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吐心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夜的大雨,冲走了尘埃,也冲走了所有心中的不快,此刻的我,就如同那天上高挂的艳阳,神清气爽,云雾散尽,轻快的迈着脚步,踏进大厅的门。围坐在桌边的人显然没有等我的意思,正埋头吃着早餐,就连灵萧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早出现。“难得大早就出现了,莫不是温柔乡没能留住君王心?”放下碗,灵萧的笑包含深意。“我若呆久了,你又说我沉迷美色,反正什么话都是你对。”微嗔的看他一眼,向桌边走去,“三日长跪,一场大雨,他有些受了风寒,我让他好好休息。

”“什么?影师兄淋病。。”小丫头大呼小叫的一声。“哐当。。”我踢到凳子,狼狈的扶住桌子站稳。“扑!”冷玄卿进口的粥喷出,捂着嘴一阵咳嗽。“你说什么呢?”拧上小丫头的嫩脸,我气得想咬她一口。“我,我说,影师兄淋病了?”脸被我扯变了形,可怜的小丫头晃着手,想推开我,又不敢面对我的威胁,咧着嘴不无委屈,“我又没说错什么。”“还说没错?你刚刚话说一般,容易引人误会。”话音刚落,却突然发现,除了冷玄卿和我,其他人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心里一惊,偷眼看着冷玄卿,那家伙正捂着嘴边咳边笑,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赶紧松了松手,在扯红的脸颊上拍拍,温柔的在她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找个借口欺负下你,谁叫你是我最喜欢的妹妹。”不知是不是心里有鬼,我不时的偷偷打量对面的冷玄卿,这睡神,今日竟然难得这么早起,我们在生死边缘暗斗心机,他在旁边酣睡流涎,每天都有吃有睡,他倒是不挑剔。“凤后有信来,问这里的情况如何了。”灵萧的两指间,辉映着同样雪白的信笺。我的御雪呵,那温柔的怀抱,洞察的双眼,永远先我一步知道我在想什么,想念他那馨香的怀抱,淡雅迷人。

想念那七弦琴般的嗓音,温柔浅吟,想念那执手时的眷宠,想念那并肩时的依偎,你是不是也想我了,才来信打听我什么时候回去?抬头看看灵萧,再看看一直们不出声的灵琴,“在休息几日吧,随青身子需要调养。”碧灵琴偷来的感激一眼,我微笑的收下了,对灵萧一眨眼,抛过一个大大的笑容,起身而去。身子才转过花园,一个慵懒的声音喊住了我,“帝君准备回宫了?”回头,身后空无一人。左右四顾,依然无人。抬头,一条修长的腿和一截垂下的衣摆在我眼便晃荡。

为什么这家伙出现,总是那么与众不同?我仰着头,那着那树梢中若隐若现的狐狸脸,“又想请我吃葡萄?”“有事和你商量!”人影飘落在我的眼前,说不出的潇洒好看,不过那头顶一片枯叶,倒增添了几分可爱,“那林北玉我要!”少有的认真申请,不得不让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她嫁祸‘碧落宫’,意图弑君,怎么也该是我带走审。”没有理由,直觉的就是,他要的东西我就该争。“她嫁祸不过是随手挑一个门派,‘碧落宫’不过运气坏些,杀你也不过是狗急跳墙,你审也审不出什么,但是她假冒‘三圣令’,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也不知道还干过什么,她抢劫的商户除紫家外,均与武林有关,交给江湖中人处理,是不是更好?”话音一顿,不正经的抛个眉眼:“若不是你揭穿我的身份,我就不需要正经的去裁决这事,所以说,还是你捣的鬼让我不得不问你要人,至于紫家之事,等我全部处理完了,通知你,怎么样?”我还能怎么样?他说的句句在理,更何况,有‘碧落宫’监督,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当下点点头,“行,不过以后我怎么找你?”“放心吧,等你找到‘月夜幽兰’我自然会来找你。

”一抹邪魅的笑容,“看帝君作业,只怕不会太耽搁这时机吧。”“昨天晚上你偷看我?”大雨倾盆之夜,他居然知道我和影的事?“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昨日绯夜才见识到,帝君风流多情,后宫三千,竟然对侍卫如此情深意重,真是羡煞旁人。”摇着头,口中轻啧着。“后宫三千我是不敢,三五个确实不错,他是我侍卫,因为没有人能以他那样的心守护我,他也是我丈夫,我疼爱我夫君,这和帝王家没关系吧?”脸上的笑容不变,眼中却挂满警戒,这家伙居然时时刻刻在留意我的行踪,“莫不是绯夜动了凡心,才羡慕我的丈夫?”偏着头,看着他的双眼。

