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胎死腹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tyle="border-right:#a6ccf91pxdashed;border-top:#a6ccf91pxdashed;border-left:#a6ccf91pxdashed;border-bottom:#a6ccf91pxdashed">style="background-color:#e7f4fe">style="font-weight:normal;font-size:12px;line-height:160%;font-style:normal;font-variant:normal;text-decoration:none"color=blue>style="border-right:#a6ccf91pxdashed;border-top:#a6ccf91pxdashed;border-left:#a6ccf91pxdashed;border-bottom:#a6ccf91pxdashed">style="background-color:#e7f4fe">style="font-weight:normal;font-size:12px;line-height:160%;font-style:normal;font-variant:normal;text-decoration:none"color=blue>月半悬空,白雪皑皑。

浩瀚王府,洛神苑。洛王妃小产出血过多而死,浩瀚王爷自白天进宫到现在还未曾归来,正王妃逝,大夫人西美主持大局。西美为了表示自己的姐妹情深一直守在这里不肯离去,把眼泪都哭干了,整个浩瀚王朝的谁人不知,她们姐妹向来情深,不然洛王妃也不会应允自己的庶妹妹进府为妾了。西洛就是在哭声中被惊醒的,哭声一撞入她的耳中她就在寻思,不知道今天又死了哪个了,医院里死个人向来是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对于死亡她也见得多了,什么事情见多了总会麻木的。

西洛本以为这是在医院里,可下一秒她就觉察出了不对劲,猛然睁开眼眸,有个梨花带雨的女子正红肿着眼眸在她床边痛哭。西洛只觉得脑袋有一瞬间的短路,睁开眸子的时候脑海里已经浮现出许多陌生的不属于她的记忆来。西美正伏在床边抓着她的被角而抽泣,所以这会功夫没察觉到这床上死去的人忽然就又醒了过来。西洛转着眼珠儿环视着四周,脑海里无限量的接受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些记忆令她很快就意识过来,这绝对不是医院里,她明明记得她只是在医院的休息室里小小的休息了一下,没想到这一迷糊居然就睡到别人的床上了,敢情她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时空,穿越了?“大夫人,王爷到现在还未归来,如何是好?”耳边忽然就又传来说话的声音,一个丫头低眉顺眼的站在西美的身侧小声的说着。

西洛立刻被这声音拉回到现实世界里去了,她现在已经变成这浩瀚王府的洛王妃了。而且,是一个不受宠的正王妃。“派人守着,王爷一回来就立刻告诉他这消息。”洛王妃是他的正妃,一切还是要由王爷作主的。“是。”雀儿应声而退。丫环退下,西美这时似乎是松了口气,本来悲伤的小脸在这时却忽然就闪过一抹笑意,笑意达于眼底,可以看出来她是真的十分开心的,却是没有想到她正带着笑意的脸忽然之间就对上了洛王妃那大睁的眸子。先不说那一双眸子有多么的灵动,但说大夫人一对上那双眸子的时候立刻吓得差点真的晕过去,她颤声的、结舌叫:“姐……姐……”西洛见她语不成调,忽然就温柔的说了句:“妹妹这是乍了?”心里冷哼,装模作样,西洛可没有错过她刚刚的得意之色,人在忘形之时难免有所疏忽的,而就在刚刚西美显然忘形了,她以为西洛必死,毕竟大夫之前亲口宣布了她的死亡。

“……”西美的小嘴张了张,一时之间愣是挤不出一句话来。“妹妹莫怕,我刚刚只是疼昏过去罢了,还没死。”西洛一边说罢一边伸手去抚自己的小腹,她可没有忘记,这里面刚刚流掉了一个小生命。一句还没死令西美本来泪花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狠戾,真是没想到,她的命居然这么的硬,这般都死不了。西洛并没有错过她眼神里那一闪即逝的狠戾,西美在惊愕之时忽然就清醒过来,她没有死,她竟然没有死!西美是不甘心的,所以她猛然欺身上来,这个时候这房间里并没有人,有几个丫环也是侍候在外面的,西洛之前刚刚流产,失不了少的血,此时就算她对她怎么样她一定也没有办法反抗的。

西美的反应无疑于是极快的,在惊愕过后她已经迅速的镇定下来,她猛然就抓起被角,准备出手,却猛然就听外面传来汇报的声音:“大夫人,王爷回来了。”西美怔,随之她的小脸上立刻转换成一种欣喜若狂,变化之快堪比变色龙。她不动声色的把抓在手里的被角掖了掖,之后立刻伸手就握住了西洛的手又是惊又是喜的叫:“姐姐,你吓死我了。”西洛冷眼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变化,心里冷然,如果不是王爷及时赶到,只怕她真的会再咽下气。心里冷嘲,神情上也不动声色,眼神瞄向外面,外面已经传来丫头们恭敬的叫声:“王爷。

”一抹挺拨的身影走了进来,浩瀚王归来了。浩瀚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当今圣上的堂兄弟,家族世代为王,因战功无数,皇上用国号封他为王,由此可见他在皇上心中的份量。浩瀚王当属人中之龙,但看他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唇若涂脂,宛如谪仙,往那一站,竟然是气势若山倒,不怒而自威,尊贵如斯,绝代风华。这是个正真的冰山美人,西洛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浩瀚王一出现西美立刻温柔转身,羞涩而叫:“爷……”浩瀚王冷芒扫过,明明来时听报说洛王妃小产出血过多而逝。

