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包子也宫斗(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穆峻是趁着昭帝中午歇晌的机会偷偷溜出去玩的,只带了真儿一人,这事真儿不嚷嚷,昭帝一时半会也未察觉。因水灾之故,昭帝多日寝不安枕,难得今儿歇个晌。彩禽园发生的事,有惊无险,小皇孙安然无恙,没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特意跑去惊扰圣上午眠。谁曾想,就这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出了天大的意外。穆毓中毒,章奉仪流产。事情的起因,仍是那只长耳朵猫头鹰。穆毓前阵子感染风寒,一直关在房里养病,他身体底子差,一场风寒下来,硬是拖了一个多月才慢慢好转。

生病加上久雨如晦的天气,这娃脾气渐涨,饮食愈减,本就瘦弱的小身板更是薄如纸片人,肤色苍白,见不到一点红润。章次妃急得没法,恰巧章奉仪这几天趁着天气好,往御花园跑了几趟,自觉神清气爽——她怀孕五个多月,前三月坐胎未稳,不敢出门,等满三个月,又赶上雨天,整个人都要闷得发霉了。好容易老天放晴,于她就像劳改犯获准放风一样,自然感觉好了,些许小小的不如意完全可以忽略过去。章奉仪是章次妃的族妹,娘家早已式微,依附嫡系生存。

因有几分姿色,被选中做了章氏嫡女的媵妾,一同嫁给了当时还是郡王的穆睿。穆睿一心扑在争储上,对他而言,女人的权势背景远比姿色来得重要。何况皇子后院,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章奉仪几乎从一入府就淹没在众多莺燕中,难得沾一次雨露,还被章次妃事后赐“补汤”。直到太子妃抱养了第二个儿子,章次妃的肚子却一如既往地没消息,才开恩让族妹替她侍了几回寝。太子的正妃和次妃打擂台,他巴不得维持平衡。因此顺水推舟,努力播了几天种,如愿让章奉仪怀上。

这里要说明一下,太子妃养在名下的第二个儿子。就是早先赐给穆远做庶妃的那个曾芩生的。曾芩是地道的炮灰,论出身,比章奉仪之流好得多,要不然也不会册为皇子庶妃。可这倒霉孩子,先被太子妃表姐算计,接着莫戟莫真师兄弟推波助澜,闹了个先奸后娶。灰溜溜一乘小轿抬进太子府做侍妾,即使怀孕也未如章奉仪一般捞到名号。临生产之际,又被太子妃阴了一把,去母留子,她的存在,似乎只为了给太子妃做生育机器留个双保险的男孩。曾芩的死让雍王府的赵筠打了几个寒颤,她原是羡慕曾芩的,不得宠又如何?起码她有孩子。

都说母凭子贵,只要这个孩子有出息,太子便不宠爱她。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抬举她几份。羡慕未熄,曾芩的死讯就传来了。原来,幸运未必是真幸运,孩子有时就是催命符,曾芩若没这个孩子,兴许还能在太子府里安安逸逸地活着呢,就如她现在这样,锦衣玉食,悠闲无事。只要不心心念念夺宠,日子其实挺好过的。她现在享受的一切,比在娘家做闺女时上升了几个档次,房里随便一个摆件都是珍品,家中亲眷姐妹偶尔过府做客,那羡妒的目光掩不掩不住。曾芩的死,很是让赵筠安分了一段日子。

她脑子灵活。立刻举一反三,假如自己现在怀上身孕,以王爷对世子的看重,和他本身性格的强狠,未必会容下一个年龄跟世子如此靠近的嫡子(侧妃之子,按律亦有继承权,勉强可称嫡子,非侍妾所生庶子可比)。这么说来,倒是无宠无子安全些,反正来日方长,她就不信,凭她的美貌和智慧,会争不赢容悦!且让他们厮混几年,等王爷对容悦兴趣淡了,就是她赵筠崛起的时候,她争的,从不是一时之宠。曾芩的死同时让几个人得益,太子妃得了个现成的儿子,章奉仪得孕,赵筠得到警示,并因此而沉潜。

