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阴谋 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李,你也别客气,坐下吧!”蒋征麟一席白衣,潇洒的身形带着几丝诱人的风采。 “少爷,这怎么行?” “有何不可?自我出生便是你将我养大,军旅生涯马上功夫又全是你教出来的,自家人客气什么?”见到蒋通天默许,李威这才高兴的坐了下来。 不过肖仁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识相的站在一边端茶倒水。 “对了,父亲,怎么城内多了这么多人?” “还不是那些从蜀中逃出来的!”蒋通天鼻子一哼,冷道。“这些贱民,如今居然有胆跑到我们府外闹腾,搞得为父现在都懒得出城!” “白知府对此不闻不问?” “那个书呆子,整天讲什么圣人之道,哪里会驱赶?他手下那帮捕快对我们也是阴奉阳违。

如不是张成――”想起已经死去的张成,蒋通天心中有些不快。“带着府内护院数次出去驱赶,恐怕我蒋府都变得乌烟瘴气了。” “果然如此,这个白知府还是如此白痴!”蒋征麟不屑一笑,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蒋忆尘。虽说这个妹妹外表如常,可是眼神中流露出来再也不是以往的冷漠。“干脆他改名叫白痴好了,倒也名副其实!” “这倒也罢了,就连朝廷都要发来赈灾的粮食,要救助这帮肮脏的难民!”蒋通天长叹口气,“我大赵军民众多,还缺这么点残弱的难民么?当年皇上可不是这样的,生杀予夺屠城略地,丝毫不会手软!都是那帮酸儒,整天尽谗言,要什么仁义治天下。

天下只有靠刀剑才能取得,也只有刀剑才能治理!” “朝廷上的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如今父亲赋闲在家,而我也不过是一个管着不足千人军队的校尉,咱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便了。”蒋征麟喝了杯酒,啧啧叹道:“好酒啊!来,父亲、妹妹、老李,我敬你们一杯!” “也好,算是替你接风!”蒋通天见到自己的儿子,再也没有了冷漠的模样,反而分外的健谈。“来,忆尘也举杯!” “嗯,好酒!”李威叹道,“少爷,这是什么酒?” “蜀中美酒,酒名剑南春!这是孩儿从蜀唐皇宫中找来的御酒,也是极品中的极品!” “这蜀中美酒,喝起来香甜温爽,不似军中烧刀子来劲。

但是饮下之后胸中烈火丝毫不差,最为难得居然不上头,好!这烂皇帝倒也珍藏了不少宝贝,最后还不是全部便宜了我们!”蒋通天再喝了一杯,叹道。 “这仗打得窝囊!”蒋征麟愤然,让其他人感到一阵惊讶。明明是一战而定的事情,哪里打得窝囊了?“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打上几场恶仗,积累些战功,好在军中升迁。可是这蜀中士兵残弱,根本无法跟我大军相提并论。唯一的一场恶仗也是被拦在一线天下,好不容易有次决战却被雷龙这厮抢了功劳。

辛苦征战了几个月,最后除了这成箱的金银孩儿的职位却还是个校尉,实在窝囊。照此下去,何时才能像父亲那样统领一方军马?” “我还道你说什么,原来是为了此事?”蒋通天哈哈一笑,“这个孩儿尽管放心,为父在军中还是有些门路,稍晚便跑跑路子。如今有了这么多财物,还怕不能升职么?” “和平时期,也只能如此了!”蒋征麟摇头叹道,脸上一片惆怅。“只是这样一来,需要太多的银子。我带回的虽多,但是还是难以持久!” “父亲可知我为何返回么?” “我正要询问此事。

按说虽然蜀中以平,但是尚需大军坐镇防止变数发生。你所带黑虎骑也算军中精锐,为何现行返回?” “呵呵,那蜀中坐镇只需些杂兵便是,何惧之有。只是朝中大臣唯恐大量难民涌入我国腹内,如若安置不好怕会引起民变。” “他们敢!”蒋通天脸色微红,额头冒出汗珠,听闻此言瞪大眼睛怒道。“就凭这些人,我府中护院便能全部解决了他们!” “父亲神勇,这个孩儿知道。按孩儿的意思这些人全部男的为奴充边,女的发配给军士做妾便了,哪来这么多麻烦。

可是军中诸人却不这么认为,非要从蜀中将掠夺的粮食拉到此处,救济难民。同时为了怕城内守军不足以镇住场面,这才要派部分精锐回返。” “原来如此,所以就让你回来了?” “也不是如此,是孩儿主动要求回来的!”看到蒋通天面露疑色,蒋征麟笑了笑。“刚才父亲说了,以后买通上下关系出钱绝对不少。虽说不少人是父亲老朋友,可是托人帮忙礼品总是不能少的。既然孩儿原本的功名是要从蜀唐出的,如今花的钱自然也要想办法从他们身上搞出来!” “哦?你有什么法子?” “父亲,先吃饭,一会儿再说。

”蒋征麟看了看肖仁,对蒋通天试了个眼色。 酒足饭饱之后,识相的蒋忆尘便带着李威、肖仁老老实实的离开了。肖仁虽说心中好奇,但是也知道这些不是自己能管的。毕竟一个刚刚进入蒋府不过半月的人,即使当上了所谓的副管家,也还是不能被当成心腹的。 “父亲,你要知道,那些粮食从蜀中运出,最后不是直接交给官府,而是先交到军队,再由军队交给白知府使用的。”蒋征麟悠悠的品了品茶水。“如今关内粮价大涨。这些逃难之人虽说大部分钱财稀少,但是总还是有值钱的东西的,不把这些钱全部捞出来,又怎么对得起我们辛苦搬运呢?”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可是那白知府却是个难题啊!” “父亲莫不是忘记了,那白知府家的独子,可是一直对我们家忆尘颇有好感啊。

” “你想牺牲你妹妹?”蒋通天愣了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