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华灼之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长长的青石巷,地上泛着白,起早的人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渐渐又被覆盖了。一辆小车从巷口慢慢行来,拉车的马,尾秃毛稀,老态龙钟,车架发出依呀的轻响,留下两条长长的车轮印,一直蔓延向青石巷深处,停在了一户人家的后门。“夫人,舅老爷家到了。”车夫从前座上跳下,拿出方凳摆在车厢门口,起身的时候,猛咳几声,吐出一口浓痰。到了么?华灼缓缓睁开眼,憔悴的面容上藏着一抹深深的忧虑,她拢了拢身上的斗篷,正要下车,旁边刘嬷嬷伸手拦住,低声道:“夫人,还是让老奴先去叫门。

”她怔了怔,苦笑一声,道:“那就有劳嬷嬷了。”刘嬷嬷下了车,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冷风夹着几片雪花飞了进来,落在她的脸上,冰冷刺骨。她用帕子擦了擦,擦去了脸上的冰冷,却擦不去心中的冰冷。都落到了这种地步,刘嬷嬷还在维护她华家小姐的颜面,可是,一个被夫家休弃的女人,还有什么颜面可言?“阿福。”华灼轻唤了一声。“夫人,有什么吩咐?”车夫立时便在外面应了一声。她从袖中取出一纸契书,从车窗递了出去。“阿福,这张地契你收好,等我进了舅舅府中,你就带着刘嬷嬷走吧。

”父母俱亡,亲族不理,回到舅家是迫不得已,她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境遇,但一个被夫家休弃的女人,又能得到什么境遇呢?刘嬷嬷和阿福母子为她已吃够了苦,她不能再拖累他们。“夫人,这不成的。”车夫又咳了几声,只是摇手,不肯接。她仍是苦笑,探出半个身子,硬将地契塞进车夫手中,坐回车中,才又道:“阿福,我那舅舅和舅母是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待我进了府,便做不得主了,这些东西,与其让他们搜刮去,不如留给你为刘嬷嬷养老,你母子二人侍奉我华家三代,却为我连累你至今没能娶上媳妇,如再让刘嬷嬷不能安享天年,我便是死了,也是不能瞑目的。

”车夫还要说什么,这时方府后门已开了,一个老妪从门后探出头来,不耐烦道:“谁呀,这么早敲门,还没到送菜的时候。”车夫为人还算机敏,忙藏了地契,不再说话。刘嬷嬷忙上前陪笑,道:“这位嫂子,我家夫人来了,烦请通报一声。”老妪眼儿一翻,道:“你家夫人又是哪个夫人,大清早的,不走前车,怎么钻到后门来了?”语气实是不客气,也难怪,正经来访的客人,哪有走后门的,只是自家夫人是被夫家休弃的,走前门太招摇,逼不得已,只得走后门。

刘嬷嬷虽有些气,但只能忍了,仍是陪笑道:“我家夫人,是贵府表小姐,便是出嫁,也是从贵府出来的,虽是舅家,却也如娘家一般,这位嫂子莫非不记得三年前曾在府中住过的华家姑娘了吗?”“哟,瞧我这记性,原来是华家的表小姐,哦呸呸呸,现下应该是乔夫人了,夫人回舅家,怎么走到后门来了,莫非是嫁出去三年,连舅家的路也认不得了么?看这天冷的,赶紧进来喝杯热茶,老奴这就向夫人通禀去。”老妪换了表情,语气也热情了些,但却仍藏着几分轻视。

听说这位表小姐出嫁后,在夫家过得并不顺心,莫不是上舅家诉苦来了。想来,自己被休的事情,仍未传回来,否则这老妪未必会让她进门。华灼苦涩一笑,这才下了车,让刘嬷嬷搀着,走进了方府后门。在后耳房里略坐了一刻钟,方夫人身边的管事媳妇方瑞家的匆匆带了几个丫环迎了来,进门便笑道:“乔夫人来了,如何不先派人来说一声,咱们府里也好准备准备,方才有人来报,可把我家夫人吓了一跳,只说如何这便来了,不吭不响的,倒跟未嫁前一个性子,却不知道放着前门走,竟要偷偷地从后门来。

