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逢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到底哪来的人啊?满口胡言乱语,如果不是我救你,只怕你已经被人浸猪笼沉塘了,麻烦你,从哪来回哪去!”直勾勾的看着面前形若猪头的脸,努力在黑紫中勾勒着他之前的样子。我比任何人都急于知道他的来历,究竟是我猜测中的人,还只是巧合的相貌相同?若是猜测中的人,那我势必不能放他随意乱走,留在身边知道他的动向是最好的选择。睁开只余一条细缝的眼睛,银色的双瞳中尽是无奈,“这是什么世界啊。”话中的感慨心酸我倒是能体味几分,毕竟,当初来之时,即使拥有这身体以前的记忆,即使我是女儿身,还是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更别提他堂堂男儿,又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你要寻找的人有眉目了吗?”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似乎对这的民风民俗一点都不了解呢。”默默的摇了摇头,眼瞳无神的看向一边,这无声的一个动作,竟然让我感觉到了他的可怜,也许是在他身上听到的熟悉语言,也让我不忍丢下他一个人在这个地方,无论什么选择,我只怕暂时,是抛不下他了。“咕噜~”他肚子传来的大声呻吟终于让我想起来,这个家伙似乎一直身上都没钱,自然也没东西吃,“我去给你叫店家送些吃的来。”即使能看出来饿了不少时日,他优雅的吃象还是能证明这家伙应该受过良好的餐桌礼仪教育,啜饮着白粥,没有一点声响,让一旁的我心中暗自点着头。

“如果你暂时对你要找的人没有一点眉目的话,不妨还是先前那个提议,先跟着我,若是有任何线索,你可以随时离去。”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碗,他探索的眼神一直打量着我,上上下下,无数眼后,终于沉声问道:“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失笑出声,“不过看你可怜,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两日救你两次,也算是有缘,我行走江湖,对奇人异事也好奇非常,看你象是个异乡之客,想听听你家乡的趣事罢了。”把他送我的无数打量眼光全部还给他,一番扫视之后,我很不给面子的笑了,“你认为就你这样,有什么是值得我觊觎的,如果你说你那张脸的话,我家中夫君个个都不比你丑,还对我情深意重,对你,我实在没什么兴趣。

”兴趣大了,他来自哪个时代?比我早还是比我晚?若是那个总经理,究竟他是来找谁的,是不是我?如果是,他想要干什么?这都是我急切想知道的,可惜,什么都不能问,不过,来日方长。于是,我与灵萧的二人世界中多了一条尾巴,如果他不是偶尔那么多事的话,我会非常乐意自己当初的决定。“在我家乡,是一夫一妻制的,女人不可以有很多丈夫。”在听说我家中爱人一堆后,此人如是感慨,而我,居然在灵萧眼中看见了一丝向往。“在我家乡,家庭暴力是不允许的,你可以告,呃,告官府的。

”“官府受理男子告妻?”天哪,让我昏死吧,从来不与外人打交道,冷淡对人的碧灵萧居然会主动开口问他话。“灵萧啊,你今天这身衣服真衬你的皮肤,看上去修长挺拔,玉树临风。”满脸的笑容,试图拉回灵萧被燃起的好奇心。“我哪天不是这样的衣服?”没好气的看我一眼,再次将注意力放回那眉飞色舞的人身上,挑眉示意着他继续。“那当然,男女平等啊。”我非常不幸的又一次在灵萧眼中看到了向往。“婚配也不是父母做主,而是自己选择,男女双方先接触,若是喜欢,愿意一辈子在一起,就自己决定是否成婚。

”这小子居然一点没发现我越拉越长的脸,还口沫横飞的说的起劲,不知是憋的太久,还是终于有人肯听他的‘无稽之谈’,在发现灵萧的兴趣后,他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虽然我承认,他说的全对,但是,我就是不高兴,很不高兴。“比如说吧,她。”伸手一指我的方向,“她有了其他男人,背叛了与你的婚姻,你就能要求和她分开!”我终于明白了,这小子不止是不懂得看人脸色,还欠揍的很,现在我非常怀疑,他是不是在报复我那日砸昏他的行为。清清的笑声从灵萧震动的胸膛中传出,一刹那冰雪消融,春回大地,一刹那,梅绽枝头,笑傲群芳。

冰冷的小手被握进掌中,我撅着嘴,没好气的看他一眼,看见他的笑容又放大了几分,气闷了。“很令人向往的地方。”灵萧的声音都温暖了,我却更郁结了。“不过,不适合我们。”一句话,我感觉自己两只眼睛都放出了精光,惊喜的转头看着他,眼中,只有他绝世无双的俊容。“若是一夫一妻制,只怕我与颜颜今生无缘了。”低低的一声感慨,我在旁边拼命的点头配合,这话倒不假,从时间上算,第一个是御雪。“家庭暴力?呵呵。。”笑声更大,伸手刮下我的鼻子,“就她这样,能对我暴力?”说的也是,放眼整个武林,也没几个打得过他的,更别提我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骄皇上。

