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淹重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重江城‘头灯火通明,来来往往巡逻的士兵井然有序,不敢有片刻大一,一切紧张而平静,城外的野地里,只有风声带动者篙草,偶尔一两声猫头鹰凄厉的叫声,呼呼的风刮得人耳根生疼,不少士兵不停的跺着脚呵着白气。”啪!“就在所有人如平时般期待着换岗时,一道漂亮的烟火自城中冲天而起,带着亮银色耀眼的碎光,在天空炸开,若火蛇迎空,又似流行坠落,散开千万多,挂着长长的尾羽,挂满半边天际。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壮观景色吸引的情不自禁抬头,远远的我甚至听到了城头上整齐的赞叹声,我的心开始雀跃,这烟火,正是我与那城中人约定的案号,亮则亮亦,信号的能力,怕不是几十里外都能看见,只是我还是不得不无奈的摇头,这信号,真招摇。

几乎同时,由城中先是传出一两声惊叫,随后声浪从城中逐渐传递,越来越大,越来越乱,也越来越惊慌。“快来人啊,不好了,库房着火了……”“快灭火,所有的粮草都烧着了……”“不行了,越烧越大了,大人,怎么办呀?”“快,快去牵战马,别让火烧到马房!”领命的士兵刚刚应声,随即传来更大的惊恐声,“不好了,马房也烧起来了。”“不好了,大账,大账也烧起来了。”我捂嘴偷笑,看来那放火之人显然是玩得开心,我也只能由他去了,至于这城中大伙,就让我来帮他熄好了,很快,真的很快。

“大人,要不要开城门,用护城河的水?”“不能开城门,开了,红羽的贼人们一定会设法攻城,我们一定不能开城门。”“大人,这样下去,我们的粮草会被烧光的。”“说了不行就不行,你再说,我就宰了你!”我也顾不上半夜地凉,直接坐在了地上,听着成立一阵慌似一阵的叫声,透过城头,已经能隐隐的看见那快上半边天的火焰红光。“它那里面,可真暖和。”“你就不怕害了百姓?”这冷玄卿,说的悲天悯人,当初和我想计策的时候可是一脸的兴奋。

“要开战,百姓早就逃亡了,这成里,全是士兵。”缩缩肩,真想喝杯酒暖暖身子,可惜现在是交锋之际,我不能有一步行差踏错。“时间你都计算好了吗?”蹲在我身边,与我一同望着那压制不住的火势,“若是你的水来早了,不适替他们救了粮草?”用力的摇了摇头,我坚决的出声,“不可能,我是炸了坝放了河水,可是你看冲天的火势,等这水上门,只怕粮草早就烧干净了,我逼不死他们,我只是要让这个城废了,让他们的军队散了。”城中,依旧不时的传来噼啪的炸裂声,突然一声闷响,大地一个剧烈的震动,让我整个人一歪,扑进冷玄卿的怀里,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又一个剧烈的抖动,再次跌倒。

“炸了!”我艰难的从他身上爬起,远远调望期待着。“天呀,那是什么?”城头上一声惊呼,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士兵的手指方向。就在城中已然鬼哭神嚎着漫天火光之时,我已经远远的看见一股的黄泥水,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向城的方向奔涌而来,夹杂着无数拉断的树枝和碎屑,打上城墙,激起的反弹波浪,溅起,落下,融合在又一波推上的波浪之中,无数碎散的木头打上城门,发出猛烈的哐哐声,就象打在人的心上一般。“不好了,重江决提啦……”即使在火光中已然在城头职守的士兵,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一路跌跌撞撞的奔下城楼,不多时,却又飞奔而回,下半身已经是湿漉漉的泥水。

“下,下面全是水,已经,已经齐腿了,大家,大家怎么办?”我看着整个城头上越来越多的士兵,大家都在呆呆的望着不知合适被的冲力撞开的城门,所有的拥堵在这个入口得到了宣泄,看似无声,却带着强大的力量,不顾一切的推挤汹涌着,那开始的冲天火光不知什么时候熄灭,整座城池陷入到无边的黑暗恐惧中,唯一的一点亮光,就是城头上的几只火把,摇摇欲坠着几点希望的光芒。“将军,将军大人呢?”人群中,不知谁的一声惊呼,只让更多的人陷入到骚动中。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战鼓,如一记猛锤砸上所有人的心,有些神经脆弱的人,已经发疯似的哭喊,“是红羽,是红羽的战鼓,我们还是跑吧,不跑一定死在这里。”“对,跑吧,我会水,游到哪是哪,不能在这里等死啊。”一个声音带起了无数的附和,城头上的幢幢人影顿时更加凌乱,消失不少。“传令下去,让罗将军率军沿山道追击,一律只准活捉,不许杀俘虏。”脸上扬起胜利的笑容,我对身旁的军士下着命令。“是!”士兵领命匆匆而去。

