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邀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我……”我不下去了,他要出宫,我能说什么?说身为伺君不能随意乱走?我拿什么管他?跟吧。“你叫啥?”沉闷的跟在他身后,冷不丁的听到他一声疑问。“小的沈意欢!”“沈意欢?”他一沉吟,“寝宫殿卫?”“是!”天知道我内心有多么的想和他单独相处,天知道我有多么渴望见到他,可如今地位身份不同,我却连多说两个字的勇气都没有。今天看见的他,虽比从前那个张扬的狐狸清瘦,却多了份沉稳,似乎也收敛了狐媚之态,比之我离开时的孱弱,已经不知好了多少,能看见他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听说你是红藕的干女儿?”他突然的声音让我一怔。红藕不是张扬的人,多少年的历练早锻炼出了低调沉稳,断然不会泄露我和她之间的秘密,我更是没机会向别人说这些闲言废话,那这个消息,究竟是怎么走漏的?这个问题让我回答是也不对,回答不是也不对,人家问上门了,还这么肯定,我否认有用吗?不答反问,我哈着腰:“您这是从哪听来的传言啊?”“呵!”他唇边逸出一声轻笑,“这还要问?宫里出了这么个人,长的难看不说,身子骨这样还能当侍卫?少不了打听两句你从那个渠道进的宫,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停下脚步,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又一次打量着我,“我说,你和你手上的枪比起来,谁比较胖一些?”从来不知道,除了灵萧,他的嘴巴也如此尖酸刻薄,若是我这个身体的正主,被这么几句,还不气昏过去?虽然正主已经受不了这容貌上吊了。

不想接他的嘴,也没话可接,我瘪瘪嘴,老实的跟在他身后,听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乱扯。“你的名字不错啊,挺好听的。”他的声音在风中,清清扬扬,似雨落玉盘,珠圆玉润。“谢伺君夸奖。”我继续闷头跟着。“只是为什么侍卫登记薄那是沈意欢?我却找不到沈意欢的任何户籍证明?”还是那么随意,漫不经心,却早已为我挖好了陷阱。“我……”我是猪头,本以为换了名宇,一切从头开始,却根本没想过会有人调查我的户籍,只是,为什么是狐狸?他一个堂堂的伺君不在宫里呆着,查我干什么?“我从小无父无母,江湖流浪,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户籍,就是这个名宇,也是自己给自己取的。

”脑袋飞快的转着,想着以前就打好了草稿的故事。“哦!”也不知道他听信了没有,反正一声轻哦,他背着手在大街上慢悠悠的逛着。脱去寒冬的厚重,春天的气息引得街头游人无数,柳絮漫天桃花笑,榆钱枝头绕,一阵风袭来,带着暖暖的清香,忍不住的深吸一口气,让那幽然直达心头,偶尔吹来风中的蒲公英,抓上发梢,调皮的打着转,然后趁你不留神间笑着逃跑。孩子们在街头嬉戏玩闹,追逐奔跑,这一切本该轻松惬意,似乎只有我,垂着脑袋,亦步亦趋,心里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警觉,不知道他下一刻会说出什么样的试探话。

只是,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刚才和我的对话,不时的走走看看,偶尔抓起一个小玩偶,又笑着放下,或是对着不远处的杂耍驻足观望,又或是眼睛一亮,被吆喝声带跑了心神。趁着他偶尔的分神,我贪婪的汲取着他每一寸的气息,看那风姿在街头摇曳,引无数人回头,而他没有半分察觉,我就想冲上去拿一件衣服把他从头裹到脚,连眼睛都不让露出。可是我不能,我只能远远的望着他大咧咧的站在街边任人观赏,懊恼着为什么不提醒他带一个面纱斗篷出来?提醒了只怕也没用吧,这性子,又会听谁的话?正想的出神,冷不防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喂,你给我去买些蜜饯,我饿了!”“哈?”我抽着脸,瞪着他。

“给我去买些蜜饯,我饿了!”狐狸眼一眨,勾魂摄魄,让我无条件投降。肚子饿了吃蜜饯?也不怕越吃越饿,宫里什么样的高级点心没有,上大街上买蜜饯,你小子玩我吧?心里嘀咕着,脚下却没闲着,抬头望望两边,埋头冲进一边的果脯店。“掌柜,你这什么蜜饯酸些?”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罐子,我脑袋一晕,问掌柜估计来的比较快些。“姑娘,您看这个怎么样?正宗的酸枣,您尝尝,还有这个,酸杏,看看味道合适不?”掌柜的二话不说,打开几个罐子,特有的蜜饯酸香引得我两颊的口水不断的涌出。

伸手拈出一枚丢进口中,我顿时皱起了眼睛,缩起了脖子,口中的唾液分泌的更欢,包裹着酸甜的枣子,不断汲取着汁液。“唔,就这个,来一斤。”拈拈酸枣,我的手又探向了杏脯。另外一种香气弥漫口腔,却是同样的酸,让我又一次的皱起了脸,努力的咽着口水,“这个,这个也来半斤。”我不停的一样接一样的试着,掌柜的笑声也同时传来,“给家里的夫君买的吧,我这店的蜜钱是出了名的好,尤其那些怀了孩子的,少不了几时来我这买上几辆半斤对,够酸吧?可开胃呢。

