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还没有到?”在绕了无数个弯后,她充满怀疑的眼神望着我。“皇上的寝宫,肯定是在后宫最隐秘安全的地方,哪有这么容易就走到的,开始和您说的时候,您不是也听到了吗?”心里惴惴不安,口气越加的随意。“别给我玩花样,不然……”腰际一凉,冰凉的匕首刺破我的衣服,贴上我的后腰,“快点。”“小的可不敢,在您老面前玩花样,这不是提着灯笼进茅房——找死么。”腰际行走间传来阵阵隐隐的刺痛,这女人,下手太狠了吧。“您看,那就是寝宫的殿顶了,下面就是第三重院墙,第三第二好过,最后一重,可要看我们的太女殿下的本事了。

”看出她的不耐,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只能暗暗祈祷,御雪他们已经发现了,可是,皇宫没有长鸣警钟,有可能是御雪不想打草惊蛇,也有可能是压根没发现。我和她轻松的过了两重院门,向最后一重侍卫走去,林北玉拽了拽她从侍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低了头,而我的心也开始不断的忐忑。我该不该叫,如果平安过了这一关,那沉睡的身体,唯一的护卫就是我现在都不能确定还在不在的影卫七人,如果我现在叫嚷,司徒青颜的身体定然受到了保护,可是我怀里的凌澜又怎么办?林北玉对付几个侍卫简直是易如反掌,我能确保在她摆脱侍卫前让自己和凌澜安全吗?思量间,门前的侍卫已经对我抬起了笑脸。

“沈侍卫,您不是去凤后身边了吗,怎么又回寝宫来了?”门口的侍卫没有丝毫起疑,笑着我对点头。“我可不像你们啊,在凤后身边,随时得看着眼神行事,任何一个人我们都得罪不起,这不,太女嚷着要见皇上,咱拧不过,只能带来看看。”我堆起随意的笑容,耳边传来一阵蚊呐:“皇上,您想办法离开她五步以上,不然属下不能保证全力一击并让她不伤害您。”随青?心头一阵狂跳,我的呼吸突然加剧,想要抬头寻找他的身影,念头刚一冒泡,就被我迅速的压了回去。

不行,我要冷静,不能露出一点端倪,我这个身体死了没关系,凌澜,凌澜一定要保住,还有司徒青颜的身体,如果她的身体出现了任何问题,我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沈侍卫这是说什么话,谁不知道您受宠着呢,救了菊伺君和小皇子,单独护卫谨伺君出宫,还能随意见兰伺君和梅伺君,凤后玉口亲提的侍卫,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恩典,以后可要好生照顾照顾姐妹啊。”她热诺的拉着关系,身边的侍卫也是个个陪着笑脸,我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发凉,那林北玉一定是把她的话句句收入耳内,对我起了防范之心。

“我们都是好姐妹啊。若不是有干娘在宫里罩着,就我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论武功没有。论长相都不够格的,哪能和几位姐姐相比。”背上的压力一收,我猛地吐出一口气,这家伙,就冲这份疑心,也能明白为什么在四国通缉下还能逃亡这么久。“妹子,你我天天见,但是规矩,你应该知道的。”侍卫往我面前一摊手,刚刚松了口气的我,再次感觉到身后一阵冰寒。“腰牌!”我解着身上的腰牌,偏偏腰牌的绳子像是挂住了腰带,半响没解下。手掌借着身子的遮掩,我拍着怀抱里的凌澜,小丫头的身子一动,似有苏醒的痕迹,嘴巴里几声哼音,细细的。

“太女殿下,您不是说想皇上吗?现在就在寝宫外头了,您要见母皇么?”我低头对着凌澜笑眯眯的。看见孩子在我故意加重的两个字眼下清醒,挣扎着下地。“母皇……”蹒跚着脚步,小丫头挣脱我的怀抱,一溜小跑冲进了门。“太女!”我似要追去,却又缩了回来,拽下腰牌,往侍卫手中一抛,“腰牌帮我收着。”就在凌澜一路跑进大门时,林北玉与我一样,下意识的想要追去,被我脚下一顿,挡住了去路,看着我七手八脚解着腰牌,她鼻子里重重的一哼,而我对侍卫的话,却又是火急火燎,看不出半点破绽。

