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君誓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哎呀,忠言逆耳啊……”我大笑出声,逃开身体。房间不算小,只可惜正中间被一个大碳盆挡住了一大半的路,剩下的地方放满了各种菜肉水果,还有酒坛子,可供我逃跑的空间实在太小。一不小心,一脚勾上架在炉子上的铁叉,几步踉跄,脚步早乱,腰间一紧,活活的被人揪住了。反正跑不了了,我索性一付打死十八年后又是一位猛女的德行,脖子一扬,往他前面一战,“让你打好了,谁叫我的嘴巴坏。”算准了他的思想,女人身上任何部位男人都不能乱碰,更何况绅士如他,打死干不出丢脸的事。

手伸在空中,半晌不曾落下,他只是怔怔的望着我,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让我的鼻间充斥着他身上淡淡的酒味,熏得我有几分醉意。“你要打就打,要收就收,放在空中,被你吊着很恐怖的。”明明看着我,却似被点了穴道,我伸手在他眼前晃晃,这家伙不是睡着了吧。手倒是慢慢放下了,只是那眼,却依旧没从我脸上挪开半分,一只手,还抓着我的肩头,让我跑也不是,站也不是。“若是能早些认识你就好了。”似轻喟似低叹,从他的口中幽幽而出。“呵呵!”我干笑两声,他不是脑子摔坏了吧?“别多想了,其实我们认识比他们都早。

”不着痕迹的挪开肩膀,我似不经意的出声。“呵呵,是啊,我们认识比他们都早。”他似乎在我的提示下清醒,随意的笑笑,拉开了和我之间的距离。他是聪明人,即使我曾经与他有过共同的时代,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国之君,数人之妻,孩童之母,任何一点,都是骄傲如他的人所不能容忍的,我们之间的吸引力,不过是他乡遇故知的相惜而已。有些事,彼此放在心中留念回味就好,拿上台面是不符合实际的。“你说,为什么当初我没发现你的特别?”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声音,听上去还算轻松。

“谁说你没发现?”我大大咧咧的往嘴巴里塞着肉,刚刚的霉味都喂他了,自己倒饿了个半死,“你当初有喊我死女人,还说我得寸进尺云云。”“有吗?”眉头一挑,看上去无辜已极,低下头:“我不记得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懒得和他争辩,争出来也没意思,“说明我俩有缘无分。”看见他明显不自然的脸,我有些恨自己的快嘴巴。一声冷哼,“是吗?”他抱着酒坛重重灌下一口,“你也知道我不是这个时代的男人,我一向认为,喜欢的应该自己争取,你觉得呢?”“赞同,但是我更知道,不破坏他人家庭,不夺人妻是我们最基本的道德守则,你觉得呢?”听似随意,两人不知不觉间较上了劲。

“若她的婚姻本就是个错误呢?”他丝毫不推让。“只要她喜欢,也就无所谓错误,既然喜欢,就更该祝福而不是破坏。”我举杯一敬,笑饮而下。他无言,我无语,两人用眼神无声的交流,偏又绵里藏针。“皇上,早朝时间到了。”门外红藕的一声,解了我的尴尬。“我去上朝,有空再聊。”匆匆丢下一句,我从容的表情却掩饰不了飞也似逃跑的步伐。玄卿是个很好的朋友,知己,如果是当年碰上他,也许,我真的会感激自己的幸运,只是现在,他与我之间,什么都不可能了。

我是司徒青颜,我生活在一个女尊的国度,不再是那现代社会的沈意欢,我有那么多的爱人,不能再去妄想其他,还有……“母皇!”一个嫩嫩的身影抱上我的小腿,还有甜腻柔糯的声音。呵,还有我的凌澜,这个未来注定要承担重任的孩子,将来的她,一定会比我更加出色,我的骄傲,我的凌澜。蹲下身,抱起我乖巧的孩子,“凌澜,想母皇没有?”“想!”讨喜的一句大叫,“凌澜很久没见过母皇了。”嘟着粉粉的唇,“可是父后说,母皇很忙,叫凌澜不能打扰母皇,不能骚扰菊父君……”声音越来越低,满含着无限委屈。

点上她小巧的鼻子,“菊父君就要给凌澜添个弟弟妹妹了,所以父后说的对,不可以骚扰他,你若是无聊,找母皇好不好?”飞快的点点头,又猛的摇摇头,让我看的真替那漂亮的小脑袋担心。“为什么不要母皇陪你?”我这个娘难道做的这么失败?连女儿都不要我了?“母皇很忙很累,做女儿的要体谅母皇。”她的回答让我睁大了眼睛,才刚刚两岁的孩子,居然有如此思想,我该说御雪的教导太成功了吗?大大一口亲上她的嫩脸,将她的小身子高高的抛起,换来她摇着双手咯咯的笑声,“没关系,母皇喜欢凌澜,根本不会累,凌澜没人陪很可怜的,是不是?”“凌澜有人陪,有哥哥陪的!”绽放出一个如花的笑容,纯真若水晶,感动溢满心扉的同时,也在感慨,他日若长大了,又是怎么一个倾国祸水。