“怎么回事?”王爷身边的丫环东月挑眉问了一句。她自幼在府中伴随浩瀚王长大,又是王爷身边的大丫环,所以在府里的地位很不一般。西洛由于体虚就一直静静的躺在床上,她也想看看西美如何应对。西美并不慌恐,她眼波流转,启禀道:“爷,姐姐这次算是死里逃生,日后必有后福。”一语带过了她流产的事情。西美又转身来到西洛的身边欣喜而道:“姐姐,你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孩子不算什么日后可以再生。西洛微微点头,的确,活着才重要,只要她活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她必追究到底。

浩瀚王神情上毫无波澜,只道:“那就好好养着吧。”话落转身,一抹挺拨的身影就此消失,似乎多说一句就会累着他的嘴。明显的,他并不关心此事。随着浩瀚王的离开洛王妃身边侍候着的晴天丫头也已经跑了进来,知道自己的主子无恙她立刻跪下来叫:“王妃,奴婢该死,没有侍候好王妃。”西洛只是淡淡看她一眼,道句:“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话毕合上眸子,一副她真的很累的样子。西美见状立刻道:“姐姐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望你。

”西美就此退去,晴天见主子真的一副很累的样子也便默默退却,西洛伸手抚额,忽然就说了句:“你就侍候在外面吧。”“没有本王妃的允许,不准任何人接近本王妃。”晴天丫头乍听这声音忽然变得冰冷,心里一怔,嘴上立刻应下:“是,王妃。”晴天退到屋外守着去了,西洛心里轻轻叹息。作为相府的嫡长女,西洛的身份是尊贵的。作为王爷的正王妃,她的身份同样是一等一的尊贵。只是,十岁那年母亲去逝,丧母的西洛在庶母庶妹日积月累的照顾下性格越加的惟惟懦懦,当真变成了古人所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倒是有着庶女身份的西美却聚才华于一身,二个姐妹站在一起一比较,明显的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这样的西洛心里多少是自卑的。

然而,三个月前西洛被皇上赐婚给了浩瀚王,皇室的联姻从来都和皇权挂钩,丞相虽然是一文将,在朝中却也是位高权重,重最要的是西洛的外公是辅助了三代皇帝的老臣了,在皇上面前很得恩宠,就算后来庶母被扶正,依然没有人敢真的动西洛分毫,她尊贵的出身是西美永远比不上的。众所周知,西美的母亲不过是丞相远房的一个表妹,自幼养母寄养在西家,二人虽然是青梅竹马,但由于出身低微始终是坐不了正室的,直到正室死去三年后她才慢慢被扶正,以慈善博得好名声,渐渐被一些贵族皇室之人认可。

指婚之前西美对浩瀚王就情有独钟,只不过以她的出身无论如何也越不过西洛,为此西美也央求过西洛,西洛心软,答应西美嫁过去之后一定把西美接过去给王爷当小妾。有了她这个王妃的应承一切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三日后回门,她竟然真的就把西美带回了浩瀚王府,以当家主母的身份做主给王爷当了小妾。那个时候,她的心里也有痛过,世间有哪个女子愿意把自己的男人送与别的女子来分享?只是,一想到自母亲去逝后西美的母亲也很照顾她,这份恩情她是不能忘记的。

但从那以后,王爷再没有进过她的门,后来的三个月里皇上还先后赐给了浩瀚王三位身份都不简单的夫人,王爷就更加不光顾她了。记忆之中,虽然西美小西洛一岁,二人又非同母所生,可小西洛一岁的西美却像个姐姐似的对她照顾着,二姐妹自幼姐妹情深。姐妹情深?西洛摇头,怎么可能会情深?就在之前,她看得清清楚楚,西美那假装悲伤的表情里有露出得意的笑容。在发现自己忽然睁开眼睛后她想再次出手对自己下毒手,这一切不是幻觉。她隐藏得很好,让她连一丝的蛛丝马迹也找不到,但她之前的表现已经把她的内心世界暴露无遗。

脑子里又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下午的时候西美邀请西洛到西月苑用餐,说她亲自下厨做了她平时最喜欢吃的小菜。二姐妹情深,她自然是跑了过去。席间西美提到王爷,西洛是心酸的,她嘴笨不善言词,西美都在说王爷的事情,说王爷如何如何的温柔,还和她一起吃过饭,这让西洛情何以堪,虽然她不会妖媚手段,但不代表她心里没有爷,她是爷的女人,她也是喜欢自家爷的。西洛所见到的王爷都是冷漠如冰的,对自己形同路人一般,王府里谁都知道王爷从不到她的洛神苑里来过夜,倒是去西美那里还勤快些。

本来好好的一顿饭西洛吃得食不下言,勉强吃完后就匆匆离开了,然而回去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一头撞上了魂不守舍的她就跑了,结果就出现了她腹痛过后大出血流产一事。撞倒了王妃畏罪而逃,导致王妃流产,是刻意还是无心?这事,很严重,非查不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