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宁为小人 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做为大赵国原本最西边的关隘,平西关早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因为原本这个关隘所要防范的国家蜀唐国,早在一个月前被赵国大将李川带领十万大军剿灭。平西关从此便地处大赵国内部,不复原本的作用了。 虽说平西关原本地位重要,但是整个关隘与其说是军事重镇倒不如说是商业交流中心。赵国本就是兵强马壮的国家,而蜀唐国却越来越潺弱,尤其军队更是如此。在赵国君臣看来,便是蜀唐国全国来攻,赵国任何一只偏军都能轻松抵挡,因此防御蜀唐国也就不屑于倚仗坚固的城墙。

原本数十年前两国的强弱对比,完全颠倒过来,这个原本非常重要的关隘,此时却显得多余了。因为如果不是蜀唐国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话,蜀唐国早就被赵国灭了。 蜀唐国乃是天府之国,国内富足,而蜀唐国的国君自从当上了大赵国国王的女婿,两国关系便越加密切,由此带来的好处使得这个原本的军事重镇在不到三年时间,变成了一个人口众多、商业繁华的边境城市。 只是这个城市的辉煌,随着蜀唐国的覆灭恐怕也要慢慢的消散了。毕竟随着两国边境的消失,贸易再也不需要这么一个边境城市了。

虽说西边的威胁已经消失,可是如今平西关上仍然有少量的士兵站岗,这倒不是害怕蜀唐国余孽,而是因为从蜀唐国来了太多的难民。 蜀唐国向来物产丰厚,加之其国君乃是天下闻名的书呆子,从不加赋征兵,因此蜀唐国国民极为富裕。可是如今战火一开,被灭了国的这些富裕的国民却受不了赵国士兵的抢掠与战乱之苦,只能四处流浪成为难民。 天空中朝阳刚刚升起,旭日的光辉将一片朝霞映照通红,远望去便似被鲜血染红了一般。在这血染般的朝阳下,缓慢蠕动的人群汇集在平西关下。

这些都是从蜀唐国逃来的难民,一路上他们的血泪早已将天空染红,看似坚固的平西关给了他们最后的希望。其实按理说两国交战哪里有难民往敌国跑的,只是蜀唐国四面环山,其他方向都是险峻的山脉,唯一能够逃亡的路线也只有通过这平西关一条路了。只是大部分到达平西关的难民再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逃往别的地方,因为长期的饥饿已经使得他们再也没有力气继续向南走下去了。 那平西关入口处难民早已排成一字长蛇,随着城门的打开慢慢的向关内挪动。

两个站在关口的士兵,两眼放光的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的难民。 “兄弟,你说这蜀中女子细皮嫩肉,张得真是漂亮啊!”一个年轻士兵道。“啧啧,这皮肤多么的细腻光泽,摸上去感觉一定好极了!” “不错!”另一个老年士兵跟着啧啧道,“你小子,那天用了一只烧鸡便换了个乖巧的美人回家,真是让赚大了!” “你不是也不错么?用了半两银子也买了个!”那一个年轻士兵闻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带着不屑口吻说道,“不要装的好像你多吃亏似的,你家里不都有三个了么?”说到这里他突然眼睛一亮,上上下下打量着老兵,带着一丝暧mei的笑容撞了撞老兵,说道:“不过我说老哥,你都这么老了,三个老婆凭你那身子骨受得了么?要不让小弟我去你家给你帮帮忙,可千万别让嫂子们独守空房,最后给你搞个绿帽子带带就不值了。

” “去你的,整日没个正经!”老兵一把推了下年轻的士兵,笑骂道:“我这是老当益壮!要知道虽说我如今四十了,可也是养精蓄锐了四十年,够用几年了!你还是好好看好你自己的老婆吧,这些日子见你整日无精打采的,定然是晚上淫乱过度。还说我不行,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你哪里比得上我!”说完也不待年轻士兵反驳,赶忙将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嘻嘻,说起来这蜀唐国的国君真是个猪头,这么有钱的国家居然没有多少兵力。” “你这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年轻士兵摇头道,“如果这皇帝行的话,我们还能那么轻松的拿下蜀中这等险要富庶的地方?你还别说,我们还真得感谢他!不然我们怎么能得到这么多实惠呢?如果蜀唐换了其他人当皇帝,恐怕也没有这么多难民,我们也不能找到老婆了!” “不错!不然我到死估计也找不到女人愿意嫁给我啊!”老兵感慨道,他原本是个犯人,后来被发配充军,可是赵国却无人愿意嫁给像他这等人。

