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行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帝君就这么离开碧影了?对在下的承诺难道帝君想要言而无信?”车顶上突然出现的男声让灵萧眯着的眼突然睁开,碧色中射出一道寒光,手腕一抖,飘渺无风。“宫主好本事,只是,在下身子娇弱,吹了些许冷风,不请人进去坐坐吗?”声音虽然轻柔,却似响在耳边。眼前一花,一道绯色人影落在我面前,撸着垂在胸前的狐狸毛,歪着脑袋,轻声微笑,“就这么走了,也不给人家打声招呼吗?绯夜会对帝君相思入骨的。”懒懒得抬了下眼皮,心中满是因为随青而遗留的伤悲,根本不想理会他,“女皇已经在宫中为我饯行了,怎么,皇子民政还想拘留片刻?适才在宫中还奇怪没看见殿下,原来竟是提前在路上单独为我送行,那人现在看吧,看够了走人。

”“帝君容颜出众,难道还怕人看不成?”歪着脑袋,食指摸着下巴,眼神中的光芒不再假以往那般随意和懒散。“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慢慢看。”似乎想要发泄心头之炎,把所有的委屈和憋闷都发泄出来,对他,我自然不会有好语气。“那帝君是不准备遵守对在下的诺言了?”倒是不气不怒,只是斜着一双狐狸眼,噙着笑,闪着胜利的光芒,似乎对他来说,我没有送那封信他并不在乎,在意的,只是我与他的暗斗中,彻底让他占了上风。“原来那个人是你啊?聪明。

”身边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冷玄卿突然的声音吸引,只见他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着,含糊的一声后,咕哝着动动脑袋,再次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发出轻微的酣声。对他的话,大家不过当做一句梦呓,一笑置之,只有我,突然想起了那夜月下的漫步,这冷玄卿,究竟是难得聪明?还是难得糊涂?“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更何况帝王一诺,轻则进行动荡,重则百姓涂炭,若你是我,会做何先遣选择?”我能理解他渴望自由的心,也能体谅他为父尽孝,只是,这个玩笑,不该开到我的头上,我不能轻易的去赌交出悔婚信的后果。

“帝君不怕不重诺传扬出去,有损名声?”往我面前一坐,舒服的靠上了车厢壁。“我更怕被人说我愚信,为了一个约定,陷万民水火。”我自信的一笑,“身为君王,功绩自有后人道,非你我说了算。”“那你就不怕后宫爱人们受不了你突然带一个回去?”一边说,眼睛却挑向灵萧的方向。“我的爱人更在乎我心里有谁,后宫多一个少一个,我不去碰便是了,真正对他们的爱,是靠我的行动,而非言语。”犀冷的词锋,是我对他的回答。“帝君不是一直舍不得辜负男人心的吗?难道就值得我孤独终老,一生无宠?”含嗔带怨的一声,目光中幽幽的带着可怜。

“那是你自找的。”直接一口让他的想法破灭,“我那三尺宫墙,怕是挡不住千年狐狸的任意进出,至于宠爱,你真的需要吗?”彼此眼光交锋着,声音却各自温柔低语,连脸上完美的笑,都不曾减少半分。“算了,看来,帝君是打定主意违背你我之间的诺言了,那‘月夜幽兰’,您也不打算还给我了吧?”他倒是明白的很,只可惜,我不想背上强取豪夺的名声。“‘月夜幽兰’我是不打算还了。”在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前,我笑意更甚:“因为我又没说不履行和你的约定,所以这‘月夜幽兰’当然不能还了。

”“哦?”红唇夸张的撅起,我的回答确实让他十分的意外,“莫不是这信,帝君决定送了?”“送!”我大声的一句,肯定而清晰,“当然送。”假装伸头望望窗外,“只是帝君走的路线,似是回红羽而非进我碧影皇宫啊,这与您的话有些背道而驰。”“我答应了替你送,可没说现在就送啊,你急什么?”摇着二郎腿,却依稀听到那本在酣睡着的人,一两声梦中的轻笑。“那帝君想什么时候?我到红羽之时?”他扬声猜测着,我含笑摇头。“难道想举行婚礼之时?”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有些荒诞,先笑了出声。

“该不是想弄出了狐狸崽子以后?”他瞪大了眼睛,在望见我的眼神后有如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下来,“我想很可能是有狐狸孙子以后了。”看着他夸张的表演,我没有太多的喜怒,只是淡淡的一句,“当初你给我那封信的时候,就设下那个局,没有落款,当我去送,就成了我是退婚人,不可谓不精明,只是,人太得意,总有失算之时,今天,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回去好好准备吧,以后我们就要相看两相厌了。”再次深深的望了我一眼,我坦然的回望,在他的眼中,除了欣赏,似乎还有一闪而过的好战兴奋,突然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绯衣一展,如大鹏鸟般凌空而去,“绯夜期待着再见帝君的一天。

