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舫寻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麻烦帝君替我送信,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笑让我落如无边的冰窖中,他对我设的,何止一个局?“你早就把一切都算计清楚了?”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引我入瓮,我居然跳的心甘情愿。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只是随意的笑笑,“帝君记得对绯夜的承诺就行。”“你根本没有要嫁给我的意思,是不是?”我还以为他为了父亲的名分,真的愿意牺牲一切,原来他早就留好了退路。“绯夜身份低微,配不上帝君之威,万不敢想。”说的客气,眼中冷意我又岂会看不懂,他不但没想过要嫁我,估计压根就没想过要嫁人,他对皇家,从骨子里痛恨。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周身的温度也随着我的怒火而升高,“那新里没有落款,你分明就是叫我去给你的母皇退婚。”一朵‘月夜幽兰’的代价,他早就知道我舍不得放手。“真娶我,帝君只怕也不愿意,但是我又非要您提亲不可,这样也不错啊,各取所需,现在你把婚退了,自然一切也就恢复到最初,各自走各自的路。”无聊的打了个呵欠。“你以为真的这么容易?”我突然很想咂开他的脑袋,就是普通人家求婚退婚也会闹得满城风雨,更何况两国联姻。

“对!”双眼闪着精光,“很简单啊。”“你就不怕因为你这样的玩闹,会两国交恶,你就不怕害了百姓?更可能会因为战争。”现在的我,已经想咬他的肉,喝他的血,我从来,没有被人玩的这么惨过。“不会的。”对我一眨眼,笑得调皮,“她不敢,因为碧影,根本不是红羽和蓝翎的对手,论国力,论兵力,她都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碧影太多地方仰仗红羽,就算你退婚,她也不敢有任何怒意。”“你早就算计好了?”缜密的心思,一步步的引我上钩,望着右手的‘月夜幽兰’再看看左手的信笺,还是左右为难。

“一切都是运气而已,赌的,不过是帝君的情义,皇家重情之人,绯夜第一次见到。”笑嘻嘻的一派轻松。“不要妄自菲薄,赌,也是有本钱的,你初始有意无意的打探我,‘碧落宫’中的接近,甚至大雨之夜偷看我和随青,都是你在对我的性格做出判断,最后才赌了这一把,一个有心,一个无意,你想不赢都难。”要怪,只能怪我对他看的太低,知他精明,却没想到精明到如此地步。“好!这次我认栽,不过,鼓励,你算计来算计去,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算计掉的。

”恨恨的将信与‘月夜幽兰’一起,放进怀中。看见我将信收好,他的脸上倒没有了更多胜利的笑容,只有一丝怪异的放松,似是全力之后松懈的疲惫,眉宇间有开心,还有点点几不可见的失落。“我想皇子殿下也不愿意再与我多废话,那么就此告辞。”不再看那倚柱而立的修长,脚步沉重的出了御花园。天色渐暗,月色慢慢爬上了柳稍,空气中的寒意顺着呼吸侵入心脾,冷的让我不自觉的一个瑟缩,拢了拢衣领,下意识的将手缩回袖中,碧影的冬天,虽不若红羽寒冷,却充满了凉凉的湿意,太阳一落山,空气中的水气罩上身体,风一吹,扬起的衣衫再落下,贴上身体却早失了被温暖的温度,一次次的夺走身体内的热气,我的身上不受控制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得,从脖子开始到脚腕,都是凉飕飕的。

即使是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想回到相府,越是这样的月凉如水,越是想让这寒风带去心头的点点愁,曾几何时,我又回到了那出来乍到的沈意欢,在独自徘徊中去细细品位百般滋味。只是现在我,似乎比之初来时还要惨上些,那时的我,身边有不声不语的随青,默默的以他的坚持守护着我,可是,当感情不再单纯,一切曾经不存在的矛盾渐渐浮现,我又该如何去引导这样的变换?哗哗的水声在耳侧流淌,空气中越来越重的水气,搀杂着淡淡的脂粉香,次第亮起的或黄或红的灯笼,让我无语苦笑,我竟然又来到了这,是心里还有些放不下么?“客官,上我们这,我们这的歌舞可是全画舫第一流的。