“不过听说那些征战蜀唐国的士兵更得意,一路上抢杀掳掠,得了不少资财。至于说女人,你想想,这些人可都是从蜀中逃出来的,自然先行经过了他们的挑选,好看的都让他们挑光了,流落到我们这里的都是些人家看不上的货色。我是没办法啊,实在太老了,不能上阵了。” “行了吧你,知足常乐!再说他们那是拿命换回来的,哪里有我们这么轻松!” “屁,你小子知道个屁!别看蜀唐国占据天险,可是我听说我们前方十万将士,厮杀了这么长时间总共战死不过千余人!” “这个蜀唐国的昏君,典型的书呆子!随便换个人,有这么好的条件早统一天下了,即使不行也能守住自己的国家,这人居然这么快就落了个亡国之君的下场?如果我是他,如今绝对君临天下了!” “你得了吧,就你那德行!”老兵不屑道,刚想继续调侃年轻兵,好让他不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可是突然看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竖着耳朵听自己说话。

“干什么你,要进关赶快啊!” 年轻兵看那人一脸颓然,脸上沾满尘土,长期饥饿使得他看起来面黄肌瘦,破烂的衣衫下发出阵阵腐臭的味道,离得远远的也能闻到,也不知道是因为长期没有洗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过这种人最近士兵们见得多了,因此也不稀奇,只是那人身上的恶臭却是分外的难闻,于是年轻士兵便捏着鼻子不耐烦道:“快走!城内有开设的有粥场,你们这些蜀唐国的难民可以每人每天喝一碗!” 那人听到两个士兵赶他走,低头随着人流向城内走去。

而附近饥饿的蜀唐国难民听说城内有粥场,顿时拉住自己的亲人,发疯般的向城内跑去。那年轻士兵见状咧嘴一笑,似乎很愿意看这种热闹,兴奋的大喊道:“城内的粥场在在城西的军营处,去晚了可是就没粥了啊!”整日站岗,虽说能够跟老兵一起边挑选美女边调侃,但是看多了也腻了,生活还是少了不少乐趣。于是玩弄这些难民,便成了他新的爱好。 这声叫喊更是让难民如猛兽般向城内奔去,而刚才听两位士兵说话的年轻人却由于身体虚弱被人群挤倒在路边,半天站立不起身子。

也不知道他究竟受了多少苦,饥饿的他马上可以吃上东西的时候却倒在了城门口的草丛中。吵闹的难民哪里有人会有心管别人,看门的两个士兵更是难以忍受此人身上的恶臭,于是便当作没看见。即使这人死在这里,也让下午站岗的人来处理,他们才不愿意下这个手呢。 “你这兔崽子,又玩!”老兵看着哈哈大笑的年轻士兵,语气有些不爽。“你真是混蛋,让他们慢慢走我们还可以看看有没有年轻漂亮的女子!” “知道了,下次不闹了!”年轻士兵嘻笑道,“这些蜀人真傻,他们吃的粥用的钱其实便是从他们国内抢过来的,他们吃了居然还如此的感恩戴德!” “唉!”老兵突然间有了些许感慨,“那蜀唐国国军倒也是个君子,行事光明磊落,对待百姓也好。

可惜这个世界君子总是吃亏,小人总是占便宜。寻常百姓如此,当官的更是如此啊!” “蜀唐国的皇帝是君子,我们的皇帝灭了蜀唐国,那你是说我们赵国的皇帝乃是小人了?”年轻士兵不解道。 “胡说什么?”老兵警觉道,他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这才舒了口气。“我可没这么说!” “也是啊,不过你说皇上将自己最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了蜀唐国的皇帝,任谁都不相信皇上会跟蜀唐国开战,可是……” “行了,你小子别乱说话了!”老兵骂骂咧咧道,突然他眼睛一亮,拉着年轻兵向前跑去。

