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九章 牛皮吹到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清早,富弼便绕道得胜桥苏锦的宅院处约了苏锦一道上朝,苏锦也早已起来洗漱完毕,交代好钱鹤年和杨小四督促商铺装修事宜,便出了宅院。富弼正等的心焦,见了苏锦忙上前道:“贤弟啊,你可真是慢性子,今儿个先要上朝,然后要去见皇上,约好了巳时正去官驿见辽使,事情多的很,快上马,咱们快走。”苏锦笑着山下打量富弼道:“富兄今日穿得跟个新郎官一样,脸也修了,胡子也剪了,这一身新官服可当真气派的紧。”富弼道:“你说的话,愚兄能不照办么?这身官服可是大日子才穿的,只好今日先穿上了,可不能在辽人面前失了体面。

”苏锦边上马边笑道:“你呀,身家巨万,却吝啬官服,花钱做两身不就得了?”富弼道:“那可不一样,哥哥这身官服可是皇上亲赐的,乃是宫中司衣司的手艺,金贵着呢。”苏锦道:“司衣司?什么玩意?”富弼催动马匹和苏锦并肩而行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宫中二十四司,司衣司是其中之一,乃是掌管皇上衣物裁剪配饰之司,那里边的师父可都是我大宋一等一的能工巧手,做出来的衣服那叫一个考究;我这身官服便是皇上命司衣司所制,可金贵么?”苏锦吐吐舌头,伸出大指道:“这面子,可不是盖的,给皇上做衣服的居然给你做了衣服,金贵,金贵的很。

”富弼忙道:“这是什么话,可不能乱说,皇上这是恩典,朝中也有不少人每年都会得到皇上钦赐的官服,岳父大人、吕相、庞大人、陈大人都有过,只不过愚兄级别最低,在四品官里我倒是第一个受此殊荣的。”苏锦看着富弼得意的样子哈哈大笑,心道:这衣服做工也不咋地,跟我苏记成衣铺的衣服比的话,出了布料好了一大截之外,做工不见得便好。两人谈谈说说再入皇宫参加早朝,今日早朝也无甚大事,吕夷简和杜衍双双告病,剩下一般官员们七嘴八舌的奏些没营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苏锦依旧站在门边的位置,听得直打阿欠;也难怪,昨晚比较辛苦,在晏碧云主仆那儿折腾到四更天方才回去,睡了不足两个时辰又起来了,饶是苏锦身子锻炼的还算是精干,要照去年那病怏怏的样子,早就面青唇白头重脚轻了。

好容易熬到退朝,富弼赶紧过来招呼苏锦去偏殿见皇上,苏锦揉揉眼睛跟着富弼追着皇上的脚步赶到偏殿,赵祯已经换好便装坐在书案边喝茶了。两人参拜已毕,赵祯命人赐坐,又命内侍沏了两杯茶上来,赐给两人喝;富弼捧着茶不敢喝,苏锦可不管,空肚子站在那儿挨冻了半天,热茶正好暖胃,端起茶盅来喝了个西里呼噜。赵祯咳嗽一声,揉揉眉心道:“两位今日便要去跟辽使商谈了吧,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富弼放下茶盅起身道:“启奏皇上,臣倒是没什么要求,但问谈判进行之时,遇有进退紧要之处,当听从何人提点,是来亲自见皇上奏报,还是去见哪位大人回禀?”赵祯道:“琐事你等自决,大事可去回禀吕相,由他定夺,他若不决的话,自会来禀报朕知晓。

”富弼点头道:“遵旨!”赵祯转头看着苏锦道:“苏锦,这一次又要你去替朕办差了,心里老大不愿意吧。”苏锦笑道:“皇上说的哪里话,为皇上分忧乃是臣子之责,岂会不愿意,义不容辞才是。”赵祯微笑道:“好,关键时候还是年轻一辈有担当,朝中老臣谨慎有余,都丧失了冲劲了,你放心,这回差事办好了,朕和你前事一笔勾销,今后再有功劳加倍论赏。”苏锦起身道:“那可多谢皇上了,君无戏言,可不能反悔。”赵祯哈哈笑道:“朕岂有反悔的时候,朕要是反悔定然是你做了让朕不能容忍之事,只要你勤勉办差,朕自然会兑现承诺。

