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之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谁也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红色人影是谁,只知道那白纱覆面下如神袛般飘然的身躯,美丽的似谪仙下凡,一时间,恍惚了无数人的心神。我的嘴角轻轻勾起,手指盖上檀口,小小的一声咳嗽,掩盖去那差点喷出的笑意,这家伙,能有什么时候是不骚包的?“你是何人?为何妖言惑众,假传圣旨?”一提马缰,华容璇已经回首怒目而视对上城楼上张扬的男人。妖言惑众有可能,假传圣旨只怕未必咯,我闲闲的抱上了肩,看着那城楼顶上受‘万人敬仰’的拉风人。

“我是何人?”一声轻笑随风而散,同时飘落的,还有脸上那一层薄薄的面纱,一张旷世绝色的容颜,一抹邪魅浅笑,震惊了全场,也彻底震裂了华容璇脸上的嚣张。口中不断的喃喃着,不用听,我也能猜到,她不明白,怎么也无法相信她所看见的一幕。“碧影‘月夜幽兰’皇子在此,左相为何不跪?”北唐绯夜高高在上,凛然而立,全身的气势勃然而发,数万人众,竟然无一人敢质疑他的身份。似是故意,北唐绯夜就这么远远的和他对峙着,“你以为按约定你的好外甥女华海情失踪了,又传回了我死了的消息,你的计谋就成功了吗?送亲途中,暗中下药,你以为,我会象我的父君一样那么容易就被你们坑了?”我突然皱起了眉,这些话,似乎不该在三军阵前宣扬,死狐狸,到底在玩什么,站那么远喊话,他不累吗?只是有人不是这么想的,依旧夸夸其谈,“不过是将计就计,你们的毒药,又岂能给我造成伤害?普通的憋气龟息,你们竟然会以为我真的死了,华海情是失踪了,不过不是在你的授意下失踪的,而是被我抓了,你们之间所有的信件往来,全是出自我手。

”“你……”不确定般回头望望我,华容璇能看见的,只有我静若止水的表情,她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你蓄意挑起两国斗争,即使我知道,也不敢抓你,你手下的人,几乎通知了碧影的大部分兵权,既然你想打,我就让你的人上前线打,如今华家军俘的俘,散的散,剩下的,也对你不再忠心,投降吧。”华容璇通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等着我,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一切都是计,一个引她上前线的计,只怕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出卖她的,竟然是碧影的皇帝,虽然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投降吧,你的女儿,外甥女,大将,都被我抓了,紫焰那,也已经陷落,不可能再有人来救你。”我惋惜的对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不信!”一声狂吼,狰狞的表情爬上扭曲的脸,一指城头上的北唐绯夜,“你早已是红羽帝君的伺君,根本不是我碧影的人,口口声声奉旨前来,也未见你拿出圣旨,我怎知不是你为了帮红羽,故意离间我的军队?”我一语出口,我终于想通为什么死狐狸拉拉杂杂的说那么多话,很多秘密,本不该公开,他却毫不在乎的在两军阵前拿出来说,这家伙,在拖时间。

“华容璇!”我一声大喝,“你与紫焰勾结,暗中同时起兵,你真以为这秘密无人知晓吗?如今紫焰已覆,要不要我带人给你对峙?红羽与碧影,本是友好之邦,更有姻亲之密,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让两国开战,让姐妹变成仇人,让无数家园失去亲人,为了你一个人,牺牲了多少年轻的生命。”“你口口声声因为红羽杀了我才起兵,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你这个借口还有用吗?”“你战场上的亲人,都已在我手,家中的老幼,只怕也尽入皇帝掌控,你以为你还有挣扎的能力吗?”“你是叛国之将,你的士兵不会再跟随你。