“小子,刚才过去那个女子颇有几分姿色!” “真的!”男人大都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动物,年轻兵顿时忘记了毁谤自己的皇帝,跟着老兵兴冲冲的向前跑去。 半响,那个倒地的年轻人从草堆中站起身子,他呆呆的望着刚才两个士兵说话的地方,嘴中嘟囔着“小人、君子”,反复念叨了半天,才长叹口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城内走去。长期饥饿的折磨下,使得他的步伐显得那么吃力,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平西关如今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商业都市,里面原本便住了不少商户,加之由于这么多天的灭蜀战争,大批的商人、难民涌入平西关中,倒是让这关卡更是增添了不少人气。

蜀中的药材、丝绸等商品极为畅销,因此不少商人借着战争之际来到平西关,想要从此得到好处。 不过这平西关中如今最多的,还是买卖一种特殊商品人的商人,便如刚才那两个士兵一样,他们贩卖的货物都是战乱中流离失所的人。 虽说城内有粥场,可是每人每天只给一碗粥却也是填不饱肚子,更何况人多粥少,每天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抢到一碗粥。因此城内到处晃荡着衣衫褴褛的乞丐,他们四处的拿着破烂的饭碗或者直接伸出黝黑的手乞讨着,众多被乞讨的人的高声怒骂声,在城中此起彼伏。

可是便在这许多乞丐中,却有个乞丐只是呆呆的路上行走,他脸上满是菜色,腹中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只是他并不向周围的人行乞,走路的方向也不是去粥场。他迷离的眼睛四下无神的张望着,嘴角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仿佛在这平西关中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这个乞丐,正是刚才听那两个士兵说话之人。 “喂,兄弟,你饿么?”一个声音突然在这个乞丐耳边想起,他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突然站着两个人。两人一个人穿着黄色的衣服,另外一个人却穿着白色的衣服,长相看起来都十分年轻,说话的正是那个穿白衣服之人。

乞丐挺了挺肚子,却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挺不起来。他点了点头,却也没有说话。 “来,我们给你吃的!”穿白衣服皱着眉头,努力闭着气从腰间口袋中拿出两个白包子,塞到乞丐手中。 乞丐有些错愕,他刚才一直在想事情,没顾上理会自己的肚子。可是如今一经提起,却猛然发现自己早已前心贴着后心了,想要拒绝可是实在饥饿难耐,难以拒绝那诱人的香气。“谢谢!”乞丐眼睛有些红润,拿着两个包子吃起来。 那包子散发着难以言表的香味,让乞丐顿时感到腹中空空,他的嘴唇一接触松软的面皮便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行为,嘴巴仿佛自己有了生命一般自行动作起来,狼吞虎咽的咽下了这两个包子。

吃完两个包子,乞丐添了添嘴唇,也顾不上手上有多么的脏,伸出舌头添了添手指上残余的面屑。他心中暗自赞叹,这是他从小到大吃到的最最美味的食物,比起以往的东西好了不知多少倍。 “别急,想吃的话还有!”白衣人见到乞丐舔食手上的灰尘,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不过那神情转瞬即逝,他颇为得意的从身上的带子中又拿出了几个包子,递到乞丐面前。 周围的乞丐见到这种情形,纷纷走上前来,饥饿驱使他们伸出自己的手,想要用最悲惨的声音讨要几个包子。

“都滚开!”黄衣人大骂道,可惜这些乞丐如同黏液一般粘在自己周围,怎么也赶不走。“他妈的,找死是吧!”说完,黄衣人从袖口拿出一把短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白光。“再不走就要你们的命!”乞丐们虽说饥饿,但是毕竟还没有到快要饿死的地步,在生命的威胁下,马上便一哄而散。要知道在这平西关内整天都有人死的,这人杀了自己也是不可能会有官府管的。“妈的,一群贱骨头!”黄衣人见状骂骂咧咧道。 拿着包子的乞丐见状有些吃惊,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是贱骨头中的一员,犹豫着自己是不是也该离开。

