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窦重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灵萧,如果他不出现,以你的功力,能不能控制那射出的‘碧落黄泉’不伤害到任何一个人?”才踏进房内,我一把抓上灵萧的手,急切的询问。0nl7BvPFinUr“那东西是我家的暗器,你说我能吗?”一撇嘴,给我一个大白眼,“别说我,就是影,背对着她,你以为那能伤他?”FwMtQDQlJx0fD“那就奇怪了!”摸着下巴,我在房内踱着步子,不时的挠挠脑袋。xXrCIkbOPELsOMDDJd2f“想什么?”随口丢过来一句话,灵萧转眼着房内的摆设,手指一寸寸的抚摩过每一件自己曾经用过的物件,两年的时光,一切未变,依然纤尘不染,可见有心人的刻意保持。

BqpLorrSHqicg31“想那个男人!”下意识的顺口回答,突然想起灵萧的性子,慌忙的解释着,“我只是觉得他太怪异,没有其他的想法!”Ym5UM9hlO4Tq“我知道!”W1U9qYkwkalf5Qv“你知道?”难得的竟然没有冷嘲热讽,这不象灵萧啊。ir5giaEZVNssJKZ0H伸过脑袋,仔细的瞧了瞧他的表情,忍不住的出手摸摸他的额头,不吃醋的灵萧,竟然让我有些不习惯。Aa4loIMg8VIzs8pbT拍掉我的小手,没好气的看我一眼,“你会这么大方的承认,就证明没什么,你越是躲躲闪闪,这才越有问题。

”XBduKUCeIxOND嘿嘿的两声干笑,对他的话无法辩驳。UeybpJ0Td0L“不过,他确实有些让人想不通的地方。”灵萧的话让我精神一振。xgL38lCszKSCgk13D“嗯,嗯!”飞快的点头,我努力的回忆着有关那个云绯夜的一切,“你看,他第一次出现,是试探我们,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冲着你去的,因为他很可能已经猜到你就是久未露面的碧灵萧,结合前段时间种种指向‘碧落宫’的盗匪,他才现身。”UcVbZxrqGnZQrdtU5XL牵过我的手,将我抱上膝头,展开羽翼让我依靠,从腰间透入的股股真气驱散了适才的疲惫,柔顺的趴伏进他的怀抱,“那夜我们遇袭,他可能一直就在附近,当那人不识你真面目的时候,他应该已经知道,‘碧落宫’是遭人陷害,所以才有那墙外丢进的人,因为他知道,我们定然不会坐视此事。

”HqTfz75HmvKsa6在他怀抱里舒服的蹭着,我全身的放松已经让自己有些睡意朦胧,却强撑着打架的眼皮,继续咕哝着,“我想不通的是,他在最初假‘三圣令’出现的时候没有揭穿,似乎并没有太大帮我们的意思,却为何在最后,明知道以你和影的能力能制服林北玉的时候出现?”EzfsJV8SnCHh双手抱上灵萧的腰,意识渐渐模糊,“看样子根本不想说出他是‘三圣’的传人,既然不想出名,为什么多此一举?他到底冲什么而来?”HTLeEomeOJt抱起我的身体,灵萧与我一同陷入床榻的温暖,“什么都别想了,他只是江湖中人,与我们不会有太多的纠缠,你累了,休息吧。

”Kei16SB6KPL7qjxC真的有些累了,自出皇宫,就没有一刻的安宁,看来,我是应该早些回去了,心爱的夫君们,一定想我了吧,最后一丝的念头涌起,我沉沉睡去。BFsEX5WzlsRPBIwZHg“沈意欢,你的出现,篡改了太多人的命运,所以,我要带你回去,重新投胎!”眼前无限放大的,是冷玄卿的脸,的没有一丝表情。Y67NkLM2rzsxLAuPCKJ“我不回去,当初是你们答应让我来的!”我用力的大叫着,身上的桎梏却越缠越紧,紧到无法呼吸。

LkASVOUj9IeE1u“当初让你来,只是弥补一个错误,却因为你的出现,让更多人的命运出现变数,所以,你必须走。”眼中闪过不耐,无情的唇说着不容商量的话语。IXrA50XtEkGY“我要投诉你,你烧了我的身体,你工作失职,我去找你领导,找消协!”奋力的大喊,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似极了呜咽。giXmu8cl5Vs“投诉我无非给我一个处分,但是你必须离开这个世界,这里不属于你!”用力的拉扯着我的身体,让我无从抵抗。

TjEHIJ0oq26o“我不赚我不要离开,我什么都给你,只要我的爱人,江山,金钱,什么都拿去,减我的寿也行,我只要他们,求你,求你了……”无力的挣扎却只是徒劳。rEbt9cTLmDmPNCaTt“颜颜,颜颜,醒醒,你怎么了?”猛的睁开眼,是灵萧焦急的神情。j6Q81TeeXft3s“灵萧!!!”扑进他的怀抱,我全身冰冷,不已。G21KSAzc4nzKDT7Bkvlt“怎么了?什么不要带你赚什么减你的寿,你在害怕什么?”他温柔的大掌轻拍着我的背,带给我安定的力量。

nyjgcvuhPwvhphvPipL在他怀里拼命的摇着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从来没有任何时候象现在般让我恐惧,只是不停的紧紧抱着他,缩着身体,用力的挤着,想要把自己与他挤的紧些,再紧些,直至融为一体。0iMQh484v0LS80VmuBw“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出宫之后,你经常会神不守舍,夜半时分,更是在梦中突然惊醒?”半晌之后,灵萧终于忍不住出声。bWedxH9Ksj2I11K他竟然早就发现了吗?我的脸上爬满苦笑,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原来根本没有瞒过他,是啊,我的丈夫,我的枕边人,他因为我,又隐了多久了?DzzVbwbVtVswDUgDFI“没有,只是一个噩梦,可能累的吧。

