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门外直接飞进一件暗器,带着旋转的力量,划向随青的手。身体一轻,随青带着我飘然后退,双目炯炯盯着门口。“玩大了吧,现在人家要为你死,找我求救了?”带着嘲弄,门口缓步踏进一个人影,黑衣黑裤,可不正是那开始抓我的黑衣人,只是头上的斗笠适才已用来偷袭随青,只留一头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扬,冷冷的碧眸,扫过我正搂在随青脖子上的手臂,“你自己解释,我回去了。”灵萧没义气跑了,只有被点了穴道的我,呆呆的接受着随青质问的眼神。

“我,嘿嘿,呵呵,哈给。”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又躲闪不了他的目光,干脆一闭眼,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身体一凉,他已经把我坐放在了桌上,飞快的睁开眼,望见他的手从我的腰间慢慢撤走。“随青,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杯疑,你别生我的气。”焦急的一伸手,发现穴道早已经解开。拽着他的一副,表明我死也不放他走的决心,可是,我分明感觉到了衣服从指间一寸寸的滑开。后退一步,他和我保特着距离,缓缓的半跪而下,低垂着的头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道歉,我承认错误,我只想引你出来,你别走,别走!”挣扎着想要跳下桌子,却被他一把握住了脚踝。为了逼真,灵萧抓我出来的时候没有套衣衫,没有穿袜着履,雪白的小脚在空气中暴露这么久,早冻的失去了知觉,一路上的奔跑,破屋里的种种,更是沾上了不少的灰尘。小心的擦拭着我脚上的灰尘,就像是捧这薄胎的细瓷花瓶,郑重其事,一点点的抹去脏污,我低头望着,自己的小脚被他握进掌中,胸中突然溢满浓浓的依恋。“随青,别弄了,回去洗洗就行了。

”脸上飞过热辣辣的感觉,从来没有人这样捧着我,让我的自信一下满涨到了顶点,可是,脚被他这么看,还是下意识的瑟缩。下一刻,脚尖整个触到一个温热的所在,柔软的绒布下是坚硬的铁块,“啊!”我想要缩回,他却紧紧的握住我的脚踝,贴的更紧。脑中轰的一声,感觉无数的小鸟在眼前唱歌,他,他居然把我的脚紧紧的抱在怀中,贴着他有力的胸膛,感受着因为我的冰冷那突然紧缩的肌肉。“还冷么?”随青的声音,如春风拂面,不再固执呆板,暖暖的,就如同从趾尖透入的温柔,慢慢的,一步步爬满我的身,我的心。

“随青!”再管不了许多,身子整个一倾,从桌上落下,我知道,他一定会接住我。当久违的胸膛再次属于我的时候,我死死的抱着,不停的柔蹭摩挲着,不放了,这一次,再也不放了。“你怎么这么傻,傻傻的守着戎,傻傻的看着欢,傻傻的就这么一辈子吗?”恨他的傻,却也疼极了他的傻,“如果不是我今天引你出来,你真的准备永远都不出现吗?”栖息在他的臂弯,让浓烈的思念包裹着我们两个人,感受着他的吻轻轻落在我的鬓角,随青难得的主动,让我的脸上挂满了浅笑,经过这一次。

在他的心中,一些存在的隔阂已经慢慢飞远,听着他娓娓的声音,让幸福流淌。“项大人见您之后,我已经想出来了,只是,有人先了一步。”项佩走了以后?他说的是我端着酒杯喊着他的名字发酒疯的形象吗?忍不住的埋首在他的怀抱,捶打着他的胸,思及当时的失态,酡红又一次爬上脸颊。“你的意思是,及时没有‘月夜幽兰’很可能你也撑不了多少日子了?”小手忍不住的在他腰间一拧,我忍受着锥心的痛,他又怎么可能会比我好到哪去?“每天看着皇上,随青宗师不断的挣扎,有时觉得能这么守护皇上,已经是最大的福分,如果皇上已经忘记了随青,那我就这么过一生也无所谓,可是那天,我听到皇上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那一刻,我突然责怪自已,为什么那么坚持,伤了你的心,为什么那么固执,墨守成规,遵循着根本无用的规则,随青错了,今后的守护,只因为爱。