”华灼听出方瑞家的话语中有打探的意思,并不回答,只是问道:“方妈妈,舅母身体可好?”方瑞家的是何等精明之人,见华灼避而不答,便知必是有些事情不好对她说的,便又笑道:“好好,夫人一切都好,只是自你嫁了,便再没见上门过,有时候夫人也怪想的。这会儿夫人正在西暖阁里,乔夫人这便随我去吧。”华灼便起了身,仍让刘嬷嬷搀扶着,由方瑞家的引着,穿过一条夹巷,走过几道门,最后拐进一道垂花门,沿着抄手游廊,转进一处厢堂里,绕了几绕,便到了西暖阁。

“乔夫人到了。”方瑞家的对着身后一个小丫头示意,小丫头便撒着腿,一溜地跑到西暖阁前通传。华灼堪堪走到门前,那门帘子便适时地掀起,暖意扑面而来,一个巧笑倩嫣的丫头当头一个福礼,道:“乔夫人安好,奴婢如意,伺候您进去。”这就是要把刘嬷嬷给撇在外面。刘嬷嬷正要说什么,华灼一捏她的手,微微摇头,又轻轻拍了拍,低声道:“我与舅母有话说,嬷嬷便在外头坐坐吧。”刘嬷嬷虽是不愿,但也没奈何,只得道了一句“夫人,小心”,便被徐瑞家的派出的一个丫环请到一旁的抱厦里坐着去了。

华灼深吸了一口气,进了西暖阁。如意为她除去斗篷,入手便是一怔,竟是一件薄薄的夹层斗篷,上面的针钱都旧了,毛了边,也不知哪年的旧物,竟仍穿了来,心中便有些嗤笑,看来这位表小姐嫁了后,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好。华灼并没有留意如意的表情,就算是留意到了,她也不会动气,这样的表情,这些年来,已见得多了,麻木了。转过一道大屏风,就看到舅母姚氏半倚在一张软榻上,脚上盖着厚毛毯,方瑞家的站在榻后,俯身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华灼进来,正好说完,方瑞家的就后退一步,站直了。

一个容貌秀丽的丫环正跪在榻下,手里拿着两只美人锤,在姚氏的腿上不轻不重地捶着。旁边还有几个丫环侍立着,华灼一眼望过去,除了那正在替姚氏捶腿的她认得叫做舒儿,其他竟是一个也不认得。短短三年,物是人非。“外甥女给舅母请安。”她上前,福身一礼。“是灼儿啊,怎地突然回来,也不提前招呼一声,可不要怪舅母招待不周。”姚氏面上淡淡的,四十余岁的妇人,保养还算得体,心宽体胖,端是一派富贵相,只是眼角一抹精明,坏了她的面相,透着几分刻薄出来。

“舅母……”华灼上前一步,双膝一软,跪在地下,哭道,“外甥女被乔家休了,求舅母收留。”姚氏一惊坐起,眉间皱起,喝问道:“这是什么话?好端端的,你怎地被休了?”舒儿连忙收起美人锤,退到一边,与几个丫环站在一起,拿眼睛瞄向华灼。华灼只是落泪,不敢多言,却是从袖中把休书取了出来。方瑞家的上前接过,递到姚氏手中。姚氏扫了一眼,竟是大怒,将休书甩回华灼脸上,道:“你还有脸哭,嫁去三年,一无所出,乔家休你也休得在理。”华灼捂着脸,哭道:“他不进我的房,我如何能生?”无子只是借口,乔家大郎性喜寻花问柳,在家中又偏宠妾室,她性子懦弱,并不相争,奈何她步步退让,别人却步步相逼,闹得不可开交,乔家终是容她不下,一纸休书将她休回来,可怜她父母俱亡,亲族又绝了往来,除了舅家,竟再无处可去。

