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毒是雪鹤的血,雪鹤产在极北雪山之惮极其稀少,血呈蓝色,若是皮肤接触倒是无妨,万不可与伤口相碰,见血封喉,你看这针上的蓝色,分明是沾染过雪鹤的血液后晾干的。”碧灵琴拈起一支针,“这毒也并非不能解,只数程非常烦琐,且解药难寻,据说这雪山之中有一种云涩蛇顶有肉冠,冠中汁液亦是天下奇毒,只是这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偏偏这汁液能中和雪鹤之毒,只要将汁液混入几味草药中熬煮,再将草药晾干后碾磨成粉,再做成药丸。

”PWaXzATahsV9rF2B3Ml“那就是说,如果现在中了毒,如果没有现成的解药,就是知道方法,也很难救回命是吗?”虚心的大声问着。onuBkvWf6Wc7AJsn2点点头,碧灵琴认真的回答道,“奇人定有异方,加上功力深厚,一般还能拖上一段时间,但是元气大伤是必定的,寻常之人,只怕是等不到做成药了。”这话我懂了,就是,她还有其他的方法,只是不愿意说,换做别人,估计就没那么幸运了。VwqYADXW2Brqs6Ls1V“那这雪鹤啊,云蛇啊,我去弄个几条,养在家里,想要做药的时候,自己做不就行了?”挑挑眉毛,对着碧灵琴眨眨眼。

cLUybH6edfd3G“不行!”连思考都没有直接给了否定的答案,“雪鹤,云蛇都是性喜欢极寒之地,在我们这样的地方,是断然不可能成活的,你若想养,只怕要去那北方雪山了。”5c5H4TqHjRjgRSG“原来是这样啊!”我了然的点点头,将盒子顺手丢进影的掌中,在无人看见的一瞬,抛给他一个眼神。WDJPUAf0ptpt2f0d“今日算是长了见识,原来天下间还有这点奇物。”我一边摸着下巴,一边看看碧灵琴,“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门派对这么稀罕之物如此了解,这么多的针筒,怕不是宰了数十只雪鹤吧,既然如此稀少,只怕光这淬了毒的‘碧落黄泉’,就花了至少数月的工夫哦。

”O5oYiMADw72c“你少在寒冷之地行赚自然孤陋寡闻。”不屑的白我一眼,这女人,明明知道我是谁,还找着机会讥讽,看在我夺了她最爱的份上,又是她大嫂,不和她计较。moUKdflZWdjB“那你的意思是,常年在雪山中行走的人,嫌疑最大是么?”突然一转身,望着林北玉,“姐姐,不知道除了‘云苍派’外,还有什么门派能蹲在雪山中数月猎杀雪鹤而无人知晓呢?”oJrwEI6RnO62Qsf5k一言出口,满座皆惊,林北玉一怔,突然捂上手臂,指缝中赫然露出一截蓝色的针尾。

GXUBegHC4rQD4Pa72“你,你偷袭,你们是一伙的!”整个脸已经怒极变形,刚刚抬起手指着我,却立即不受指挥的软垂而下。yozKBsxBE5WQee0YXDQ“别骂了,这个毒可是见血封喉的,你武功高些,还能撑住一会,再妄动真气,只怕马上就要吐血死人拉!”从影的身后探出小脑袋,对着她大声笑着,顺便拍拍影的肩膀,“干的好!”P9yjcwanlcIts“大家给我上,他们是一伙的妖人!”林北玉扭曲的脸象极了一条老丝瓜,长长的泛着绿光,“今日踏平了‘碧落宫’为武林除害。

”Ngp3mRdySkG“好啊,你们谁先上?”一个黑黑的针筒在我手中晃着,“‘这可是有雪鹤毒的‘碧落黄泉’哦,虽然不一定所有人都能中,但是前面的,一定逃不掉,来吧!”针筒来回虚张的扫射着,每对着一个方向,人群都不自觉的后退一两步,大家就这么僵持着。P6qNMkXUNVWH0VEH“我说姐姐啊,我们这么拖下去,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你想解决了我们再趁乱掏解药只怕是不太可能了,早做决定哦,是现在掏药吃,解这个毒,还是干脆光荣的壮烈掉,成就一个武林英雄的美名?”嘲讽的玩笑语气,却是毫不留情的直指林北玉。

c2Ar0wNnox4q“你,你故意阴我,一直留在我身爆说是紫家之人,其实你的目的,是为了救碧灵琴!”咬着牙,脸上有着痛苦的神色,显然全身的功力都在与毒性相抗衡,连说话,都有些力不从心。fmBdzZ3eP9Pk“我没骗你啊!”摇摇手指头,我认真的望着她,“我确实娶了紫家家主之子,只是……”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纱,对着她一龇牙,“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还娶了一个人,就是‘碧落宫’的前任宫主碧灵萧!”回头对着碧灵琴抛去一记得意的眼神,当初碧灵萧被武林中公认随肖媚退隐江湖之言,怎么着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我的男人,我给的名分,不让世人皆知,怎么对得起我?HuWVJO6UQLM028H“早在紫家第一次遇袭而箭头指向‘碧落宫’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桩阴谋,因为我的两位夫君和谐友爱,谦卑顺从,‘碧落宫’私下更是给予过紫家不少帮助,你虽然查到一些别人不知道的隐秘,却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所以,你的嫁祸,一开始就选错了对象,也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你倒霉?”笑的越加灿烂,而她的脸,则越来越难看,还带着隐隐的黑气,“我一直没出声,就是想看看到最后谁对灵琴下套设计,越是不肯放过‘碧落宫’的人,就越是有鬼,大家本来都是抱着质问的心态来的,只有你,咄咄逼人,欲至灵琴于死地,那我就只有先怀疑你咯。

