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草被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床上的人呼吸均匀,红润的脸色显然已经脱离了死神的掌握,我对着冷玄卿没来由的信任,似乎明白,他说一是一的性格,决计不会对我敷衍了事,而事实也证明,现在的墨墨,正在逐渐好转中。腰侧的伤让他不得不保持着侧卧的自是,而我生怕他在睡梦中乱动伤了自己,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渐渐燃气的生命气息,不自觉的抚摸那沉睡的脸,露出浅浅的傻笑。滴答的更漏在提醒我,他换药的时间到了,放下手中的军情,抬手环顾,灵萧和冷玄卿就在隔壁的账房中,是喊他们还是我自己来?挣扎半响,想想灵萧长途刚歇,冷玄卿更是替我守了墨墨一日,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轻柔的揭起被单一角,尽量不吵醒好梦中的他,却看见一双修长细致的腿,轻轻蜷着,莹白的能看见皮肤下隐隐的血管,墨墨一身出色的轻功仅仅看着双腿就能明显的感觉到,似小鹿般纤细却有力,蕴含这致命的吸引力,的脚趾乖乖的缩着,可爱的让我忍不住想伸手轻轻搔搔他的脚心。

我没有想到一撩开被子就看见如此香艳的一幕,想是他们为了他的伤处,根本没有给他着亵裤,上衣的下摆遮掩不住半露的春光,隐隐的草丛中酣睡着可爱的小蛇,静静的趴着。小心的剪开坏在他腰间的绷带,血迹早已经干涸,只留下嘿嘿的深洞狰狞的映衬着雪白的肌肤,取过桌子上冷玄卿调好的盐水仔细的擦拭着伤口,看着他肌肉不自觉的抽搐,心里就一阵阵帝。伸手在旁边轻轻的揉着,我撅起嘴唇吹着他的伤口,似是安慰者减轻他的痛,在伤处洒上药粉,只是在最后缠上绷带时我犯了难。

灵萧和玄卿替他上要都是绷带直接围上他的腰缠上几圈,可是现在,若没有他的配合,我根本没办法整个缠上他的腰,望着那挺翘的可爱臀部,想着时才的手感,我在犹豫要不要唤醒他。“姐,我自己来。”纤长的腿缩了缩,我听到一个蚊呐的低声。回头间,长长的睫毛清颤着,像是蜻蜓的薄薄翅翼,整张脸红的有如灌了十斤女儿红,嫩唇微微张开,那飘渺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正是这艰难的挤出来的。小家伙早就醒了啊,只是不好意思,看见我束手无策才终于哼出了声,眼睛闭得紧紧的,根本不敢睁开看我一下。

“动下腰,赶紧包完了,天冷。”在我的催促下,他终于小小掸了下腰,让我顺利的把绷带缠上了他的腰,仔细的包上伤口。“好啦!”完成任务,我下意识的一拍,清脆声响起,才猛的发现自己落手之处是那翘翘的小臀。尴尬立起,我讪讪的放手,给他掖好被子,老实的坐回桌边继续思考着我的作战方案,却总是感觉到一双目光的注视,每每我抬头间却又消失无影。放下手中的卷宗,我笑着开口,“墨墨,看姐姐怎么给你报仇怎么样?”明亮的大眼睛似会说话的星星,扑扇着淡淡的哀怨,小嘴一张一合,却是半天也没有一个字。

了然的一笑,去欺上他的额头,印上一吻,“给我乖乖的养伤,如果你不希望看着我被你师傅追杀的场面,就在她老人家出现前给我活蹦乱跳,我可不想娶一个病秧子过门。”低低的一声恩,他眼中的浅伤化为一抹欣慰,一缕微笑,挂着幸福的笑容,他又一次先入沉沉的梦中,只余我,心头掠过一声叹息。天色刚闪过一丝曙光,山谷中海腾升着袅袅白雾,我和冷玄卿两个人却已经在努力的运动中,当然不是为了锻炼身体,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手脚并用的爬上山顶,挂在石头边,累的连气都透不上来,他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一只手伸向我的方向,嘴巴只顾着喘气半天坑不出一个字。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上来住了,这大半夜爬山的,我的脑子真的进水了。”我撑着石头低声咒骂着。“嘘”他一只手指实在唇边,按下我的脑袋,两个人隔着两个山头远远望去。清晨隐秘的小路上,碌碌的车轮声此起彼伏,不时的穿过一两声紧张的催促声,鞭子抽在马匹身上的清脆声,一眼望不到边的车队旁,是执枪护卫着的士兵,机警的四下张望,最前方头领似的人,不断的皱眉喝骂着,“你们都快点,罗江军即将开战,若是粮草未到,我们就等着拿脑袋去见将军吧。

