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见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没有生气,只是舍不得他们继续缠斗下去,灵萧和绯夜的心事我也明白,他们定然是舍不得我受苦的,这么做,不过是为自己三个月提心吊胆,还有偷看到我和玄卿的亲密找一个平衡,毕竟,爱人心中多了个人,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他们的反应比其他人来得激烈亦是正常。现在什么都说破了,我在宫里的溜达是人家早就放了话,那我不去看看我的宝宝干什么?天天藏着掖着,我想我若水的宝宝都想坏了,那群男人,不管了。碧蓝的天空如水洗过般高远,没事的我清闲的晃荡,最后一个避风港,玄卿那人也对我黑脸了,还有虎视眈眈的灵萧和绯夜,如果再去,定然火上烧油,晚上,先去安抚这两个人好了,绯夜心性狡猾,不小心就被捏着玩了,灵萧虽然火爆却是好哄,今天先从灵萧那哄出三个字好了。

“惊鸿哥哥,你放的好高啊……”小孩子的欢叫,顺着风飘进我的耳朵里。“殿下,小心!”少年的噪音,饱含着关怀爱护。站在树后,我偷偷的远望,小小的人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圆滚滚的身子扭扭颤颤,追逐着少年奔跑的身影,少年却是几步一回头,心里全落在这孩子身上,根本忘记了手中的纸鸢。侍人几步跟上,扶住凌澜的身体,却在扭动中挣扎中无奈放手,看着粉红的笑脸带着咯咯的欢笑,扑进少年的怀抱,“惊鸿哥哥抱!”抛下手中的线卷,叶惊鸿一把抱起凌澜,只是少年的瘦弱在对上凌澜圆滚滚的身体时颇有些吃力,一个不稳,两人一起倒进草地间,只是他在落地的瞬间,用力的将凌澜锁进怀抱,下场就是手肘狠狠的磕在草地上。

“哇!”我又一次见识到了凌澜的魔音传脑,刺耳的哭叫让叶惊鸿紧张的上下检查,也让所有的侍人全部围拢过来,将凌澜从他的怀里抱走。“啊∼∼∼”更大声的哭叫,她奋力的踢着腿,“痛痛,痛痛!”“哎啊,太女受伤了,快去通知凤后。”“快看看,哪伤了。”“这可怎么办?我们怕是全要没命!”一群侍人慌了手脚,不停的上下检查着凌澜的身体,小小的身躯叫的更响,扭的更激烈,根本无法检查。“放下太女,她没事!”我从树后走出,拨开围成一个圈的侍人,看看一旁被人冷落的叶惊鸿,坐在地上,紧张的望着人群中哭叫的凌澜,手肘处印出点点殷红。

“沈侍卫!”慌忙的侍人对我一点头,“太女一直哭,一定是伤了,快通知凤后。”“她没事!”一把从他们怀里抢过凌澜,才放下她,小小的身体冲进惊鸿的怀抱,小手点着他的手肘,“痛痛,痛痛,惊鸿哥哥痛痛!”叶惊鸿发白的脸终于有了丝血色,僵硬的脸挤出一丝笑容,手指轻轻擦过凌澜的脸,“哥哥不痛,凌澜乘,不哭!”有如变脸般的速度,雪停雨收,迅速的爬上两朵快乐的笑容,“惊鸿哥哥不痛。”眼睫毛上还嘀嗒着眼泪呢,我这女儿,长大了该是什么样的调皮蛋呢?这么多人制不住她一个,却是叶惊鸿一个笑容就给抚平了,哎你有你母亲的好传统,够色啊,现在就知道看美男脸给表情了。

“哥哥,痛痛,凌澜呼呼!”嘟起粉嫩嫩的小嘴,轻轻的呼着叶惊鸿的手肘,叶惊鸿低头含笑看着她的动作,另外一只手虚抱着,小心的护着怀抱里的瓷娃娃。“回去上药吧,凌澜也累了。”这么一闹腾,御雪一会该来了。哭闹过一场,凌澜开始不停的眯着大眼,看来是困了,我从叶惊鸿的手中抱起凌澜,感觉到他的抗拒,微微一笑,“你还抱?不怕又摔着她?”这才看见他依依不舍的缩回了手。“好了,走吧!”母性泛滥的想要抓住叶惊鸿,被他一闪身躲过,我一愣,这孩子,真不可爱。

刚起身,突然发现身边静的出奇,皱眉间,隐约一丝淡淡的血腥气在鼻间流转,心头猛的一跳,我看见对面叶惊鸿突然睁大的眼睛,那眼中,布满惊惧。还没有来得及转身,没来由的,我抱着凌澜就地一滚,贴上树干,一丝冰冷的寒意在耳边掠过,脖颈处一阵刺痛。“桀桀桀……”我还没来得及站起身,一阵怪笑传进耳内,“你手中抱着的,可是司徒青颜的女娃?”我适才的落脚处,正站着一个人,全身黑衣,披头散发,满脸的疙瘩疤痕,变形的面容上,狠历的目光杀气腾腾,左手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正滴嗒着鲜血,身后,几名侍人早已无声的倒地,颈项处的鲜红喷射状涌出,象是没有拧紧的水龙头。

