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时间,我将请求“月夜幽兰”的文书以红羽女皇司徒青颜的名义托项佩转交碧影皇帝,而得回的消息是,今天晚上,碧影皇帝将在宫中召开百官宴以迎接我的到来,在这个宴会上,我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再一次提出自己的要求,对于这点,项佩的解释是,我当初的拒绝让碧影颜面无光,这样的郑重其事也是为了给他们皇帝面子,我自然满口答应。初次见到碧影女皇,还是让我有些意外,以我对她的了解,此时的她年纪应该在四十上下,而据说碧影女皇当年也是风流一时的人物,所以我心目中那中年潇洒的女皇,怎么也和面前这膀大腰圆,走一步全身肉都抖三抖,面色发暗的女子联系不上。

心中暗自摇头,看见她走几步都喘的厉害,还要伺人架着,大如斗的脑袋架在肩膀上,连脖子都找不到,脸上胖的连眼睛都只剩一条缝,这是一位正当英年的帝王?这是当年传说中潇洒如风的碧影之君?为何我眼前只有一名虚淘了身体,走路都要人扶的蹒跚女子?突然心头浮现出一丝悲哀,还有些惊恐,若是纵欲无度,她的今天,是否就是我的明天?金色的龙袍遮盖不住身上层层的肉山,宽宽的腰带让我情不自禁低头,应该能在我身上围上三圈有余,本该并行而出的我和她,因为她庞大的支撑队伍,导致我的出现悄悄隐没在人群中。

在百官的参拜三呼万岁之下,碧影女皇北唐流风轻轻的一挥手,掩饰不住的开心笑容挂满脸庞,“今日朕与红羽女皇,有要事与中爱卿分享。”在她的额首中,我的声音传遍全场,“今日红羽向碧影求取一物,望碧影圣君能忍痛割爱,将‘月夜幽兰’赐与我红羽,从此红羽与碧影携手共进退,永为友邦。”明亮的灯光,照着每一个角落都没有阴影,我能看见全场官员脸上那全部突兀出现的惊讶,心里有说不出的怪异感,我求一盆花,他们的皇帝非要搞的这么隆重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大小官员也这么奇怪?真是大惊小怪。

尽管对他们的反映有些不屑,但是有求于人,我只能期待北唐流风的回答,只要能治好随青,这些代价又算什么?“朕已经决定,接受红羽的请求!”女皇的一句话,让所有人寂静无声,面露喜色的,只有我一个人。短暂的沉没后,全场突然爆发出让我无法想象的热烈气氛,嘈杂中颠来倒去的让我只听到一句,就是:“恭喜吾皇。”尽管心里再有些不明白,都被能够得到‘月夜幽兰’的喜悦冲散了,纵然欠下碧影天大的人情债,对我来说,都是值得的。开心的心情,让我放纵的接受杯杯敬酒,一心想到的,是今夜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疼爱我的随青,我终于能为他,做一点点事情了。

直到项佩和另外一名女子立在我和北唐流风面前,才我努力的收敛那不断放大的傻笑,她们,应该就是碧影传说中的左右二相吧。仔细打量这那女子,四十上下,眉宇间自有一股霸气,和项佩的温文儒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气势,不是久经杀场,又怎么会有这般逼人的气魄,据说这左相掌官制,项佩掌财政,两人相辅相成,联手为碧影打造了一个盛世之朝。“这位可是碧影成名已久的左相华容旋?”伸手将酒杯与她轻轻一碰,我微笑开口。“华某小小薄名,竟然被帝君大人如此看重,实在让华某汗颜,今日之后,碧影与红羽一衣带水,两国一定能更加昌盛。

”有个肚子里藏满货的人物,不过他国之相与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全部的注意力在听到一句震天之言后差点选择就此昏过去。“是啊,日前吾皇已经拟好了诏书,只等今日帝君之言,想必当下这诏书已经对全国颁布了吧,以后我们两国永结泰晋之好。”项佩还没有说完的话,被我大惊失色之下打断,“泰晋之好?”究竟是她用词错误还是我耳朵出了问题?这分明是联姻的用词啊,我呆呆的望着一个个喜笑颜开的脸,内心似乎揣测到了什么。“当初帝君拒绝联姻之时,我们还以为两国之间再没有这样的机会,没想到帝君如此诚意,竟然亲来红羽求亲,如此喜事,真只两国之福。

