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吐心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姐,小姐。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鸨爷面露难色,站在我面前,“我们朝露是不陪酒,不陪夜的,只是琴师。”睁着朦胧的醉眼,我摇晃着脑袋,力求在混乱中找到鸨爷的脑袋位置,可惜天旋地转,什么也看不清楚。从怀里抽出几张银票,用力的拍在桌上,“我只是欣赏他的琴技,想和他聊几句,喝不喝酒是他的事,陪夜,哈哈,他肯我还未必愿意呢。

”再没有抬头看一眼鸨爷,握着手中的酒杯,碧色的液体荡漾,隐约显出一张刚毅的面容,还有那不屈的唇紧紧抿着,深邃眼中的哀伤,漫过我的心,浸透所有的思绪。 “你为什么这么坚持,我说了我不介意。”“你的人,比什么都重要,我只要你的人,为什么她说不要孩子你相信,为什么我说你就不信?”“不要名分,我依了,不在后宫,我顺了,明明心中只有我,却为什么舍得放手。”“我什么都给你,为了你,千里迢迢来到碧影,求‘月夜幽兰’,为什么你忍得下心说下嫁她人?”“你以为我会同意?眼睁睁看你嫁给不爱的人?我说了,就是发兵,我也会把你抢回来。

”一个人无意识的自说自话,再仰首却发现杯中早空,伸手探向记忆中酒壶的位置,却在几次摸索后依旧没有拿到目标。 歪着脑袋直楞楞的看着,却发现酒壶就在手边不远处,傻傻一笑,又一次伸手。“小姐请在下喝酒,先行谢过了。”一阵香风,比我先一步拿起酒壶,柔柔的男声很能鼓惑人心,说话间,浅碧色的酒已经流入我的杯中。“鸨爷不是说你不陪酒的?”感觉到他坐在我身边,清雅的幽香传入鼻内,只可惜我醉的连眼睛都模糊了,眼前,只有一个朦胧的人影,呃,带着面纱,更看不清楚了。

“小姐说请朝露一杯,这不算陪酒。”握住我的手,面纱轻轻一撩,还没等我看清他的容貌,手已被放开,杯已空。 没有勉强自己试图去看他的脸,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又一次满上我的杯,“刚才那琴是你奏的?”“谢小姐抬爱,可还入得耳?”没有太多惊喜,似是得过太多赞美。“若无失意,纵有太多技巧,也无法奏入人心。”我轻笑,想起那点点幽咽声。“若无伤怀,又怎能感受到朝露的琴声?”不答反问,他轻松笑出。一把将手中的酒杯塞进他的手中,“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不问你,你也别问我,喝酒就是了。

”“朝露不问!”微撩纱角,空杯再次递回我的手中。空气沉静,我无声,他无语,唯一在两人手中流转的,就是那一个瓷杯,两个人就象是约好了般,酒到杯干,他一杯,我一杯。 一个大大的酒嗝,我望着手中的酒杯,突然失笑,先是轻轻的,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直到笑的我喘不上气,化为一声声猛咳,咳出眼泪,却还是收不住那放肆的笑声。一只手掌拍上我的背,细致而有节奏的拍打抚摩,轻柔中带着关怀的味道。反手抓着他的手掌,握进手中把玩着,指尖修长,若水洗过的葱段,带着透明的嫩白,指尖细细的薄茧,掌心中的温度让我情不自禁的将它贴上脸。

“我选择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伤心,我处处照顾你的感受,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我都不在乎,你为什么那么在意?”“你明明在告诉我,你难受,你伤心,你明明也知道,我痛苦,我哀伤,为什么还要做如此愚蠢的决定?”早不知道手上握着是谁,只知道这一刻,我需要温暖,我需要发泄。 “你哭了?”被动的手化为主动,小心的在我脸上游移,擦拭着我脸上的湿意。“有么?”真的是因为酒的力量,太容易让人发泄出心底隐藏的脆弱,我堂堂一国之君,早不知眼泪为何物,却也有放下坚强的时候,还如此狼狈,“是酒洒了吧。

”“您说是便是吧。”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我继续纠缠,“小姐豁达之人,又何必苦苦自伤?”“豁达?”我嗤笑,摇了摇头,“我对金钱,对地位,对什么都豁达,独独对一样东西不够豁达。”前世是,今生亦然,我能做好自己的事业,却始终放不下心中的伤,究竟是我遇人不淑,还是自己习惯了活在伤痛中自艾自怜?抓着朝露的袖子,我努力稳定自己的身体,“你知道吗?我娶他,他不要,却要嫁给一个不过见了两面的女子,那女人能给的,我都能给他,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里明明是我,他能为我舍命,却不能嫁给我,你说这是什么道理?”“你太优秀了,他自卑。

