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古镇街上,古朴的街道仿佛让人觉得在另一个时空。路边一间卖古董的商店吸引了我,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内走去。“小姐想要什么?”一位老者笑眯眯的站起来,向我打着招呼。我环顾了四周,干净透明的架子上琳琅满目摆着各种物件。小巧而精致。“我随便看看”老者楞了一下,呵呵一笑,坐回原出。我自顾自的欣赏,突然被一个玉质盒子吸引。“小姐喜欢?”老人站在我身后笑眯眯的问,原本浑浊的双眼此刻却闪着一抹亮光。我吓了一跳,他是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呃?有一点”老人越过我,从架子上托着那盒子,昏暗的灯光下,玉盒子四周泛着层层银光。“小姐”老者回过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这个盒子是不卖的”不卖?开什么玩笑,不卖还放上面,我在心里冷笑一声,这种妄想抬价的伎俩未免也太过时了吧!我抬头却发现老人怔怔的看着我,看的我全身发凉。“不~~~卖∼∼∼∼卖就算了”我连忙打着哈哈。“它在等它的主人”在我准备抬腿走人时,老人缓缓的开口,这句话成功的让我回过身真佩服他了,这么烂的理由亏他能想出来,我想他后面又该说,我看你和它有缘,不如打个八折给你。

“说吧!多少钱?”我懒懒的开口“太贵的话我可不要”“这个盒子是用寒玉所制,里面存放的东西几千年也不会腐烂变质。”老人仿佛没听见我的话,径自说着“它等了几千年,终于让它等到了”“喂,那个师傅,你…没事吧”它等了几千年?那我得花多少钱啊?“小姐,若是你喜欢,就赠与你吧!”老人小心的将盒子塞进我手里。随后缓缓回到那张老藤椅上坐下,仿佛刚才他从未移动过。倒是把我弄得一愣一愣的。回到家,我仔细的打量着这只盒子,银白色,寒气逼人。

盖子上刻着细腻的花纹,却不知道是什么。好奇心不断催促我打开。我来回抚摸着,阵阵寒气从指尖传来,霍的,不知什么将我指尖划伤,鲜红的血珠滴落在盒子上,一阵荧光闪过“啪”盒子自动弹开。我顾不上受伤的手指,将盒子拿近,里面躺着一卷画般的卷轴。“难道是藏宝图?”我自言自语,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我下辈子就不愁了哦。缓缓打开,我看见一位婷婷少女静静端坐在纸上,其身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荷花池。那么栩栩如生,仿佛就坐在我眼前,笑靥如斯。

好一幅美丽佳人啊!我不由的感叹,不得不佩服画这幅画的人,在那么落后的年代,竟然也可以把一个人画的那么真实。我听人说,画的像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要能把握好神韵。放下画卷,我见盒底还有东西,一只紫色的镯子、一个泥人,还有一封信。随手将信封打开,里面是一张泛黄的纸,但字迹依稀可见,短短一行字“天下予我及不上你半分”我的心突然被扯紧,疼痛下子从心口蔓延到全身渐渐我失去意识穿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我怔怔的坐在荷花池边,月华如水倾泄在我身旁。

还记得三个月前,我晕倒,再次醒来我就成为轩辕国皇帝的妃子。到这三个月,还未见过皇帝长什么样子,看来,这身体的主人是相当不受宠哦!我无奈的轻笑一声,湖水倒映着我清丽的容颜,这让我想起,原来,那幅画上的女人就是我,不,应该是这身体的主人——卫子言。仰头看看夜空,不早了,该回去了。回过身,突然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我慌忙推开,后退两步,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好帅~~~只有这两个字可以形容。浓而粗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尽管眼睛眯着,但我还是能感觉道那眼睛里射出的阴冷与敏锐的目光,像似一双箭将人射穿。

这男人个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那种霸道与高贵,俯视天下看穿一切的气质与生俱来。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赶快走吧,这个人不是什么好鸟。“借过,谢谢”我侧着身子与他拉开一定距离想从他身边过去。轩辕修冷睨着眼前的女人,娇小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精致的五官,算不上美丽,却是那样的秀气。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好像~~~不认识自己。有趣~~~~邪气的扬起唇角,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她的去路。我一惊,赶忙后退。

