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欢如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一缕刺眼的阳光让我无法再继续沉醉在自己的梦中,回归的意识在逐渐的提醒着我睁开眼,脑袋一阵阵的发胀,疼痛提示着昨天以酒洗脑的下场。同样酸疼的,还有我全身快散架的骨头。伸手抚上额头,却被一丝寒冷顺着暖襟钻入被中,侵袭着我的身体。在让我身体苏醒的同时,也苏醒了我所有的记忆,包括昨晚的疯狂。猛地睁开眼,所有的赖床想法全部赶得远远的。我翻身坐起。被角的滑落让我很轻易的看见自己光裸的身体,点点青紫淤痕是铮铮铁证。更有满地散落的衣服不停的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

那一切,不是梦。惊慌茫然的环顾四周。陈旧的几案,朴素的方桌,两张普通的椅子,加上我身下的床。是房间内全部的陈设。很显然,这就是一家客栈,普通的客栈。不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拥着被角,眨着失措的眼睛。房间里,没有任何其他人存在的气息。昨天的他呢?我抱着脑袋,用力的思索。却怎么也拼凑不出一张完整的脸。有意识时他带着面纱。到最后,完全陷入到半癫狂的状态。根本看不到他的脸。就连那碰触,也仿佛只是我的一场春梦。如果没有身上清晰的印记的话。

我想我还能用这点来催眠自己。望望窗外,日头高起,已快中午。突然警醒过来,看着一行秀丽的字迹,再也无法对自己昨天的放纵存在任何的侥幸的心理。“来似春潮不多时,去似朝露无觅处。”他也承认这次不过是一夜的风流?不希望我再多加追究?懊恼的抱上脑袋,这就是自诩多情却不滥情的我?这就是为情所困借酒浇愁的我?这就是口口声声对爱人忠诚的我?算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既然选择自动消失。我也不想过多的追究。就当是春梦一场,来无踪,去无影。

说的潇洒,却还是在走出客栈门口的时候忍不住问向掌柜。可惜结果依然是让我失望的。她所见到的昨夜抱我进门的男子,依然是白纱覆面,她唯一能判断出的,就是身材挺拔,若玉树临风,白雪琼枝。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掌柜半晌憋出来的形容。但是我相信,因为,我昨晚有触感。优美的腰线,柔滑的肌肤,醉人的缠绵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温厚的嗓音,抑制不住的呻吟。在心间久久徘徊,他一如醇酒,甘冽清芬。甩甩脑袋,还酒?若不是那酒后的放纵,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误?不想了吧,这一切,就当是一个人的留守的秘密。

不能说,只能独自回味的秘密。才一脚踏出客栈的门,就看见大街上不少卫兵在挨家挨户的搜查。鸡飞狗跳中弥漫着一种严肃紧张的氛围。不少百姓也好奇的探头探脑。窃窃私语中指指点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碧影的卫兵中。我居然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属于这里的熟悉身影,冲在最前面。拿着张纸,不停的询问着百姓,小脸上布满焦急,每次看见对方摇头,都会哭丧着脸,寻向下一个目标。又一次放过面前的人,他扬首在人群中寻找下一个目标。突然瞄见了人群中看热闹的我,两步连冲带撞的纵到我面前,“姐姐!”喘着粗气,小脸上红色飞霞,带着晶莹的汗珠,一脸的焦急终于化为惊喜,“我总算找着你了,相府都翻天了。

”“是么?”我晓得极不自然,“我只是出来走走,谁知道喝醉了,就在客栈歇下了。”“相府里什么酒没有啊,你要跑出来喝,就算出来,也要带上护卫吧?怎么能一个人乱跑?”急吼吼的嚷着,带着埋怨的怒意。“我有影卫啊,你忘记了?”轻拍着他的小脑袋,话语却在出口后一滞,影卫,一定在我身边。只是,不是随青。嘟囔着我听不清楚的抱怨,在看到我身上的装束时大惊小怪的叫出声,“姐姐,你怎么这么邋遢?连衣服都不穿好,玉束带呢?”尴尬的一低头。

今日起来。我遍寻不到玉束带。也不知是不是我昨天在乱扯之中丢了。反正大街上不修边幅的女子多了去了。这样也正常。我便懒得再去找,偏偏被这没脑子的家伙嚷了出来。“喝醉了,丢了!”不在意的摆摆手,“你是来找我的?”“我们找的焦头烂额,你睡的连衣服都丢了?”说着赌气的话,手倒没闲着,将自己脖子上的丝巾解下,仔细的系上我的腰。“亏得灵萧哥哥和影师兄为了你在相府大打出手。”“打起来了?”没头脑的孩子,这么大的事这么晚才告诉我,一拽他的手,“快点,带我回去。