白衣人发现了他的窘迫,微笑道:“你放心的慢慢吃!”说完,带着责备的眼光瞪了下黄衣人,后者却完全不理会前者的眼光,兀自得意的笑着,这让前者眼光中略带一丝怨恨。 那乞丐身子看起来颇为瘦弱的身子,可是吃的东西却是一点都不少,居然一气吃下十几包子,这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在这顿饭之前,也不知道他饿了多久了,就像饿死鬼托生一样。 “吃好了?”白衣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带着丝奇怪的表情看着乞丐问道。 乞丐点了点头,木讷的笑了笑,想了想才带着丝羞赧的笑容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了!”他回想起那个老军人的话,心中却感叹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

只是他却弄不清楚,为何这两人居然只单单请自己吃包子,难道他们知道了什么?想到这里乞丐猛然间回过神来,警惕的向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状况,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这么长时间的奔波劳累,路途中经历的危险,让这个涉世未深的乞丐也有了警惕之心。不过此时见四周没有任何异常,心想自己是否多心了。 “那给钱吧!”白衣人却收起了笑容,“一个包子十文钱,你吃了十三个,总共是一百三十文!” 乞丐顿时愣住,不解的望着两人。

笑容重新回到白衣人脸上,不过这次却是冷笑,那笑容让乞丐刚刚有点温暖的心房瞬间冰峰。 “你不会没钱吧?”白衣人冷笑道。黄衣人闻言不耐烦的哼了一声,似乎对白衣人如此罗嗦感到不满意。 乞丐点了点头,心想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如果有钱的话自己会穿成这个样子,弄得跟个乞丐似的?会饿的要吃你们假善心送给我的包子么? “没钱!”两人这次却仿佛说好一样,同时暴怒道。“没钱你就别吃,吃了东西就要给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你不会以为我们两个那么好吧,会发善心给你包子吧,我们可是卖包子的!” 乞丐惶恐的看着两人,心中充满不解,这两人为何偏偏要把包子给自己这个一看便是身无分文的人呢? “算了,大哥,我们也不要为难他!”黄衣人拉住挥舞着拳头的白衣人,然后转头对着乞丐说道:“我们兄弟也不难为你,你吃了我们的东西又没钱,那你便帮我们做件小事情,如何?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们便只能送你去官府了!” 乞丐松了口气,他原本以为两人会将他卖掉,可是两人会这么好心?他们究竟要让自己干什么?乞丐顿时警觉起来,只是此时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点了点头。

如果他了解平西关衙门的状况,恐怕也不会害怕两人的威胁了。由于难民的增多,不少难民实在没有吃的,便犯些小过错希望可以被关押在牢房中,至少那里有吃的住的。于是衙门的牢房不过数日便住满了形形色色的犯人。而平西关的太守发现这个情况,直接下令除了杀人放火盗窃之外的小罪过的犯人,全部改为杖责十下,不关押到牢房中。只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从来都对这个国家的官兵充满畏惧。 “那好,你跟我们走!”白衣人抬头看了看日头,发现天色尚早,便悠闲的向城西走去。

三人慢慢的在城中走着,不过片刻便远离了喧闹的人群,繁华的街市。乞丐发现街道两边再也不像刚才那样充满店户,而是长长的青砖瓦院墙将道路封得严严实实,不过即使这样也挡不住院墙后的高楼。不过这些楼房在乞丐眼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胡同中绕来绕去走了半天,就在乞丐快要累的趴下的时候,终于,三人走到一个小胡同中停住身子。 黄衣人望着胡同中间一个小小的朱漆门,有些紧张的添了添嘴唇。他与白衣人相视一望,然后回头看着乞丐,冷冷的说道:“你不是乞丐么,到处行乞都乞讨不到钱,现在你有机会了,一会会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子,到时你便去向她讨些钱财。