”一鞭挥上马背。“快点,快点!”最前方的战马突然停滞不前,头领怒意冲冲的走向队伍的最前方,就在他抬腿的顺便,两侧的草丛突然诡异的动了起来,所有士兵惊讶掸头,却突然吓得僵硬了身体,当啷声中,不知道是谁的武器落地。无数人影突然出现,肃杀的气氛顿时弥漫了整个山谷,刀影寒气,凛冽扑面。“什么人?”押运的人马中,为首的女子一声大喝,“这可是红羽军队之粮草,和人胆敢拦住去路哦?速速让开。”“嘿嘿!”人群中一人发出两声冷笑,一挥手,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杀!”身后的人影如幽灵鬼魅,带着夺命的气息扑向场中依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士兵,惊慌失措之下的抵挡,根本无法抗拒那些强硬的气势,不过几下招架便溃不成军。

押送的官兵四下奔逃,没有一点皇家的气势,倒像是在山中被人驱赶的猴子。“你还真舍得啊。”看着押运的士兵四下逃散,留下数百辆车马,冷玄卿凑近我的耳边低声道。还给他一个白眼,示意他继续看下去。“还说红羽国富兵强,不过几个回合就丢下粮草逃跑的士兵,居然就是红羽最精锐的部队,真是太好笑了。”为首的女子迈步围绕着一辆车转了圈,先是将所有装粮食的不带打开,白花花的大米撒了一地,似乎还有些担忧,将整辆车都翻了个底朝天,一代代货真价实的粮食让他倨傲的脸上露出了意思笑容。

“都尉,这些粮食就地毁了,还是?”手下的女子凑近她的身边。“烧了多可惜,隆冬之际,谁知道我们与红羽的战争还要持续多久?这里的粮食,够我们吃上一两个月,当然是运回去。”狠狠一瞪身边的女子。看着所有人一拥而上,驱赶着马车,冷玄卿歪着头望着我,“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毁了粮草而给自己用?”“你当这个时代是我们那时候吗?空运的车载的,再远的不给线一天也就够了,这个时代,都是用车马拉,战线越长,补给越难,现在又是冬天,‘碧影’远征,他们的补给线也不一定能跟的上,有这白捡的,谁舍得烧?”我趴在草丛中,看着自己数百车的粮食就这么眼睁睁的被人劫走,不但不难过,还开心的紧。

拍拍他的肩,我睨着他,“而且,我比你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他们的兵书兵法我也研究了不少,有打劫粮草的,但是从来没有把粮草劫到手粮草毁了的,证明他们在传统理念里,就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我这么做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还是应该谢谢你,若不是你想到把车辕掏空了塞火药进去,我还真舍不得拱手送上这么多粮食呢。”嘴巴轻喷着,我眼中充满了看好戏的期待。“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对我扬着眉,两个人笑得鬼兮兮。“今天夜里!”我摸着下巴,“只有今天,这么多粮草运进程,从时间上算,他们来不及卸货,就会连车带粮与他们的放在一起,晚上,我们就等着烟花满天飞咯”“你准备让谁偷进城干这么危险的事?别告诉我是你的宝贝爱夫。

”询问的眼望着我。“这个你别管,我安排了足够有能力的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我有更重要的事听你的意见。”在他好奇的目光中,我的手指向摊开的地图,“你看,这是碧影大军把守的‘重江城’,这城得名,就是城边的重江,重江在城的上游,供应者整座城的用水,因为地理位置,每年碧影都要花不少钱在治理这条河上,修筑堤坝。”嘴巴不停的说着,手指也飞快的在地图上点着。“现在的重江,你看看位置,什么感觉?”“呵呵。呵呵。呵呵!”冷玄卿这家伙,一字未说,只是开始干笑,越笑越开心,越笑越得意,而我,同样陪着他开始傻笑。

“也是今天晚上?”他掏掏耳朵,“我怕你来不及。”摇摇头,“放心吧,一条堤坝,你还怕我炸药不够?一天的时间,炸平他的城都多余了,我要他们在重江城一夜之间小时,我更需要的是,活捉他们的人,不然我拿什么逼碧影跳墙?”我咬牙,我笑的想黑夜中邪恶的精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