“喂,你~!”看着他靠近,我的心就狂跳。但那决不是心动。轩辕修停住脚步,银色月光从树夜缝隙中温柔的落在他肩上,让本已俊美不已的他显得更加邪魅,仿佛地狱里来的修罗。眼神更加深邃,“你叫什么名字?”低醇的嗓音极富磁性,带着一点点的诱惑。“琪安”我脱口而出,把自己二十一世纪的名字说了出来。我暗暗后悔自己没大脑,尽竟然忘记自己现在已经穿越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告诉他又怎么样,估计在这偌大的皇宫没有人知道这名字的主人,嘿嘿。

看着眼前小女人丰富的面部表情,轩辕修不的勾起完美的唇角,“你是哪个宫里的?”我暗自握紧拳头,嘿,你还来劲了是不是?刚告诉你名字,现在又问我住哪里。我干脆不说话,看你能拿我怎么样。见我不说话,他又问“你主子是谁?”我猛然抬头,心中暗喜:感情它吧我当成宫女了。不过也难怪,为了方便出行,我把我宫里丫头的宫女服套上了。此时我真的要感谢自己的智商。“我是皇后宫里的”我胡乱说了一个最大的,那个人在听完我的话后呆愣了三秒,趁着这个空隙,我成功的从他旁边掠过,一阵风似的跑了,我一边跑一边庆幸,庆幸上学时,老师上课前让我们围着操场狂奔5圈,我每次都认真完成。

轩辕修回过身,凝视着她渐渐远离的背影唇角的弧度更大了。“皇后宫里的,呵∼∼有意思。”目光驻足在那一片荷花塘边,微风拂过,衣袂轻扬,脚尖轻点,闪身从夜色中消失。再遇轩辕修我斜靠在秋千上,安静的听着我家小宫女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没理由啊!真的没理由这样的,玉妃她们都请了,凭什么就是不请我们未央宫的?肯定是玉妃她们搞的鬼,她们不想让咱们见皇上,她们定是嫉妒您,要不然,她们怎么…“行了,雪碧,你不累么?“我笑着打断她。

雪碧,嗯,叫着真亲切。想我刚穿来时,对所有东西都是那么的陌生,唯有她自称雪碧,让我一下子记住了,索性将她留在身边。“主子,您入宫都快一年了,皇上还未宠幸过您,您不急?小丫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真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我悠闲的晃着秋千,笑的很是惬意。“你就这么想把我送到皇上的床上么?”小丫头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她的主子什么时候变的那么那么~~~~说不上来啊这感觉。我知道雪碧现在想要说什么,这古代女子都以能当上皇帝的女人为荣,做了皇帝的女人,不仅身份高贵了,就连家族也能沾到光,对于地位低下的女子来说这是最好的归宿。

但这些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在这金色的牢笼里,纵使你再高贵,也避免不了时间的摧残。卫子言呀卫子言,你十五岁入宫,一年多来,你似水的年华就在这牢笼中度过的么?是否因为你知道希望渺茫所以才上吊自尽的?你在这世上还有亲人吗?呵~~~~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入宫一年多还得不到圣上的恩宠,那对家族还什么用?也难怪,卫子言上吊,从没有人来看过她。卫子言,既然老天让我来代替你,那我就绝不会重复你的一切,所以,请你保佑我,能逃出这吃人的牢笼吧!“主子”雪碧非常不满的看着我,自从上次意外,主子性情大变,对于皇上的行踪不感兴趣了,现在改画图了,那些奇怪的图形看也看不懂。

“雪碧”我一幅楚楚可怜的看着她“我们的皇帝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他很累的,我们就不要再去麻烦他了好不好呢?”雪碧一脸痛苦“主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小丫头又开始她的长篇大论,就她这样,说上个三天三夜都可以,而且还不带重复的。“真受不了你了”我索性起身,准备回屋换身衣服,去荷塘看看,上次遇见那个男人,害我好几晚都不敢去。“主子你去哪儿啊?”身后雪碧大声喊道。真搞不懂她哦,没事就爱往外跑,一点也不介意有可能被打入冷宫。

