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历历终再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青,陪我出宫走走好不好?”挂在他的身上,牢牢的扒拉着他的脖子,这已经不是请求,而是哀求了,什么帝王尊严,形象,都远远的飞到了天边,事实上,我也不认为这里有人把我当皇帝看,尤其是那几位大娘大爷。“被师傅他们吓着了?”随青提到的两个字眼让我下意识的一缩脖子,左右看看。“你说呢?”确定安全后,我整个人垮下身子,闷进他的胸口,“我是皇上,天子,这个天底下按理说最尊贵的人,他们可以不把我当皇帝看,可是好歹把我当人看吧,我不是下蛋的鸡,一个一个,说下就下,天天追在我屁股后面说我虐待他们徒弟,不给他们抱娃娃,我的丈夫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下蛋的。

”烦躁的情绪已经让我无法控制心里的怒火,有孩子我高兴,我也愿意看见整个后宫被纯真包围,但是,逼着生孩子算什么?“师傅一个已经够可怕了,又多了三个,难怪你吓成这样。”安慰的拍上我的背,摩挲着,“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默默的点了点头,我四下张望:“趁他们没发现,赶紧走。”热闹的集市,喧嚣的人群,暂时让我忘却了恼人的事情,愉快的在街头闲晃着,偶尔深吸一口自由的空气,身心畅快。国家在我的治理下,逐渐的富强兴盛,百姓的富足从他们的购买力上就可见一斑,仅仅这集市的一角,已经是整个国家的缩影,我欣慰的笑了。

只是那笑容,还没有来得及多停留就僵硬在了脸上。“各位大娘大爷行行好,我们两夫妻逃难来到此地,只求各位赏口饭吃。”衣衫褴褛的一男一女,正跪在街头,男子大腹便便,离产期怕是不远了。同样的地方,类似的装扮,突然勾起了我心头尘封的记忆,那深埋的过往,清晰的仿佛就在昨天。玄卿的笑,玄卿的傲,玄卿的慵懒,玄卿的睿智,还有他宽厚的肩,温暖的胸膛。那临别前笨拙梳理我头发的手。那桥头淌落的一滴泪水。那夜无数声的我爱你。原来都不曾有丝毫的忘记,我在提示着自己忘记他,却在提示中记得更牢。

我们从互相试探,到敌意渐消,从彼此合作,到最后分不清你我,每一个片段,都似电影般回放,在这街头,在我心中。用力的吸口气,我从怀里抽出一张银票,快步走上前,塞进女子的手中,调转头飞奔,依稀听见惊讶的大叫,“天呐,一千两,一千两啊。”扶着墙用力的喘息着,抚平胸口的悸动,我闭上眼,试图甩掉那些记忆,却只是甩落一滴眼泪,所有的甜蜜,在分手后真的会成为心中最深的刺,当初有多甜,现在就十倍的痛在心中,无望的回忆,本是最不该存在的东西,人不在了,却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在我的心里。

“你在想那个人?”随青的声音平静而温暖,“是回忆到了以前那次街头行乞么?”我忘记了,那一次,伴在身边保护的,不正是随青么?他不擅长表达,不代表看不懂。“都过去了,刚刚突然想到而已。”我挤出笑容,“只是一时的失态,没有什么的,走走就好了。”他担忧的望着我,分明不相信我的话,眼中的疑问就是最好的证明。“我饿了,陪我吃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拉起他的手,奔向最近的酒楼。“随青,你知道吗,我似乎每一次在酒楼吃饭,总要碰上些事。

”选上一个靠窗的位置,屁股刚一挨着凳子,我就突然笑了出来。“我知道。”同样的回报一个笑容,“我每一次都在,只是不是这样坐着而已。”“有一次你就不在啊。”我摇摇头,“当初我去找你的时候,和灵萧在酒楼,就”下面的话突然噎住了,说了不提他,只是为什么,他的名字,他的过往,他的一切,那么容易的钻进我的脑海,在我不经意间又想起。“还是喜欢这样的你,在我身边,而不是在角落。”活活的掰回刚才的话,我笑的无赖,“喂,随青,你告诉我,究竟有多少我的秘密是你没有看见的?或者说,刻意避开了的?”他一楞,突然低下头,“皇上的贴身影卫,应该是什么时候都不避开的。

”抬头望望我,别开脸,“不过后来我已经会避讳了。”他正说着,小二的酒菜上了桌,我开心的一筷子菜夹进他的碗里,“我从来没有和你如此面对面的吃饭,这样的感觉真好。”“那我是不是该祈祷今天不要有事发生?”他居然冒了句玩笑话,让我大跌眼镜。“有事也不怕,有你在……”嘴巴突然停住,忘记了说话,或者说,我整个人都僵硬了。刚才一瞥眼,我似乎在人群中看见了一抹青色的人影,可是不该啊,难道我看错了?揉揉眼睛,我再次望望窗外,人来人往的大街,到处都是吆喝的小贩,拥挤的人潮,我的位置,一眼就可将风景扫入眼中,哪来的熟悉人影?“怎么了?”随青顺着我的眼光看了看,再次疑惑的看回我身上。