”余音渺渺,人已远去。回程的路,一直夜不能寐,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没有了随青在暗中的守护,总觉得寒冷而凄凉,不敢让大家担心,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寻着话题与他们聊天。可惜我的能力有限,连自己都对那引起话题没有任何兴趣,一个人自说自话自笑,冷玄卿只会继续做他的清秋大梦,灵萧的神色中也往往都是些复杂,墨墨则更直接,一人时,会不经意的听到他的愤愤之言,偶尔还能捕捉到他偷眼用一种怜悯和心疼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再有两日,该进入红羽的地界了。

”松开手,一只雪白的鸽子扑棱着翅膀从灵萧掌中飞出,很快没入天际,“我已经给宫里传了信,告诉我们的行程,也省得他们担心。”轻轻依偎进灵萧的胸前,我低声道,“这一次回去,我不想再乱跑了,就让我们安安静静的在那一方天地中到老,好么?”“你不是个会固守的帝王,你的心中,还有其他的梦,不要因为一时的失意,去改变自己的想法,还有我们在你身边。”最近的灵萧,温柔,体贴,再没与我闹过一次小脾气,我又怎会不懂,他是在用他的方式去抹平我心中的创伤,只是,随青的遗憾,只怕是永难磨灭。

“吃饭吧,就快要回家了,与你单独相处的日子,可不多了哦。”将伤痛隐藏,我执起他的手,轻快的踏进酒家。官道旁的酒家,生意不错,不少行脚之人埋头大吃大喝,匆匆一眼扫过,贩妇走卒,各色人等,才刚刚落座,墨墨和冷玄卿也踏进了店门,一个蹦蹦跳跳,一个无精打采。“姐姐,这里店小,没什么吃的,我随意叫了几样小菜,你将就些。”翻开桌上的茶杯,乖巧的给我们倒上茶水,这家伙,永远的无忧无虑,看的我真有几分羡慕。“我什么时候挑剔过这些?”没好气的看他一眼,端起杯子凑向口边。

“啊,妻主,人家头有些晕,不知道是不是这太阳晃的,好讨厌哦。”灵萧突然的娇腻让我猛的一怔,他清香的身体已经倒进我的怀抱,绝色的脸庞轻轻靠上我的肩膀,“别喝这茶。”手一抖,杯中的水早泼出不少,飞快的用手圈上‘小鸟依人’的灵萧,怜爱的低声抚慰,眼神,早已抛了两记给墨墨和冷玄卿。早在灵萧突然的动作时,两人就以极其惊讶的眼神望着我们,在看见我的眼神落在他们的茶杯上时,两人有志一同的放下杯子,冷玄卿还关切的伸过头,“哥哥你怎么了?”这死人,演技不错。

“没什么,只是累了,喝口水,休息休息,应该就无妨了。”轻声细语中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害羞的人我司里抬起身子,端庄的坐好,拿起面前的水杯,浅浅的一抿,低顺的倚在我身边。三人同时拿起手中的杯子,无事般的凑进唇边,继续我们的高谈阔论。“主人,头,头好晕。”玉手抚上胸口,娇喘连连,想要稳住晕眩的头,只可惜手还没有到达额头,就无力的垂了下来。“哎呀,你怎么拉?”我站起身,想要扶起他趴在桌上的身体,却脚下一软,下接咧到了地上,一滩死肉般挂在灵萧的腿上。

“姐姐!”“主人!”两声惊呼唤,伴随着两声闷响,很好,他们和我一样‘躺’下了。杂乱的脚步声在我们周围响起,身体被粗鲁的扳了起来,“是他们么?”“应该是,主人传话,叫我们留意两女两男,从身形上判断,应该是他们没错。”中上去像是个主事的人。“哇,这小爷真水灵,看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好的货色,老大,能玩玩么?”心头咯噔一下,我居然忘记了灵萧和冷畜养卿的脸,太容易引人觊觎了,心头闪过数个念头,实在不行,只能暴露了,以萧的能力,加上我暗中的影卫,硬拿下他们就是了,慢慢审。

“别乱碰!主人说了,这几个,可是重要的人,给我好生看着,知道没?”先前豪气的‘老大’又一次开口,让我提着的心慢慢放下。“现在怎么办?”“先拉到柴房捆好守着,我去传书给主人。”身体又一次被粗鲁的搬动,身体被密密麻麻缠上了粗糙的绳索,捆的像秋日即将上屉的螃蟹,现在的我,彻底没有任何反抗之际力,只能继续装晕被人拖进柴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