”项佩的话字字落入我耳中,有如一阵阵的天雷轰上脑门,她的声音,在我听来,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飘渺。“既然是联姻,从辈分上来说,朕也算是你的岳母,抛开两国的身份,今日朕就托大,交代你几句。”似乎没有看到我脸上突然消失的笑容,北唐流风开心的拍拍我的手,“朕的长子可是碧影最美丽的人,当初朕也是挣扎了许久,才狠心提出与红羽联姻,你的拒绝,可是打击了不少碧影人的心,所以朕才有今日的要求,就是要你在天下人面前堂堂正正的提出请求,朕的儿子,值得你如此对待,君无戏言,望你以后好好对待朕的儿子。

”我甚至连客气的点头都做不出来了,所有的表情都凝固在脸上,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我隆重的求犬月夜幽兰’,怎么变成了把儿子塞给我?若说是北唐流风阴我,可是看所有大小官员的表情,那种惊讶之中的开心是假装不了的,至少不可能个个做的如此逼真,回想起当初项佩的话,我开始找到了一些些蛛丝马迹。难怪会有那句,当初送到我红羽,却被我推辞的语言,难怪需要多次见皇帝提出,难怪要我以红羽帝王的身份出文书,如今看来,若是提亲,今日的种种则一点都不过分,只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盆花,会成为碧影尊贵的皇子?是哪一部分出了错?“我头有些晕,这碧影的酒,实在是太厉害了,项大人,你陪我回府吧。

”抚上额角,只感觉到一阵阵的抽疼。“只怕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若见过我们碧影最美丽的‘月夜幽兰’,帝君您只怕要醉上更久了。”众人皆笑,只有我,勉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论到辈分,我喊你一句青颜不过分吧。”满身的肉在笑声中不断的抖动,“既然已经全国皆知,不如今晚你就留在宫中,找个机会让你见见我碧影最美丽的人,省得你老是神不守舍的。”她的提议让我如坐针毡,全身都不得劲。挤出强笑,“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要让我多准备准备,您说是吧,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休息啊。

”还休息?我现在最想的,是怎么想办法解决这场事,全国通告,一旦处理不好,就是两国交恶,想到这,我的头更疼了。将胳膊搭在项佩的肩,装做不胜酒力的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带我走吧,快被灌死了。”在众人的瞩目中,我摇摇晃晃的随项佩踏上马车,当车内只剩我们两人的时候,我收回手,靠上车厢壁,神志清醒却是一付要死不活的表情。“帝君,你这表情,可不象是即将得到一位美貌的妃子的表情啊?”调侃的笑着我,一边嘘叹着,“这‘月夜幽兰’可是我们碧影最高贵漂亮的皇子,多少人想让皇上赐婚都被推拒了,你若见过他,只怕以后天天心心念念,捧在手中了。

”无神的望着她,我现在最痛恨的,就是这个天大的误会,都怪这个称号,一个皇子,怎么不是皇族称号,偏偏要这么个古怪的封号,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是‘月夜幽兰’为什么?”“帝君也在奇怪我们皇子的封号么?”曲解了我的意思,而我也懒得再解释什么,就这么无神的听着她说。“这封号,是我们皇子自己问皇上要的,皇上疼爱他,就由他了,而我们身为臣子,皇子的名讳可是不能喊的,那‘月夜幽兰’虽怪异,久了,倒也习惯了,更何况,我们皇子那容貌,确实就象传说中的‘月夜幽兰’般,异香醉人,勾人魂魄,在他展颜一笑中,不知道沉迷了多少达官女子/”声音中的赞叹是骗不了人的由衷。

”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求亲?有皇后为你撑腰,还怕皇上不赐婚?”我没好气的溜出一句。“我没那福气!”她摇头,“这皇子的眼光可高着呢,当初我哥哥确实有这个想法,还说亲上加亲,结果,皇上一出声,就被皇子给否决了,就连当初将皇子送与红羽联姻之事,也是皇子私下决定的,结果皇子知道后,怎么也不答应,若不是您没答应,只怕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收场,这一次,您求亲,皇上首先就是斟求皇子的意见,也不知皇子是不是突然想通了,居然一口答应了,我们才敢宣布这事呢。

”我鼻子一哼,“我倒宁愿他不答应呢。”项佩连声道歉,看来是误会以为我生气,“帝君您千万别着怒,若是皇子让您不快,项佩替他向您道歉了。”“不用了。”心里即使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我却不知道向谁说,对于项佩,她这些时间来的努力我看在眼内,一切只是误会,和人家没有任何关系,“右相大人,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您的。”连连摇身,“别别别,项佩可担不起您的感谢,若您真的要谢,他日若有心宜的男子,还要指望您说两句话,帮帮忙。

”我一心想着如何和红羽的爱人们解释这天大的误会,根本没将项佩的话听进耳内,胡乱的点着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