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家之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一次被灵萧粗鲁的丢进床榻间,我慌忙的缩进帐角,抬起最无辜可怜的眼,惨兮兮的望着他喷火的脸。“你是不是对他动了心思?”两人默默无言了半晌,灵萧突兀的话让我深埋着的脑袋抬了起来,相对于他现在的平静,我更希望看见他的怒火冲天,至少安慰过后,就一切风平浪静了,怎么也好过现在的看不出心思。脑袋摇的象拨浪鼓,“你知道我的,纵然喜欢美色,也绝对不会因为看着漂亮就调戏,就想着带进宫,那冷玄卿,前后话我与他都没有搭上几句,我若动了心思,还会日日只围着你与影转悠?”“可你时刻在注意他,就连吃饭,都会不自然的走神望着他。

”有么?原来我的神情动作早就出卖了我的心思,难怪灵萧能一口咬定今日的事必定是我在背后主使,我在注意别人,却没有留意到,自己也早被人注意上了。“既然你留心我,也该知道,我的眼神里没有对他的欲望之念。”抛开假假的恐惧之色,我坦然的望着灵萧。“所以我才奇怪,我不是你的影卫,对你无条件的服从,更何况,你今日行事,竟然连他也瞒着,虽然我答应过你,不过问,只是,被人瞒着的感觉并不好。”带着苦笑的神情,灵萧在床沿浅浅的坐下。

乖巧的爬过去,抱上他的腰,脑袋贴上他的背,听着他轻轻的呼吸声,“灵萧,你还记得那个慕容莫离吗?”身体突然被转到前方,落进他的怀抱,紧张的捧起我的脸,碧色的眸子在我身上仔细的扫视着,“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提到她?”曾经的危险,我知道是他心中的痛,他害怕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即使一切已经远去,那个名字依然是禁忌。抬手拍拍他紧张的手,我嫣然一笑,“没什么,只是问你,你相信不相信,即使一个人不会武功,可能有其他方便的特殊能力,那个慕容莫离操纵的蛊毒就是一例,我只是老觉得这个冷玄卿怪怪的,也许是因为他是异乡客的原因吧,让我的戒心重了些,总觉得这人来的突兀,出现的奇怪,才老想着试探他,今日也不过是想看看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他会不会不经意的展示他的能力,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这样的解释也许怪了些,也许还是隐瞒了些,但是这样的说法似乎比说他象地狱总经理来的容易被灵萧消化和吸收。“那你为什么非要在这种情况下试探?”不满的瞪着我。“这个,这个。。”抓抓脑袋,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咧着嘴,“据说人在某中特定的情况下比较容易激发下意识的反应。”这点我倒是没骗人,光着的时候人比较没有安全感,反应自然比平时都激烈些,也更容易表现出一个人真正的潜能,只是我没想到,冷玄卿的反应。。。。“好看吗?”“什么?”没头没脑的话,让我抓不到他的思路。

“他的身材还好看吗?”飞快的摇着头,“不好看,没仔细看,反正没你有看头。”我点头才怪,你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我要点了头,只怕当场就被你掐死了。“没我有看头?”淡淡的疑惑听不出他在想什么,“那就是说你看过了?还和我比较了?”“没!”狗腿的蹭上他,小手在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谁能和你比啊,你那练武出来的身材,玉树临风,论身形,几人及你风度翩翩,论气质,谁能比你高贵典雅,论样貌,又有几人能比这武林第一美人?”早管不了恶心不恶心,先奉承了再说,小鼻子埋在他的颈间,嗅着他身上清冷的香气,含糊的嘴渐渐向下。

。。慰贴在他胸口,听着有力的心跳,我的脸上挂满了餍足的笑,小手无意识的游走在他光滑的肌肤上,鼻间,是那冰梅冷香,小手被突然按住,讶然抬头,收到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这激情后的媚态,只属于我一个人,我那冷傲的枝头寒梅,只有我能看见你那绽放时的娇媚。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我猛的从他胸口爬起,“完了,灵萧,神医说那冷玄卿中了毒,不知道有人给他去毒不?”迷离的凤眼一扫我空空的上身和滑落的软被,大掌一扯将我再度拉回胸口躺好,感受着他胸口沉闷的震动,“那蛇没毒,神医逗你的。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说呢,小丫头拍着胸脯保证没毒,怎么到了凌笑言口中就成了毒蛇,原来又是玩我啊。“怎么,你很想给他吸毒?”阴阳怪气的声音哼出鼻腔,抱在我腰间的手渐紧。“怎么可能?!”眼睛瞪得溜圆,极力表现出自己对冷玄卿没有丝毫非分之想,脑海中不由再一次浮现那壮观的一幕,那家伙,也太没用了吧,一条那么小的蛇,他也能昏过去。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那么细小的东西。”身体被整个翻落,覆上的,是灵萧温热的体温,“你说谁的东西细小?”话出口就知道要糟,我只能尽量放柔自己的身体,在他身下轻扭着,“我说那条蛇。

