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如梦汴梁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天停电,差点更新不成,一头瀑布汗。WWw.QUAnbEN.COm)行行复行行,大队人马加快了前进的速度,离开牛头驿后,行了两天到了太康县境内,再转而往北过杞县折往西北直奔汴梁。算起来行程已经七日,这七天把苏锦累的够呛,坐在马上,两瓣屁股都快磨出厚厚的一层老茧子来了,而且人多眼杂,也不能偷偷钻进晏碧云的车内舒坦一会,队伍里也根本没有让苏锦乘坐的车子歇息,晏殊也再没叫苏锦进他宽大的豪华车厢里谈话,苏锦苦不堪言。

每日晚间苏锦都只能趴着睡了,好在晚间倒是能跟晏碧云她们说说话,小穗儿和浣娘心疼苏锦,倒是经常给他松松肌肉,按摩一番。不过到了汴梁郊外的时候,苏锦的骑术已经锻炼的很好了,以前骑马马儿一旦小跑苏锦便抓着马鞍吓得脸色发白,现在苏锦已经能纵骑如飞,在屁股适应了马鞍的打磨,也学会了随着马的身体上下使用巧力之后,苏锦的苦日子到头了,不时的会纵马驰骋一会。秋天的旷野上,苏锦纵横来去的身影,让车内的几名女子看的喜笑颜开,这家伙还是个孩子啊,骑个马都这么的兴奋。

越近汴梁,眼前的风物便越是繁盛,小集镇多了起来,人也多了起来,人的穿衣打扮也逐渐华贵,表情也越来越有些倨傲,村落的房舍也越来越大越精美,总之在潜移默化中,你会感觉到一种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苏锦明白这是天子脚下百姓养成的独特心理优势,这是模仿不来的一种气质。十月十八日,车队到了汴梁城外,驻足远观,一座绵延数十里的大城横亘在众人的面前,高楼翠树红瓦黄墙,隐隐约约传来的嘈杂的人声,都显示着大宋都城的繁华。

苏锦知道,汴梁城乃是在这个时代的世界上第一大都城,城廓方圆三十里,人口近一百三十万,商铺近万间,光是拱卫京城的禁军军队便多达十五万,毫无疑问可以称之为国际第一大都市。终于能一睹这座繁华如梦的宋都的风采,苏锦的心情很是激动,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他的人生的转折或许便从今日始了。离城十里的长亭外,大队停了下来,富弼策马来到晏殊的轿子面前询问道:“请大人示下,咱们直接去内城还是先回甜水井胡同?”晏殊掀起轿帘看看天色道:“天近午时,还是先回甜水井胡同,将苏锦等人安顿,下午你我二人进宫面见圣上,让苏锦他们先歇着。

”富弼答应一声,吩咐队伍整装整队,打好仪仗,折往丽景门,午时时分,进了汴梁城,沿着汴水东岸的宽大街道往甜水井胡同晏殊的宅邸而去。苏锦骑在马上,眼睛已经有些不够用了,自进入城门的那一刻起,苏锦的嘴巴便没有合拢过,汴河两岸人流如织,繁华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临河店铺鳞次栉比,汴水河上大大小小的船只数以百计,河上过不里许便建有石拱大桥一座,两岸来往畅通无阻。撑船的、骑马的、赶车的、走路闲逛的、挑担的、扛包的、负重的、买卖东西的、横着膀子的官差、萎缩在墙根下的乞丐、打马而过一路呵斥的士卒、吆喝叫卖的小贩、打啰耍猴子玩把戏的江湖艺人,茶馆里口沫横飞的茶客们……整个一个市井全图。

苏锦看过《清明上河图》,不过他总认为那是经过艺术化的加工,并非写实;现在眼前的景象跟那图上相对比起来,苏锦完全的信了;今日只是普通一日,既非节气又非节日,这样的普通一日其繁华热闹已经直追那副画作,更何况到了节日里,那该是何等的浩闹;看来那幅画不是夸张了,而是减略了很多。老爷到家,晏家上下都出来迎接,苏锦一看那阵仗,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几十口子人都傻眼了,晏殊光儿子就六七个,大的四五十岁,最小的还在襁褓之中,连小妾也有六七个,个个美貌风韵,不由的暗自羡慕晏殊懂得享受人生。