一把掐住叶惊鸿的脖子,她眼中寒光一闪,唇边挂着嗜血的残酷。“别杀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喊出声,也没有想这个叫声有没有用,甚至我自己的性命都可能不保,又怎么救得了惊鸿?”“把你怀里的女娃娃给我,告诉我司徒青颜住在哪,我就不杀他!”她怪声一笑,晃了晃手,她手中的叶惊鸿,象是个玩偶,挣扎不了,随好摆布。即便不认识她,我也不能可相信她的话,随意出手杀掉侍人的手段,分明能看出她的残忍,我若说了,下场就是被灭口,更何况,面前这个比我还丑的女人,正是我的“老朋友”害了我家狐狸的性命,让我丢了孩子的林北玉。

就算曾经我们有说不完的恩怨,各为其主,绯夜让她的门派解散,毁了她的名声,让她落刺发配还变成人不人鬼不鬼,她也害我失去了孩子,没想到她居然还不死心,这次偷进宫,看架势分明就是要我的命,只可惜,当初我不认识她,她现在也同样不认识我。“皇上,皇上就在寝宫!”我战战兢兢的哆嗦,扑通一声跪倒:“英雄饶命啊,小的不过是个侍卫,您有问必答,只求你饶了小的一命,这孩子是我弟弟,您千万别伤他,小的求您啦!”眨眼间哭的风云变色,涕泪交流。

“寝宫怎么走?”她提了提手中的匕首,向我走来。我紧了紧抱在怀里的凌澜,这家伙看样子是准备在我一说出答案就直接灭口了。从地上小小的抬起眼,飞快地递给叶惊鸿一个眼神,我再次抖动如落叶,“饶,饶命啊,寝宫,寝宫就在。你从左边走下去,下了坡,往右走,百步多,有个回廊,您顺着回廊往中间走,左右两边是通往御书房和伺君住所的,您从中间穿过去,就能看见池子,顺着池子左边的小路,绕过假山,是御花园,你从御花园右边的小门出去,能看见用膳的殿,从殿西北角的回廊往东北方向走,大约五十步,是三重守卫院墙,过三重院,您看见东南方向有个亭子,亭子边有个院门,出门西走百步,就是二重院,再往西走百步,就是寝宫大殿了,皇上就在那里面。

”“怎么这么多弯,你骗我?”她一扬手中的匕首,却是没有落下,死死的盯着我,眼中挣扎着。“没有啊,哪敢骗您啊,这里皇宫内院啊,不是自家后院,光侍卫就有成百上千啊,刚才那些院落,每一道门都有侍卫,每一条回廊都有巡逻御林军,当进入第三重院落后,每层房檐屋顶上都有暗器,只要落下一点重量,便是天罗地网,万箭齐发,若要进寝宫,只能从正门。”我知道,我说的越是可怕,她只会更加相信,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想想我那个寝宫,有侍卫没错,哪来的什么天罗地网,贴身影卫已经超过所有的天罗地网了。

“那怎么样才能从正门进去?”她的匕首贴上我的脸,一阵刺痛,隐约有湿意爬上我的脸,没有时间去擦滑落的血,只是更加卑微,“待卫腰牌能进,只是单独的情况下,必须去侍卫总管处领取最高的令牌,若是陪同着伺君和皇女皇子,普通腰牌就能进。”凌澜是我的女儿,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也是打击我的最有利武器,她既然敢进皇宫,就一定报着不想活下去的想法,杀凌澜,杀司徒青颜,她会在一个个生命的逝去中得到报复的快感,我跑不了,凌澜就不能安全,现在只能指望着拿她当挡箭牌,林北玉在想要杀司徒青颜的想法下,暂会放过凌澜。

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示威性的一动,“带我去寝宫!”“我的娘啊,您老人家这么架着,不是告诉人家对您动手么,您把匕首收了,我抱着太女,根本不可能逃跑,我没武功,您能看出来的,是吧?”我谄媚的笑着,“我为了自己的小命,才不会逃跑的,您老人家放心,放心。”她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匕首,我不失时机的把凌澜往她面前一送,“您老人家,这个就是太女,只是,太女娇气,不非属下不抱,换别人就哭,容易引人来,你要不要点了她的穴道您抱着?只要别耽误了您施展伸手,不过进寝宫前,最后让太女醒着,我将太女放进去,我们作势追着保护,侍卫就没时间查看我们的腰牌了,加上我是太女的侍卫,一定没问题,您老人家意下如何?”撇了我一眼,“那你抱着,给我小心点,别耍什么心眼!”不断的点头哈腰,“不敢,不敢啊,只求您老人家放了我家弟弟,求您了。

”她冷酷的目光在我和叶惊鸿的脸上不停的来回扫视,我清晰的看见杀意几次闪过,几指点过,惊鸿软倒在地。“我点了他穴道,独门手法,若是你骗我,他永远都不可能醒来。”“小的命被您老人家捏在掌心里,哪敢啊。”该死的,我本来还希望惊鸿能去报信的,现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希望刚才去找御雪的侍人,能早点把他们带来。“走!”她一摧我的后背,我踉跄着举步,她则如影随形的贴着我,如果我有一点轻举忘动,小命就要葬送在她手中。我一咬牙,内心一凉,抱紧凌澜,带着林北玉向安放我身体的寝宫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