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酒情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上,这是我们探来的敌人所有消息,您过目。”罗丹恭恭敬敬地递上她手中的信笺。我眼光下落,飞快地扫过手中的了了几字,越过白色的信,停在了面前的图纸上。这是罗丹着人描绘的军事地图,也是最直观了解对手军力分布的形式图,我面色凝重,让出一边位置给冷玄卿,房间里,只有三个人不时的呼吸声。“三个人,三座城?”我皱起了眉,“她在玩三角公式吗?”“皇上,您说什么?”罗丹不明白地凑上一步,似乎想要得到我更多的指示,面对这员蓝翎二十载的老将,我但笑不语。

“将军,她是在问我呢。”冷玄卿从鼻子里哼出轻笑,“三角公式可是最牢固的守则哦,你怎么破?”“冷公子,您不可以这么对皇上说话!”尽忠职守的老臣的眼中,皇上奠威无人可亵渎,更别提一个没名没份,连伺君都谈不上的男人,“男子干政,有违朝纲,我主圣明,不计你……”“咳!”我一声轻咳打断罗丹下面的话,我敬重她,若没有她,蓝翎不可能有今天,若没有她,御雪根本不可能拿回皇位,我也无法改变她,改变这个时代的思想,但是,我同样不想改变我和冷玄卿之间的相处模式。

“罗将军,你对碧影这一次的部署有什么看法?”岔开她的话题,偷眼对着冷玄卿一个轻眨,他妥协地点点头,多少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忍忍吧,这是军账,老人家脾气犟。”我的眼神中传递着这样的讯息。“不忍能怎么样?”还给我一个无奈的眼神。“没人了随便你撒野,她三朝元老,是老臣。”抛过一记安慰。“知道啦!”还给我一个望天的白眼。“皇上,这次碧影可谓倾巢而出,连早已不上战场的左相都被派往前线,华家子弟,戎马一生,这一次,他们同守三城,左边`韶远城'是华家长女华洛书把守,右边‘晋远城’是华容旋一手提拔的大将风言歌,而最前面的这座‘天北城’,则是华容旋亲自把守,三城之间相距不过百里,呈鼎足之势,不论我们攻打哪一城,其余两城均能来得及救援,碧影这一次,不止是守城,而是利用我们长途补给,想要在冬天耗死我们。

”罗丹说得头头是道,我不住的点头以示我听懂了。“那就是,不管打哪个城,他们都能救援,不小心要是被困在三城的中间地带,他们退可守进可攻,而我们就彻底完了,对吧?”冷玄卿说的没错,就是三角定理。“他们守望相助,而我们则是孤军无援,若是围困,彼此都是一样的人马,根本无法同时困住三个城。”懊恼地着头发,只怕仗没打完,老人家的头发就成荒丘了。“你怎么说?”神秘地望着冷玄卿,“给你一个向老将军证明自己的机会。”“皇上不可!”冷玄卿还没张嘴,罗丹已经大声呼出,“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男子入军营之说,更何况是定计谋决定数万大军的生死。

”“将军。”我的声音虽轻,话中的不容拒绝却清晰,“英雄不问出处,男女又有何妨?朕不过是听听他的意见,又没说要叫数万大军交给他,毕竟,您才是我的三军之帅。”“看似守望相助,实则各自为战,说牢固,其实玩玩心眼可能就破了城,这没电话没传真的时代。”说着只有我懂的话,勾勾手指头我就乖乖地凑过了脑袋。“声东击西?”他挑眉。“四渡赤水?”我阴笑。两个人达成协议,一个击掌,“也!”“皇上,您这是?”我在罗丹的眼中看到了无数个问号,用力地拍拍她的肩,“从明天起,三个城,每个城给我派一队人马,每日分不同的时段击战鼓,做势攻城,然后看城中都有什么反应,只可留意观察,不可出战。

”“是!”军人奠职让她无法反驳我的话,只是在离去前还能听到隐约的咕哝,抱怨着男人怎么能进军账云云。“和你说话其实挺舒服,一点也不累,你是个聪明的女子。”当账中只有我们两人,他直接把腿架上了桌,似在抗议开始的不公平的待遇。“那是只有我懂你的话。”懒懒地接上他的话,“谁叫我们出自同一个时代,只有你我的思想与这个时代不同,我比你幸运的身为女儿身,又是一国之君,而你,则只好被称为异类之流。”账外的冷风卷着雪花,吹开账前的门帘,侵上我两的身体,也让我们收回了放在彼此身上赞赏的目光。

