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疑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德殿内,赵祯召集吕夷简、晏殊和杜衍正在小范围的听取苏锦和富弼两人的禀报。WwW。QuAnBeN。cOm原本苏锦和富弼只是跟赵祯一人奏报而已,但朝廷大事赵祯不能专断独行,特别是这等大事,自然是要征求三大部门首脑的主意。富弼一五一十将两日来和辽使接触的细节以及抓获的西夏死士的事情如实禀报,只是在死亡的党项人名单上加上了拓跋峰的名字,苏锦只说昨夜回去之后,拓跋峰失血过多而死,而富弼虽觉得蹊跷,但也并未追问。 野辞食的供词从赵祯的手中传到吕夷简手中,再到晏殊、杜衍的手上,打了个转之后又回到了赵祯手里。

赵祯抖着供词缓缓道:“诸位爱卿,对此事可有计议?”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吕夷简,要开口也是吕夷简先说,这已经是老规矩了。吕夷简拱手道:“启奏皇上,此事确教老臣震惊,辽使若是在我汴梁城中死去,辽人必会将矛头指向我大宋;这一次算是天佑大宋,富大人洞悉查实了西贼的阴谋,实乃天意庇佑也;老臣以为,须得立刻加强对辽使的保护,不能出半点差错;另外还需富大人和苏大人抓紧跟辽使谈判,早一日谈判完成,平平安安的送辽使归国,咱们便少一分干系;出了大宋,辽使若是有了差错,那便非我大宋之过了。

”赵祯微微点头道:“富爱卿,苏爱卿,你们接下来可安排了谈判之期了么?辽过使臣在我汴梁一日,便多一分隐忧呢。”富弼奏道:“启奏陛下,苏副使已经跟辽使约定,今日午后开始正式会商,臣等将加快步骤,尽快完结此事便是。”赵祯点点头,尚未开口,杜衍大声道:“皇上,老臣觉得在此事上两位谈判特使有失职之嫌。”赵祯皱眉道:“此话怎讲?”杜衍气呼呼的道:“两位特使的行为有些不当,昨日市井流传,苏副使与辽使见面竟然不谈国事先豪赌一场,此举惹人非议,外界纷纷传言我大宋使节行止不当,有损我大宋国威。

”赵祯不悦的道:“此事朕已经斥责过苏锦,不过此事乃是辽使挑起,据朕所知,辽使先挑衅,苏锦才被迫与之交锋;至于什么有损大宋国威之言,怕是有些言重了。”杜衍翻翻白眼,心里老大不高兴,皇上最近也不知怎么了,一力为这小子说话,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老臣以为,若非苏锦和辽使狂赌一番,又怎能让西贼觅得机会?若是那萧特末稍不留神,岂不是便被西贼毒杀了么?到那时,辽国可不管谁先挑起来的。”苏锦更不高兴,凭什么一见面就掐我,本是在商量大事,这个杜黑胖子又把矛头对准自己,苏锦决定今天不给他面子,要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杜枢密,你这话有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觉啊,下官怎么听怎么是你在强行加罪于我,请问我苏锦哪里得罪你了?”苏锦皱着眉直截了当的诘问,丝毫不兜圈子。“苏锦,说话小心些,岂能对杜枢密如此无礼?”晏殊赶紧挤眼提醒。苏锦道:“本来就是如此,给下官的感觉是,下官每做一事杜枢密都要指谪一番,而我听说屹立举荐我当这个谈判副使的恰恰是杜枢密,这可真是奇了。”杜衍面罩寒霜喝道:“苏大人,你这是在怀疑老夫对你别有目的么?你这么说可是要拿出确凿证据的,否则老夫岂能容你如此羞辱。

”苏锦冷笑道:“有没有目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下官岂敢胡乱揣度,但就此事而言,两国谈判本就是相互争强好胜的一种行为,在下所作所为完全是按照皇上的指示来办的,偏偏您一棍子便打死,说在下行为不当云云,皇上说的难道也错了么?”杜衍错愕道:“皇上授意你和辽人狂赌斗狠?”赵祯也茫然道:“朕何时命你跟辽使赌钱斗狠的?”吕夷简缓缓道:“苏大人,胡乱说话是要受惩罚的。”苏锦摊手道:“谁胡乱说话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富大人也在场,皇上您可不能说话不认啊。

”赵祯饶有趣味的问道:“你倒说说看,何时何地朕说过这样的话?”苏锦拱手道:“启奏皇上,您明明跟臣说的明白,跟辽人谈判要坚守有理有利有节之原则,臣正是按照这三有原则来办的差的。”赵祯失笑道:“朕是说过,但朕并未叫你跟辽使斗勇狂赌啊。”苏锦道:“辽使气焰嚣张,口出挑衅之言,放言我大宋士兵非其帐下武士的对手,约微臣手下与之比斗,并称臣若是不敢接招,便需在街市上大呼‘大辽武士天下无敌’之言,您说臣能不接招么?”赵祯道:“辽人无理,自然不能示弱。

