜在心中,倒是好好将养身子才是要紧。二姐姐和香菱如今不好,那也要看她们自己将来的造化了罢。” 黛玉便道:“这些我何尝不知?你且去罢,我自己理会得。” 宝玉又絮絮叨叨半日,方起身去了。

紫鹃已预备好了洗澡之物,春纤等也舀来了热水,伏侍黛玉洗毕,忽有邢夫人打发人送来了果子糕点之类,贾母又命鸳鸯将额外给黛玉的银钱也一并交给黛玉,鸳鸯才去了,又有宝玉也命人送了上好的笔墨纸砚、各色玩意儿等物。 黛玉因问道:“好好儿的,又送了这么些笔墨作什么?倒是样样不俗,与家常使用的不同,二哥哥什么时候出去了的?还是什么人送了来的?老太太原是给我预备这些东西了,这些还是留给二哥哥自己用罢。” 想起自己寄人篱下,孤苦伶仃,背后言三语四,面上却是春风细雨,让人防不胜防,不禁黯然神伤。

抄检大观园,连自己房里都抄了,不就是隐隐约约说自己这里是贼窝么?如今又何必再送这些东西来?没的惹人惦记着。 秋纹笑道:“姑娘也知道二爷的,哪里有心情理会这些个呢,倒是姑娘最喜写字,故送了给姑娘。” 倒是不曾说起宝玉是从何得来的,想必也是外头谁送了的罢! 黛玉便问道:“宝姐姐那里可也送了去?三妹妹是最喜书法的,她那里也送了罢?四妹妹虽小,画画却也要的。” 迎春出嫁了,宝钗搬走了,探春又是不能做主的,惜春又冷僻,思来想去,姐妹中竟是没有一个能为自己做主。

见黛玉竟是不先自己留下,反问起宝玉是否送了宝钗,可见心底敦厚,秋纹不由得笑道:“这是单给姑娘的。姑娘知道,宝姑娘家里什么也不缺,三姑娘自己又是笔墨器具都有了的,宝二爷便没送去。” 黛玉听了便道:“回去替我多谢二爷了。” 吩咐紫鹃取些钱给秋纹,秋纹自是喜之不尽,便自回去了。 披着湿漉漉的长发,黛玉坐在窗下,自己慢慢地研了些墨,腕底生香,却是寥寥数字。 见黛玉娇腮凝泪,似语先泣,更有一种风流婉转,让人心头生惜,又将宝玉所送之物搁置一旁,紫鹃站着乃劝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宝二爷不送别人,单送给姑娘,可见姑娘在宝二爷心上的,怎么倒是哭了?” 黛玉怔了怔,淡淡一笑,笑容却带了些苦涩的意味,缓缓地道:“只是想到近日里处处萧条寂寥,姐妹们竟是没有一个好的。

原本繁花似锦的大观园,生出了多少事情?一次抄检,宝姐姐家去,死了晴雯,撵了司棋、入画、蕙香,服侍了我一场的藕官,又和芳官蕊官做姑子去了。” 说起素日姐妹,紫鹃鼻子一酸,情不自禁地也落下清泪来,哽咽道:“这些,也都是命罢了!” 黛玉神色凄楚,幽幽叹息道:“凤姐姐争强好胜一辈子,如今病怏怏的。她也罢了,竟是二姐姐最苦了,好端端一个水样的女儿家,娘家竟是没有人能为她出头的,原来,素日的疼惜怜爱,却如此不堪一击。

” 以往的外祖母,是何等慈和?何等喜欢这些花枝招展的孙女儿们?此时,竟果真难以为迎春出头么? 迎春是贾府的亲女儿,尚且如此,那寄人篱下的自己,无依无靠的,将来又有谁为自己做主?只怕连迎春亦不及罢! 紫鹃解劝道:“姑娘也不必太多心了,什么事情看破些,将养身子要紧。” 黛玉却是摇了摇头,长睫微颤,泪眼如波,轻轻地呢喃道:“我病已成势,很难好的了。更何况,便是身子好了又如何?一生心事将成空,便是养着,日子也不会多了。

” 紫鹃只觉得心中不详,忙道:“姑娘这说的是什么话?好端端的,哪里有人红口白牙咒自己不好的?正经的快些收回去!” 黛玉却是声若轻烟,待得发丝半干,便松松挽着慵妆髻,径自换了家常的衣裳,往贾母房中来。 见到黛玉,贾母自是喜悦,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细细地打量着问道:“这些日子可好些了?” 黛玉浅浅一笑,王夫人只觉得如同芙蓉初绽,风姿万千。 正在这时,便见薛姨妈携着宝钗来给贾母请安,面上生笑,好生奉承了一番。

贾母听得愈发欢喜起来,因道:“姨太太和宝丫头,也好些日子不曾来了,竟是将我抛在了脑子后头不成?宝丫头生得这样稳重,原是想叫她也好与姐妹为伴,竟是光自家享乐去了,今儿个,我做东,咱们很该好生乐一乐。” 薛姨妈口内亦是好生谦逊了一番,叹道:“我们家里乌烟瘴气的,宝丫头也是操心得了不得,哪里有福可享。” 想起薛蟠的软骨头,夏金桂的泼辣刁蛮,薛姨妈亦不由得抹泪起来。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然则都住在一起,说出来,倒也堵了那些背地里笑话薛家鸡飞狗跳的嘴。

贾母忙劝道:“小夫小妻的,自是难免有些儿不合拍的时候,只过些日子,两口子都熟惯了,还有不好的?” 说得薛姨妈也只得点头叹道:“也只好盼着蟠儿争气些,总是该辖制住他媳妇才是。这样闹来,倒是让老太太都笑话了。” 贾母只歪在榻上,小丫鬟拿着美人拳有一下没一下地捶着,徐徐地道:“姨太太很不用操心,小孩儿家自有小孩儿家的福分,两口子是要过一辈子的,哪里有乌眼鸡似的?姨太太只管放心就是了。” 见到薛姨妈过来,黛玉便起身倚靠着窗子而坐,只觉得甚是刺心。

薛蟠娶了河东狮,迎春嫁的不也是中山狼? 原是骨肉亲情,夫妻情分,迎春吃了这样的苦,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告诉贾母,瞒到底又有什么意思呢? 似是察觉到了黛玉脸上分明有着淡淡忧伤,不似素日活泼灵动,贾母忙觑着眼睛看黛玉,问道:“好好儿的,玉儿这是怎么了?快些过来让外祖母瞧瞧,怎么站在风口上?竟是让沙子迷了眼睛不成?” 黛玉缓缓走到贾母身边,勉强道:“并没有什么的,可见外祖母神机妙算了,连玉儿眼睛给沙子迷了都猜到了。

” 贾母拍拍她的手,含笑道:“傻丫头,只管放心罢,万事有外祖母给你撑着呢!” 脸上爱怜横溢,满心满眼里都是她心坎儿尖子上的黛玉。 她的一颦一笑,竟是这般风流袅娜,天生的高雅淡丽不用刻意彰显,便已表露无疑。 别人再好的教养,那也是后天的方圆规矩,没有黛玉这种天生的高人一等。 宝钗款款上前,拉着黛玉的手,含笑道:“妹妹这些日子可好些了?” 黛玉似嗔似喜地埋怨道:“姐姐只管自己走了,连云丫头也没说一声,如今园子里寂寥得很,哪里好什么?” 宝钗笑着拧她如凝脂般的娇腮:“真个儿颦丫头一张嘴,让人回不上话来!真个儿该找个林妹夫去,好辖制着妹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