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筱沄推开纱窗,看着外面细雨绵绵的,仿佛此刻的心情一般郁闷。这几日都是这么着,这小雨下个没停,本来就不太舒服的身子更是难受的紧。今天一早起来更觉得心情烦闷的很。“小姐!”喜儿推门进来就看到筱沄一个人站在窗前,身上只着了一层单衣。“您怎么又在吹冷风,还穿这么少,小心别着凉了。”嘴上抱怨着,手上已为她添了件衣服。筱沄一笑:“喜儿,你把我当水心了吗?放心吧,如今天气暖和多了。”她深吸一口气,喜悦地说道:“山中的风多么怡人,带着薄荷的味道,丝丝凉意沁人肺腑。

”一回头,却见喜儿正望着自己发愣。“怎么了?”怎么这样看她?喜儿回神,笑道:“没事,只是最近常见小姐笑,还笑得这般甜蜜。到陈州才不过两个月,小姐胖了不少,脸上也染上了红晕。我们几个姐妹私下里议论,这陈州还真是来对了。”筱沄有些诧异地摸上嘴角,不好意思笑道:“我倒没特别注意,可能是西麒有了消息,生意又做的顺利,偷懒的时间多了,就放松了些。”“姐姐!姐姐!”伴随着阵阵喊声,叮叮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灵儿小姐回来了!怎么好像生气了?”喜儿忙要出去迎候,厢房的门已经被大力推开,灵儿喘着气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司徒汮,脸上也是愤愤之色。

筱沄只侧过头瞟了他们一眼,招手让喜儿替她整理衣物。看他们的神情,想必两人又拌嘴了。她嘴角一翘,亮若星辰的双眸里更多了几分笑意,淡淡的吐出一句:“你们不是去都城了,怎么没多玩儿两天再回来?”灵儿涨红了脸,她和司徒汮正是刚刚从都城回来,听到了个很不好的消息,本是怒气冲冲的来告状的,瞧见她闲适恬静的这个样子,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她双手交握,一时之间竟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许久,她急切地说道:“姐姐,我们回都城去好不好!”说完却先摇摇头:“不,还是不要去,去了只会惹你伤心。

”说着说着眼圈已经红了,口中喃喃道:“这也太过分了……”瞧她委屈的样子,筱沄暗暗发笑。看看司徒汮,也是一脸阴沉的站在一旁。灵儿十六了,汮儿才十三四岁,两人整天黏在一起,是所有人眼中两小无猜的玩伴而已。一会儿恼了,一会儿好了的。她坐回案几前,拿起账本认真翻开起来,当屋里没人似的。“姐姐!你还有空看这东西!快想想办法啊,晚了可就来不及了!”说话间手已压在筱沄正看着的书上。筱沄故作发恼的样子,挥挥手道:“这是做什么?你们两个要闹出去闹去!”灵儿越发委屈了,气嘟嘟的,抬头看到筱沄的眉头微锁,眼神逼视过来,硬生生把后面话吞进了肚里。

她跺跺脚朝司徒汮发脾气道:“你快说话呀,告诉姐姐,夜合梅那个贱人有多不要脸!”筱沄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放下账册责问道:“灵儿!这些话是谁叫你的?不管夜合梅做了什么,你都不该这般口出污言秽语。”说着扭头看向司徒汮:“汮儿,以后我再听说你带灵儿去那些不该去的地方,跟着些不三不四的人学说话。就去告诉你爹爹!定要打你二十军棍。”司徒汮受了责备,不敢说话只低了头,默默不语。灵儿更加气愤,不由得吐了实:“那个夜合梅就是该骂,她,她居然勾引凌哥哥。

现在凌哥哥还说要娶她,为了她跟爷爷赌气。整日在秦楼楚馆出入,好久都不去看望爷爷了!”筱沄一惊,心里却是打翻了的五味瓶,说不出的味道。她沉声问道:“你们那里听来的!”当年她嫁给平南王,欧阳凌普也曾在青楼游荡,但他也曾在那种地方吃尽了苦头,断不会再重蹈覆辙的。现在怎么又去了。难道真是夜合梅做了什么手脚。筱沄慢慢苦笑,心头隐约的不安,让她更加迷惘。那日在寒云庵的山脚下,夜合梅欲言又止的样子浮上脑海。夜合梅肯定是瞒了什么的,想到这里,她沉吟道:“这些事夜合梅怎么一句都没提过?”司徒汮头一扭,面带不屑地说道:“有人亲眼看见五爷留宿在她房里,怕是两人早有了奸情……”还没说完,灵儿已经跳了起来:“不许你说凌哥哥的坏话,是那个女人勾引他的!”“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事,只要男人不答应,谁还能硬把他绑上床?”“你胡说!……”“够了!要吵架你们出去吵去!”猛然涌来的恼怒,让筱沄越发烦躁,终于喊出了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