”猥琐中带着讨好的招呼顺着湖边的冷风灌入,熟悉的让我本无表情的脸现出了惊喜,目光顺着方向搜索。“小姐,夫人,我们这的爷歌舞琴棋,样样出色,您喊陪酒,过夜都行。”依然卖尽心力的拉着客人,点头哈腰中不放过每一位路过之人,在他的招呼中,还真有客人登上了他的画舫,我在一旁看着,静静的站在角落中。“这位姐姐,您可要上舫上坐坐?”当身边的行人都离去,他抬头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了黑暗中的我,直接重复着他不离口的招呼词,向我的方向走来,在看清我容颜的一刻,怔了怔,笑容挂满了脸庞,“是您啊,里面请,里面请......”“您还记得我?”脚步未动,知识望着他那张卑微的脸,感激他这杀鸡似的嗓音,独特的让我即使在醉意中也记忆犹新。

“哪能不记得啊。您人海量,点了那么多酒,赏了我们那么多小钱,别说我,全舫上下谁都在盼望着您再来,呦,这可不,总算把您给盼来了。”皮笑肉不笑的一抽嘴角,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再次踏上甲板,不知道是那夜悠扬的琴音,还是那平和温润的话语,亦是那醉人的缠绵?我,想见他一面。一脚踏进舫内的单间,传来的靡靡琴声让我皱起了眉,琴技不错,只是流与俗套,还有烟花柳巷独特的妖媚,不是我那夜听到的出尘之音。“朝露在哪?”我刚一落座,扬手塞进他掌中一张银票,询问的眼对上他。

“哈?”他脸上一闪而过一抹惊慌,“朝,朝露,这,这就是朝露啊。”“不,不”鸨爷不停的摇着手,脸上的惊惧更甚,“我们朝露不陪酒不陪夜。”站起身,我伸过脸,牢牢的盯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和压力让他的身体更加弯曲,脸上,已经有了讨饶的神情。“那夜难道不是他陪的酒?不是他陪的夜?”抓住他话里的语病,我的眼睛越瞪越大,身上的气势更烈,一字一顿的出声:“让,朝,露,出,来!”“您,您,您别为难小的,这,这,这不合规矩。

”若不看出我是个不好惹的主,只怕他就要直接拽住我了。“规矩?嘿嘿,还真没人和我讲过规矩。”一声冷笑,“你信不信,我就是沉了你的画舫,你们官家只会说我沉的好,你居然敢拦我?”看见他在我的步步逼近下一点点的退后,我一把掀开碍眼的他,冲向幕布后弹琴的人。“唰!”用力的挥开碍事的纱窗,所有的人都被我的举动震在当场,弹琴男子因为我的动作,一屁股吓倒在地,惊慌的大眼已经有了盈盈欲滴的泪水。忍住几乎已经能肯定的否认,我蹲下身体,一股浓重的胭脂香冲入,是这湖上特有的香味,几乎家家画舫前都能闻到类似的味道,“你,是朝露?”我迟疑的开口。

“我,我......”青嫩的嗓音再一次让我认清了一个事实,他不是那夜的他,无论是琴声,他的嗓音,身材,都也那夜的人孑然不同,即使我醉到不省人世,却还是明白,面前这孩子,不可能抱得起醉得象滩泥巴的我,更别提那翻云翻覆雨中的狂浪。“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头对上好不容易踉跄到我身边的鸨爷,“把那夜的男子交出来,不然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找不到他的时候突然如此的怒不可遏,原来的本意,只是想见见这个露水情缘的男子,给他一笔银字了结此事,却没想到,会有如此变故“我,我,我不能说啊。

”一个趔趄摔道在地,还是不停的摆着手。“看来你是不相信我的本事咯?”无名的怒火全部都被我转嫁到了他的身上,本来只是威胁,这下却成了真。“客官!!!”双腿突然被抱者,低头间,正是那个弹琴的小倌,挂着满脸的湿意,“你别怪我们爷,他也是不敢说,您要知道,朝露,朝露告诉您。”我顺手扯过一张凳子,安稳的坐下,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面前的两个人,听见他爱抽噎中的声音,“那夜,那夜,您来了没多久,那爷就来了,本来,本来,画舫是不准男子上来的,可是他给了很多银子,我们一时贪心,就让他上来了,而后,他说朝露的琴技不好,让他来,然后,然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后面的自不必他再说,我自己都知道了,那所谓的朝露,根本就是个借了名字的其他人。

“为什么开始不说?”饶了这么大圈,终究还是无法得知他是谁。“那爷第二天又来了,说我们若是将这事传出去,就杀了我们全舫的人,我们害怕,就,就......”我已经不详再听下去了,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气结之下,拂袖而去,却在下船后一抬后,看见一个本不可能在这出现的人影,惊讶之下冲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