可惜章奉仪只兴头了五个月,就被打入地狱。之前说,她因游览御花园感觉神清气爽,向章次妃推荐,章次妃还没开口,穆毓已拉着她的衣袖求上了。章次妃打量儿子苍白的面色,心想出去逛逛园子,晒晒太阳也好,便答应了。章奉仪自然随行,宫中医婆早就告诫她,孕妇要适当走动,生孩子才不会太受罪。轿子在御花园门口停下,赏花的时候,一个内侍不经意地提起了“长耳朵”,说那是雍王府的小世子最喜欢的鸟,天天都要逗的,等小世子回府,皇上多半会让他带走。

这话纯属臆测,但冲着昭帝宠爱穆峻的程度,赏他一只爱鸟实在是小菜一碟,穆毓立刻就信了,且暗恨不已。他虽是次子,却比大哥更得太子宠爱,故养成了皇祖父第一,太子爹第二,他穆毓第三的自大个性。认为不管什么爱物,都该由他挑剩了,才轮得到其他堂兄堂弟,他是隐形皇太孙,未来储君,小小的亲王世子怎能抢在他前头。———小孩子哪里懂,这不过是太子的制衡之术,太子妃娘家是文人一系,章次妃娘家是武人一系,如今因陈相爷位居首辅,太子妃娘家在朝中的影响力远超章氏娘家。

但随着陈相爷致仕,沧溟大陆战事纷起,双方势力此消彼长,章氏也许会反超陈氏。他既不打算现在就册立少主,二子就得不偏不倚,长子占着名位,次子就多些宠爱,这样才平衡。于是一行人转去彩禽园,路上穆毓缠着章次妃,要把“长耳朵”提回太子府,章次妃能混到如今的地位,怎会是不靠谱之人,宠儿子归宠儿子,却不会因此失去判断。彩禽园是皇上的,她若不告而取,让别有用心的人上纲上线,甚至可以扯到太子家眷视皇宫之物为太子私产,那帽子可就大了。

她只能一面劝一面哄,答应陪穆毓常来,他若喜欢那只猫头鹰,等会让他逗个够。穆毓鼓着嘴问:“要是皇祖父真把长耳朵赏给穆峻呢?”章次妃道:“他父王下去赈灾,要很久才会回来。”“多久?”穆毓不依不饶:“再久也会回来不是?”章次妃心道:那可不见得!太子一心想除掉这个眼中钉,等穆远深入重灾区,上得堤坝巡视,碰上染病灾民,喝上不洁井水,多的是机会不露痕迹地下手。这话她不能明说,只能含糊敷衍:“很久,久到你不记得这只猫头鹰了。

”“怎么会不记得!”穆毓提高声音表示不满。“那母妃派人给你再捉只来,保证比这只还漂亮。”章次妃许诺。“不嘛,我就要这只!”只有这只才是穆峻那小鬼喜欢的,也才是穆毓真正想要的。吵吵闹闹地走到笼子前,长耳朵连睡觉的姿势都没变,还是穆峻看到的样子。穆毓想去摸,章次妃不允,章奉仪在旁边说“没关系”,因为她亲眼看穆峻摸过,穆毓再无顾及,伸手抚了几下。结果杯具了,穆毓噗通倒地。章次妃抖着嗓子传唤太医,章奉仪上前劝慰,被急怒攻心的章次妃推了一把,当场见红。

章奉仪半夜流下一成型女胎,穆毓继续昏迷不醒。如果章奉仪掉的是男胎,太子或许会心痛一下,章次妃也会有点小遗憾,既是女胎,就没人当回事了。不仅失去了孩子,还担上谋害皇嗣嫌疑的章奉仪几日后默默咽下最后一口气,临死前身边连个太医都没有,太医全被招到穆毓那边去了。明玉轩的一间静室里,莫真听到内侍回报,嘴边泛起一丝冷笑:想用毒害我家世子,小爷就叫你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长耳朵身上的毒小爷又加了几味,几天都没解了吧,哼!天极炼药师也不过如此。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