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风乍起,池水初皱,缤纷零落,风中散发着淡淡清香。远望花丛,一抹浅紫羞涩俏立,一株粉白含笑倚几,仙音悠扬,俪影飘渺,一切美丽宁静若一幅淡墨的山水画,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我看着属于自己的一切,爱人在怀,河山入手,却为何仍然有一丝牵挂与落寞在心头。沉思中,腰间被一双玉掌扶上,“想谁呢?”没有回头,只是放松身体,轻轻倒进他的怀抱,“你又看出来了什么?”无奈轻笑,一言一行,总不能隐瞒过他。“你说呢?”不答反问,御雪的声音中,只有平静的了然,似乎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调侃,空出一只抚着我垂下的一缕长发。

在他的肩窝中蹭了蹭螓首,我的手盖上腰侧他的大掌,喜欢两人间的温情脉脉,出口的话却没有丝毫一国之君的体统。“御雪啊,你确认你真的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这要放在现代,任何一个男人摊上这么个精明却不外露的老婆,什么私房钱,小金库,只怕要被看个通通透透,更别提玩什么劈腿之类的游戏,这眼神,一扫而过,跟照了次X光一样。“想他了?去吧,不是有个一年之约吗?”温柔的七弦琴总是那么容易让我迷醉,沉浸在他的馨香中,“一年的时间快到了,你不是说要亲自去接的吗?”是呵,一年之约,我最忠心的护卫,我在这个国度至今为止唯一的遗憾和飞扬的牵挂,“可是,半年前,我才偷偷去见过他,又去的话。

。。”放不下那心头一直萦绕着的约定,却也同样放不下这繁忙的国事,同样放不下御雪的身子替我承受繁重的国事。“他,应该不会怪我吧?”低诉的声音,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在安慰自己。说起责怪,我自然笃定影不会怪我任何事,他只会沉默,尊从,死守着他的教条,叫他上梁绝不爬墙,叫他打狗绝不骂鸡,恨他的忠,也心疼他的忠。“他自是不会怪你,只是,你似乎已经在内疚了哦?”刮着我的小鼻子,无奈的一声轻叹,“国事我来,去吧,要不了些许日子,就当放松出去走走,你吖,当娘的人了,却还如此不安分。

”知他早看出了我内心的骚动,也没有任何刻意的隐瞒,他是我的夫,我的后,一个将自己全部的一身,乃至于万里江山都拱手相赠,生死相随的丈夫,对他,我只需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彻底袒呈在他面前,就是对他最大的信任。扬起无赖的脸,毛手毛脚的小爪子已经轻轻探进他的前襟,当指尖触及到他温热的细腻,我舒服的眯起了眼,却被他捏住了小狼爪,绯红的脸上是不赞同的眼。“御雪,回寝宫吧。”我注定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帝王,而他也注定一辈子沉溺在我的情网中,没有任何形象的扯过他的青葱玉指,一溜小跑的冲进寝宫,途留一干伺人在猜测着两位王又要商议什么紧急军情。

紧急,确实紧急,夫妻恩爱如何不紧急?我早已迫不及待的拉扯着他的腰带,皇家就是麻烦,一件衣服非要好好的穿出各种花样,一个绳结,也非要打的花式烦琐。“以后在床头放把剪子。”咕哝中迎上他不解的眼,那衣袍,扯得我咬牙切齿,“这么解下去,人都会憋死,以后直接绞了,反正皇宫中的龙袍够穿到下辈子。”暖暖的唇覆上我的,轻啮着我的下唇,情不自禁的为他张开,迎接他的吮吸,勾划着他的舌,汲取着他口中甜蜜的汁液,御雪的吻,一如他的人,温柔,优雅,却能最简单的勾起我的侵占欲望,双手早不知何时放弃了和他的衣袍纠缠,勾上他的颈项,脑海中闪过一个词——相濡以沫。

御雪有一双巧手,这是意乱情迷中的我唯一思考能力下能想到的,因为没有看见他任何动作,金色的长袍翩然落地,两衣交迭,早分不清彼此,就如同我和他放在对方身上的情丝,看不见,却早已经千丝万缕,紧紧缠绕。舔吸着他细腻的颈项,最爱他舒服的闭上双眼的神情,柔顺的为我放低身体,将我拥进怀抱,永远那么细致轻柔,编起温柔的情网,将我牢牢困住。“御雪。。。”舌尖轻勾着他粉嫩的耳垂,含在口内细细的吮着,在他的耳畔喃喃的唤着他的名。“嗯?”蓝色的双瞳半眯,早以由浅转深,一声轻哼,却是风情万种,朝堂之上的威严端庄,此刻的婉转柔顺,这般风景,却只有我,独享。

“再为我生个孩子吧?”一直以来,没能真正陪伴在他身边,看着凌澜的孕育和成长,是我最大的遗憾。无声浅笑着,御雪的笑让我失神,仿佛还有一丝羞涩,他轻轻贴上我唇,双手在我身上熟悉的燃起一把把的火苗,随后升腾,将两人吞噬。夫君都用行动回答了我,若是不好好努力,岂不是对不起众人的期待了?红与蓝的发丝缠绕间,是恩爱缱绻的灵魂。柔顺的趴在他的胸前,手指调皮的绕着我和他的发,感受着他在背上游移的掌,我此刻的表情一定象极了吃饱的猫儿。

“御雪,我放不下你,跟我一起出去散散心吧?”明知道不太可能实现,却还是忍不住开口。“两国国事要处理呢,要不,等你回来,我们巡国?”总是能替我找到无数个消除我心头愧疚感的理由,也正是这样的他,让我的爱恋日益加深,不止是爱,还有敬重。“可是,我舍不得。”明知道不可能再象从前那样带他同行,心里却还是闷闷的。“那谁替你处理国事?”抚摩着我光滑的肌肤,“对了,碧影国的使者送来信件,说是想送位王子来与你联姻,而且说是你曾经答应的。

”“我哪有?”一个激灵,我吓的抬起自己的头,直觉的开口,“没这回事啊,你知道我的,多情,却绝不滥情,而且最讨厌的就是拿婚姻做利益交换条件。”“我知道。”伸手将我抱回怀中,扯扯被褥盖上我的身体,“只是人家言之凿凿,说是你与右相亲口定下的约定。”“有吗?”抽搐着唇角,我用力的搜刮着脑海中的记忆,似乎抓到了什么线索,“啊,我想起来了,几年前,她不是说要借粮吗?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联姻,被我以红羽无皇子,他们的皇子年纪又太小拒绝了啊。

”“那你当时是拒绝了还是答应了?”蓝色的眼中同样闪着不解,“还是你当时说话没说清楚让人误会了?”苦着一张对着他,我无奈的开口,“谁记得啊,那么久的事了,当时我满心记得就是怎么弄到他们的通商文书,对他们的皇子,实在没兴趣。”这碧影,还真执着。在他身上腻着,凑上甜甜的笑脸对着御雪,“雪,你帮我回了吧,我这后宫,已是委屈你们了,我不想再要他人了。”小身子蹭啊蹭啊,不依的扭动着。含笑望着我无声的点点头,终于让我放下了提着的心,我的心太小,有他们,我已经再没有任何奢求,若再随意招惹男子,又怎么对得起他们如许深情。

“去问问若水,灵萧,还有瑚月,在宫中憋闷了许久,他们也该出去散散心了。”永远都是那个为他人考虑的御雪,不论是曾经红羽后宫的竹伺君蓝御雪,还是如今这蓝翎一国之君的慕容御雪,我只知道,他的温柔包容了我所有的任性,给了我无限温情,还有一个完整的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