”似乎与狐狸心意相通,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根本不给别人开口的机会,望着遥远似神如仙的缥缈,我心里不停的骂骂咧咧,死狐狸,你那个带圣旨的人呢?怎么还没来?她似乎渐渐冷静下来,听着我和绯夜不停的声音,脸上只是挂满了残酷的恨意,“你们根本没有我主圣上的传旨,一切都是你们的反间计,我华家的士兵们,万不可听信他们的话,我们杀!”我知道她拼了,她必须保住手中最后的几万人马,这才是她能和北唐流风叫板的本钱,她不能散了军心,更不能让自己叛国的罪名坐实,投降,她必死无疑,若是和我拼,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一声大吼,军中常年的威信,让她手下的人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武器,踏着整齐的阵型,一步步的向着我的方向而来。大地因他们的脚步而,战场上早已一片肃杀之气,红羽的官兵,也早已架起了手中的枪,最前方碟甲盾阵已经摆好,一场肉搏拼杀一触即发。并不是我没有打胜的把握,而是我不忍心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此逝去,我答应过北唐流风,尽量保住她的兵将,只是眼前的情景,已不是我一个人能控制的了。“圣旨到!”一缕悠扬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狐狸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名女子,只是此时,她还是用力的喘着气,站在高高城楼击龚的鼓架上,她的身体不断的摇晃着,脚下就是数十丈的城墙,一个不小心,就会化为一颗流星,摔成肉泥。

我终于舒坦的笑了,那女子,头发散乱,衣服上沾满了污迹,身体似乎无法适应脚下那一点点位置,还在不停的晃动中,若不是狐狸拍在她肩膀上的手,只怕都摔下去数十回了,可不正是我的老熟人——项佩么?“是,是右相……”早有认识的人出生,碧影的军队中出现了越来越大的议论声,只有华容璇的脸,越来越难看。“右相来了,难道那些传言是真的?”“我们的主帅难道真的是叛徒?”“那我们不也成了叛军?”在狐狸的硬拽下终于站稳了身体,项佩飞快的打开手中的黄绫,“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左相华容璇,私通紫焰,暗害皇子,挑起红羽与碧影两国纷争,妄图扩张势力,谋逆犯上,其心可诛,幸天佑碧影,得红羽帝君相助,保我江山永固,今着令碧影将士,将叛臣华容璇拿下,不知情者,一概不究,我碧影与红羽,永为姐妹邻邦,钦此!”项佩来了,我能为碧影做的,也都做到了,剩下的,是人家的内部矛盾,我歪头对着罗丹一句轻声,“撤兵!”“皇上您这是?”我的老将军显然还有点神智没清醒。

无力的扯了抹笑意,我感到全身的弦都放了下来,“还不明白吗?这一切,都是我和北唐流风的约定,从皇子进宫起就是。”“那皇子被害?”“是故意放的消息,为的就是让这家伙以为她成功了。”“那攻打几座城?”“为了分散她的兵力,她的势力太大,北唐流风即使知道,也控制不了她了,华容璇希望我们和碧影开战,所以就将计就计,派她的人马,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让你优待俘虏了?”“皇上,您照样做,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啊?”“好处?”我哈哈一笑,“我象是没好处肯帮忙的人吗?”北唐流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紫焰已是我的囊中之物,蓝翎更是与红羽在渐渐融合,唯一剩下的,就是她所执掌的碧影,当我三国在手,再吞并她,轻而易举,偏偏她外忧内患,根本无力抵抗,若是被华容璇兵变,别说皇帝,项上人头都难保,当这一次的危机解除,碧影会自动向我红羽臣服,成为我红羽的附属国之一,至少这样,依旧保证了她皇帝的位置,对我来说,与其硬打碧影,不如收归,慢慢的鲸吞蚕食胜过武力,各自算计各自的,我又怎么会不帮她这个忙?“我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歇斯底里的疯狂是失败者不愿意接受现实的最真实体现,华容璇一拍马腹,径直向我的方向冲了过来,如同斗红了眼的公牛,竟然无人敢拦她。

眼前碧影一闪,漫天掌影已经包围上她的身体,只是,她似乎早已不顾自己的死活,灵萧身形一动,红色的血雾喷出,手中的枪,也在此刻飞掷而出。我的面前,早已经密密麻麻堆满了人,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伤到我,但是那柄银枪,被灵萧掌力一震,早歪了方向,直奔冷玄卿而去,而我面前不断晃来晃去的人,挡住了他的视线,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没有任何犹豫,从车上站起,一个飞扑,抱上他的身体,再想要滚落马下,那银亮却已到了我的眼前,躲?怕是躲不了了。

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叮!”不知道从哪伸出的一柄剑,点上枪尖,近的让我几乎能看见相触时擦出的火花,枪尖擦着我的鼻尖,在我脸上留下极小的一道红痕后插入黄沙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