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背受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说,我这个计策怎么样?”翘着二郎腿,手捧着香茗,悠闲的啜饮着,小小的轻吸一口,让那芬芳溢满整个齿颊,热流转过舌尖,在还没有冷却前滑入喉咙,我仰起头,回味着适才的余韵。“不错,不出三个月,紫焰必定成为你的囊中之物。”没有一点身为男子的矜持,冷玄卿同样晃着腿,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不过你还真舍得,紫焰本就不富裕,被你这么一弄,三个月只怕都无法供给,军队的粮草一断,必然加重赋税,苦的,还是百姓。”斜觑他一眼,“你是在装好人吗?”他的笑容更大,放下手的杯子,随意的撑着下巴,“我只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魄力,行抽走资金,让紫焰大乱,再大肆购买,那些围着粮食马匹的商户急着出货,你用最低的价格把人东西都收光了,再一烧,现在有钱也买不着粮食了,银子和废铁有什么差别了?”“紫焰早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不过推了一把而已。

”站起身,在房内慢慢的踱着步,抬眼望望窗外,一片银白,几朵雪花纷纷扬扬,“这中除动武之外最快的办法了,既然不想看见血流成河,惟有围困,我向你保证,不会让紫焰的城内到易子而食的地步,只要他们军心一散,我就攻城。”“怎么看你,都不像个帝王。”突然冒出的话,让我一愣。“我不够霸气?不够智慧?还是不够威严?”反省自身,我自认为自己还是个出色的君王,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你太感性,有时候太过于让情感指挥自己,我无法具体的指出什么,总之,你不象这个时代的人,你所有的思想,不该是个自小接受帝王教育的人应该有的。

”难得的轻松心情,就在这么一句话中烟消云散了。“你不会因为我开明,就觉得我不象个帝王吧?”强笑出声,看似完全无所谓的脸,内心已经开始汹涌澎湃。微微摇了摇头,“你把你无意中表现出来的男女平等意识称之为开明?你把你所谓的人权意识也称之为开明?”相比我,他更显得有主动权,“所谓帝王之道,为争天下不拘小节,一些所谓的攻城掠地,生灵涂炭是必然的,在他们的心目中,根本不可能有一两个百姓生命重于天的想法,因为从来不可能有人告诉他们这个。

”“你有太多怪异的地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记得上次在栗子树下吗?你全宫上下,连你身边的夫君,伺候你的侍人,都没有一个人发现那个是栗子树,只有你提醒我,若非有过这样的生活经验,又怎么会如此熟悉?这绝对不是一帝王该懂的生活常识,你说对吗?”我无话可说,当初好心的一个提醒,却忘记了,一个自小被人伺候的人怎么会懂这些,而我当初,竟然还开心的踩开栗子壳取板栗,这一些居然早落进了这个有心人的眼中。而他,说的正开心,似是中了邪般咕哝着不着边际的话,“我要年轻肥貌美,倾国倾城;我要家财产万贯,天下第一;我要有权有势,权倾天下;我要女尊男卑,男人生子。

”我的心在不断的下沉,这些话,太熟悉,熟悉到无数次午夜梦回之时,我都会为这些话而开心的笑醒,这,正是当初我对他提出的所有条件,而如今,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是因为他已经把所有的猜测肯定到了我的身上吗?装做没听懂他的话,我笑的灿烂无比,“你也算是年轻貌美,倾国倾城了,至于你有没有家财万贯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又要女尊男卑又要权倾天下,只怕这个可能就不太大了,唯一的办法嘛,”欺近他的向前,勾起他的下巴,对他邪魅的一笑,“做我后宫的一员,我就能满足你的这些愿望了。

”“呵呵!”眼光淡淡的在我勾着他的下巴上的手指一扫,“就连动作都和当初一样。”下意识的飞快缩回手,却猛然发现这是此地无银的行为,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我在盘算琢磨着,是该就此和他摊牌,问清楚他的目的,还是干脆继续装傻下去?“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又是红藕刺人耳膜的尖叫,却让我大松了一口气,同时遮掩了我刚才因冷玄卿的话而突然的缩手。皱眉转向门口的方向,这一次看见的,居然还不是红藕那蹒跚的老步,杨沅思已经先行一步抢进了门。