那女子心软,绝对会给你的!” 乞丐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黄衣人,难道这人这么辛苦将自己带来,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乞讨的机会?难道说这天下还是有好人多?只是此这一段时间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哪里还会轻易相信人性本善。 “干什么,不相信啊!”白衣人怒道,“你这人吃我们包子没钱,我们自然要下点力气让你有钱好还给我们啊。” 乞丐低下头,眼神闪过一丝迷茫,难道这都是真的? “嘘,她出来了!”黄衣人突然回头小声道,接着一把将乞丐拉扯到身前,“快点去!” 乞丐此时还是晕头转向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那两人的表情让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黄衣人早已将他推了出来。黄衣人将乞丐推出,一脸厌恶的将手在衣服上抹了抹,跟着又将手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看了看确认没有泥土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这乞丐长时间营养不良,因此身子很是虚弱,被一推之下差点跌倒在地上。他踉跄着站起身子,抬起头,却见身前站着一个粉红色衣服的女子。那女子初看让人觉得很是漂亮,不过对于乞丐这种人来说却算不上什么绝色。可是细看之下乞丐却觉得心中吃惊,那女子的眼睛仿佛宝石般晶莹透彻,仿佛无尽的大海深深的将人吸引。

便是这双迷人的眼睛,为这女子增色不少。 “咦,你怎么了?”少女初时见浑身恶臭的人从远处奔来,自然有些吃惊,先是闪身到一边,后来却见是个乞丐,马上戒心松下来了。她原本只是大户人家的小婢女,今日因为要替小姐去取胭脂水粉一类的东西,因此身上带了不少银两,所以很是很是害怕。那乞丐满脸尘土,看不清原本的相貌,只是眼神极为清澈,细看之下却觉得那眼神中似乎包含了太多的委屈、痛苦与难过,让少女心中忍不住有些发酸。他脸上毫无祈求的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少女,那眼神却让少女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哀伤。

“唉,看来又是被战乱给折腾的。” 乞丐被这少女的叹气引起了心中的愁绪,脑海中又浮现出那连天的战火,凄厉的参叫声,半天没有说话。 “笨蛋,快点问她要钱啊!”黄衣人躲得远远的焦急道,他心中后悔,怎么选来选去居然选了个这么笨的乞丐,连行乞都不会。想到这里略带不满的看了看白衣人,心想都是你的错,要不怎么选了个傻瓜! “你是不是饿了?”少女问道,“不过可惜我如今身上没有带吃的,不然可以给你。” 少女的话让乞丐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还有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可是让他厚着脸皮问别人乞讨钱财,他总还是难以拉下脸来。

但是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可是要被身后的两人给送到官府的!他想不通这两人为何处心积虑让他干这种事情,难道真的是想让自己乞讨出来的钱还给他们? 白衣人躲在一边看到这种情景,顿时也是急得便想要立刻冲上前去。 “算了,看你这么可怜,我给你些钱你自己去买吃的吧。”少女从怀中拿出一个钱袋,从里面掏出几枚铜币。“喏,给你!多了我也没有,只有这么几个了,不过也能买几个馒头。哎呀!” 她刚说着话,却见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大男人突然从前面的角落跑了出来,不过瞬间便来到自己身边将自己手中的钱袋抢走。

然后一个转身,又原路跑了回去。这时那少女才反应过来,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抢劫啊!” 白衣人躲在暗处心中暗道侥幸,他原本便想用强了,可是却发现那少女居然主动给钱,便果断的让小黄出来将她手中的钱袋抢走。 “你拦住她!”黄衣人逃走前转头对乞丐说道,“回去我们分钱!”说完,跑到暗处跟小白一起快速逃离。 乞丐被这种情景吓住,已经茫然不知所措了,听到黄衣人说话只是下意识的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一声。可是他随即感到不对,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被当成了两人的同伙?果然那少女一把将他抓住,大叫起来:“抓贼啊!” “什么人,居然敢抢我蒋家人的钱!”一个雷霆般的声音从院内传出,震的乞丐耳朵一麻。

