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车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半年后,状元郎府。阿福走出书房,外面的阳光正是明媚,明媚的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她紧闭双眸,深吸了口气,让阳光照耀在自己脸上,让清风拂去眼角的泪水。逝者已去,故人的托付她已经完成。至于书房中那个双手捧着血衣的男人心中作何感想,她已经不会去关心了。毕竟二少奶奶早已经去了,无论他是后悔也好,惋惜也好,震怒也罢,一切都挽回不了二少奶奶的命。阿福沿着鹅卵石铺就的花园小径缓缓往外走去,一路上有下人知道她是当家主人的表嫂,不时有人弯腰见礼,她都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

一路走出状元郎府,来到大门处,只见外面不但停着自己来时乘坐的马车,另外还有一个暗蓝色绣着金边的篷子马车。她抬步刚下台阶,就见那马车帘子被掀开,常轩带着清爽的笑容向自己打招呼。阿福唇角原本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加重,唇角弯起来,斜看了常轩一眼,走上前道:“你不在家里好生歇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常轩一听这个,挑眉说:“我不过是腿受伤了,又不是残疾,总不能天天窝在家里啊。”阿福往往府内,放低了声音说:“你要去见表弟吗?如今他正见客人呢。

”这个客人是谁,阿福知道,常轩自然也知道。常轩摇了摇头,拉过阿福的手说:“我才不是来找这小子,我是特意来接你的。”阿福反手握住他的,感觉到他的手背带着凉意,不由得心疼地说:“我自己坐了马车过来的,哪里用你巴巴地出来接。”自从常轩在江中受伤落水后,除了腿脚一直没完全好起来外,还落下一个手脚冰凉的毛病。阿福每每在晚上的时候用自己的温热的身体给他暖着。最近这些日子,常轩已经好了许多,但今日这大白天的常轩的手背冰凉,这让阿福担心起来,她想着最近常轩是不是没睡好?没吃好?还是没休息好?常轩吩咐阿福之前带来的丫鬟将那辆空马车带回去,然后拉了阿福钻进马车,进去后他将阿福抱在怀里,用略带了凉意的手从阿福衣襟里伸进去,感受着里面的滑腻舒适。

他低下头凝视着阿福透着粉泽的脸颊,用唇轻吻了一口,这才说:“我想着今日你是要见皇上的,虽说有那小子在,但我总怕出事,便想过来看看。”阿福被他吻了这么一口,想着外面有下人丫鬟们在呢,脸颊上便泛起红来:“你规矩点,这是在外面。”常轩汲取着阿福身上的暖意,认真地点头说:“你说得对,这是在外面呢,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去吧。”马车缓缓向家行去,常轩将车帘拉紧,又拿了蚕丝被过来盖住阿福,这才动手轻解开衣襟,两只大手肆无忌惮地伸进去。

阿福有意躲开,可是常轩力道大啊,最后只能任凭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略带着薄茧的大手滑过娇嫩的肌肤,阿福的身子起了轻轻的战栗。常轩平日最喜欢的就是逗弄此时的阿福,当下便干脆彻底拉开她的衣襟,让那两团弹跳着的物事暴露在马车中。阿福惊觉,挣扎了下,可是偏偏此时马车一个转弯,阿福身子一晃,两团白生生的兔子便荡漾出一个诱人的RU波。常轩越发兴起,干脆将她放倒,阿福此时猛地清醒过来:“不行!”常轩轻笑一声:“为何不行?”阿福无奈:“你腿脚还没好利索,怎么就想着在这马车上做这等勾当!”常轩委屈地拧了拧眉:“可是我真得很想要啊。

”阿福皱眉:“不行。”常轩不管,大手继续在她身上摸索,甚至越来愈往下,很快伸到了神秘的敏感地带。阿福开始僵持着不为所动,后来被他那轻车熟路的摸揉给弄得有了几分荡漾,便渐渐哼唧起来。开始这哼唧只是似有若无的声音,常轩听到这个知道大有可为,手上动作便加重了,于是不多时,压抑的呻吟声便开始在马车里荡漾起来。幸好外面车轱辘声和马蹄声响亮,要不然可真要被外面的车夫听到了。常轩见此,呼吸渐浓,起身就要大动干戈。阿福惦记着他的腿,坚决不依,后来常轩见拗不过,便附耳轻言几句。

阿福听了脸红,常轩又央求几句,阿福终于腼腆地点头答应了。===============================马车行至一半,阿福撩开帘子往外面看,赫然间此处正是那家平日时常去的药材店,便忙命车夫停下车。“我正想着命人去买几两冰片呢,如今正好经过这里,我去卖些来。”说着就要下车。常轩慵懒在半靠在车厢里,闻听这个动了动眉头问:“耀祖那里多得是这些,你去他那里取些来就是了。”阿福笑道:“家里如今正缺着,我现成买些就是了,回头再去他那边多拿些来。

”这状元郎表弟程耀祖对这些东西向来不在意的,他家里的东西还不是任凭下人们去拿,短缺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常轩听阿福说这个,也懒得再问,点头说:“那你快去快回。”阿福点头,扭身就要下车,却忽听常轩叫住她。阿福回头:“怎么了?”常轩招手让她过来,端详了她一番,替她将因为刚才荒唐行径而落下的一缕鬓发拢上去,凑近了她耳畔低声道:“其他还好,就是脸太红了,别人见了难免乱想。”阿福闻此,眉目间又羞又恼,咬唇瞪他一眼道:“还不是你惹得!”说着转身下车去了。

