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墨儿篇 游龙戏凤(十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之墨儿篇游龙戏凤(十五)-焱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他当然感觉到了,而且比感官敏锐的小四和魑魅族长阿黎察觉得更早!因为那抹气息,他很熟悉……那分明就是来自妖界的气息!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恐怕正是他们刚才口中提到的——妖狐!只是他不明白,妖狐既然就在他们周围,为何不现出身形!魑魅族长阿黎显然也察觉到什么古怪之处,脸上升起一抹凝重之色,环视了四周一圈,目光和焱狼的沉稳目光对上。他们心知对方都猜出了什么,点点头准备好伺机而动。

玄墨也察觉出了古怪的气息,却来不及多想,生怕凤舞再起自毁的念头,趁着她看着玉镯发愣那刻,赶紧冲过去将凤舞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舞儿,你也看到了,你娘在天之灵,绝不会允许你自毁元魂的……”凤舞痴痴抚着自己的手镯,摇摇头已经泣不成声:“我恨自己的存在,恨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爹,可是我娘一直让我坚强的活下去……”“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玄墨伸手擦干她脸上的泪珠,声音越发温柔:“舞儿,你一直都很坚强啊!你无法改变过去,却可以塑造未来……”凤舞这一次,没有挣开玄墨的怀抱,只是抬起头,苦笑着问道:“玄墨,我可以么?我娘已经死了,凤族同胞也死的死,散的散,我还能替塑造什么未来?”“舞儿,你爹有错,但你并没有错,我想无论是凤王,还是你娘,都希望你能继承凤族族长的位置,找回凤族失散的同胞,重振凤族的……”玄墨点点头,缓慢而郑重地说道。

凤舞沉默了,其实玄墨说的不错……她娘临死前,不是希望她能够成为凤族的骄傲么?无论她爹是个怎样的人,她的体内,还有她娘的血在流淌啊!她又怎能辜负她那个美丽善良的娘?!“玄墨,我收回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凤舞看向玄墨的眼眸深处,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如此贪恋他那温暖的怀抱。“我本来不该怪你,更不该怪远古龙神,这一切,谁都无法预料,我娘也是……”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眸中闪过一抹仇恨的光芒:“我不该怪任何人,也不该恨任何人,只除了一个,那就是我那个狼心狗肺的爹!”她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更没想到,让她第一个恨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靚靚女生-小四见她一双还残留着泪迹的双眸喷出愤怒的火焰,吓了一大跳,拉住焱狼的胳膊,忙不迭地说道:“凤舞,你爹确实很过分,可是你不能骂他狼心狗肺……狼的心才没那么狠呢,我家小狼狼心肠很好的!”小四说完,不忘拍拍焱狼的手臂,眸中闪过一抹骄傲的神色,而后补充道:“你爹是妖狐嘛,你应该说狐心狗肺……”凤舞本来满心愤怒和伤痛,被小四这么瞎搅一番,不由破涕为笑。

焱狼才好笑又好气地拍了拍小四的脑袋,低声呵斥道:“小四,别胡闹了……”玄墨见凤舞已经逐渐恢复过来,心里头松了口气,正准备转过头去和阿黎说些什么,阿黎却表情凝重地看着不远处,而后挥了下衣袖,一道冷光朝着他所看的方向射去。本来还在说笑的小四焱狼顿时都愣住了,目光一齐投向阿黎挥袖所击的不远处,看着那陡然出现的火红身形,脸色微微一变。阿黎所挥出的那道冷光,并没有射中那火红身影,反而弹了回来,直直逼向阿黎和玄墨。

玄墨搂着凤舞飞快地躲开冷光,对着前方出现的身影冷冷说道:“你既然已经来这里了,为何不愿现身来见你自己的女儿?”玄墨话音一落,凤舞便震惊地抬眸看去,果然,那个火红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他们面前。而阿黎,死死盯着出现的那人,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道:“原来你是妖狐中的火狐,难怪会用施火术来对付我的族人!”那火狐视而不见阿黎的仇视,目光落在面前的凤舞身上,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朝着凤舞伸出手,缓缓开口道:“舞儿……”凤舞愣愣地看着这个莫名出现的爹,不由自主地往玄墨怀里退缩,摇摇头喃喃说道:“不,你不是我爹……”见到凤舞并不打算认自己,火狐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痛苦之色,苦笑着叹息道:“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肯原谅自己……当年我力挽狂澜,还是没有阻止那一切发生!舞儿,你可以恨我,但是你要明白,我爱你娘,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凤舞听到他的话,唇边浮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恨声说道:“你若是爱她,会那样利用她?你若是爱她,会差点害的整个凤族灭亡?”“不错,我一开始只是想要利用你娘,可是到后来,我便爱上了她啊……”火狐长叹一声,目光落在凤舞手腕的玉镯上,眸中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后来你娘发现这一切,不肯听我解释,宁愿拼死和九黎武神对抗,也不愿相信我……”听着他的这些话,本来一心想要恨他的凤舞,也不禁微微动容。玄墨看这火狐也不像在说谎,便拍了拍凤舞的肩低声劝道:“舞儿,你还是先听你爹说完,再决定恨不恨他吧……”凤舞点点头,还未开口,阿黎便飞身冲到火狐面前,一掌将他击倒在地,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利器,横在火狐脖颈边,冷冷说道:“恐怕他已经没有机会说太多了!他杀了我魑魅族如此之多的族人,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凤舞脸色大变,见到火狐根本不准备反抗,甚至也没有做任何的挣扎,仿佛等着魑魅族长阿黎将自己除掉,不假思索地扑到火狐面前,拦住了阿黎的身形。