”富弼听得迷迷糊糊的不懂,皇上和苏锦之间也不知在打什么哑谜,什么一笔勾销之类的,难道苏锦跟皇上之间倒有一笔糊涂账不成?“那你有没有要求呢?一并提出来,朕给你们解决后顾之忧。”苏锦想了想道:“臣倒是真有要求要皇上恩准。”赵祯喝了口茶道:“讲。”苏锦道:“其一,臣要有人手可调配,辽使百余人的随从,我和富大人就光棍两个,岂非太过寒酸。”赵祯呵呵笑道:“放心,仪仗随从马匹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全是朕亲自挑选的。 ”苏锦道:“还不够,臣要马军卫队两都作排场。

”赵祯道:“这是小事,不难。”苏锦道:“就要上回跟我一起办粮务的赵、方两位都头来办事,人熟,用起来也得心应手。”赵祯点头道:“朕答应你便是。”苏锦道:“第二个要求便是,臣请皇上再赐给我一面金牌,便宜我调度从事。”赵祯大声道:“什么?你还要金牌?上回那金牌……”苏锦赶紧朝富弼指了指,赵祯总算及时住口,没有失态到将话全部说出来。“皇上,一切为了谈判事宜,用完了便归还便是,您放心,我人在京城,在您眼皮子底下,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还不是想好好办差么?”赵祯咬咬牙道:“好吧,朕再赐给你一块,这回若是滥用或者丢失,便拿你脑袋来抵。

”苏锦笑道:“放心吧,吃一堑长一智,这回我睡觉都抱着睡,绝不会再丢了。”赵祯哼了一声道:“还有么?”苏锦道:“还有最后一条,臣想恳请将此事直接跟皇上联系,省却中间禀报吕相哪一关,一来是臣办事不喜拘束过多,吕相跟我又不熟,若是相互不了解起了冲突,伤了感情倒在其次,耽误了决断那可就责任大了;二来是,臣想请皇上给我二人更多的自主之权,这样臣等便能自由发挥,尽力维护我大宋的利益,当然大事决断,臣等自会亲自来禀报皇上。

”赵祯盯着苏锦看,口中道:“看来你是打算大干一场了。”苏锦笑道:“既然答应了这桩差事,自然要做的妥妥当当,就像办粮务那样,臣不但要办的妥当,还要顺手抓点贪官墨吏祭旗,这是臣的怪脾气,遇事不管不是我的风格。”赵祯沉吟道:“以你的目标,这次能谈到什么程度算是妥当?”苏锦道:“一不会让辽人有理由大起干戈,二不会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三不费一钱一绢,和和气气送他们回去。”赵祯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锦道:“你能做到如上几条?”苏锦点头道:“既然皇上要我和富大人去谈判,做不到如上几条,还算是完成使命么?臣听有人在朝堂上公然说,此次谈判要累加赐币和绢匹,臣很不满意,这是屈辱的和平,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尽头?狼子胃口越来越大,到最后会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我大宋百姓商贾辛苦所得,岂不全为外敌所攫取,我天朝还有何威严尊严地位可言?”赵祯坐直腰背点头道:“说的好,这正是朕所担忧的,但目前这种情形之下,稍微满足他们一些条件也只不妨,将来平了西贼之患,自然不会再由得他们。

”苏锦摇头道:“有一便有二,昔年澶州之盟便是一,如今再给便是二,再往后还有三四五六乃至无数回,饿狼的肚子是永远填不饱的。”赵祯目光炯炯看着苏锦道:“你真有这份心气和本事?”苏锦微笑道:“心气肯定有,本事皇上自己看,臣有没有本事可不是臣说了算。”赵祯一拍案几道:“好,便答应你所有条件,你二人由谈判特使更改为全权特派谈判使,重大事宜需禀告朕,其他一概自主决定。”苏锦大喜道:“多谢皇上恩准。”赵祯又道:“但是你也要搞清楚,此事办砸了那可是灭顶之灾,朕说的不是你和富弼,而是说的整个大宋江山,你可明白?”苏锦道:“皇上宽心,不会到哪一步,如果真的谈崩了,您也不用砍我的头,臣自带家人第一个上战场杀敌,战死沙场以明臣志。

”赵祯微笑道:“朕可不希望有那么一天,朕期待着设宴等你们带来好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