”苏锦道:“是啊,皇上您都知道是辽人无理,也就是说臣是有理的,这第一条岂不是占上了么?显而易见,臣托圣上鸿福,一举击败辽使,既赢得辽人的对我大宋士兵的敬重,又实实在在的赢了他一大笔真金白银,这还不叫有利?”吕夷简冷哼道:“你利用谈判之际为自己赢了银子,对你而言当然是有利,对大宋而言,平白惹怒辽使,使后面的谈判步履维艰,又有何利只有?”苏锦奇道:“这批银子,在下早就跟皇上说了,将如数捐出充入国库,我有何得利之处?再说了,吕相说在下平白惹怒了辽使,难道说在下要为了讨辽使欢心而输个几万两银子给他们,再按照辽使的要求在汴梁街市上大呼三声‘大辽勇士天下无敌’不成?”吕夷简哼了一声不说话了,他不过是就着杜衍的话头帮帮忙而已,要让他跟苏锦你一句我一句的辩驳,吕夷简是绝对不屑为之的。

“再说了,辽使并非想象中的恼怒不休,萧特末虽然蛮横无礼,但倒也是个人物,愿赌服输,干脆的很;况且在下按照皇上所言‘有节’的指示告知辽使萧特末,临行之际回将银两归还于他,让他高高兴兴回国。”杜衍淡淡道:“一会说银子上缴国库,一会说归还辽使,你的话还有可信之处么?”苏锦正色道:“本就是如此,若谈判顺利,达成双方都很满意的结果,银子便还给辽使,若是事不和谐,辽人坚持那四条辱我大宋的条款不松口,谈判破裂了,这几万两银子便充作军饷,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起些作用,这难道有什么矛盾的么?”赵祯见两人斗上嘴了,摆手道:“今日是要你们分析西贼从中作梗之事,可不是要你们来争吵不休的;两国使者相谈,本就是处处争斗,互争上游;辽人挑衅,苏锦又岂能不接招,那样岂非让辽使看轻了我大宋么?这件事苏锦没有错,杜枢密不必多言了,且说眼下之事该如何应对。

”杜衍见赵祯表态了,不敢多言,咽下心中闷气,尽量平息心情道:“皇上,西贼作梗之事,臣以为无需大惊小怪,两位特使所提供的这份供词说,党项死士七人,如今抓获四人,那剩余的三人依旧在逃,臣以为这三人既服毒药,必会现身,只需再将这三人拿获,便可挫败此次阴谋。”赵祯点头道:“说的在理,他们回去也没活路,只能再来拼一拼,吕爱卿说的对,辽使的安全需要多派人手,人员也要富爱卿和苏爱卿自己挑选,亲自过目,西贼善于伪装,可莫让他们钻了空子。

”众人拱手称诺,赵祯看苏锦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一动,问道:“苏爱卿似乎有话要说。”苏锦想了想道:“臣总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总感觉怪怪的。”赵祯微笑道:“许是差事重大,你二人终是心中惴惴,你们放心,好生的去办差,只要尽心竭力便是办砸了,朕也不至于便怪罪于你们。”苏锦摇头道:“倒不是皇上所说的这些,微臣办粮务之事也不算小,但也从未害怕过;只是臣只是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怪感觉。”赵祯笑道:“怪在何处?”苏锦挠头皱眉,一时说不出口,就听一直没做声的晏殊忽然道:“苏大人可是觉得这几个人抓的也太容易了,而且似乎也太儿戏了些。

”苏锦一拍巴掌道:“对啊,就是这个感觉,晏三司一语道破天机,我一直都有这个感觉,富大人你有没有这个感觉呢?”富弼皱眉想了想道:“确实如此,就在昨夜,我们拿到口供之后,还在嘲笑西贼愚蠢,竟然想出这么个脓包之计,派出这几个脓包之人,想想那西贼元昊虽然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但也不至于蠢到派这几个窝囊废来干这么重要的事吧,这不是找死么?”赵祯疑惑的道:“你们是不是多虑了,朕怎么觉得你们一个个疑神疑鬼的。”苏锦道:“启禀皇上,这事您没有亲历,自然没有臣等的感受强烈;臣在想贼首元昊到底派了多少死士进入汴梁呢?若是死士之间并无联系,也许连他们自己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一同前来刺杀辽使。

臣有理由怀疑,这前面的七人只是虚晃一枪,成则更好,败也无妨,只要让我们有已经洞悉了西贼诡计的错觉,从而放松警惕,他们的机会便来了。”赵祯耸然动容,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有另一拨人趁咱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再行行刺?”苏锦若有所思的道:“或许不是一拨,而是两拨,三拨,甚至更多;如果真的如此的话,后面几波刺客必然绝非庸手。”吕夷简和杜衍也暗自动容,再仔细的回想整个事件的过程之后,这两人不得不承认,苏锦的担心不是多余,而是十分的必要;两人刚才就有一些不太对劲的感觉,但就是没有深想下去,这回苏锦一说出来,更让人觉得其中疑点重重。

吕夷简和杜衍看着苏锦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从一直以来的不屑中微微露出一点点敬佩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