”5q85BwVnsoTSHwGBH针筒突然对上那自称‘三圣’传人的女子,在被我针筒对上的一瞬间,她脚下一软,‘扑通’跪在了我的面前,“大侠饶命啊,大侠饶命啊,我,我,我都是听师傅之言行事,一切与我无关啊。”WmMdYIKQy1u6mpFXDM“师傅?你师傅不是‘三圣’吗?”这,我还没怎么样呢,就自己招了,老女人不会挑人啊,我什么证据都没有的信口雌黄,她的人若是口气硬些,还能再挺上一阵呢。JBgN5LTCe9KI6“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一脚踢飞地上的黑衣女人,林北玉一口黑血直接喷出,“若是隐昭在,断轮不到你给我丢人!”LVL4uJCtaew8“大姐,你真的不服解药?我的故事还长着呢,不过就算你死了,只怕那英雄的美名,你一样混不到啊,这可如何是好?还有那隐昭,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掏掏耳朵,我弹弹手指,“似乎数日前,在下在紫家别院曾经抓到过的那传说中的偷袭盗匪,其中一个女人,就叫什么隐昭啊!”e4ChE5FEbRZWM7GG“不可能!”点点黑血喷出,只是声音虽大,身型却是未动分毫,看来,她还是希望能挣扎保住性命,却又不愿意就此低头。

7Zhpvg1CMtA0“你以为在执行任务前给他们吃了毒药,即使失手被俘,也不会有机会泄露半点秘密是吗?”我摇,怜悯的望着她,“刚才我还告诉你了,我身边的爱人,可是‘神医’凌笑言的徒弟,你说我有没有办法?”4CC9a74iOB“扑通!”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的人被丢上台,显然被点住了道,只是脸上的面纱已经被除去,正是那日最后被人从墙外丢进来的女子。7s9oAyi0eHOn0iI“众位同道,这女子,名唤隐昭,数日前一队盗匪以同样的手段洗劫紫家别院的时候,冒充‘碧落宫’门下,竟然对面不识碧灵萧,才引起我们怀疑,随即擒下,一切真相,大家大可问她,这女子,常在江湖中行赚身份来历,只怕不需在下多言,列位自有判断!”我如此的成竹在胸,原因很简单,“林北玉啊,你连自己的徒弟在行动前,都要骗其吃下剧毒,若不是我有这本事,只怕早就魂归离恨天了,你说她还会继续掩护你下去吗?”tnixXKC8kjp7OGb5“你,你到底是谁?”她终于支撑不住,哆嗦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出一粒药丸丢进口中。

aqBxLaxH6s看着所有的武林豪杰们不屑的眼光投射到她的身上,我终于从影的身后迈出脚步,她这一个动作,彻底将一切袒露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碧落宫’的冤屈已经彻底被洗清。Hf8Pc9N4x5CxatDiJVvc“我是谁啊?一个不属于江湖中的人呗。”耸耸肩膀,“当初让碧灵琴替我掩护,以肖媚的身份娶走灵萧,就是不希望引起太多的争论,当年那次比武招亲,在下也参加了嘛,不知道有人记得在下否?”jBKgeq2sTIdXuQZIX“记得,你还带了男人去的!”193MyPr3ER“好象是哦,唯一一个带了男子还参加比武招亲的女人,我好象有印象!”TzdVq3hvguKc“还不会武功,我说怎么通过的那些关,感情是‘碧落宫’放水啊。

”VTJHQZwmb6wBv1pNg真没面子,想套点近乎,居然被人记起我当年带着御雪和若水去娶灵萧的事情,愤怒,姑娘我当初通关是堂堂正正的,不会武功也比他们这些脑子长在屁股上的人强,居然说放水,太看不起人了。I9Ihr4F0SeN对着林北玉咧嘴一笑,“既然这么想知道我是谁,那我告诉你,紫家家主的正室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我的夫君,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QaU7007HdjpJ我牵上灵萧的手,对视中含情脉脉,转头望着林北玉失魂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不可谓计谋不深,只要将‘碧落宫’灭了,你在江湖中的地位又可进一步,而掠夺的无数财产只怕让你们也能富透半边天,一石二鸟,挖了碧灵琴的老底,甚至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连‘三圣’都敢假冒,处处面面俱到,非要挑毛病,我只能说,你太倒霉!”除了倒霉,我都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可以形容她了,这么好的计铂居然碰上了灵萧。

oZrTA9myaVHa看着场中的群雄,我突然轻声一咳,“碧灵萧是朕当年御笔亲封之梅君,早已脱离武林,朕不希望再有任何是非将他卷入,灵琴,他日再有任何委屈,你可以直接找朕,不要再让你哥哥担心了,同样,朕也希望你不要仗着兄长的身份为非作歹,若是被朕发现,重罚的也不止你一人!”这话,是在公开属于灵萧的身份,也是在给灵琴一个庇佑,在满足自己的同时,安下了灵萧始终为妹妹担忧的心。lChBJtoJax9Yr8w依然是冷冷的不屑的瞥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总算是没让我太丢人,这对兄妹,怎么连眼神,冷含脾气都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iL8OniqTG0AN5“九五至尊又怎么样?万人景仰又怎么样?我若要取你性命,还不是一样手到擒来?”一声怪笑,正是出自林北玉的口中,“就算你死不了,这么多人,死上数十个也不是没可能,你说的对,你们没有解药!”QA9AjMbK8Lmc不知道何时,黝黑的针筒森冷的对着我的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