“什么哥哥吖,母皇怎么不知道?”让她坐在我的膝头,难得的享受天伦之乐,突然间蹦出一个哥哥让我有些吃惊。“哥哥就是哥哥,哥哥是好哥哥,哥哥会陪凌澜玩,凌澜喜欢哥哥。”蹭进我的怀抱,长长的睫毛开始扑扇,嫩嫩的小脸还挂着玩累了的汗珠,这孩子,看来要睡了。一下下轻轻拍着她的背,嘴里哼着柔柔的小调。我的骨血,我的凌澜,我的骄傲……抱着她,才会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为她创造一个盛世,给她一个强大的国家,是我的责任。

又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她,自她生下起,就注定要成为一国之君,肩上的胆子太沉重,注定要牺牲更多去成全。她的自由,她快乐的童年,她无拘束的生活……眼角突然瞄到门边一个小小的影子,若不是那太阳投射的光线出卖了他,只怕连我都没办法出现那还有一个躲藏的人。只是那身形?了然的一笑,我摇着怀里的凌澜,轻声呼唤着,“那是惊鸿么?出来吧。”门边蹭出一个人影,对我,没有叩拜,没有敬语,即使在我的目光逼视下,也没有半步退缩。“谢谢你这段日子陪着凌澜。

”这个孩子,坚韧顽强,更有着不屈的心性,若好生调教,也许……“我不是因为你才陪她的。”还有着少年的晴朗稚嫩,唯有那气质,已日臻成熟。“不管怎么说,我也要谢谢你,喜欢她么?”我的口气,怎么听起来那么怪,我可怜的凌澜,才三岁。眼光落在我怀里那个小小的粉团上,他生硬的表情上终于有了一丝情不自禁的放松,更是小小的牵动下嘴角,柔弱了面容。不再需要答案,凌澜的纯真无邪,容易勾起人心底深处最真挚的一面,那小小的笑容,融化无数冷硬铁骨。

“你愿意永远替我守护凌澜吗?”心里不断的低声,要矜持,要矜持,我此刻的笑容,一定非常无害。“我会永远保护她,但是不是为了你。”死小子,虽然你的话让我很满意,但是怎么听还是有点不对味。不屑的眼光扫过他身上下,“凌澜未来可是一国之主,将要继承我的皇位,别说你一介平民,身无半点长处,将来能容你在她身边有一席之地就已经是你的福气了,更别提什么封君名分,便是如此,你还能做到守护她吗?”“我保护她,和你没关系,和地位也没关系!”嚣张的小孩。

“那你要武功没武功,要文采没文采,你觉得你那什么保护她?就靠一张嘴吗?”看着他低下头,我心头小小的得以一下。小屁孩,说不过你,我还配当皇帝?“我可以学,文治武功,我都会比任何人强!”不过小小的一下失意,坚定的抬头,与我对望。点了点头,“好,我允许你向任何人求救,但是,我只给你十年时间,若是你的武功不能超越将来凌澜的影卫,文治得不到我和风后的认可,今日约定就此作罢,从此你再不能靠近凌澜一步。”“好!”想都没想的点头,“不过我要先寻找我的救命恩人。

”“找到又怎么样?你能报恩吗?”臭脾气的小孩,若不改,未来必定吃大苦头。无惧的望着我,他没有丝毫寄人篱下的感觉,“我可以先告诉他,欠他一个人情,可以替他做一件事。”“一件事?”我突然诡异的笑了,感觉到身后的气流有些微的波动,显然,有人和我一样,动心了。“我若替他把要求提了,你接受不接受?”低头看看,凌澜已经在我的怀抱里呼呼大睡,脸上透着红润的色泽,煞是可爱。“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要提什么要求?”一点不买账,已初见秀美轮廓的少年,声音可不似他的长相那么讨喜。

“哈哈哈哈!”刚大笑两声,猛的想起怀里的凌澜,我捂着嘴闷笑。“哼哼!”清了清嗓子,我扬声一唤,“随青,出来吧。”黑影一闪,我笑意盈盈的揽上了他的腰,扬起一脸的坏笑,“随青,你那个什么条件,我提了可好?”眼中闪出宠溺,由我一只手抱着凌澜一只手搂着她,低沉的声音不再那么恪守尊卑:“你说了算。”转身面对着眼前桀骜的小鬼。“恩公在上,受惊鸿一拜!”在我面前都竖起防备的墙,面对随青倒是一点不含糊,直直的跪在他面前。随青虽然未出声,但是眼中的欣赏是怎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想要徒弟么?”我眨着眼,对这随青使着眼神。肯定的一点头,随青的脸上,挂起了淡淡的笑意。“叶惊鸿,若我说他的条件,就是让你做他的徒弟,你接受不?”小毛孩子的脸上还有不解,眼光在我和随青的身上移来挪去,依旧没想明白。“你的恩人,是我的丈夫,凌澜的夫君,这么说你懂了?”我抬首,与随青相视而笑。“灵霄,绯夜,都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他们的底你能骗到多少,那是你的本事,但是要先让随青满意,你才有资格留在凌澜身边。

”一瞬间,我没有错过叶惊鸿眼中的喜悦。“随青,带他去拜师吧,看他这德行,估计他日又是一个死榆木疙瘩。”忍不住嘲笑地上的小鬼,我抱着凌澜起身,“我要增进母女感情,你们到一边培养师徒情分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