“没啥,眼花了。”我收回目光,抱歉的笑笑。他早已高升做董事长了吧?还是娶妻生子了?也许人家早就忘记我了,亏我还心心念念的不忘他。“站住,抓住他……”一番鸡飞狗跳的翻倒声从楼下传来。“别让那小子跑了……”气急败坏的女子叫嚷声粗豪又霸道。“皇上。”随青压低声音靠近我,“看来真的是您只要上酒楼,必然有事,要不要我去……”“不要!”我按住他欲往外伸的身子:“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在酒楼安静的吃顿饭,他们在楼下吵他们的,没上来就不关我的事。

”“客官,客官,哎,哎……”小二的声音才入耳,一道人影飞奔上了楼,青纱覆面,看不清容貌,却无法忽略那满头银丝的闪耀。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一定是看错了,我一定是太思念他,才乱了神智,什么人都当做是他。男子在楼上转悠着,身后一大群女人呼喊叫嚣着,整个楼上瞬间充满杂乱的脚步,板凳的翻倒,还有碗碟的碎裂,稀里哗啦好不热闹。就在我失神间,男子早冲着我的方向而来,在我的桌子旁与她们绕着圈跑。太熟悉的场景,太熟悉的动作,仿佛将我与他的相遇又一次重组。

一定是我的幻觉,被熟悉的情景带动了思绪,不然为什么看着面前的男子越看越熟悉?玄卿的身形我太熟悉了,玄卿的动作我太熟悉了,怎会如此的相似,怎么可能?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闭上眼,我心中叹息着,不过几个熟悉的街景,竟然让我失态如此,只希望再睁开眼,一切能恢复正常。“Shit!”依稀听到了这个世界不该有的单词。我的幻觉真的越来越严重了,赶紧忘了,忘了。“Fuck!”怎么还有?难道我有妄想症?“死女人,你究竟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几个月不见,傻了不成?若是傻了,我带你回去看神经科。

”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那是玄卿的声音,是玄卿的不耐。我腾的睁开眼,对上的,是银色的双瞳,正散发着火焰,热切的望着我,只是怒意多过了爱意。“给我搞定这里,她们追着我不放。”脚下不停,围着我的桌子绕着,眼神却是对着我,久久不曾挪开。“啊!”我猛的清醒过来,冲进人群里,“住手,住手!”一把揪住领头的女子,一张银票塞进她的手里,“他欠你多少,我替他还,够不够?”“啊?”女子茫然的望着我,看看手中的千两银票,“不,不,不。

”“不够?”我直接一把掏出怀里所有的银票,“拿走,拿走,这里应该够了吧。”女子呆滞的望着手中的银票,我不耐烦的一声吼,“快走,不走我报官抓人了。”“哗!”面前的女子以比来时迅猛十倍的速度瞬间走了个干干净净,快的象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当一切平静,我张张嘴,望着面前的人,一层薄薄的面纱,却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厚重,伸出手,却不敢,不敢触碰他,只这么定定的望着。究竟是不是?是不是?我应该冷静,我应该从容,可是我的心,为什么跳的这么快?我应该微笑,我应该淡定,可是我的手,为什么颤抖的这么厉害?我应该优雅,我应该高傲,可是我的唇,为什么挤不出一个声音?他,到底是不是玄卿?“你干什么给她钱?”他一把揪下面纱,居高临下的望着我,“我什么时候说我欠她钱了?”是他,是他,我的玄卿,我熟悉的玄卿。

那深邃的眼,那俊俏的容貌,还有那不容于这个世界的男儿气。“你,你说有人追,叫,叫我搞定。”我分明不该说这个的,我想说的是,我想他,我好想好想他。“搞定就是要给她钱?”好熟悉的声音,就连吼起来,也这么的迷人。“那,那,那是什么?”我不该结巴的,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的心已经快跳出来了。“好欠我银子,追着要找,我不想她找我银子,你还给?”“为,为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我的眼睛,无法从他的身上挪开半分,再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她的东西卖三两三钱,我嫌那个三难听,象散,丢了十两给她,她非要找我,我急着追你,就成这样了。”“追,追,追我?”我现在就象个复读机,还是个结巴的复读机。“刚才你伸个脑袋,我看见了,急着过来。”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叹息中,直接一把将我粗鲁的扯进怀里,重重的按进胸膛,“我想你!”直到此刻,他的气息盈满周身,我的大脑才开始运转,不置信的摸摸,温热的身体,还有有力的心跳,是玄卿,真的是玄卿,不是我的幻觉,不是梦。