“太女!”我激动的冲进门,二十余步长的台阶上,早看不见凌澜的身影,以一个两岁女孩的腿脚来说,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冲进寝殿,那么只用一个解释,就是随青已经将凌澜带走。“我的天啊,太女,你人在哪?”我没有任何停留,飞快的往一旁的小廊跑去,只要五步,随青说我只要拉开五步的距离,就安全了。脚步刚刚冲出两步,头上一紧,我的身体猛地向后倒去,我的速度加上她发拉的力量,我只感觉头皮都象被撕了下来,还来不及流出眼泪,脖子上瞬间被她的手掌掐住。

“你玩花样?”拎着我的头发将我拖至角落,刀锋贴上我的颈,“那女娃娃呢?”“小的哪敢啊,小的一言一行您不都在身边嘛,我可说了一句不对的话?我若是要害您,刚才怎么不在门口嚷嚷?这孩子思母心切,跑快了没影您老人家怎么怪我头上?”我堆满卑微谄媚的笑,心里却是懊恼极了,这么好的机会,就被我浪费了,还引起她的怀疑。“那你跑什么?”她眯起眼睛,眼中冷酷寒光闪过。“我这不是急着找太女嘛,她要是有三长两短,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是么?”一拽我的头发,“我们一起找。”我被粗鲁的扯了起来,头发被她握在手中,我不得不昂起头,可怜的脖子就这么被刀紧贴,不能动弹,她的身体贴着我,警惕而小心的在我身后,如果我有半点不对,她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割断我的喉咙。“把那小丫头喊出来!”低低的声音在我耳朵边回荡,看来如果不是凌澜的失踪,我这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早被她一刀咔嚓了。“太女进了寝宫见皇上,小的也喊不出来了,不如,不如进去吧。”我艰难的出声,脖子上不知道又被划了几道口子,火辣辣的疼。

“司徒青颜在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充满怀疑的口吻,四下望着。“皇上,皇上出事了。”我心里一叹,秘密不得不说,只希望再她见到我的那具身体前,能寻找到机会脱身。“什么事?”“皇上前段时间落水,被救起后就不省人事,一直未醒,所以凤后才不让任何人探视,所以守卫只在三院之外,就是怕这个消息走漏,也一直不肯让太女来探视。”我小心翼翼地说着,耳边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不是紧张而是兴奋。“桀桀桀,果然是恶有恶报,害得我走投无路,无数人追杀,夫离女散,真是天开眼啊,哈哈哈哈……”杀鸡一样的笑声刺得我耳朵疼,咬着牙齿忍受着。

“带我进去,我要亲眼看看是不是真的。”我一步步挪着双腿,两只脚像是被灌了铅,不得不被她要挟,我还没有得到自己要的三个字,不能就这么死了,而随青他们肯定不知道我需要三个字的目的是再回到那个身体里,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死。我也没有办法开口现在去讨那三个字,而司徒青颜的身体,更不能死,她要是死了,我还怎么回去?一个没用的我,要保证两具完全没有反抗能力身体的安全,真的太难,太难了。慢慢的踏上台阶,大门在我的手中被打开,浅色的纱帐中,她的胸口均匀的起伏着,“皇上在那,你自己看吧。

”我和床的距离是十步,她松开我阴狠地笑着,一步步踏前,她的脚步沙沙,轻盈的动作在我看来,却是缓慢而小心,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计算着她的脚步,只要五步,只要她走出五步,现在她的注意力都在司徒青颜的身上,五步,随青他们一定有办法保住我和那具身体,只要她走出五步。“你也有今天,我堂堂一门之主,被你们囚禁天牢,禁制我的武功,解散我门派,脸上还有刺配之印,奇耻大辱怎么能忍?”她的声音开始激动,带着颤抖,还有些语无伦次,“上次没杀了你,这次总跑不掉吧,我一条贱命,换你的命,多好啊。