“不敢不敢!”夸张的后退两步,故意和我保持距离,“这深宫幽闭,绯夜可没有那碧宫主的勇气。”踏前两步,我勾着他的下巴,感受到他不自在的抗拒,笑得淫邪,“绯夜如此美色,还怕不受恩宠吗?”“红颜未老恩先断,以色侍人,怕不能长久,帝君厚爱,绯夜惟有忍痛含泪。”抓着我的手,脸上是做作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表情,真想一巴掌挥掉他恶心样子。搓搓手上被他弄出来的鸡皮疙瘩,“我可没忘,你是怎么忍痛含泪逃跑,要我送信悔婚的。

”看见他被我戳中死穴的一楞,似乎觉得自己言语有些过分,急忙开口:“绯夜如此千年角色,我等凡夫俗子断断匹配不上,青颜一生,有夫足矣。”“传言红羽帝君从不选妃,再多人间美色也不放在眼中,看来竟然是真的,绯夜算是长了见识,天下还有如此专情之君。”收起了玩笑的眼,难得见到他真心的感慨。“呵呵!”我轻轻摇了摇头,“专情?你太夸奖我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值得女子一生专情相对,我何其有幸,得他们全然之心,却不能全然报答,若是有来生,定然不再让他们受这委屈,定然一生一世只爱一人,可是。

。。”一扯哭脸,“我又实在放不下其他几人,你还是叫我多情帝王吧,至少我心里好受些。”两人对视,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一阵笑过后,他满不在乎的对我抱抱拳,“祝帝君早日寻回‘月夜幽兰’,绯夜就此告辞!”含笑点点头,目送着他潇洒的背影,迷一样的男子,太容易激起人内心探究的欲望,而这种好奇,更容易引发其他的某种心思,只是我,早已没了那份心力,低头浅笑,从脑中甩掉他的身影,抬腿悠闲的晃着。“姐姐,等等我,姐姐。。。”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一路追喊着我,这丫头,这么大了,还老是没头没脑的。

停下脚步,等着她跳到面前,才牵起她的手,“去看你影师兄?”“嗯!”没有任何犹豫,小丫头乖巧的点点头,又突然抬起头,询问的大眼眨巴眨巴,“姐姐是不是要回去了?”一捏她的小鼻子,“我是一国之君,这样惬意的日子,可不能再长久的呆下去,不然累坏了你御雪哥哥,我心疼。”“嗯,那我也去!”“你想不去也不行,我可不敢让你乱跑祸害江湖,你师傅说了,我走哪都要带你到哪,你就给我好好的留在宫里陪你的月师兄吧。”拽拽我的手,她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姐姐,我能不能离开一天,就一天!”“不行!”毫不犹豫的拒绝,“我答应了你师父,走哪都要带着你,除非。

。。”话音一顿,“除非你是去找心上人,告诉我是谁,我就放你去。”“我没有心上人!”一声大叫,更显欲盖弥彰,“我是,我是。。。”嗫嚅的不肯说下去,抬头看看我探寻的眼,一瘪嘴,“我是去给母亲上香!”一句话让我陷入了沉默,至今为止我素有决策中最大的失败,就是她母亲的亡故,家族的毁灭,心里有些沉闷,看着小丫头清亮的眼,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她。她看似迷糊,却有一颗真正宽容的心,我的疏忽让她由不谙世情的贵族孩子变成了家破人亡的孤儿,她却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对月月,她也从未迁怒,甚至恭敬有礼,没介意过做她师父永远的小徒弟,没有介意过我这个姐姐动手动脚的欺负,没有接受任何我对她家的实质补偿,若说她没心没肺,却又时刻谨记着她母亲的教诲,若无放下的心,又怎会有始终如一的无邪?她,才是真正没有得失心的吧?“也是,等回京师了,我陪你去!”看着她愕然的脸,我哑然失笑,“你是我妹妹嘛,陪你看看娘请也是应该的。

”不想说,我心里的那份歉疚。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看见了她不自然红了的脸。“对了,当初葬的草率,等回京,将你父亲他们的坟地也迁与你母亲一起,我再给他们建个祠堂怎么样?”总是对不起这丫头的,她偏偏又不要官不要爵位,这么做她应该能接受的吧。“真的?”她的眼睛闪亮。“骗你干什么?”在她脑门上一弹,“上次只追封了你的母亲,告诉我,有几位爹爹,我一并下旨追封。”“一位。”皱皱鼻子,不屑的看我一眼,死丫头,好的不学,学灵萧的眼神。

脑中突然闪过什么,总觉得哪有些不对,她母亲只有一位夫君么?“琳儿,我记得由此你师傅曾说过,你和月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辰,对不对?”我停下脚步,抓着她的双肩,点着小脑袋,小丫头不疑有他,“对啊,怎么了?”“当年,我在查找那极阴之血时,红羽那日有两个男孩子出生,一个是月月,一个是张凝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弟弟?当时我以为你母亲有数位夫君,所以你也弟弟同日出生并不稀奇,而现在你说你只有一位爹爹,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弟弟同一日出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