”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轻轻靠上他的肩头,享受片刻的温存,心里,竟然涌起一股失落,这样的温暖,我还能拥有多久?VOyvhAjH0yJEm“什么时候,你才愿意袒露你心底最深的秘密?”冷香覆上额头,听到的,是灵萧一声沉沉的叹息。NJcE0LDFKGPmwGF爱人的怀抱,是女人最好的疗伤圣地,在灵萧的抚慰中,我的脆弱渐渐抹平,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依然是那精明过人的倾国红颜。FFnM2tt9QNr“替我缠住影,我有事找灵琴单独谈。

”借着亲吻,我在灵萧耳边悄悄的留下一句话。iHz9e6qcHTy6IufIS“影君,好久没练身手了,不妨比试比试?”灵萧话音刚落,一掌飘向影,一闪而过的黑色人影,将询问的眼光投向了我,看见我颔首微笑后,这才揉身而上。0DJgALK0N1ENSRI5NSU两条人影上下翻飞,一触即分,清脆的掌声不时的传进耳内,眼见两人激斗正酣,我蹑手蹑脚的悄悄退出,拔腿奔向碧灵琴的房间。rSdQGkTruEqV8gEC27c“你找我干什么?”硬生生的话,连她都觉得气氛有些僵硬,不自在的扭开脸,口中轻轻的挤出几个不情愿的字,“嫂,嫂子。

”OOSuzwJUAMxENa9“没什么,只是两年不见,突然发现你成熟了很多,这次的事,你做的很漂亮。”vQFZSq0ulUsE42wHpvd嘴角一晒,“最后还不是靠你?别假惺惺的了。”N6F5YuhM4yehiptf8IuN拍拍她的肩膀,“你和我不同,我时时与朝堂中的老狐狸斗法,每天都在研究那些人心里想什么,自然比较容易猜到这种人想什么,而我的地位,让我一开始就容易处在上风的位置,你不同,‘碧落宫’本就为江湖中人肖想,你又少与外人接触,两年能有今天之从容,他日定能让灵萧因你而骄傲。

”5PD043U3JbuT1ioMOUfi几句话,她脸上的排斥慢慢淡了,似乎还带上了几分扭捏,“你说,哥哥真的会因为我而自豪吗?”my8J073PpjL2eaP“你本来就是他最疼的妹妹啊,有你这个妹妹,就是他最大的荣耀,本来他急着要来见你,和你叙叙兄妹之情,是我抢了先机,因为我有求于你。”jbXriVAZVVcPRzl1br“哈!”一声晒笑,“堂堂一国之君,呼风唤雨的,还有求于我这个小小江湖之人?”bCCzFCUXx4jy3s“是啊,你越来越有出息了,自然有难事,第一个想到了你啊。

”看见她在我的恭维之下漂亮的脸上飞起两片红云,暗叹着终究还是一个纯真之人。9KXMjXXCxafm“说吧,有什么事?”GAZ5KqHZYh3MeMT4c“要你帮我寻一样东西,‘碧落宫’不乏上古奇文典籍,也许有些蛛丝马迹的记载。”4wEc8C3s5oDZoFmpDUT“什么东西?”K4XdV3t3lxz2b3L97“一种叫‘月夜幽兰’的东西。”8Z7RNei1W0aeQ碧灵琴皱着眉,低首思考着,“‘月夜幽兰’?是花?是草?还是什么珠宝之物?”6CX5WyQGXLC无奈的摇,“我也不知道,你帮我查下,看‘碧落宫’中是否有此类东西记录。

”dEEUEaNJOnJzuKRvQA“好,若尸中没有,我会派弟子出宫,到江湖上暗访,全面搜寻这样东西。”一口答应我的话,碧灵琴确实越有大将之风了。6AjyxRDIVZQhF9kRN77“不过这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若有消息,想办法联络灵萧,江湖之中,我就全指望你了。”了了几语,我开始神游,不知道灵萧牵制住了影没有。mOi8CUKtAC7TS1“一国之君寻这么一样东西,需要这么遮遮掩掩不能见人吗?”窗外一声嘲弄的笑声,让我大惊失色。

pEOoyT1lweSjs“谁?”灵琴手中长剑顿时出鞘,俏脸含霜,为来人能摸近窗下不知而愤愤。nia8ce42ylP“帝君若肯大张旗鼓的找,说不定早就寻到了。”窗外人没有一点因为碧灵琴的愤怒而恐惧,依然挂着无赖的声调,“既然寻的这么急,我便提供这‘月夜幽兰’的下落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