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二章 郎少东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庙会西北的角落里,朱世庸坐在墨绿马车车厢的一角,眼神似睁似闭;车帘微微挽起,透过狭窄的的视角,可见刘四郎穿着垂首侍立在车外。WWw.qUANbEn.CoM朱世庸不开口,刘四郎绝不敢说话;因为跟着朱世庸时间稍长一点的人都知道,当知府大人阴着眼睛似睡非睡的时候,往往便是他即将发火的前兆,这时候万不能出声说话,否则将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暴风骤雨。“刘仓司……”朱世庸沙哑着嗓子开口了。“卑职在……”“大年初一便来庙会执行巡逻之责,辛苦你了。

”“年假七日各个部门每日当值一天,这是大家说好了的,这是卑职分当所为,谈不上辛苦。”朱世庸哼了一声道:“有无事端发生?”刘四郎躬身抱拳道:“一切如常,府尊大人治下,百姓安居升平,都兴高采烈的赶庙会做生意呢。”朱世庸嘿嘿一笑道:“哦?本府怎么听说有人偷窃财物,闹的不可开交呢?”刘四郎微微抬眼,用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跟随自己当值的衙役,众衙役连忙低头避开目光,不用问定是他们多嘴,跟朱世庸说了这件事。刘四郎收回阴狠的目光,垂首回禀道:“些许小事而已,偷儿已被抓住,钱财已经奉还失主,请大人放心。

”朱世庸点头道:“失主是谁啊?”刘四郎道:“是回乡歇年假的粮务专使苏锦,卑职恰好撞见,他是朝廷粮务专使也算是卑职上官,便跟他聊了几句。”朱世庸道:“礼数上自然不能缺,不过本府提醒你一句,如你所言苏锦回到庐州只是修年假而已,一天不去衙门拜见本府,一天便不能跟他谈及公事,否则便是不合规矩,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刘四郎忙道:“大人放心,卑职和他只是闲聊了几句,自有分寸。”朱世庸道:“别怪本府没提醒你,苏锦此人刁滑的很,你最好敬而远之,公务上的事儿由本府于他周旋,你不是他的对手;以后若是遇见他,要么绕道而行,要么点头即可,他要问你什么,你须得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刘四郎道:“卑职明白了,大人请放心。”朱世庸叹了口气道:“本府倒是想放心,可是如何放心的下;年后本府将会调整仓司人选,胡仓司久病不能履职,本府会上奏路使将之替换,你好自为之吧。”刘四郎心中一喜,胡仓司一走,正职的位置便空出来了,知府大人这是在暗示自己可以争取到这个职位,没想到一天之间竟然连遇好事,那边苏专使刚说了要想办法上奏请功,这边知府大人又暗示要提拔扶正,看来自己倒成了香饽饽了。“还请大人多多栽培,卑职的前程便在大人手里攥着了。

”朱世庸挥手道:“一切看你自己的表现,本府有心栽培,也需你自己上路才是。”刘四郎道:“卑职明白。”朱世庸挥手道:“去吧,好生当差,明日我府中开宴,你可携家眷前往。”刘四郎受宠若惊,忙拱手道谢,朱世庸命人放下车帘,马车缓缓启动离去。……大年初二一大早,百姓们开始走亲访友,按照传统,从今日起,官长长辈、亲朋故旧的家中都要去走动拜年,苏宅中也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客人,魏松鹤来的最早,然后便是苏记的大小掌柜,以及苏锦在落花诗会结识的一些熟人;可是这些来到苏宅之后,却发现苏锦并不在宅中。

苏锦其实一大早便出门了,他并非不知道今日家中会顾客盈门,只是今日他有一个更重要的去处,只能先将客人们晾在家中;当然他早已吩咐小穗儿柔娘等人好生接待,要他们稍等片刻自己很快便会赶回。小柱儿赶着马车七问八问折腾半天才找到了西街的一间宅院,他抓耳挠腮的研究了半天这座宅院的大门,这才抹了抹汗回头对车里叫道:“公子爷,恐怕是到了。”苏锦掀开车帘探手看了看周围道:“是这一家么?”小柱儿道:“应该没错,小人也是第一次来,不过这条街最气派的房子就这一家,应该错不了。