”努力的将眼眸眨成柔情万千。“那就是说,你很仔细的看了人家?那蛇挂的位置,可有点特别呢。”炙热的掌已经在我的身上开始游移,让我几乎不能思考。“没,没仔细的看。”轻喘出声,双手圈上他的颈项,他金色的发丝垂在我的脸侧,喷薄的热气让我浑身酥麻,“他根本不能和我的灵萧比嘛。”危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就是说,你还是比了?”我:“。。。。。”剩下的解释已经完全不需要了,因为灵萧正在用事实证明,我的比较是多余的。“灵萧,现在能答应为我生个孩子了吗?”“好!”“你以前一直不肯,是不是因为影不在,你要保护我?”“闭嘴,女人!”。

。。。。。。。。。。。。。。。。。。在嬉笑打骂中快乐的度过了一天时光,随后接踵而至的事情,却让我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和忙碌中,事件的起源,就在影平静的回报着御雪派人来时。踏进大厅的我,在见到来人时确实一楞,却也放下了为御雪,若水和月月牵挂的心,太久沉醉于温柔乡,似乎心中的天平早已倾斜。“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眼前恭敬的女子,让我油然而生亲切感,脸上自然挂上了亲和的笑。“在外面无须大礼,不知家主可好?”说起来,这女子倒不是外人,因为,我曾经借用过她的名字,深入当初的蓝翎之都,她,不正是紫家声名雀起,被寓言极有可能接替未来家主之位的紫夏情。

“家主身体硬朗,一直在京师坐镇,只是最近发生一些事情,家主已先行请示凤后,凤后本说飞鸽传书与皇上,恰巧夏情来此除理家族事宜,遂委任夏情亲向皇上说明。”在我面前,她并没有太多的不自在,眼中闪烁着睿智让我对她的传言中的能力又有了一个肯定。“家主遇上了什么难题需要请示朕?”以紫家的地位,只与商业打交道,而这些问题,都不足以让他们来找我这个背后的大树。“皇上您可还记得,当年您曾经与家主有约定,紫家全部商业中心由‘紫焰’迁徙至红羽?”微微的点了点头,我示意她继续,这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这是我光靠一张嘴,为红羽建立了庞大的经济体系,生平难得的得意之作。

“随着紫家银钱的逐渐撤出转投红羽,紫焰国国民拿到手中的钱越来越少,现在整个国家的交易购买日趋下降,家主要我请示您,是否能暂缓紫家全部从紫焰撤离,不然紫焰必乱。”虽是请求,她说的不卑不亢,几句话,让我清楚的意识到紫焰此刻所面临的境况。我顿时停下了手中品茗的动作,怔怔的望着杯中的碧绿银针,当初,我只想要一手建立起强大的经济帝国,却没想到这撑起紫焰半壁江山的紫家,在资金的逐渐撤离中,竟然让这样一个国家爆发了经济危机,现在紫焰的经济,完全处于停顿状态,身为他国之君,这不可谓不是个好消息,但是身为百姓之主,又不能不说,这真不是个好消息。

抬起脸,我看着紫夏情,“那你什么看法?”“夏情以为,若是皇上执意,那紫焰国库定然会因为紫家行为而空虚,粮饷不出,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重赋税,受苦的会是更多的百姓,再下去,必然是起义,反抗,国家动荡,这样下去,不但对紫焰不利,对红羽,蓝翎,碧影任何一国都没有好处,难民四散,也必然加重他国负担,商业瘫痪,紫家损失更剧,家主希望皇上您能三思。”一字一句的斟酌而出,却是字字珠玑,她说的,我都懂,但是,那是多少年经济学上学来的,是先人总结的经验,但是一个紫家,仅仅由一个苗头能想到这么深入,不得不让我佩服,对眼前的人,我更是欣赏有加。

“夏情不愧为紫家后起之秀,眼光之深远,若是从政,必是良相。”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谁说商家出不得相材,朕终于明白,紫家之所以屹立不倒,确有识人识势之明。”站起身,我含笑看着她,“和家主说,一切暂缓。”只是有一句话我没说出口,那就是,紫焰的皇家也太无能了吧,事到如今,竟然没有一点挽救行为。因为我的一句话,让她喜上眉梢,“夏情这就告退!”眉头一挑,“这么快就走?”她的行色匆匆让我有些意外。温文一笑,却盖不掉她额头间的忧虑,“这段时期不太平,许多商家大户都被盗匪洗劫,紫家别铺也未能幸免,夏情正为此事而来。

”杏眼圆睁,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煞气在慢慢勃发,“什么人,敢动御商?”她抿了抿唇,低头思量半晌,慢慢的分析道,“一切行径,看似为江湖中人所为,至于具体何人,还待仔细调查。”没有更多的挽留她,只是在无人时,我低身轻唤着,“影,着手影部,给我调查紫焰国国库财政,还有,就是这一次,究竟是什么人对紫家下手!”“是!”一字传来,声音已飘渺,只余我,心中的沉重竟无法散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