“荷塘边”我关上门,对着窗外的她回答。真的快受不了她了,如果有一天雪碧能安静一会,我绝对会向天狂叩三响头。我一路小跑,到达地点后,插着腰气喘吁吁,哎,估计这身体的主人从未运动过,想来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等男人了。喘够了,我慢慢沿着荷塘向前走。根据我这三个月的考察,这荷花塘是一池活水,也就是说,有水源从外面进来。只要我找到源头,我就能沿着源头游出去。可是~~~我望着这满池的荷花,不禁犯愁,这源头在哪呢?一道玄色身影从我身后闪过,我慌忙回头,望见那双深邃的眸子里。

“怎么又是你?”我不悦的回过头继续向前走,出门忘记看黄历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轩辕修微微一怔,她不喜欢看见自己吗?如果没看错,她脸上的表情告诉他,自己现在很不受欢迎。抬起眼,佳人已经走远,加快脚步追上她,“你在找什么?”我突然停住脚步,不耐烦的回过头“你跟着我干什么呀?”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此路又不是你所有,怎么说我跟着你呢?”啪,树枝断了,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们一个个下巴都掉下来了。不敢相信,刚才是他们尊敬的皇帝陛下说话么?“你”我气结。

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琪安,告诉我,你在找什么?”轩辕修缓缓的开口问。琪安?谁在叫我?我回望着他,这个名字已经有三个月没人叫过了,此时听到,却感到分外亲切,鼻子不受控制的一酸。“没什么。”我敷衍着他,低下头努力把刚刚的酸意咽了回去。“你不好奇我是谁么?”轩辕修睨视着这个小女人,为什么总觉的她那么的特别?在她面前,自己仿佛是个没有身份的男人,只是一个男人,在她眼里,自己看不到献媚,看不到仰慕,更看不到贪婪。我侧耳听完他说的话,不禁笑出声“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呢?”我连我自己是谁都还没搞清楚,哪有闲心管别人。

抬头看了看夜空,恩,云把月亮遮住了,看来明天要下雨了,回去要叫雪碧收衣服。轩辕修笑意更深了“我们不能成为朋友么?”朋友?我又一次侧过头打量他,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我一个小宫女怎么高攀的起啊!”我一无权,二无势,在宫里也算不的美艳无双,他要和我交朋友?动机肯定不纯。“呵~~~~你不问过我,怎么就知道你高攀了呢?”漆黑狭长的眸子闪着敏锐的光芒,借着深沉的夜色掩饰住了。“嗯,我也只是宫中一个小小侍卫,奉命看守这荷花塘。

”轩辕修低着头,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朦胧的夜色,隐去了他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啊?看守莲花池?“我惊叫起来,这些日子我怎么就没发现呢?这里有人看守,那我的计划~~~~~不是他也许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愣的看着我“有什么不对么?”我颓废的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皇帝真有钱,莲花都要有人看守。”完了这次。轩辕修不语,静静的坐在我身侧,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微微侧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他,此时看起来他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也难怪,每次都能碰见他,原来人家是这里的片儿警。

“我前几天以为你是哪个王公贵族,闲的吃饱撑的没事干调戏我。”我此时态度良好一脸真诚的向他道歉。“多有得罪”。树夜下的暗卫松了一口气,抹了把汗,心中暗暗自语,皇上不愧是皇上,几下就让这小妮子束手就擒了。轩辕修颔首微微一笑,“哪里哪里不知者不罪嘛”啪,树上仿佛有很多重物掉下来我一惊,慌忙站起来提起裙角便跑,突然想起身后的他,我一边跑一边朝他喊“下次再和你聊,皇后娘娘见不着我该着急了。”惨了,要是被发现我就死定了。

“属下该死”暗卫一个个跪在地上,低着头暗想,刚才那一幕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目光从别处收回,轩辕修原本清亮的眸子一下子变的狠厉起来。“主子,已经跟上去了,待会就会知道了”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说。对于主子这种眼神,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下去领罚吧”轩辕修优雅的抬了抬手,示意他们下去。十八暗卫恭敬的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