”“急什么?”他悠闲的望我一眼,“哪次他们打,不要几个时辰的?谁也伤不了谁,打累了自然会放手。”“你知道个屁!”平时灵萧个影,不过是过招闹着玩,手痒而已。真要拼起命,那只能是两败俱伤,拔腿就往他们来的方向跑去。“今天大早,突然发现你一夜未归。灵萧哥哥当时就找右相大人寻你,却发现影师兄正在右相大人的房里。而你不知去向,灵萧哥哥当时就质问影师兄,影师兄却说他辞去了影卫的职位,准备下嫁右相大人。你自然有新影卫保护。两人就打开了。

灵萧哥哥说什么影师兄不守夫道,影师兄也没有辩解,两人打得相府一片狼藉。右相大人发现你不见了。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派人出来寻找。而我也劝不开他们两人。不如干脆来寻你。”我跑的气喘吁吁,他跟的轻松自如,还能抽空把今天发生的一切跟我说了个清楚。“那现在怎么样了?伤到谁没?”我怎么会不明白灵萧那火爆的性格。只是,他不该是没头脑的人,宁愿先寻上随青打架也不出来找我,似乎有些古怪。“我出来的时候,还是棋逢对手。只是相府怕是要重修了。

所有的下人,都躲出来了,灵萧哥哥掌掌致命,乱石飞溅,谁都怕殃及池鱼。”脑袋一晕,脚下加速,一溜烟的冲回相府。还没进门,远远的就看见大门外不少抱着脑袋远远的缩着的下人。有些大胆的,小心的探出脑袋往大门里偷瞧一眼,飞快的缩回来。再把看到的情况分享给身边围上来的一大堆好奇的人。人群中,还包括苦着脸的项佩。我的到来,在众人眼中好比是菩萨降临。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长松一口气的表情。项佩的笑,都快挤出苦瓜汁了。透过虚掩的门,掌风不时扫落砖瓦破裂的声音,清晰可辨。

更有衣袂声划过。大门的摇晃让我深感。再不出现,只怕这相府就被他们两人拆了。“都给我住手!”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我以睥睨天下的气势推开门。面对着飞腾的两道人影出声。只可惜这气势在看见迎面而来的假山大石时飞到了天外。巨大的黑影被一脚扫着冲我而来。脚下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声声惊呼脱口而出,“啊∼∼”两人似从大梦中惊醒,同时冲我纵来。灵萧远远的一掌,飞向我的石头立刻改变方向。斜斜的落在我的脚边。而黑色的人影习惯性的一伸掌,却在揽上我腰的瞬间一个小小的停顿。

就这么一瞬,我已经从他的指尖擦过,伴随而起的,还有一个不满的声音,“你们两人疯啦,连姐姐也打?”我低头看了看墨墨牵着我的手,轻轻松开,抬首望着一旁的随青,艰难的憋出一句,“如果小丫头没出手,你真的会忍心放手?”眼光落在我身上久久,睫毛一颤,目光在墨墨身上一扫,全身的寒气尤胜灵萧,“是!”“不知廉耻,背妻偷欢!”牙缝里迸出几个字,灵萧抱剑冷冷的说着。随青也不说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随便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否认也不承认。

“灵萧,别说了!”随青的憔悴,让我无法出口对他的固执的责难。站定在他面前,静静的望着他的双眼,“随青,我告诉你,瞒着你偷偷寻药,就是怕你的自卑会让你不愿意留在我身边。并不是我在意,如果你对我还有一丝怀疑。那我放你走,我的感情,容不得猜忌。”他没有看着我,只是低着头不言语。我重重地吸了口气,“几日后,我会离开碧影。该对你解释的我也解释了。如何抉择,你自己做决定!”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紧张。可惜,我只能再一次的失望,依旧没等到他的任何一句话。

沉默,惊人的沉默,让我的心一点一点被失望掩盖的沉默。全身的感觉在瞬间涨到最大。我甚至能感觉到灵萧渐渐紧握的双拳,能感觉到墨墨拧着衣角的手指,能感觉到相府的下人带着惊慌小心的摸索着进门。只是,我感觉不到他任何一点的悸动,任何一点的激烈反应。在他面前的我,陌生的仿佛就像是初次见面的人。再没看任何人,踏过乱石瓦砾。将自己关进房内。对随青,我真的再没有任何的能力挽留。文的,用尽了。武的,我没能力。一身的酸疼,让我倒进床间,却在纷乱中不能入眠。

时辰在悄悄的流逝。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直到窗外的一声轻笑,带着点点的媚意,“帝君为何如此烦忧?不知在下能否为君释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