”我终于听到了,听到了他解开心结,也终于等到了他的回归,不管曾经有多少磨难,只要以后能永远相依。圈上他的颈,惩罚性的啮上他的唇,咬着那两瓣柔软,听着他喉咙深处挤出的哼声,我更加用力的吮吸。微启他的唇,让我更深入的探索,舌尖划过他的齿缝,与他的舌纠缠,侵占着他每一寸的香甜,他无力抗拒着,只是不断的收紧我腰间的铁臂,任我汲取。他的齿缝轻轻一合,含住我骚动的唇,灵舌突然勾上我的唇,用力的舔吮,舌尖更是不时的划过我的唇齿之间。

心中一喜,他真的变了,变的主动,变的不再自卑,一个只为爱而存在的随青,闭上眼,我浅浅的笑了,迎上他狂风般的索取。当我神清气爽的从大帐中走出,第一件事就是找上那冷冰冰的灵萧,劈头一句大吼,“你昨天晚上给我塞嘴巴里的是什么?臭死了。”“药呗!又没吃死你。”闲闲的白我一眼,将眼光再次投回到手中的书上。“什么药,我怎么不知道‘碧落宫’还有这么难吃的药?”以往我闻着的都是清香的,什么时候有吃在嘴巴里臭哄哄的药?我十分杯疑他就就顺手捏了鞋底上的泥巴塞进我嘴里。

莞尔一笑,人畜无害,“金疮药。”我感觉到嘴角都在抽搐,“那个是外伤药吧,你居然让我吃下去?”“谁说过金疮药不能吃了?你这不没事么?”“你!”我咬牙,我切齿,我就是不敢欺负他。连随青也只能和他斗个平手,呜~~我祈求老天降个人下来,给我好好收拾收拾他,打掉他那满脸的无所谓。事实证明,有些话是不能乱求的,什么叫好的不灵坏的灵,就是这么来的。当我的大军开始向红羽撤退的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那夹道欢迎中缓慢的进程,万人景仰我已经接受的够多了,辛苦战斗的是士兵,这一切还是留给他们和罗丹吧。

悄悄的带着身边几人,我又一次享受着微服私访的乐趣。开心的摸摸灵萧,蹭蹭随青,再捏捏墨墨,我的欢乐已无从掩饰,天下平定,爱人在侧,我若还说有什么不满足的,就是我的后宫,那小小的嫩声软语太少了。“姐姐,你以往不是喜欢喝酒的吗?最近怎么都不碰了?”墨墨的声音让我与冷玄卿的目光一触即分,自从那次不该有的亲留之吻后,我们两个人都刻意的不提此事,我更是视捣乱的酒为毒蛇猛兽,连军营庆功宴我都美感没敢沾半滴,就是怕再有个什么乱性之类,幸好他与我一样心思,第二天闭口不谈,才让我免了许多的尴尬。

一路上憋了许久,我匆匆的奔向茅房,可就在我释放干净束衣之时,两个人的交谈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你确定没弄错,就是这个丫头?”“几十年,你什么时候看我弄错过?”“那脸蛋,漂亮归漂亮,太不够英武了,哪有我当年的风采,小猴子什么眼光啊?”“身边几个小子倒是一个赛过一个,比小猴子也不差啊,难怪敢不对小猴子负责了?”“你瞎了眼啊,会有人比我们家猴子还好?”“我只是说不差,什么时候说比小猴子好了?也就刚追上我当年的样子。

”“比你当年是漂亮多了,和天儿倒是差不多,当年的天儿还是漂亮些。”你的意思是,你想那个家伙了?你找他去好了,别找我!一天到晚只知道拿刷子,假的要死。”“行了行了,别吵,现在怎么说?把这个丫头带回去?”“不带怎么行?带回去,让小猴子开心下。”“万一小猴子要是不开心呢?”“不开心就把她给杀了!”“你猪啊,杀了,小小猴子不是没娘了?小猴子还不宰了我们?既然小猴子肯为她生小小猴子,那应该是喜欢的吧。”“不管了,不管了,先抓回去再说!”正当我一脚踏出茅房的大门,迎面就看见一男一女站在我面前,女子看上去也就是四十上下的中年美妇,一袭红罗裙,衬托着高贵的气质,秀丽的面容上,一眼就能看见她那双闪着精明的眼睛,正对着我上上下下不停的打量,一旁的男子,全身湖蓝色的长衫,一派优雅闲逸,同样四十上下的年纪,不难看出年轻时的英俊,竟然让我脑海中闪着这个年纪随青的样子。

“二位上茅房?男左女右。”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眼神让我感觉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肉,待价而沽,而且在这个地方相见,我很难有礼的含笑缓步而去。“你是司徒青颜?”就在我绕过两人往前迈步时,女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