一个轻颤,我取过桌上的酒,“好冷,来一杯吗?”看看桌上斟满酒的瓷杯,轻松的目光挪回我的身上,“一杯?这就是你女儿家的豪迈?我在公司,可是酒仙极的人物,你也太小气了吧。”面对他□裸掉衅,我只是微微一笑,扬起声音对着账外,“来人,给我热两坛酒来。”脚步声匆匆远去,我回应着冷玄卿的目光,“当年,我也是不败之身。”“你都换了身体了,别说大话。”“天知道你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是英雄是狗熊,过两招试试!”谁也不让谁的大眼瞪小眼,在士兵送上两坛酒后停止了嘴仗。

“啪!”我一巴掌拍开封泥,“先比速度!”他只是抽抽嘴角,将酒坛凑向唇边。甘冽的芳香带着醇厚叼美扑进唇齿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与他玩起了斗酒的把戏,只知道,那眼中的不屈引起了我心里深藏着的好战,以往的世界里,女人太过聪明总是让男人后怕,这个世界里,身份与地位,让太多人只知道对我恭顺,灵萧与狐狸,再是不羁,骨子里都是在力求着与女人争一方天地,我即使赢了,也是司徒青颜,红羽的帝君。只有他,是真正拿那个时代的眼光看我,彼此平等,他的肯定,似乎是我在寻求当初各种感情失败的一个安慰,我只想证明,沈意欢的聪明,也是有人欣赏的。

“喝完了!”我咚地放下手中的空坛子,几乎同时,他也丢下了手中的酒坛。“我赢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彼此几乎同时,只是我胜在先出了声。“明明是一起,你赖皮。”一点也不让的把脸伸到我面前,“没见过你这么好斗的女人。”“知道我是女人也没见你让我,小气的男人。”“这里是女人为天的地方,应该是你让我,没品的女人。”“现在承认女尊男卑了?早干什么去了?输了就是输了,别狡辩。”“哇,你真的赖皮!”他的脑袋伸到我的脸前,长长的手指擦过我的唇边,留下的感觉,“看,你都流到脖子里去了。

”“没有!”这能怪我么,坛子大嘴巴小,比赛喝酒,哪能不漏点?“有,就是有!”象个孩子似的叫嚷着,他的脸贴近我的颊,用力地一嗅,“分明是酒味,你洒酒。”“没有,没有!”我抓上衣领,试图掩盖证据。“哼!”他双手用力地分开我抓着衣领的手,一张俊俏的容颜在我脸前无限地放大。突然,一股湿湿的暖意刷过我的唇角,他和笑容灿烂得胜过冬日的暖阳,“我舔到了,是酒,你赖不了吧。”天哪,他,他,他刚刚是亲了我?不,是舔了我。我的身体顿时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小嘴微张着,鼻子里嗅到的,是属于他带着酒香的男人气息。

一步后退,却发现他的双手已经圈在我的腰间,无暇的雪白肌肤上,隐隐透着红润,银色的眸子,仿佛门外那挂满树梢的晶莹,没来由的,居然让我想起了圣诞节,一个寒冷却让人温暖的节日,虽然对曾经的我来说,只有一人的落寞与孤寂。“有没有人说,你是个没酒品的男人?”舍不得移开眼,只是低声说着。“有没有人说,你是个引起人征服欲的女人?”他的声音,什么时候带上了性感的韵味?已经没有更多的思考,我的唇,与他的温暖相贴,带着酒香,和他特有的尊重却不容质疑的主动权,含上我娇嫩的唇,一只手扣在我的脑后,吮吸着我的,一点点地欺入我的唇齿间,勾引着我的香舌,在他掉拨下躲闪,迎合,直至纠缠。

让那相同的酒香互相融合,同样渐渐融合的,还有我们相似的灵魂。闭上眼,任由他带领我的感觉,心底最深处的一点小小遗憾似乎被填补了的,却猛地警醒过来,一把推开他的身体,踉跄着后退,直到撞上身后的桌子,用力地喘着气。抬起眼,望着他通红的脸,我知道,自己只怕和他一样。用力地深吸一口气,我挂上完美的笑容,“你是在寻求,这里的女子吻起来,和你以前把的妹有什么不同吗?”片刻的失神,他的脸上也恢复了无懈可击的笑,“我是在向你证明,那个时代的男人,比这里的男人,要更有味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