哈哈,哈哈,军队,军队也别想抓到我,三圣令,武林追杀,我一样能进你的皇宫,我们一起死,一起死!反正我已经活不长了,能拉你一起上路,也不枉我想尽办法偷进宫,哈哈哈哈。”她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火折子?我的心开始猛跳,她说一起死,难道?三年前御雪救我的一幕猛地撞进脑中,眼前的人还在狂笑着,“我什么都没有了,苟活着的目的就是找你报仇。你堂堂帝王,和我一起死,我赚到了。”她解开衣衫,身后的我,只能看见一圈圈的麻绳,看不见胸前到底绑了什么,但是不详的感觉让心里阵阵发寒。

如果是炸药,不过几步的距离,别说司徒青颜的身体,就是现在开始跑的我,是不是有计划逃离?为了救我,随青,灵萧,绯夜还有墨墨一定就在附近,如果林北玉发了疯,陪葬的绝对不止我和司徒青颜两个身体。不行,我不能让她伤害随青他们。他们已经为了做了太多,就算我完不成任务,也不能坑了他们。我怎么忍心看他们为我陪葬?脚下一移,我向门口方向刚刚退出一步,林北玉迅速的一回头,一双如恶狼般通红的眼望着我,眼中至少有疯狂的血淋淋,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的眼睛,配上那幅可怖的容貌,似收割灵魂的地域魔鬼。

我的猜测没有错,确实是火药,手中的火折子吞吐着火焰,舔柢着她胸前的引线。“林北玉,易容术你可知道?”我在她的眼神中慢慢后退,向着门的方向。“你想跑?”她不自觉的跟着我,也迈前一步,“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居然还带我来这里,现在想逞英雄似乎已经晚了,我站的地方,方圆十步,不可能有任何活口。”“我当然知道你是谁,‘碧落宫‘前,一蓬‘碧落黄泉’连一个人都没伤到,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葬送了你辛苦创建的门派,得罪恶狼武林人士,你以为江湖追杀令是三圣发的吗?那是大家对你的仇恨。

”脚步一再后退,她锁着我,脚下一移,再次回头一步。“随青,绯夜,灵萧,墨墨,不用管我,保护好她的身体我才有机会回去,知道吗?”我突然没头脑的话让林北玉再次上前一步,“守护好她,等着我,谁也不许莽撞,除非你们不想再见到我。”“嘶!”她胸前的zhayao终于点燃,小小的火苗迅速向上蔓延,还有两步,两步我就能出门,但是她会不会跟我走?“你是谁?居然能这么称呼他们?”她的眼中出现了怀疑。“何必管我是谁,你的目的是杀皇上,那就去吧,去吧,只要炸了,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一个小小的侍卫,何必那么放在心上,耽误了您复仇可就麻烦了。

”我突然挤出一丝强笑,让人不怀疑都不行。她迟疑的回头望望床上的人,就这迟疑的一瞬间,我突然高声喊道:“给我三个字,快点,三个字。”拔腿就往外冲,“林北玉,连易容术都不知道,真正的皇帝怎么可能躺着让你杀?我才是司徒青颜,不然怎么认识你,你一个人慢慢死吧。”一步,两步……“别跑!”眼前光明刚刚闪现,一缕阳光是我见到的最后一抹色彩,身体一紧,一双鬼手掐上我的脖子,呼吸顿时停止。挣扎出所有的力气,我探出手,用尽全身的力气。

该死的,你们快说啊,三个组织,就三个字……出不了声,内心再大声的呼喊都无济于事,我只知道,终于出了大殿的门,司棋青颜的身体,保住了!“轰!”一声炸雷响起,白光掩盖了所有的一切……依稀中,似乎有人说了,似乎又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