”一语中的,我拍上他的肩膀,“聪明的男人,我欣赏你。”“那你说,我都告诉他,不介意任何缺陷了,为什么他还不嫁?”身体不稳,一个后仰,差点躺倒在地,却被一双臂膀小心的接住,全身无力的我干脆赖在他的肩头,揪着他的前襟,滔滔不绝的诉苦。“他怕拖累你,如果真的爱你,会害怕带给你麻烦和困绕,离开你,给你解脱。”温润的声音似涓涓细流,轻轻划过。“我不怕他拖累,我不在乎,爱一个人,做什么都是开心的,你知道吗?”酒醉心明,原来我,一直期望着,能为他做什么,只是他,离开我,是真的觉得成了我的包袱吗?“如果你是很早就开诚布公的和他说,他就会相信,如果是在事情被他知道以后你说,会让人以为你为了挽留才这么说。

”暧昧的将杯子凑进我的唇边,喂我喝下一杯。“我只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怕他难过,才偷偷给他找药的。”拉过他的衣袖胡乱的擦着脸,他倒温顺的由我施为。“他会以为你介意,不然为什么找药给他治?若是真的不介意,就不用找了。”有问有答,回答的答案让我一怔,脑子有片刻的清醒。随青他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以为我找药瞒着他,是因为我介意又不敢让他知道?不想我在矛盾中挣扎才选择离开?心思突然开朗,我猛的想要站起身,只可惜双腿早不听自己使唤,屁股只是离开了坐垫少许就跌了回去,滚落在他保护的臂弯里。

“朝露,你是我的知己,解我心头大惑,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抱着他的手臂,我笑的无比开心,扯着嗓子高叫着。“鸨爷,鸨爷。。。”“小姐,您还有何吩咐?”眼睛望着我的方向,有些战战兢兢。“上酒,上你这里最好的酒,我要请朝露喝酒。”疑团被解开,好心情让我更想与这新交的朋友痛饮数杯。“最,最好的酒?”哆哆嗦嗦的样子让我盯着他直皱眉,我有这么恐怖吗?需要看着我发抖?“就是你这里最贵的,客人最喜欢的,珍藏的,懂?”就这理解能力也能做鸨爷?“懂,懂,懂!”一溜烟小跑的不见了人影,这点大的画舫,需要跑这么快吗?不多时,两杯浅绯色的酒放到我的面前,“这,这是我们这最有名的‘幻泉春色’,也是这客人最爱的酒,您,您品尝下。

”端起一杯凑进鼻下,浓郁的芬芳扑入心肺,说是酒香,更似脂粉香,递上一杯给朝露,“多谢你今日的琴,也多谢你今日的开解,都说风尘出奇人,我算开了眼了。”“能令姑娘展颜,是朝露的荣幸。”两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咂咂嘴巴,皱着眉毛望着他,“你家最贵的酒味道不怎么样啊。”他也似乎不理解的望望酒杯,而后温文的一乐,“名气而已,不过一个噱头。”撑着他的肩膀,我慢慢的站起身,“今日有幸结识,明日各分前程,我也不打扰了,让船靠岸,我要回去了。

”“好,朝露送姑娘!”扶着我的身体,在摇晃的船舱里趔趄不稳,两人互相支撑着。突然,船身一震,我发软的直接滚倒在地,顺势也带下了他,幸好这地上有长毛的地毯,才没让我受到伤害。“起来拉!”我推拒着压在我身上的人,就在手搭上他肩膀的一瞬间,脑中开始感觉轻飘飘的,似乎手脚都不受控制,从小腹深处,一股热流缓缓而上,突然燃烧向我的全身,热的难以抵抗,本来推拒的手,竟然改变了力量,搂上了他的肩。“你怎么了?”他的声音明明就在耳边,为什么又象是远在天边?额头一阵清凉,是谁的手指?全身仿佛置身于火山中,那手指探着我的额头,抚过我的脸颊,舒服的清凉透体而入,所过之处,舒服的我想叹息。

想要努力的睁开眼,却发现眼前所见,就如同在太虚幻境中一般,云雾飘渺,轻烟环绕,无论我怎么努力,都看不见,只有那感觉,清晰的比以往更胜数倍。“你们给她喝的是什么?”一声爆喝,谁的声音?怎么有点点熟悉?“‘幻泉春色’啊,她自己,自己说要这里最贵的酒,我,我这来寻欢的客人,晚上,晚上,都不惜重金点,点这个。”颤抖中的哭腔,这又是谁啊?“该死,那东西是催情药?”又是一声怒吼,外加无数杯盘落地的声音。“这个,这个只是和酒一起才有效果,酒越多,效果越浓,不过,不过只对女子有效,爷,您,您不会有事,若是,若是您担心,将姑娘留下,我,我这有伺候的人。

”“滚开!”身体落入一个香馥的怀抱,晃晃渺渺中,我的脸贴上他的胸口,汲取着让自己冷却的清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