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约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似乎忘记了从他的怀里站好,清新的男子气息冲进鼻子,却有了萧瑟的分别意味,即是那次在轮回公司的分别,我都没有这般不舍,是因为他终于点破了那成窗户纸吗?抬起手,想要抱抱他,却又没有任何立场这么做。探向他的胸口,想要推开他,却又分明的不舍,也许,这个胸膛,不会再有机会让我这么依偎了。手指僵在空中,指尖冰冷,轻微的颤抖着,久久……一双温暖包裹上我的手指,贴上他的胸口,当彼此偎贴,我听到了两人无奈的叹息。“如果当初第一次见你,我若不是这么轻易的放你走,那该多好?”他凝视着我的眼,我看见挣扎和后悔,还有心痛。

手指下,他的心有力的跳动着,只是,我不会再有机会听到了。凝望中,他的心有力的跳动着,只是,我以后都不可能再看见了。环绕着,他的气息明净清香,可惜,我再没有机会让他将我拥抱。用力的挤出微笑,“你我都不是冲动的人,不会有一见钟情的事情发生,而老天,那时候并没有给我们彼此了解的机会,时光不能倒回,一切不可能重新来过,我们,有缘无分。”他点点头,却只是用力的拥住我,“我知道,我如果有,也不过是在你心里占了一份位置,而他们,比我多的太多太多,纵然你对我有情,却也不能和他们比。

”几许失落寂寥,是在他意气风发的脸上从未见过的。以前的他,飞扬青春,再见的他,慵懒随意,随军出征的他,从容淡定,现在的他,轻重难舍,如此完美的男子,是我不配拥有的,他与我一样,自我到绝对不能允许自己成为别人的附属,现在的诉请,注定是错误,纵然情深,奈何缘浅。“你是唯一一个见过我三个面目的人,也是我真正能敞开心胸毫不隐瞒的人,明知道这个世界不可能留住你,我还是动心了,玄卿,你好大魅力。”虽是笑,却有说不出的苦涩。

“所以,我注定将会是你永远的遗憾,希望老天能应验那句话,‘得不到的是最好的’,让你一直忘不了我。”执起我的手,递给我一个完美的笑容,震撼心魄。风池柳,点烟秋,一盏愁绪一觞酒。思悠悠,醉幽幽,望尽天涯,何处执手,留,留,留?春如旧,影成空,碎梦浮生忆旧游。花随舟,苔满楼,妄断肝肠,阴阳别后,休,休,休!银白的发丝缠绕上我的手指,一圈圈,我抬起手腕,怕疼了他,小心的解着。“不用了!”他抓住我的手,轻轻一拽,我的手中,多了几缕银亮,顺着风,扑上我的脸,残留着他温暖的气息。

我突然在身上翻找着,急忙的出声,“给我一个荷包,我留下,永远带在身上。”他摇头,握上我的手,摊平,我望着银丝在风中打个转,脱离我的指尖,飘飘的随风远去,直至消失踪迹。“傻瓜,这个身体你也用不了多久,放在身上你以后也拿不到,难道你还想用个盒子装了,挖个坑埋了,以后再刨出来?”一个栗子敲上我的头,他假愠的脸挂着腻宠。讪讪的笑出声,我不想说,我只是想留下一些,关于他曾经在我身边存在过的记忆,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睹物思人。

我,不想忘记他。我,害怕忘记他。“记得便记得,不记得便不记得,若是我忘记你了,你还老是念着我,我会内疚的。”他扬声一笑,“陪我出宫走走?权当两个人的约会了?”“好!”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身侧的他,高大英俊,身姿若行云流水,行走间,我忍不住的偷看,在偷看。“如果不是这么丑的身体,我一定把你吃了。”内心恨恨的想着,不受控制的最却漏了风声。“好啊!”直到身边无所谓的声音传来,我才知道自己干了多么丢人的事,恨不能刨个坑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去。

“喂,快来啊~”远处的他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对我一招手。“哦!”几步赶上,将手臂□他的臂弯间,我们那个时代亲密的动作,只有我和他。与那日和绯夜之间的诚惶诚恐不同,这一次的我,压下心头的一点点伤感,依偎在他身侧,感受着点点甜蜜,只是,当太阳落山,我这灰姑娘,就必须离开自己的王子,回归各自的生活。“说实话,来这里这么久了,我没有好好的压过一次马路,看过一次风景。”他的笑,平静完美的不似真实。“是啊,你都睡掉了!”我挤挤眼,促狭的取消他。

“生命在于静止,没听说过吗?”他一脸我不懂得享受的表情。“那是王八!”我小声的嘟囔,脑袋顶上又挨了一记暴栗。“人家又没说错嘛,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揉揉脑袋,我龇着大龅牙,手却紧紧的抱着他的一条胳膊,也顾不上这人来人往的街头多么惊世骇俗,努力的寻找着我们共同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就你?什么香什么玉?”他低下头,凑在我的耳边,“你看看,多少人对我行注目礼,那眼中,可全是怜悯与同情,我的命好苦哇。”我一昂头,“我只知道看我的眼睛,全是羡慕和妒忌。