“没用的东西……”姚氏气极,一脚踹来,竟把华灼踹得向后倒去。“你还回来做什么,丢脸要丢到我方家来么?”“外甥女无处可去,求舅母顾惜。”华灼知道这位舅母是个不讲情面的,她伏地哭泣,哀哀道,“乔家将当日外甥女的嫁妆都退回,外甥女愿献给舅母,只求舅母让外甥女能有一容身之地。”姚氏原是打定主意驱了她,但听华灼这话,顿时却有些心动。当年小姑出嫁,嫁妆丰厚,虽说后来姑爷和小姑都遭了难,但那份嫁妆却被忠心的家奴带回了大半,她有心谋夺,才只来得及弄到手几座田庄铺子,自家夫君却贪那乔家的聘礼,匆匆将外甥女嫁了,那些嫁妆也被带到了乔家,也不知这三年来,这不中用的外甥女手上,还保住了多少嫁妆没被乔家夺了去,但不管还剩下多少,总是让人心动的。

“你且起来,留不留你,这事儿我也做不得主,待你舅舅回来,我与他商议了再定。你且先下去歇歇,我让人给你送热水去,把脸洗洗干净。你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先呈个条目上来,我让人核对了,再帮你收着,说什么献不献的,都是一家人,难道我还能要你的东西不成。”“多谢舅母,外甥女这便去拟条目。”华灼低垂着头,抽噎几声,又道,“还有一事,随外甥女来的那两个下人,路上已向外甥女求去,左右日后在舅母这里,也用不着他们伺候,外甥女便答应了,还请舅母莫要为难他们,让他们原银赎了身去,自去谋了生路便是。

”这才是她明知舅父舅母不良,却仍回来的原因。自己已是一生尽毁,好歹要帮刘嬷嬷母子寻个出路。若不是当年舅母扣下了他们的卖身契,她便是死在外头,也绝不再回这狼窝。姚氏目光一闪,却又笑道:“我如何与两个下人为难,他们既先弃了你,这等背主之人,我也不屑留他,通共不过十几两银子,原就是你华家的下人,我要这赎身银做什么,你自个儿收了,回头我打发人取了卖身契,让他们走了便是。”说着,便让舒儿去她房中取卖身契。放了小的,还有大的,区区十几两银,又岂放在她方家主母眼中。

“谢舅母。”华灼目的达到,这才在如意的搀扶下起身,向姚氏又行了一礼,才退出了西暖阁。“夫人。”刘嬷嬷一直在抱厦门口张望着,见她出来,立时便迎了上来。方瑞家的跟了过来,一见刘嬷嬷便冷笑一声,道:“夫人有命,还你卖身契,赶紧拿了,快快走吧。”刘嬷嬷大惊,紧紧抓住华灼的手,道:“这是怎么说的,为什么要赶老奴走?”华灼泪又落下,道:“嬷嬷,你跟阿福走吧,我已连累了你们母子多年,如今有舅母照料,你便放心去吧。”刘嬷嬷也落下泪来,道:“你那舅母是什么人你不知么,她如何会好好照顾你,不将你刮落一层皮下来,岂有你的日子过……”方瑞家的立时喝一声道:“老婆子不知好歹,乱说什么,还不拿了东西赶紧走。

来人,来人,拉她出去,以后不要什么猫啊狗的都放进来,仔细被叼了东西去。”说着,便有两个矮壮婆子走来,挟住刘嬷嬷的胳膊就往外拖。“夫人……夫人……”刘嬷嬷挣扎着,只是哭喊。华灼泪如雨下,却是站着一动未动,只说了一句:“嬷嬷多保重。”“好了,还傻站着做什么,赶紧带乔夫人……呸,现在又是表小姐了,带表小姐去西厢房歇歇。”方瑞家的对如意喝道。如意连忙挽着华灼走了。进了西厢房,还未及坐下,方瑞家的便又掀了帘子进来,笑道:“表小姐,你有什么条目赶紧写出来,也不知有多少东西,我好打发人去清点,不然东西放在车上,后面人来人往的,教人摸去一件两件的,防都防不住。