“魑魅族长,请你放过我爹……”靚靚女生-火狐被阿黎刚才的那一击重伤到,本来在苟延残喘,听到凤舞喊自己爹,身子不由激动地一震,低低出声道:“舞儿,我终于在有生之年,听你唤我一声爹了……”阿黎表情复杂地看着横在火狐面前的凤舞,沉声说道:“凤姑娘,你别忘了,就算他是你爹,他也是害了你们凤族的罪魁祸首,也残害了我们魑魅族的族人,难道你真要饶过他?”凤舞苦笑着低下头沉默了片刻,唇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缓缓说道:“魑魅族长,也许我爹,真的有什么苦衷……不管怎么样,还请族长听我爹把刚才的话说完!”不等阿黎做出回答,玄墨也出声了:“是啊,阿黎前辈,火狐一直隐匿在我们周围,却并不是对所有魑魅族人动手,所以我想,其中也许有一些误会也说不定……”“对啊对啊……”小四也点点头,笑嘻嘻地缓和气氛道:“我也赞成这么做……就比如先前在牢里被烧死的那个树魅,明明是自己起了贪恋,想要夺去别人的相貌和身体,才会被火狐烧死嘛!”听小四这么说,阿黎也觉得有理,终于放下手,颔首说道:“火狐,那么我就给你机会解释这一切……”凤舞回过头看着自己的爹,心里涌上一抹难言的滋味。

若非小四点醒她,她还没有想到,烧死那个想要害自己树魅的,竟然是她爹!联想起此前,每次有人想要捉弄她,谋害她,似乎都有些不好的下场,她便豁然明白了这一切!原来她爹一直躲在暗处,保护着她……如果他真的那么无情无义,又何必这么做呢!火狐抬起头,看了看自己已经长大的女儿凤舞,又看了看玄墨,这才缓缓开口道:“我出现在魑魅族,并不是想要害魑魅族人,而是听说魑魅族有一种幻术,能够凝聚形体……所以我才寻到这里来,期待能让我爱的女人凝聚形体重生!只是到了这里,没想到有些树魅和影魅,竟对我的女儿心存邪念,更没想到,他们还深受九黎武神荼毒,试图颠覆魑魅族,重新实现一统三界的目的!”阿黎惊讶地瞪大眼,不敢置信的听着火狐说出这一切实情……他那些族人,怎么会,怎么会还被九黎武神所惑?难道他每次梦到九黎武神,也是那些族人所害?“九黎武神已死,为何他们还要深受荼毒?”阿黎摇摇头,苦笑着低叹一声,神色难免颓然。

“阿黎前辈,我想那些已死的族人,不是被九黎武神驱使,而是被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迷惑了……”玄墨沉声说道,话还没说完,众人就听到噼噼啪啪的掌声。“我儿子说得好,哈哈哈……”大家纷纷抬眸看去,原来玄毓和水泠儿竟然不知何时到了这里。阿黎和小四都难免惊喜地迎上前去,水泠儿摆摆手,跟她们问了声好,便笑盈盈地走到凤舞和火狐面前说道:“我们有办法能救回凤王的女儿,不过有一个条件!”“什么条件?”凤舞和火狐异口同声地问道。

靚靚女生-“当然是嫁给我的宝贝儿子墨儿了!”水泠儿眨眨眼,回过头对玄墨笑了笑,玄墨无奈地耸肩,看来他父君和娘亲闲着无聊,要跑到这里来做媒了!“我……”凤舞脸上一红,还在犹豫,水泠儿又凑到她面前,意有所指的说道:“阿舞,你收了我儿子的定情信物玲珑玉,就是决定嫁给他了,不能反悔哦!”凤舞闻言大惊,摸出怀里的那块玲珑玉,目光射向玄墨,一脸黑线地问道:“玄墨,这是定情信物?”玄墨讪笑着点点头。凤舞顿时无语……都说水泠儿不按常理出牌,原来玄墨是遗传自他的娘亲那儿啊!可是她凤舞从来不做反悔的事,定情信物都收了,她当然会嫁给他!就是不知道婚后生活,她会不会也总被这个心思深沉的玄墨算计!PS:耶,番外终于全部完结了哦,在此感谢广大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