晏殊笑眯眯的下了轿子,不理众人的行礼首先来到抱着最小的儿子的妾室面前,伸手抱过正手脚乱舞哈哈直乐的幼子,含笑逗弄一番。苏锦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个最小的孩子,莫不就是晏殊的第七个儿子,后世大大有名的晏几道么?就是这位小爷写出了‘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名句,想不到啊,居然能见到晏小山,苏锦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时空扭曲的不真实感。那边的父子二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晏几道胖乎乎的小手揪着晏殊的官帽,将晏殊的形象破坏无疑;而晏殊却不以为意,胖墩墩的身子上的肥肉笑的一抖一抖的,宛如波浪起伏,显然是乐在其中。

众人进了晏府,晏殊替苏锦引见众人见礼,又吩咐仆役收拾出一间小院让苏锦居住,苏锦忙道:“还是不麻烦大人了,在下想自己在外边住。”晏殊愕然道:“那又为何?家中房舍空闲的还有,再说在宅中居住说话也方便些。”苏锦看了看低头不语的晏碧云,坚定地道:“还是不叨扰了,我在左近租下一间院落便是,大人有吩咐随叫随到。”晏殊还待再说,晏碧云上前道:“既然苏公子有此意,伯父大人何必强求,只是这汴梁城中房舍怕是不好租呢,这左近也不知有没有合住的院子。

”苏锦转头对四大吃货道:“你们午后去左近找找,够我们几个住就行,只要不是太过破烂,价钱好商量。”小穗儿道:“下午我和浣娘姐姐也去找。”晏殊皱眉了,他不明白苏锦为什么要这么做,显得有些不快;苏锦可不理他那个茬儿,寄人篱下的事苏锦可不干,吃你的住你的,你要是提什么要求我还能反驳么?再说了,虽然在晏家跟晏碧云住在一个屋檐下,其实反倒更加的不自在,难道在众目睽睽之下没事便溜达进晏碧云的闺房么?还不如在外边落得轻松自在,和晏碧云幽会也更加方便些;再说有个清雅的院子居住也可以温书学习,不至于将所学丢到九霄云外。

午后苏家众人齐齐出动,连晏碧云和小娴儿都带着仆役使女四下打听,终于在甜水井胡同北头的榆林巷找到一处院子,比之应天府的宅子小了一半还多,但是租金却高了两倍有余。小穗儿嫌贵,跟那东家讨价还价差点吵起来,赶过来看院子的晏碧云倒是爽快,直接便拍板交了一年的租金,这才让面红脖子粗的东家婆子喜笑颜开,定了房契之后,千恩万谢的去了。苏锦翻翻白眼,这算什么,哪有让女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付钱的,这要是让晏家人知道了,自己在晏府中那番抓钱不数的做派岂不是成了笑谈;不过苏锦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心安理得的理由,她的钱不就是我的钱么?用她的就是用我的,省下来我的就是替她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按照晏殊的安排,苏锦先安顿下来等候皇上的召见,晏殊和富弼下午会进宫复命,同时告诉皇上苏锦已经随同来京,不过皇上的事情多,具体是什么时间见苏锦,倒是每个准谱,只有等消息了。苏锦可不在乎这个,是你要见我,你不急我急什么,大不了我回应天书院读书去;这件事很快就在苏锦的心里落到了第二位,来到这繁华的大都市,不去见识见识人情风物,领略一下这里的佳肴小吃,岂不是白来一趟。逛街购物虽不是苏锦的最爱,但后世在系花女友调教下,潜移默化的受到熏陶,对于此事也不像后世大多数男人一样当成是个苦差,计划很快便得到了几大吃货和小穗儿浣娘等人的全票支持,众人决定先休息半日,明日一早便去逛逛这东京汴梁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