“我,我也好想你!”幽怨的声音带着可怜,我伏进他的胸口,“呜,玄卿,玄卿,你这个该死的大男人……”小拳头才捶了两下,又心疼的缩了回来。“皇上,我回避。”耳边响起随青的调侃。“你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声闷语,按着我的颈后,狠狠的吻上我的唇。身边突然响起无数的惊叹,议论,还有杯盘翻倒的声音。我都顾不上了,我只知道,他的吻,炙热,猛烈,浓浓的情意快将我融化了,我投入的回应着他,想要诉尽相思情浓,爱意深意。“你,你,你怎么会回来的。

”被他吻的几近窒息,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我抓着他的衣服,才反应过来,他的出现,多么的不合时宜,“难道你又做了错事?还是你偷放我被人发现了?或者又来收拾什么烂摊子?”压低着嗓音,小心地问着。他一次次的摇头否认着我的猜测,一次次的含笑,似乎这一次,他从容多了,比之我第一次见到的狼狈,似乎越来越习惯这个世界。“我坐上董事长了。”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顺带偷了个吻。“啊?真的?”我两眼放光,突然想到什么,又突然垂下了眼,小小的退开一步,保持着和他的距离,“那你是不是也结婚了?”他说了答应他父亲继承家业,也说了答应父亲结婚生子,那他现在?“笨!”一瞪我,“我要结婚了还跑来看你,那算什么?你是我情妇还是我是你情夫?”“那只能算炮友了!”我小声的嘀咕着。

“你说什么?”他脸都绿了,捏的我手生疼。“没,没,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堆满讨好的笑,想要解脱自己发麻的手腕,“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干什么呢。”“董事长考察环境,顺便度假。”他轻松的一撩发丝,露出得意的笑。“啊~”我长长的声音充满失落,“来度假,还不是要走的。”“走了可以再来,谁规定董事长要天天坐办公室的?”拉起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我给你带了礼物。“什么?”我充满希冀的眼,带着无数小星星望着他:“我想要汽车!”“车你个头!”敲上我的头,在我摊开的手掌心中放进一个小盒子。

镂空雕花,银锁铜扣,精致小巧,只是怎么望,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与他口中那个带字似乎有天差地别。“盒子是我刚买的,原来的盒子在我来的时候压坏了,刚刚就是买这个才引来他们追的。”一边解释一边催促着我,“打开,打开看看。”我拨开锁扣,小巧的盒子里,一道亮光花了我眼,阳光照射下,无数角度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晃的睁不开眼,它静静的躺着,我却突然感觉到颤抖,好重,好重。震撼我的不是它的亮度,也不是它硕大的克拉数,而是它本身的意义,一个我几乎以为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得到的意义。

钻戒,居然会是钻戒?是啊,只有玄卿才会明白身为女子的我对这样东西内心的渴望,只有玄卿才能彻底平复我当年心中的遗憾,原来,也会有男子为我亲手戴上钻戒,锁住我直通心灵的那根手指。“玄卿……”这个时候我应该笑,我不能哭的。无数大风大浪成就的厚脸皮,怎么就红了。多少风雨不变色的人,怎么就激动了,怎么就让酸胀的感觉涌向了眼眶?“玄卿,回家,我们回家,我没有钻戒,我给你打一个戒指,不,打一个金饼,上面刻着,‘沈意欢所有,胆敢动者杀无赦。

’怎么样?”抓着他的手,我激动的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轻轻摇了摇头,他点上我的唇,“我有我的尊严,我是来度假的,来看你的,可不是给你当小爷的,我不想进你的后宫。”“好!”我一口答应,“我为你建别苑,是属于你独特的度假屋,所有的装修,摆设,全部归你管,怎么样?”歪着脑袋想了想,他终于点了点头,我一声欢呼,抱上他的腰。夕阳中,两条拉长的身影,伴随着旁若无人的讨论。“别想太美哦,我很忙的,只能偶尔抽空看看你。”“那董事长是不是可以经常要假期?”“应该可以吧,反正我要跑,也没人管。

”“那能不能一年十二个月都度假?”“这也太难了吧?”“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咯,我不勉强。”“那我尽是吧。”“对了,玄卿,我想问你个问题。”“说!”“你来之前改造过身体没有?”“什么意思?”“我想知道你能不能为我生孩子。”“闭嘴!”“能还是不能?”“你哪里这么多话?”“回答嘛~”“闭嘴!”“不闭,除非你用什么方法堵上。”“好!”“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