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 大庆殿风云(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锦早在扬州抗旨杀人之后便已经想好了托辞,此刻更是不假思索,将准备好的说辞滔滔道来。“皇上难道以为微臣想背上这个杀人的名声么?想微臣过了年才十七岁而已,为了办粮务杀了那么多的人,就算杀的是该杀之人,于我名声似乎也没多大好处;微臣回庐州之后,四乡八邻皆敬而远之,浑不似以前在庐州之时那般亲密,微臣还狠纳闷,后来微臣的娘亲点破了窗户纸,原来众乡邻都说我杀了不少人,身上有股子煞气,都不愿与我交往;微臣原本看上城东李员外家的千金,拟回乡托人求聘,原本是十拿九稳之事,却吃了个憋,人家一口便回绝了;媒人婆子回信说,那家小姐嫌微臣杀戮过重,不愿嫁我。

皇上您说,微臣弄得人人敬而远之,媳妇都娶不上为了什么?微臣这不是自讨苦吃么?”群臣中有人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晏殊大皱眉头,这小子信口胡诌,也不顾体统,大殿之上拿自家的琐事来说道,真是教人无语。吕夷简杜衍等人冷眼看着苏锦,心道:看你还能出多少的丑,此事解释不清楚,必不与你干休。赵祯本板着脸,闻听此言不禁莞尔,忙咳嗽一声掩饰住,肃容道:“这是何道理?苏专使为朝廷办事,铲除贪官本是大快人心之事,百姓当爱戴推崇才是,怎会有此等事发生。

”><首><发>”赵祯安慰道:“苏专使一表人才,别人看不上你是他们没有这个福气,百姓们暂时会有误解,一旦了解真相之后,必会爱戴尊敬于你。”苏锦拱手道:“多谢皇上夸奖,微臣也不是为此事烦恼,微臣只要能为朝廷为百姓做些事情,哪怕受人误解,一辈子打光棍也无所谓。”吕夷简终究忍不住,喝道:“苏专使便是因为此事才抗旨?”苏锦没理他,面朝赵祯继续道:“微臣也曾和欧阳中丞商议过干脆将此案移交刑部审理,落得个无事一身轻;可是当时扬州的形势实在不容乐观,众多官员在押,冯犯的手下门徒甚众,很多官员的私养的护卫和龙虎门的众多弟子皆在城中,可疑情形每ri可见,也有人趁乱煽动,散布谣言,百姓们也惊慌失措。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和欧阳中丞才决定向皇上请旨,将犯人在扬州正.法。”赵祯托着下巴,缓缓道:“你们是想借正.法之际震慑宵小,压服余孽?”苏锦点头道:“正是作此想法,扬州经历数十天的饥荒动乱,微臣负皇命前往,虽然拿了首恶,惩了墨吏,但若不能让形势平息下来,这差事也只算是办成了一半;微臣可不想做一半留一半,要做便做到位。”赵祯赞道:“这种态度还是可取的,百姓们自然希望有个安定的生活,光是拿了人,城中的人心不能平复,还是会酿出事端。

”苏锦道:“皇上圣明,加之街头上不知何时传出一股谣言,说这些官员若是押解上京便会无罪释放,有人谣言传的有鼻子有眼,说某官和朝中某大员之间有何种关系,又说可使钱买命,这帮墨吏个个身家巨万,买命钱对他们而言绝对不成问题云云。谣言让百姓们人心惶惶,我等还未请旨,百姓们已经开始自发的联名请愿了,他们聚集在府衙广场上联名写下请愿书递交上来,这才坚定了我和欧阳中丞请旨的决心。”赵祯道:“那万人联名请愿书朕倒是看到了。

”苏锦道:“是啊,这便是民意,当圣上下达就地正.法的圣旨之后,扬州城中父老奔走相告,终于能亲眼目睹祸害他们数年的祸首被正是他们做梦也想的事情;百姓们也为皇上的圣明所感动,我和欧阳中丞骑马巡街宣布皇上圣意的时候,沿街父老尽皆跪地高呼万岁;那场面简直太感人了,微臣敢说,现在的扬州城中,人人对皇上奉若神明,都说皇上是百姓的贴心人,大救星。还有百姓编了歌谣歌颂皇上呢。”赵祯双目放光道:谣念来听听。”苏锦清清嗓子道:“东方红,太阳升,大宋出了个大救星;他为百姓谋福利,他是百姓的大恩人!”这不伦不类不文不白的歌谣,竟让赵祯感动不已,双目也似乎湿润了,只见他轻敲龙椅扶手,叹息道:“民意啊,民心所向,乃是朕毕生所望,朕登基以来,致力藏富于民,轻徭役减赋税,便是想让百姓们过上安居升平的r姓们虽罹遭饥荒,但朝廷但有片恩,也懂得回报,实在是叫朕汗颜。

”苏锦道:“皇上也不必如此,这都是皇上施仁政的成果,是您应得的。”赵祯叹道:“朕明白你的苦心了,朕知道你拒不执行第二道圣旨,是怕让百姓失望,怕扬州城重新陷入混乱之中,你考虑的周全,这一项抗旨之罪,朕赦免你了。”苏锦高呼万岁,跪倒谢恩。满朝文武眼珠子乱蹦,很多人暗挑大指一个个钻研马屁功,自以为炉火纯青见到高手了,眨眼间连皇上都被弄得差点哭了,连抗旨之罪都免了,这份本事,岂是自己那种只会阿谀溜须的蹩脚马屁功所能比的;马屁拍到最高境界,便是如苏锦这般直拍进皇上的内心之中了。

吕夷简不甘心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忙道:“皇上三思啊,这抗旨之罪岂能就此赦免,若都如此,今后皇上的旨意谁还遵从?岂不是乱了套了么?”赵祯摆手道:“朕的旨意谁敢不尊?难道不要脑袋不成?苏锦此举乃是从大局着想,确如他所言,他在为朕着想,替朕收拢人心呢;而且朕远在京城,自然不如他了解扬州的情形;若非你们坚持要朕慎重,朕怎会发出第二道旨意,说起来这第二道旨意有些仓促,考虑的不太周全呢。”吕夷简赶紧闭嘴,再纠缠下去,皇上说不定会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既然圣意已决,该放手便放手,吕夷简可不是个一根筋的人。

吕夷简肚里有气,一言不发退回锦凳上坐下,似乎再没有历数苏锦罪责的兴趣了;杜衍郁闷之极,吕相受挫看样子不打算再说话,自己可不答应;相位的争夺自己也有机会,而晏殊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打击晏殊的最好办法便是将苏锦治罪。拔出萝卜带出泥,苏锦倒霉,晏殊便跟着倒霉,那才是最佳的结果,所以即便吕相不出手,他也绝不能收手。“吕爱卿,对苏锦你还有何责询的么?”赵祯问道。“老臣没有话说了。”吕夷简气呼呼的道,脸上能刮下三斤屎来。

赵祯道:“还有那位爱卿,对苏锦所办粮务之事有所质询的么?若没有的话,便请提出此次嘉奖的方案,让朕斟酌。”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谁都看得出来上是偏袒苏锦了,连抗旨之罪都能赦免,谁还会去找不自在触霉头?吕相的面子都落了,皇上还会在乎其他人的面子么?赵祯刚要说‘那便开始议功吧’,话没出口,就见杜衍缓步出列,沉声道:“皇上,臣有一疑问想请教苏专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