“婚配自由做主么?”低头沉吟,再转头看看我,眼中是难得的温柔如水,“她本就是我挑的,亦是自主了。”说的太对了,真想飞扑到他身上,再狠狠的亲上他几口,都是我的错,怎么也不该怀疑灵萧就因为他那几句话就改变了心态。“可是。。”冷玄卿还欲说什么,在看见我和灵萧的深情对望后终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本来好好的行程就因为这个小子的出现而破坏了温馨的旅途,而且严重的影响了我们行进的速度,因为这个家伙嗜睡,严重的嗜睡,每天不睡够五个时辰是怎么也叫不醒的,如果非要强行叫他,下场就是他体内的暴力因子会在不清醒时完全爆发,摸着什么丢什么,抓着什么砸什么,直到把你砸出门外,他还能倒头继续呼呼大睡。

就在这大部分时间休息,小部分时间游山玩水中,我们终于到达了‘舞月门’。望着前方若隐若现的林间小路,还有那半山腰中的一幢小木屋,我感觉到心都飞扬了起来,不受控制的飞跳起来,如此近的距离,似乎连空气中都传来了他的气息,我的随青,我来接你了。“姐姐!!!”一声欢快的叫声,一道身影若乳燕投林从半山中直冲而下,定定的站在我面前,激动的小脸泛着潮红,大眼中的水气开始聚集,渐渐凝结,长长的睫毛轻轻的一眨,带出晶莹一串。

摊开双手,对着她示意着,满脸的笑容等待着小丫头冲进我的怀抱,却看见她先是一楞,眼中掠过挣扎,慢慢的靠近,给了我一个浅的不能再浅的拥抱。一把拧上她嫩嘟嘟的脸蛋,用力的往两边拉扯,请原谅我的手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别人从来都不会这样,只有她,那粉嫩的肌肤勾起我潜在的凌虐感,扯起来的手感实在太舒服了。“你似乎很不愿意我来啊,抱一下都这么敷衍。”一只手抱上她的细腰,一只手继续揪着她可爱的脸,我玩的不亦乐乎,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挥舞着四肢挣扎,我就咧嘴直乐。

直到自己拧够了,才满意的放开手,看着她缩在一旁用力的搓着被我揪变形的脸蛋,睫毛上还挂着半颗珍珠眼泪,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师傅呢?”牵起她的手,感觉到她一瞬间的瑟缩,终究还是安然的放进了我的掌心,奇怪的望了她一眼,今天的小丫头,有点奇怪。“在山上。”低低的说了三个字,脸红的更厉害,让我狐疑感又重了几分,这丫头,没病吧?“你这个好色没品的女人,干什么来这么快?急什么急?”响亮的声音刚刚传进我的耳朵,褐色的衣衫已经在我面前闪动,满头白发闪着银光,面容红润,精神矍铄,只是那大嗓门中,依然透露的是对我的不喜。

还快?我都耽误了半个月,她是不是希望我不要来啊?挤出笑容,恭敬的一揖,对她,我是打心眼里尊敬的,没有她,就不会有我和月月的重逢,也不可能有影的再世为人,只是她对我的厌恶,只怕我这辈子是没能力消除了,“凌师傅,半载未见,还是这么神清气爽啊。”“不好,我一点都不好,看见你,我什么都不好。”直言不讳的让我都无法接嘴。“你是不是虐待我徒儿了?”突然甩出来的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她。“为什么他不来看我?是不是你不准他出门?”“他,他说下月就是祭祀大典,实在抽不开身!”听着她的指责,感觉自己解释和不解释其实根本没什么差别,她分明就是看我不顺眼。

“他身子弱,你还让他劳累,分明就是虐待我徒儿,我说怎么这么久肚子还没消息,一定是你干的好事。”这老人太精神了,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看着面前如跳虾般的凌笑言,我只能陪着干笑。“月月说了,待这一年,放下国师的身份,就安心在宫中,那时候,一定给你养个白白胖胖的孙女。”这番解释依旧只换来一声重哼,不过终于没再跳起来,应该是接受了我的说法。“俊徒弟采药去了,一会回来,你去他房中等吧。”心不甘情不愿的从鼻子里瓮声瓮气的哼出几个字,冷冷的抛给我。

展颜一笑,我再次有礼的一揖,在挑开门帘的一刻,又似乎听到了她精力充沛的声音,“冷傲的小子,你来了呀,还有这个俊俏的小子,你叫什么?愿意不愿意做我徒弟啊?”无奈的低头一笑,我伸手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味道,属于他质朴却真实的味道,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才发现,原来嗅觉也是一种记忆,会让人顿时回到曾经的过去中,仿佛还置身于他的怀抱中,只消一个味道,就让我有无边的安全感,似乎有一双能挡风遮雨的手,始终为自己张开。

慢慢的睁开眼,手指抚摩过一件件房中的物品,简陋的房中,不过几件家具,我却能不停的看上好久,眼前,仿佛浮现出他坐在桌前,临窗习字的身影,又仿佛看见他揽镜梳发,又似见他铺床叠被。胸口仿佛被堵住了,鼻头酸酸的,眼眶也涨的厉害,仰起头,不让泪水掉下来,却发现,等待竟是如此的漫长,这一年的锥心煎熬,就快要过去了。“属下参见皇上!”背后突然响起沉稳的男声,一如记忆中平静自持的语调,我的泪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簌簌而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