”得意的甩着头,象只骄傲的小母鸡。“你看那……”他手指一指街头,“我们在那扮过乞讨的夫妻,你个小气的家伙,讨了那么多个铜板也没分我一个。”“记得!”我笑着出声,“你还狠毒的掐我,身上掐紫了一片。”“是你先掐我的!”两个人互相翻着白眼,随后傻兮兮的对视大笑。“现在我这个样子,随时都能在地上坐着讨饭。”我贼贼的出声,眼睛一扫他,“可惜你这个样子,玉树临风的,讨饭是不行了,插个草标我把你卖了,说不定还有一大笔银子呢。

”“不干,你得了银子不分我!”两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相互调笑打闹。“哎呀!”我的身子被人一撞,歪进他的怀抱,顺便吃了把嫩豆腐,“啥热闹啊,这么急着看?”人群中,最古老的戏码在上演着,正是我和玄卿适才笑闹中的‘卖身’。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年纪不过十三四岁,头上插着草标赫然写着,‘卖身葬母’,小小的身子跪在青石路面上,单薄的衣衫在春寒中露出数个窟窿。“小春给各位大婶大娘磕头了,只求给几两银子葬了家母,小春一辈子为奴为仆,绝无半句怨言,大家行行好吧。

”伴随着少女的嗓音,咚咚的磕头声引来无数人的纷纷议论。“可惜是个女娃啊,若是个男娃娃,带回去做个童养夫倒是不错哦。”“是啊,这么瘦得身子,事也做不了什么,要是死了,不是白花银子了。”“就是就是,说不定养大了,跑了,可说不准呢。”………………一声声传进我的耳内,本来只是看热闹的我,突然心中一动,拽拽冷玄卿的衣服,我挤进人堆里。“小姑娘,我若是买了你,可愿意一辈子伺候着?”她抬起眼,茫然的看看我,猛的扑倒我脚边,用力的磕头:“只要您葬了家母,小春一辈子就是您家的人,您就是当条狗养着,小春也绝没一句怨言。

”许是跪的太久无人问津,我的出现似乎让她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只要五两,不,三两,三两银子就行。”“你都会什么?”我靠着玄卿,歪着脑袋打量她。尖尖的下巴,面色蜡黄,常年营养不良下的产物,虽然说不上漂亮,养大了比我这付尊容还是能见人的多,一双眼睛虽有惊慌,却是清澈,应该是个好人家的姑娘。“打柴,割草,养鸡,放牛,做饭,洗衣我都会。”她望着我,用力的数着自己的优点,却在我的脸上搜寻不到半分讯息,嘴里几番嗫嚅,“还,还识得几个字。

”“你还认识字?”我大感意外,就冲这街头敢插草标卖自己的勇气,我就想买下她,却没想到这样也能挖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宝。“是,母亲原先是乡里教习字的,小春从小跟着母亲念了些文章,后来母亲得了痨病,再也不能教书了,就在家里养病,后来,后来,家里没钱了,地和房子也卖了。”她看看我,急切才出声,“但是我没有痨病,您相信我,相信我。”她的声音顿时引来了一旁的轰然大笑,这黑瘦的身体,还真没几分说服力。“我若买了你,从此以后你便跟我姓了,你可愿意?”“您葬了我母亲,小春就视您为再造父母,定然生为您家的人,死为您家的鬼。

”我浅浅的笑了,丢下一锭银子,“去棺材铺买口上好的棺材葬了你母亲,然后跟我走。”“小春谢谢您的大恩大德,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您!”再用力的磕了三个头,她捡起银子,奔向街角的棺材铺。围观的人再没热闹可看,顿时一哄而散,只有我和玄卿两个人,含笑对望。“你真要带她走?你不像是这么没人权的人。”他望着我,露出深思的神色。“宫里伺候我的人多了去,哪会需要我上街头买人?”我淡然一笑,“只是,我怕哪天我挂了,红藕会伤心,老来好不容易得个义女,就这么没了,所以……”“所以你还她一个,也让她有所寄托!”他接过我的话题。

看着远远奔来的小女孩,我微笑颔首。把小春送到了红藕家,交待几声,我和玄卿一步一磨的蹭回了宫,还来不及说声珍重,就被红藕大呼小叫的声音打断。深深的对望一眼,彼此都没有出声,他优雅的转身,坚定的步伐也似他的心,永远不会再为我停留,永远不会再为我转身……“哎呀,女儿啊,你去哪了,我找你一天!”远远的肉球滚到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大声的吼着。“我,我出宫给您买了个女儿,以后伺候您老人家。”抓抓头,我小声的开口。“我有你这个活宝女儿就要死了,还认女儿。

”大呼小叫着,却是没有半分责怪的,以前的世界,有多久不曾体会到父母的疼爱了,骨子里的我,也是孺慕的,难得的三个月,竟然让我体会到了久违的母亲关爱,也算是不小的收获吧。“傻呆呆的,想什么呢。”插着腰,大吼着对我走神的不满。“没,没啥!”我憨憨的笑出声,“娘,您真好!”“你是不是傻了啊。”依旧是责怪,却是满面笑容,我知道,她是真的开心。“对了,凤后说,明天想要带太女放什么纸鸢,指名要你护卫,我就是来提醒你这个事的。

”她在我面前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什么?凤后找我?”我用力的消化着红藕的话,思索着这背后的种种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