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团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卿的笑,玄卿的泪,最后他还是来了,只是一眼,我已满足。缓缓的张开眼,金色的纱帐,紫檀木的床榻,一切熟悉无比,我终于,回来了……动动手指头,僵硬的有些无法控制,这个身体睡的太久,怕是暂时没这么容易恢复正常吧。一阵阵酸麻在身体里流转,我用力的吐出浊气,窗外的阳光真明媚,鸟儿叫的真快乐,还有这宫里的空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清新了?我不是说了自己会回来吗?为什么御雪他们没有在身边等着?就算轮值,也该至少有一个人吧?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如此没心没肺了?望着空荡荡的寝宫大殿,我无限委屈。

“啊……”我张开嘴,听到一阵粗哑,用力的挤出两个字:“随青!”身边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人影出现,那随时在身边的黑色人影,他去哪了?“影!”终于找到了感觉,我大吼出声。“唰!”床边整齐的几条人影,仔细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就少了一个,我最熟悉的——随青。“皇上,您醒了?”一人惊喜的出声,“您终于醒了!”“随青呢?”我翻翻白眼,影卫全在我身边,亏我原来那么傻,随意的以为这具身体没人管,三峡虽有人下了命令,现在我回来了,当初受的罪,我要一个个的讨回来,尤其是御雪,灵萧和绯夜,哼!“队长在凤后那,凤后说是要出宫,队长就陪去了。

”直直的声音,不带任何抑扬顿挫,还真是和随青一个炉子里出来的。出宫?“他们出哪?”我还没醒呢,他们又玩什么?“据说是去红总管的家里,据说是沈侍卫护驾有功,凤后御笔追封,今天上那边探望红总管去了。”探望红藕?是去追忆我吧?想到这,心里舒坦了许多,手脚感觉也灵活了不少,我慢慢的坐起,“还有谁?全去了吗?”“属下不知!”低垂着头,似是听出了我的不满。“备车,我要去红总管家!”我随意的扒拉着头发,手脚还是有些酸麻,软软的,不太能使上力,只有心,是愉悦轻松的,恨不能赶紧飞到红萧家,飞到他们身边,我实在太想他们了,我要一个个拥抱,一个个亲吻,还要,一个个惩罚。

当我走出殿门,侍卫一个个的惊喜和诧异,忙不迭的跪倒,让我终于找回了当初高高在上的感觉,也突破发现,以前渴望的自由和随意,又没了。轻车小轿,简便的装扮,没有心动任何人,我偷偷摸摸的带着影卫赶往红藕家,我实在忍受不了在宫里等待的滋味,我要在第一时间见到他们,告诉他们,不要再为我伤怀,我回来了,永远的为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以往简陋的小院外,停满了各种豪华的马车,我哑然失笑,红藕死了个忠心为国的女儿,却多了无数巴结的官员,知道的是白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嫁儿子呢,这么热闹。

“劳烦通报下,说是老友请见红总管,特来吊唁。”我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好不容易揪住一个看来迎接的人。“您里面请,总管在接待贵客,暂时不方便见客,要不您留个名,厢房歇会,一会我和总管说。”对方为难的看着我,“和您说实话,总管一向节俭,家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在下也是临时被我家大人安排来帮忙的,总管的朋友都不认识,只能委屈您了。”“没事,不用招呼我,我上完香就自己溜达。”三两句话我打发了他,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乱走。

我低着走,生怕人认出来,顺着墙根蹭着,这里个个都是朝中官员,还真没两个我不认识的。“这个沈侍卫救了皇上,连凤后都来了,看来以后红总管更得宠了。”两个官员在我面前聊着,字字句句尽入我耳中。“你怎么知道凤后来了?”“我刚才没见着,一辆大马车直接进了后院,是凤后的御辇。”两个人悉悉索索低语,我眉头一皱,后院?趁人不注意,我飞快的奔进后院,房门紧闭,却偶有几句声音漏出。“红总管,还请节哀。”太熟悉的声音,听的我一阵激动,御雪果然在。

“凤后恩典,小女能为皇上牺牲,是我的荣幸。”强挤出的声音还有悲伤的戚戚。“据说红总管还有一义女,不如我给个封赏,让她顶了沈侍卫该得的荣耀,也算是为你长脸,可好?”“凤后,万万不可!”扑通一声,似是红藕跪倒在地,“为皇上效命是应该的,绝不能向您讨一点封赏,我女儿这么做,也是自愿的,只是一想到她死无全尸,我心里难过。”死无全尸?这么难看?我抽搐着脸,这生前难看,死后也这么悲惨,不知道被随青他们见到我那个样子,是什么感受。

“小的只希望,皇上能早日醒来,我女儿的牺牲也算是值得,吾皇啊……”“皇上会回来的,一定会,只是,会不会是她?”御雪的声音突然压低,喃喃中,也许别人不懂,我却是明白。“会的,一定会是她,她说过,就一定会回来!”是灵萧的声音,原来,他也知道我不是司徒青颜吗?“我也相信,她答应过我,还等着给孩子起名字呢,我只认她是我的妻。”若水接过的声音,让我无言,小心保守的秘密,却是人尽皆知。不过这样也好,总算去了我最大的一个心病,对他们,我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他们爱的只是我,沈意欢的灵魂。