”华灼用帕子擦了擦眼角,道:“刘嬷嬷她走了么?”“老婆子不识好歹,在后门上哭天喊地,听了都叫人心烦,我已打发人将她和她那个儿子逐远了。”“那便好。”华灼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隐约显出几分嘲弄,旋即敛去,仍是那副软弱无助的模样,“方妈妈,你取笔墨来,我这就写。车上那几只大箱子,你着人搬到这儿来,箱上都有锁,钥匙在我身上,总得打开箱,一件一件地对清了才是。”方瑞家的一听这话,顿时笑眯了眼,道:“表小姐说得是,我这就使人搬去。

如意,还不伺候笔墨。”待方瑞家的走了,华灼坐在椅中,将双手放在唇边呵了呵气,对如意道:“这天儿太冷,我身上都冻僵了,手指更僵得握不住笔,你去取个火盆来,再拿个手炉让我捂捂。”如意犹豫了一下,知道自家夫人贪表小姐的嫁妆,这会儿必是有求必应的,想来去拿火盆和手炉也不需多少工夫,便应了一声,转身出了西厢房,却仍留了个心眼,唤了个小丫头在门口守着。见如意走了,屋里已空无一人,只剩下了自己,华灼方敛起软弱无助的表情,露出一个仿如死灰的冷笑,伸手在袖中摸了摸,取出一条三丈白绫。

想自己本也出生在世代勋贵之家,华氏豪族天下闻名,以荣昌堂为本家,更有荣兴堂、荣安堂、荣瑞堂、荣吉堂四大嫡支,她出身于荣安堂这一支,曾祖父入主荣安堂时,官至一品,封疆大吏,可谓荣宠一时,却失在与其他嫡支关系冷淡,更可惜子嗣不旺,至她祖父、父亲,都是一脉单传,到她父亲时,荣安堂也渐渐没落。她原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受尽娇宠,若不是十三岁那年,新江掘堤,洪水冲毁了淮南府上万亩良田,父亲身为淮南府尹,被指为督造河堤不力,贪墨河银,一道圣旨被押解进京,半道上莫名死于水土不服,母亲忧愤之下,一病不起,留下她孤姐幼弟,无依无助,向荣兴、荣安、荣瑞、荣吉四堂的亲族去投靠,可被本家的荣昌堂一句“当初本家让你荣安堂将女儿送来,不是不肯来吗,那便不要来了”,偌大的华氏豪族,竟无一人对她姐弟施以援手,无奈之下,才在忠心耿耿的家仆护送下,来到青州府,投奔了舅家。

只可恨才到青州府不久,幼弟被舅家仆人带到街上看灯,却教拐子拐了去,从此再无消息,荣安堂竟就此绝了嗣,原属于荣安堂的产业,被本家荣昌堂收回,一分了事。她没了幼弟,再无依仗,不过两年,舅父舅母便贪那乔家送来的五千两聘礼,将她嫁与那中山狼。懦弱非她本性,只是实无依靠,忍气吞声,只求将日子过下去,平平安安的,却直到沦落到此,她才仿如梦醒。她本无急智,却也不是蠢笨得不可救药之人,自父母俱亡,也尝尽人间冷暖,许多事情,当时察觉不出,事后慢慢回想,也能想出其中蹊跷,旁的事情也就算了,但幼弟被拐一事,后来想起实是可疑之极,只怕是舅父舅母收了荣昌堂的好处,故意绝了荣安堂的嗣,这才知人心险恶竟可至此。

本是弱女,虽无缚鸡之力,但恨到极致,她也曾想报复,原想凭名门贵女的身份,嫁个权势郎君,好歹要替荣安堂讨回一个公道,哪料到舅父舅母竟棋高一招,将她这名门贵女配与商户人家,可怜她孤苦无依,受此侮辱,竟连个求助出头的人都寻不到。死心嫁了,认命了,不争不抢,却仍落到这般下场,让她如何不怨,不恨。外甥女被夫家休弃,自缢于舅家,这事情传出去,任舅父舅母舌灿莲花,总归要说不清。有心人略略一查,便可知方家是怎么把外甥女卖到商户为妇,若再查得深些,华氏豪族见危不救,反而瓜分族人家产,这样的事情,不需有实证,只是捕风捉影,便是华氏豪族抹不去的污点。

将白绫悬上屋梁,华灼忽地一笑,满室灿烂,如桃之夭夭。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