”我的手指指点点,“这个半斤,那个,那个也半斤。”无法回答她的话,点头?摇头?我只能选择带过当听不到。“您肯定疼家里的夫君,还亲自试吃呢,嫁给您可算是有福啦。”一包包的蜜饯在她手里打着包,一句句的声音也不断的进入我耳朵里。“呵呵!”我无言干笑。有福?让他们一个个为了我衣带渐宽,人影憔悴,也叫有福吗?“吃了我家的蜜饯,保管您家夫君一年给您添上俩。”她笑的开心,我可是苦在心头。拎起手中的大包小包,我转头准备出店门,才一抬眼,正对上一双满含笑意的双瞳。

双手抱肩,他歪着脑袋,只是浅浅的笑着,一缕发丝挂在颊边,拍着红艳的双唇,粉颊若玉,肤如凝脂,型如玉树,潇洒如风,腰带间,丝绦双垂,环佩叮当,清脆的敲击声,一下下,似琵琶低喃,拂过心头,又似琴声幽咽,如泣如诉。我猛的怔住,心思一下冲回到了初见面时,紧回廊,人浅笑,无声又见玉人妆,再回首,情如旧,江山不见娇娆瘦,叹奈何,独惆怅,几分相思为君尝。绯夜啊绯夜,我的绯夜……“怎么?买个蜜饯也能傻了?”他眼角一挑.我似乎听到身后的掌柜站不稳摔倒的声音。

“哦!”我飞快的拽回自己飞出九天之外的魂魄,想起自已手中的各色蜜饯,一股脑的丢进他怀里,“你要的蜜饯。”他也不恼我的无礼,只是依旧挂着微笑,抱着一大堆的蜜饯果子,跟在我身后出了门。前脚才出店门,敏感的耳朵捕捉到一声叹息,“这,这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云徘夜:“哈哈……”我:“……”心头憋闷,倒让我忘记了谨言慎行,想起曾经的种种,两条腿更似灌了铅一样,也顾不得脏不脏,一屁股坐在河堤边,抓起石子丢进河水中,激起一阵阵涟漪,那圈圈点点,,正似我不断波澜的心,看似平静,只要他们一点点的动作,就再也不能安然。

感觉身边有人与我挨着坐下,我也懒得回头,耳边悉悉索索是油纸被拆开的声音,不自觉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唔,看不出,你挺会挑吃的,味道不错。”我听到某人咽进一大口口水的声音,嘴边,不自觉的微笑。狐狸爱酸,眯着眼,仰头的极度享受中,性感的喉咙滑动着,惹极了人扑过去轻啮一口,那神情,是每每看见时,心头的泛起甜蜜的纵容,爱极了他这样,便也宠极了他。身边又一次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忍不住的竖起耳朵。“你是不是很了解我啊?”笑声传来,荡进我内心深处,“只买酸的,还偏生我最喜欢的酸枣买的最多,若不是这脸丑的印象深刻,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和我相处过。

”我怎么回答?说是吗?我能回答吗?我只能选择当作没听见,埋头又砸进一粒石子。“你说你叫沈意欢?”绯夜含糊的声音依旧性感迷人。“嗯!”似乎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个问题上牵扯了,但是我就是想再听听他的声音,那动听的嗓音。“你说你没有户籍,那你哪来的路引?这京师重地,没有路引是不可能进来的。”悠悠渺渺,醉人的声音出口的却是犀利的词锋。“我……”又一次被他说的哑然。我的脑子里还在搜寻着各种可能的借口,他却已经接了嘴继续说着。

“你这么有特色的一张脸,若真要调查,不可能查不出来的。”我的脑门上神经开始突突一阵乱跳,心不断的下沉。他调查过我,在我还不知道的时候,若是能查出我是红藕的义女,就一定还能查出其他的,难道……我猛的转头,望着他,也许……红唇一掀,轻巧的吐出一个枣核,落进河水中,溅起几滴珠玉,巧巧的荡漾着。“你还挺好玩的,要不做我的侍卫吧,寝宫殿卫,别吓坏了我的皇上。”他什么意思?做他的侍卫?他究竟猜到了什么?还是只是好玩?以狐狸的聪明,若是和他相处,也许,也许我真的能得到那三个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却犹豫了?我爱狐狸,同样也知他深爱着身为司徒青颜的我,若他知道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就是司徒青颜身体里的灵魂,他还会不会爱?若是因为我的灵魂吸引了他,得到了那句话,那他算不算背叛了司徒青颜?若是我吸引不了他,是否代表他爱的,是那个身体的美貌?我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只知道,无论他说或者不说,对我来说,都会心生芥蒂,我不能赌,我宁愿选择用骗的方式得到那三个字,也不希望与孤狸合作。

站起身,我恭敬的一拱手,“谨伺君,时辰不早了,回宫吧。”他不置可否,抖抖绒毛,宛然一笑。我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心里在思量着寻找下一个目标,这一次,该是谁呢?论性格,月月与若水同样单纯好骗,也许,在他身上能挖出那三个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