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上门,想要听的更多。“什么人?”门从内猛的一拉,措不及防的我顿失依靠。“哎呀!”激起一片尘土,我大字形的瘫在地上,两只脚高高的挂在门槛上,胸前剧痛,感觉两个包子被活生生的压进了胸腔里面,不但平了,很有可能从背后突出来。非常感谢自己在摔倒的最后一刻依然高昂着头,不然身材扁平就算了,好不容易再回到这具身体的第一天,就要被我毁容了。“谁偷袭?”我龇牙咧嘴的挤出三个字,寻找着罪魁祸首,吃力的从门槛上挪下腿,一身尘土的站起来。

我的开心,我的喜悦,我的激动,全在这一摔当中飞到了九霄云外,我辛辛苦苦眼巴巴的赶来,就受到这个待遇?室内无言,所有人都瞪着怪异的眼神望着我,御雪,若水,灵萧,月月,随青,墨墨,绯夜,个个张大了眼,像是被点住了穴道,我身边的墨墨手指头还挂在门板上,下巴都来不及合上。“皇,皇上……”红藕居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颤抖着扑到我脚下,“皇上啊,我的皇上,您终于醒了,终于醒了,谢天谢地,谢列位先皇保佑……”“红藕!”御雪终于眨了眨蓝色的双瞳,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你先下去!”“是,是,是。

”迅速的爬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可以看出她内心无比的激动,竟然没忘记带上门。“你,你是谁?”御雪的声音带着轻颤,对着我,渐变的眼神是他激动的心。哼哼,本来开开心心的,被你们这一摔,还有我在宫中被你当儿子耍,我不耍回来,就不是你们的妻子。我拉下脸,面如寒冰,带着不可一世的骄纵,伸手一指御雪,“竹伺君,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规矩?皇上面前由你如此无理?”“啊!”一声轻呼,若水手中的杯子当啷落地,“砰!”的一声砸的粉碎。

我眼神一扫,“菊伺君,朕什么时候让你出了冷宫?还如此悠闲?”“你!”灵萧哗的一声站起,“你到底是谁,不说清楚老子劈了你!”“梅伺君!”我一声断喝,“一粒药还没禁住你的武功吗?如此放肆。”眼神一扫他的修长,在某个部位上一停,冷冷的吐出几个字:“银样蜡枪头!”“不!”若水一声惨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瞬间泪水涟涟。“你到底是谁?”绯夜脚步一移,怀疑的目光对上我的眼。“我是谁?”我与他目光对视,“红羽永徽帝司徒青颜,你又是谁?”“你不知道我是谁?”他一愣。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不耐的出声,唇边扯出一丝邪笑,半扬着脸,手指勾上他的下巴,“不过看你这么漂亮的份上,跟我进宫吧,我封你做贵君。”“皇上,你不认识我们了?”月月终于坐不住了,冲到我身边,抓上我的手。“好漂亮的人儿!你叫什么?”来者不拒,我眉头一挑,无赖的拧上月月的脸,一副痞子德行!“姐姐!”“皇上!”墨墨和随青忍不住的出声,只换来我淫邪的两眼,“长的不错,随我进宫吧,不过……”我一指御雪,“身为伺君,居然见皇上不跪,私自出宫,给我滚回去。

”一转身,故意小声嘟囔着,“还是一副这么讨厌的样了,看着都烦!”内心得意无比,现在这个样子,才是标准的司徒青颜的德行,我这个身体的前任,现在看你们怎么办,欺负人,玩我,让我摔跤,我也要玩回来。“凤后!”“御雪哥哥!”几个声音交叠着,询问着望向御雪,乍见我的喜悦被这打击冲的干干净净,只有我耐心的等着,不来几声道歉哀求,我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谁!“她不是我们的皇上!”御雪的声音突然没了初始的惊讶,平静的有些不正常,只是接下来的话,让我后悔自己开的玩笑,并且受到了无数次的惩罚。

“既然她不是我们的皇上,那么我们只能想办法把她送回去,等我们的皇上来,揍她!”最后两个字,暴力的简直不像是御雪嘴巴里吐出来的。“我……”刚一个字出口,我飞快的去拉门板,管不了了,先跑了再说。“想跑?”不知道哪伸出来的手,一把把我扯了回来,丢在地上。“我是……”才说两个字,面前无限放大的一个鞋底,我惊恐的望着,眼睁睁的看它亲上我的脸,呜,好痛……“叫你扮!”一个拳头K上我的眼,百花盛放。“你给我死回去,换个人来!”谁,这么不要脸,连胸都打。

“敢冒皇上,给老子滚!”屁股上挨了两下踢。“我错了,呜……”抱着脑袋,我滚到御雪的脚下,拽着他的裤子,“我好不容易醒来,手脚都是软的,不带这么欺负我的,说不定我手脚都好不了了,残废了。”“手脚软了?”御雪如玉的脸伸到我面前:“你吃饭了吗?”“吃了餐拳头。”哭丧着脸,我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我承认错了,不该逗你们的,别再打了啦,再打回去了,你们哭都来不及!”“回来了?”一挑眉头,御雪突然笑了,坏坏的,“有人不乖哦,你们说怎么办?”“揍她!”不知道谁的一声大喊。

小小的院落中,房门紧闭,不时的一两声惨叫,求饶,被风卷起,高高的远扬,飘入空中,渐渐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