我抬起脸,远远的看着火光明灭的城头,随着火把的越来越少,人影也越来越不清晰,心,没来由的有些慌,他,不会有什么事吧?“你的宝贝回来了。”冷玄卿的调侃声入耳,我顺着他眼睛的方向,一道人影飞速而来,夜色中,碧色衣衫束出优美的身形,尤其御风而行,更有睥睨天下的傲气和豪迈,手中,正提着一名全副盔甲的女子。“灵箫,没事吧?”抚上他的胸膛,我的眼睛在他的周身上下扫过,急切的搜寻着。唇角扯出暖暖的笑意,他抓上我冰冷的手,拢入掌中,一股热流透入我的掌心,低头一瞥地上的女子,不屑的一晒,“这么点小事,你说呢?”嗔怪的看他一沿,低声咕哝着,“骄傲的小公鸡。

”手掌立即被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收敛起玩笑,我平静的脸上却挂上了深沉的威严,眼光下落,停留在女子的身上。一身碧影的银色将军服早已沾满污渍破烂不堪,下摆处不少被火苗烧穿的个个小洞,脸上更是黑一道黄一道的泥土带着炭灰,三十余岁的年纪,容貌中依稀还能看出她的勇猛,只是此刻,那双刚猛的眼早就有些迷茫,至今还有些想不明白是怎么落进灵箫掌中,又是怎么到我的面前。我抽着嘴角,似笑非笑,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眼神中的嘲弄让她难堪的低下头,“华瑞情,三十四岁,碧影先锋将军,华容旋的外甥女,华海清的亲妹,朕和你在碧影有一面之缘,将军海认识朕否?”女子狠狠一瞪我,“成王败寇,攀什么交情,你杀皇子,囚禁我姐,华瑞情恨不得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听到她的话,我的笑愈发古怪,“按你说也算是成名十余载的人物,居然还能猜到朕会亲赴前线,那场伏击打得真好。”低下头,笑得阴森冷酷,“不过朕这场还击,不比你差吧?”“都说碧影华相一家撑起了军队的半边天,如今后起之秀中,你和你姐都在我手中,你说,若要阻挡我大军前进,碧影可还有可用之将?朕真的好期待。”伸手一指‘重江城’的方向,隐约还有无数人的哀嚎哭叫,现在,大水越涨越高,冰冷的冬夜,沉重的盔甲,就是下了水,又有多少生还的希望?“来人,给我喊话,让他们投降。

”身边顿时燃气无数的火把,红羽的将士威风凛凛的站在我的身后,旌旗招展,刀枪雪亮。“‘重江城’里的将士听着,你们的主将已经被我们所擒,我主圣上有旨,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立即派人救你们出来,绝不杀一名俘虏。”“你们看,你们的将军已经是我们的阶下囚了,我红羽连她都不杀,更不会为难你们……”火光中,华瑞情的脸顿而颓丧。“如果你们坚持不投降,我们救放箭了……”身边的将士整齐的张开手中的弓弦,弓入满月箭如霜,城头上所有的人无可避之处。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城头上的人影,终于抛下手中的武器,华瑞情也终于一口气吊不上来,气晕过去。碧影先锋五万大军,在我的水火夹攻下,损失过半,剩下的一般,已经甘愿投降认败‘重江城’也在我的行动中彻底化为一片水中遗迹,我的军队铁骑,直接踏上了碧影的国土。这一消息,让碧影举国震惊,据我到子回报,不少大臣纷纷进言,希望北唐流风能与我议和,但是这位在位近二十年的国主,是吃了称砣铁了心,无论大臣怎么说,都一心要战,这一次,她直接派出了二相之一的左相华容旋与我直接交锋。

听到这个消息,我笑了,笑得很诡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