黄衣人与白衣人听到声音,更是不迭的跑了出去,丝毫不敢停留。 乞丐看着死命拉着自己的少女,心中突然明了,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替死的人罢了!自己的命,难道就值十几个包子么?只是单听院内人的声音,便知道他武功高强,自己怎么能逃脱呢?可是如果不逃的话,自己可能便要被官府给抓起来了,那样就更麻烦了。想到这里乞丐拼命想从少女手中挣脱,可是那少女却也不顾他身上肮脏,死命抓住乞丐身上仅有的破烂衣服,让乞丐无法挣脱。情急之下乞丐一记手刀拍在少女后脖子处,那少女应声倒地。

其实乞丐此时身体极差,力气小的可怜,若不是他打中的乃是要害,少女怎么也不可能晕倒的。 神情有些慌乱的乞丐刚想从少女手中挣脱,却见一个青色的身影从高墙上飞了出来,落地后乞丐才发现是个四五十岁满脸胡须的老人。那老人张得甚是魁梧,一看倒在地上的少女,大喝一声:“何方贼子,居然敢在我蒋家行凶?”说完快步来到少女身边,也不管站在那里的乞丐,伸手探了下她的呼吸。“快些把抢走的钱交出来,不然我要你的狗命!” 这也难怪老人会发这么大的火,在这平西关内,谁不知道蒋家的大名。

又有谁敢在老虎嘴上拔牙,公然抢劫蒋家的财产! “不是,不是我抢的,我身上没有钱袋!抢钱的人,他们――他们从那边跑了!”乞丐伸出了手,哆嗦着指着刚才那两人逃走的的方向。 老者闻言冷笑一下,道:“你当我是瞎子,还是当我是傻子,如果不是你抢了红杏的钱,她为何死死抓住你?不要考验我的耐性,否则我马上要了你的狗命!”他嘴中的红杏自然是指那个婢女了,而那婢女如今还死命的抓着乞丐的衣角。 乞丐张开嘴想要解释,可是自己也觉得荒唐,难道他能告诉老者自己来这里不过是因为欠了人家包子钱,所以被人带到这里来乞讨好还债的么?这个理由,会有人相信么?“这个世界,总是小人占便宜啊!”乞丐耳边又回想起那看守城门的老兵的话,心中没来有的一痛。

“自己真是屡教不改,吃了那么多的亏,受了那么大的罪,难道还不够么?” “快点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哼!”老者不耐烦的说道,脸上泛着一丝青色。 “原来是个武林世家!”乞丐望着老者的脸色,知道那是他开始运起气功脸上才显出青色的,这才自言自语道。“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了?”乞丐明白凭自己现在的身体,恐怕老者一掌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难道这么长时间的逃亡,最终还是难逃一死么?”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慢慢的闭上眼睛。

“死了也好,一了白了。省得自己活着,害人害己!” “找死!”老者愤怒的大声吼道,跟着乞丐便感到一阵掌风向自己胸口袭来。可是掌风过后,自己胸口却没有受到任何重击,跟着乞丐听到一声“扑通”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却惊讶的发现那老者居然倒在地上,身子还保持着右手出掌的姿势,可是却失去了意识。 “这是怎么回事?”乞丐惊讶道。这一路逃亡,每每遇到危险自己总能莫名其妙的脱险,仿佛冥冥之中上天不让自己就此结束一生。乞丐向前走了一步想要近距离看看这老者到底怎么了,却感到自己衣角被人拉着。

他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衣服被少女拉着。他掰开少女的双手,那少女脸上仍然一副急切的表情。乞丐耳边又响起那两个士兵的言语,他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却发现远处的日头上似乎蒙着一层黑纱。天空中漂浮的白云,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愚蠢。他突然笑了,只是笑容中带着丝阴霾。 “老天,难道你让我历经苦难还能活着,经受了这么多的折磨就是为了让我认清这世界,就是为了让我能够报仇么?”乞丐心中想到,表情异常的狰狞。“对阿,凭什么就我就该一直吃亏而让那些小人们占便宜。

既然我被一群小人害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君子总是被小人战胜,那么我就顺应天命,以毒攻毒做一个小人中的小人,将他们全部除去!” 远处,几个身影消失在巷子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