“皇上,微臣有要事禀报。”眼神充满不解的落在冷玄卿的身上,似乎怎么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在御书房,而我,也在她的表情中,终于明白自己一直错在哪。“怎么了?莫不是云将军那边出了什么事?”她的表情让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杨沅思会有如此的沉重,放眼国内境外,除了紫焰那里,在没有任何值得揪心的事情。“不是!”她飞快的摇了下头,“皇上,碧影起兵,犯我边境。”“什么?”我惊的一步倒退,身体撞上桌子,连带震翻了桌子上的杯子,一声当啷声,打在地上,清脆的就象我脑中突然断掉的某条神经。

“碧影数万大军已经在边境集结,打着为皇子和将军报仇的旗号,群情激愤。”闭上眼,让所有纷乱的杂念都排出脑外,静静的思考着,所有期待的,求助的,玩味的眼神,我都再看不见。碧影此刻惮度,我已经不需要再解释什么,一切都是个局,从我答应迎娶北唐绯夜起,或者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他起,这个局,很可能就已经布下了,此时起兵,不正是看见紫焰的动作而做出的反应吗?还是说,紫焰和碧影,早就在什么时候打好了商量?直到现在,突然明白,为什么狐狸一定要从我手中带走林北玉,不论他们有没有联合,对于紫焰的动态,碧影比我知道的更早,更清楚。

睁开眼,我的心中一片清明,“沅思,召罗将军来见我,红藕,请凤后。”御雪匆匆而来的修长身影,竟然让我心头又是一阵不舍和伤感,因为这一次短短的相聚,我又做出了离开的决定。“罗将军,朕命你,三日之内,集结八万大军,三日后南下。”这是我第一次对昔日蓝翎的大将下命令,也是第一次,以两国之名,同时对抗紫焰和碧影,“出兵之前,放出风声,这一次是支援云将军速拿紫焰,懂吗?”看见罗丹一个点头,我转身握上御雪的手,“你是蓝翎的王,也是红羽的后,这一次,我将坐镇中央的位置全权的交到你手中,御雪,替我守护好两国。

”“你想亲征?”御雪的眼跳是十分的不赞同,我的话,别说他,就连杨沅思和罗丹的眼中也露出了反对。无奈的一笑,“不是我想亲征,是事实逼我如此做,云将军围困紫焰,带走了国内大部分的兵马,而碧影,粮草丰盛,兵多将广,绝非几日能拿下的,我必须亲自去,希望以我的名义能够暂时震慑住他们,只要拖上一拖,说不定云将军的人马就拿下紫焰了。”“莫非皇上不信任微臣?”罗丹年纪不小,脾气却大,我的话,在她听来,似乎是我不相信她这个蓝翎最有名的将领。

伸手阻止她的话,我诚恳的道:“将军,您为蓝翎为红羽立下不世功勋,我怎么会不信任你?我只希望,我的出现,能够见到北唐流风,如果是误会,至少能逼出北唐绯夜,化干戈为玉帛是最好的办法。”“皇上,不行,太危险!”三个人同时出声,还夹着红藕的尖叫。“罗将军莫非觉得没有能力保护朕?”我的不在意与他们的凝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罗丹猛的跪倒在我和御雪面前,“微臣愿以性命保护皇上安全,也愿意以死保卫红羽蓝翎国土不遭践踏。”欣慰的点点头,我扬起声,“明日,我先行起程,同时放话出去,皇帝亲征,御驾漠北,督战紫焰。

”“你想玩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角落里的声音在所有事情都已成定局的情况下,终于让一干人等注意到了它的主人,连姿势都没变,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冷玄卿望着我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罗将军集结人马要时间,数万大军赶赴边境更要时间,这段时间内,碧影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没有人知道,我必须先去,打探情况。”“那行,带上我。”随意的调调似乎就象在和我商量一会上哪逛街而不是上战场。“你没武功,在宫里协助御雪。”“你也没武功,我至少比你强!”“你不怕死?”“哈哈,我什么都怕,还真就是不怕死,巴不得早死早好。

”好吧,他这个所谓的地狱总经理,如今我已经能确认他的身份了,还真是除了死,他什么都不怕,死回去,就是到自己的地盘了,我还能说什么?“那你自己照顾自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别来找我麻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