”苏锦挠挠头下了车,吩咐小柱儿将车上的两包礼物拎着,上前轻叩朱门;不一会大门上的小门洞打开,一颗留着两撮山羊胡子的中年人的脸露了出来,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他们问道:“二位官人找谁?”苏锦拱手笑道:“敢问这是郎东家的府第么?”那山羊胡子山下看着苏锦道:“你是何人?我家少东家不见客。”苏锦笑道:“那就是了,看来这里确实是郎少东的家,烦请通报一声郎少东,便说苏记大东家苏锦来给他拜年。”那山羊胡子一愣,看着苏锦道:“你说你是苏锦?”苏锦道:“正是区区在下。

”山羊胡子冷声道:“你来作甚?我家少东家不会见你的。”苏锦笑道:“见与不见都无妨,烦请通报一声,若你家少东家说不见我,我立刻回转便是。”山羊胡子想了想道:“等着。”啪的一声关上小门,脚步咚咚远去,想是去回禀了。小柱儿嘀咕道:“好大的架子,公子爷何必巴巴的要来见这个郎少东,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苏锦道:“咱们是来慰问的,小狗被大狗咬了,此刻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你不要说话,在一边站着便是,别坏了爷的事。”小柱子道:“放心吧爷,难怪爷不带穗儿他们来,要知道是来看望这家伙,保管见了面个个都是一顿骂。

”苏锦翻了翻白眼,正欲说话,就听里边脚步杂沓,似乎有不少人在跑动,不一会门闩响动,大门哐当一声打开了,苏锦往里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只见门内七八名伙计手拿棍棒恶狠狠的站在门里,一副同仇敌忾要打架的势头。小柱儿忙跨前一步护在苏锦身前道:“我家公子好心来探望郎少东,你们这是要作甚?”苏锦一把拨开小柱儿皱眉道:“一边呆着,没你事。”迈步跨入门内,拱手哈哈笑道:“诸位新年好,家里来客人只听说请吃面条角子的,却没听说拿着棍棒招呼客人的,你家少东家难道是这么不懂礼数之人么?”山羊胡子喝道:“苏锦,你我两家素无来往,你来此处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苏锦笑道:“你是说我是黄鼠狼,你家东家是鸡么?大过年的一开口便骂了两个人,这一年你要霉运上身了。

”山羊胡子喝道:“不是我们倒霉,而是你要倒霉了,再不离开,我等便不客气了。”苏锦一板面孔,喝道:“好没道理,本人来拜访你家东家,这是主人家的事,你们一帮仆役倒来出头,郎少东府中便是如此没有规矩么?”一名伙计骂道:“干你屁事。”苏锦一瞪眼道:“店大欺客、奴恶欺主,你们这些个恶奴,难怪你家东家在庐州城中名声不好,现在我明白了,定是你们这帮恶奴教唆所致;本以为郎少东是个人物,看来也是个唯唯诺诺的主儿,被一帮恶奴做了家宅的主,不见也罢,告辞!”苏锦一撩衣角转身欲走,刚转过身,就听后面一耳光尖细的嗓音响起。

“苏东家,感情你一大早赶来是来教训人的,我郎家家事什么时候让你来说三道四了?”苏锦一笑转身,只见一人缓步走下正屋台阶,那人身材高硕、眉弯眼细,一双眼睛细长细长的嵌在脸上,活像是被人用刀梭开的两道裂缝。“敢问阁下便是郎少东家么?”苏锦还是第一次跟这位郎少东家正面照面,以前也见过一次侧脸,那是郎少东组织人去布庄捣乱的时候,时日太久,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