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阳春三月,春风徐徐,杨柳依依,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时有时无,轻轻地拨动着人们的心弦……风和日丽的午后,正当相府上下都在忙着准备两位小姐的出嫁事宜时,秋雨苑内却是一片寂静,只因住在这里的主人是个极其喜静的人……“小姐,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蓉儿这就回去给你拿披风。”将慕容紫枫扶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蓉儿便转身回雨燕楼取披风去了,只余下慕容紫枫一人坐在亭子里。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到后来彻底听不见了,慕容紫枫脸上的那抹微笑慢慢瓦解,最终从她的脸上彻底消失……她很累,真的很累,每天都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假装坚强、伪装自己很快乐,她真的不想再伪装下去,她已经力不从心了!曾经,她也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的,现在她却发现,原来她还是会在意。

她已经对自己说了无数遍的“慕容紫枫,你可以的,你要继续加油”,但是,她发现她再也无法坚持了,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爹、娘,对不起!请你们原枫儿就此离去,原谅枫儿不能再在你们身边一尽孝道,枫儿是真的累了,枫儿想卸下这个包袱……”两行清泪从那双黑色的瞳眸里缓缓流下,有着无尽悲伤的慕容紫枫兀自默念着心底的悲伤。几天前,宫里传来了一道圣旨,相府上下以及慕容紫枫都以为是皇上打算下旨迎娶她进宫……然而,圣旨上却说皇上要娶她的姐姐慕容雪汐为妻,立为启国的皇后。

而她,则将嫁给当朝离王,只因离王钟情于她,曾当着皇上的面立下誓言,说他一定要娶慕容紫枫为离王正妃,否则将终身不娶!所以,帝王为了成全自己的兄弟,不得不忍痛割爱,将她让给他的弟弟,由离王来照顾她。这位伟大的年轻帝王还言辞凿凿地说倘若先帝在世,也会同意将她嫁给优秀的离王。为表恩泽,皇上还特意恩准两天之后她们姐妹二人同时出嫁!哈哈!这个笑话真是太好笑了,她敢保证,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钟情于她?她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她和离王根本不曾见过面,又何来的情意可谈?皇上不想娶她也就罢了,他不惜违逆先皇的旨意也罢了,但他为什么要找这样的借口来敷衍她、搪塞她,她,难道就只能任由他摆布?既然无论嫁给谁她都不会拥有真正的幸福,那她又何需将自己困在无边的囚笼里……站起身,凝视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慕容紫枫摸索着前行。

慢慢的,她来到了亭子的边缘,摸着上面的护栏,她蹑手蹑脚地爬了上去,然后将脚上的鞋丢了一只下去,在确定听到的是水声之后,她微微一笑,纵身一跃跳进了鱼塘,只因她不想掉在石头上没摔死还落得个半残!“呵呵!我终于解脱了,我再也不用辛苦地带着一张面具过活,我,自由了!”微笑着,慕容紫枫静静地沉在水中,一动不动,连一丝挣扎的迹象也没有,任由寒水将她包裹,任由黑暗将她吞噬,她兀自在心底浅浅吟唱……人生如梦亦如幻,风云变化,沧桑起伏,吾曾叹问苍天,人活在世到底为何?然,只得心碎……若不爱,何须假装爱,何不落个潇洒自在,两手空空归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