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个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片竹林,漫山遍野的火把,到处都是凶神恶煞的叫喊声。我们似乎是在躲避追杀,在跑,更准确的说,是一个人拖着我在跑。他的左手拿着一把钢刀,等等,什么东西从我的额头滴落下来?是...血,这血好像是从他搀扶着我的右手上流下来的,或者,是我自己的血也说不定。两个人从山上沿着草丛滚落,还好,在悬崖边他用钢刀钉住了棵歪脖子树。我们被围住了,三面闪烁着火把,后面是无处可退的悬崖,“大哥,要像个男人的活着”,说完,他拉着我跳了下去“啊!”,在恐惧的叫喊中睁开眼睛,原来刚才我只是做了梦而已,不过那梦是么熟悉,那么真实.“唉呦”,这时候我才发现床不远处的竹椅上还坐着一个女孩子,我迷惑的瞪着她,她也瞪着我。

终于,她顽皮的眨了眨眼睛,开始说话:“你醒拉,刚才你的叫声跟野兽似的,吓了我一跳,我正给你缝衣服呢,结果...就把手扎破了!”恍惚中,她的声音像春风一样轻柔滑过我的耳边,让我几乎忘记了端详一下这个房间的布局。这是一座木屋,她坐的椅子,我躺的床都是竹子做成的,房间虽说不上宽敞,却也很清洁和雅致,顺着门帘向外望去,这木屋应该还有几个房间。正在我左顾右盼的时候,一把苍老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旺才,你终于醒拉,你都睡了三天了,饿了吧,我去给你熬粥去,对了,这些天的营救费,掩埋费,治疗费,还有我女儿的三陪服务费,别误会啊,是陪照顾,陪喂水,陪换药,一共是88两8钱,这个...?”“爹,你,快去熬粥!”正在我满脸诧异的时候,那姑娘涨红了脸,大声叫到,说着急急忙忙把那老头儿推了出去。

等她转回头来,我急忙问道:“你爹叫我...旺什么什么才?”她却噗哧一下笑了:“那天早上,我和爹上山砍柴,却在崖底的一颗树上发现了你,你满身都是血痕,衣服也破的不成样子,吓的我还以为是鬼呢。人家心好,加上爹养了7年的柴狗旺才也是死在山上,所以...就救你回来拉,你怎么谢我啊?”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突然想和他逗逗嘴:“大恩不言谢,男子汉大丈夫,不谢!”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一顿,作了个鬼脸,悻悻道:“你!不谢拉到,那你总该告救命恩人,你到底是谁吧?”我是谁?我突然怔住了,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搅尽脑汁,怎么就记不得了,妈的,我的名字,过去,朋友,还有生活?大概是这个简单的问题太耗费我的脑细胞,在听到门外,老汉一句:“旺才,粥来了”之后,我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