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房间内怎会有血腥之气?慕容舒心里咯噔一下,伸出手想要放置在李氏的鼻翼前,但手刚刚伸出去,却颤抖的无法稳住。“王妃……”红绫轻声唤道。华大夫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长年接触药物的他,刚一进入房间便闻到了一股异味,房中不仅有浓药味,熏香,还有掺杂在其中几不可闻的血腥气!他正想开口时,躺在床上的李氏有了动静。“舒儿。”李氏睁开迷蒙的双眼,见到慕容舒时,笑容绽放,声音低柔的若不仔细听根本不会注意。不过这笑容对比苍白的脸色时,看起来有着几分触目惊心。

“母亲,可有伤口?”慕容舒声音低沉的问道。一双清冷的眸子扫向李氏,眸光闪烁的打量着,这血腥味来的太过奇怪。李氏讶异,“伤口?”慕容舒蹙紧柳眉,冷冽的黑眸半眯。看李氏的反映,便知她身上并无伤口。可若无伤口,这血腥气从何而来?没由来的,她的心开始恐慌。“华大夫,请上前来为母亲诊脉。”慕容舒忙回头对同样蹙紧眉头的华大夫吩咐道。“王妃,这……”红绫上前两步想要阻止,男子进入太太内屋本就犯了规矩,现在太太还有可能衣衫不整的躺在床榻上,若是被丫头婆子们见到了,又是少不了一番闲言碎语。

慕容舒这才反映过来此时身在古代。华大夫远远的看到李氏的面色,心下便知,这李氏绝对不是身上染病这么简单,没有伤口,可房内却有血腥味,也许……有所猜测后,华大夫连忙退后了两步,这深宅大院之中,太太姨娘们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而且还不动声色的要了人的性命,却无人察觉,这李氏已然是被身边人出卖了,他又岂敢轻易得罪人。“太太这病无药可医。”华大夫扔下一句话后便转身就要离去。见状,慕容舒更显疑惑,递给红绫一记眼神,红绫立即上前挡在了华大夫的面前,“请华大夫说明白。

究竟太太是染了何病?”就算她反应没有王妃快,但见华大夫的神色便知此事并不简单。刚才还有些迷惑的李氏渐渐的清醒过来,可面色仍旧苍白如纸。“舒儿,发生什么事了?”慕容舒对着李氏温柔的笑道:“母亲可以再睡一会儿。”话落,她便走向华大夫。距离华大夫只有一步之遥时,慕容舒将华大夫眉宇之间的慌乱收入眼中。声音低沉只有只有他二人能够听到,“华大夫究竟知道些什么,大可直言。本王妃相信华大夫定会将所知道的告知。华大夫能够在京城中杨名,定会知道本王妃若是想要一个人的性命甚至一个家族的性命也会易如反掌。

不过,本王妃向来心善,见不得自己人受半点委屈。可若是看不清局势,那么……”“王妃是在威胁老夫?”华大夫皱眉,怒问。慕容舒笑容明媚的摇头道:“本王妃怎会威胁华大夫?其中的利害关系,希望华大夫考量清楚,一旦华大夫想要保住秘密置身事外,那么走出这个房间后,本王妃保证天堂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撇下话后,慕容舒面色的笑容忽然消失,转眼间黑眸便被一丝不容忽略的狠辣所掩盖。而这穿骨的狠辣让华大夫身形剧烈的一颤。别有深意的一笑后,慕容舒转过身走向李氏,笑容快速的回到了脸上,仿佛刚才那狠辣之色从未出现过一般,“母亲,一会儿女儿亲自下厨为您熬鸡汤。

”“下厨?舒儿何时学会下厨了?”李氏惊喜,这次慕容舒回来后改变甚大,让人连连惊喜。怪不得会让南阳王对她转变态度,这样甚好,舒儿懂的照顾自己了。就在慕容舒要坐在床上,伸手去动被子时,在门前徘徊不定的华大夫见状,面色大变惊呼道:“王妃不可动!”慕容舒忙回头看向华大夫。华大夫深叹一口气,摇了摇头,叹气道:“那被子里藏有要人性命的东西。太太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也是因为此。”“什么?!”慕容舒,红绫,太太同时惊呼。慕容舒眼皮一跳,脑中灵光一现,答案呼之欲出,忙让华大夫背过身,红绫拉下屏风挡在床前,慕容舒伸手便掀开被子并仍在地上。

“舒儿!怎么了?!”李氏惊呼。不懂慕容舒为何将她的被子仍在地上!慕容舒眸子冷冽的盯着被子,弯腰,捡起被子的一角用力的一撕。顿时,十几个黑色蠕动的东西掉了出来!每一个看上去都极为的骇人!与此同时那血腥气更是重了一些!“果真是水蛭!”慕容舒咬牙怒喝了一声。本书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