阿福下了车进了店,由于她也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是以掌柜见她过来连忙亲自上前招呼,又命店中小二端茶递水上来。阿福连忙说不用了,不过是称些冰片罢了,马上就要走的。掌柜的翘首看了看外面的马车,点头哈腰地笑:“夫人这是从程大人府中出来?”上京城中人尽皆知,去年那些新登科的状元郎今日的程大人是当今皇上的新宠。而眼前这位常夫人又是程大人的表嫂,人家不但继承了程大人家中的偌大基业,而且人家长子还是已故的皇太后亲自赐名呢。

阿福见惯了旁人的奉承巴结的,当下只是轻笑一声:“正是。”此时小二包好了冰片送过来,掌柜接过来后亲自双手奉上:“这些还是上次进的,这可是最上等的成色了,我知道夫人要用这个,特特地让他们给留下呢。”阿福接过来,拿在手上,谢过掌柜,转身就要往外走。这掌柜继续跟出来,点头哈腰继续巴结:“夫人身边怎么没带丫鬟伺候着?要不要我派人把这冰片给你送到府上?”阿福面上笑着拒了,心里却是暗怪常轩,这个人啊,为了自己行乐,把自己身边伺候的人都打发走了。

这边正往外走,迎面走过来一个客人,旁边小二过去招待。阿福开始并未在意,待听到那客人声音,这才猛地发现耳熟,抬头看去,果然是好久不见得故人了。这客人正是昔日侯府的大少爷,此时大少爷也看到了阿福,看看左右诧异地道:“阿福,你怎么在这里?”一旁掌柜听到这话皱起眉头,心里暗道这大少爷好生莽撞,人家常夫人的闺名岂能乱叫,真是不成体统。阿福心中先是一怔,后来反应过来后,轻声一笑道:“我经过这里,顺路过来买些冰片,你怎么也过来这边?”阿福抬眼望过去时,只见大少爷虽然眉目暗沉脸色颓然,但倒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况且如今侯府虽然倒了,但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又取回了福运来的,这日子怎么也不至于潦倒到大少爷一个男人亲自来买药的地步啊。大少爷尴尬地笑了下,点头对阿福说:“家里有人病了,我也是顺路过来抓些药。”阿福默然点头:“那你忙吧,我先回去了。”大少爷见阿福要走,犹豫了下,却把她叫住了:“常轩近日可好?”阿福停下脚步回头,只见大少爷眉目间有几分担忧同情之色:“我……我听说他病了,一直不能起床。”阿福在心里笑了下,其实常轩不过是腿脚有些不利索罢了,如今耀祖请了宫中的太医帮忙诊断过,说假以时日好生休养早晚能好的。

他们心里早已经不着急了,只不过外人看着,总以为常轩这辈子站不起来了,以讹传讹,倒好似她的男人成了个废人一般。大少爷观阿福脸色,见她低头不语,还以为她心中难过,当下语气放柔,轻声道:“我以前并不懂,如今才知道,过日子最要紧的还是身体健康,我就怕你享着偌大的富贵,平时日子过得不舒心……若是这样,我……”大少爷语声吞吐,阿福眉间露出诧异,而一旁的掌柜冷汗直冒,尴尬地往回退,一退之间差点碰到门槛摔倒在地。阿福见此,轻笑一声道:“阿福在这里替我家常轩谢过大少爷记挂,他如今马上要好了,正想着过段日子就亲自出来主持程记布庄呢。

”大少爷闻听这个,眸子里流露出不信,不过他还是笑着说:“若是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回头见了常轩,替我向他问好。”阿福点头:“那是自然。”两个人就此别过,阿福径自往自己马车走去,并未回头。待到上了马车,就见常轩正在里面咬牙切齿呢。“哼,他自己都落到什么地步了,竟然还觊觎着我常轩的夫人,真真是太过可恨!”常轩透过窗帘边上一条小缝对着依然站在药铺门前呆呆望着这边的大少爷磨牙。阿福叹气:“你想太多了,人家有家有业的,记挂我做什么。

”常轩摇头反对:“不对,不对,我看他家里境况是一日不如一日!他正倒霉着呢,看到你估计想起以前的光景了。”阿福只当他在胡说八道,并不理会。常轩却拉着阿福继续说:“我这些时候虽然不在外面走动,在外面的事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他原本是要好生读书振兴家业的,可是谁知道三少爷不争气,那个得旺也是烂泥扶不上墙,把个好好的福运来弄得一团糟。他也是没法子,自己亲自出来掌管福运来,从此算是彻底舍弃了科举。”阿福听得一愣一愣的:“那如今得旺呢?三少爷呢?”常轩冷哼一声:“得旺如今被他养着,不过混口饭吃罢了,至于三少爷,我听说他在家里和三少奶奶三天两头打架,闹得鸡飞狗跳。

”阿福长叹一声:“没想到不过是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种事。”常轩吩咐马车前行,心中犹自不平:“你看他刚才看你的眼神,分明是不安好心!”阿福本来听到这些心中惆怅,可是如今见常轩这般模样,不由得扑哧笑出来:“你既然有这么多不满,当时怎么不跳出去说话呢,偏生要躲在马车里不见人。”常轩得意挑眉:“你自然不懂,我这是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待到我养好了腿,一定要在这上京城做出一番大事业来!”作者有话要说:请不要再留邮箱,如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会发了。

多谢各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