舐犊情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母皇!”甜甜声音还有没有清醒的朦胧,小脸蛋在我怀里乖巧的蹭蹭,揉揉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红红的嫩脸让人想极了多亲几口,再咬上两下。“睡醒了?”捏捏她的脸,再揪揪她的小鼻子,“要不要回父后那里去?”“不要!”小脑袋一个劲的往我怀里钻,“母皇很少陪凌澜的。”两条粉嫩的胳膊抱着我的手,紧紧的不松开。想想自己这一年,确实很少呆在宫里,难得孩子如此乖巧没有哭闹,倒是让我有了一丝愧疚,这么长时间,我居然没有一点身为人母的自觉。

“母皇,什么时候凌澜才可以像您一样,出宫呢?”小手拽着我的衣衫,仰着头期待的问我。“等你再大些,母皇让你出去,游遍江山,有了阅历,再回来接替母皇的皇位,我的女儿,可不是一个只有知识却不懂常识的人。”看着她的脸,心里由衷的满溢柔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丫头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讨好,“母皇,那凌澜能带惊鸿哥哥一起出去玩吗?”突然想到什么,我坏心的抱起小凌澜,“凌澜啊,只想要惊鸿哥哥一个吗?如果有和惊鸿哥哥一样漂亮的哥哥,你带不带着一起玩?”“和菊父君,梅父君,兰父君,影父君,谨父君,还有冷哥哥一样漂亮的哥哥吗?”小丫头扳着手指头,吃力的想着,看的我身上一阵冷汗。

“是啊,和他们一样漂亮的哥哥,你要不要?”不用看,我此刻的眼神,一定象个坏心的巫婆。“凌澜不知道!”小手抓上脑袋,大眼中扑扇着不解,看来对小孩子来说,我这个问题,有点难。“你长大就知道了!”对于这个前途重任的孩子,好想把所有世间的美好都捧到她面前,只要那小小的一个笑脸。我的孩子呵,你一定要幸福。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在我面前雀跃,我的眼神忍不住的追随,再大几岁,以御雪的心性,怕是她要再有这样的欢乐就很难了,只希望,那个人的承诺能兑现,我真的不希望她被一国之任压垮了。

“这么小的孩子,你就在问她将来要多少个男人了吗?”身后怪异的声音让我的身体一僵,他什么时候来的?“不过是孩子,逗逗她玩而已。”我回身,扬起无所谓的笑容,“有必要和个孩子的话认真吗?”有些不理解冷玄卿的不高兴来自于什么,“她是未来的一国之君,便是有三宫六院也不稀奇。”我没形象的靠上栏杆,眼中是对那奔跑孩子的纵容。“你不该有这样的思想的,难道你不认为一生一世一双人才是对所爱人的尊重吗?”他眼中的不赞同似已有了隐隐的怒火。

他说的没错,我以往二十多年的教育,都在告诉我对爱情忠贞,一心一意,只是,不论我对爱情什么观点,又什么时候轮到他置喙?“以后她若是只要一人,我绝对不会为了什么传承而让她去接纳更多的男人,若是她愿意将心分给几人,我也不会干涉她的自由,你在和我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生气吗?”眼中的探索,直想看进他的心底深处。“我才没功夫和一个孩子生气,我是……”恨恨的一句话,在对上我的眼神时突然住嘴,挪开了眼。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不是生凌澜的气,而是生我这个凌澜的母亲的气。

气我已经被这个世界改变气我如此轻易的将多夫视为儿戏气我将曾经的一切抛弃的那么彻底可是,冷玄卿,我早已经不属于那个世界了啊,这里才是我的家,究竟是我的改变错了,还是,你的坚持错了?“这里才是我的家!”我镇定的回答,口中的坚决不容忽视。“你不属于这个时代。”似要说服我,只是话出口,连他自己也为那不够坚持的语气而懊恼的别开头。直视着他,我扯了抹没有笑意的笑容,“现在的我,就属于这个时代,你忘了吗?是你亲手将我送来这里的。

”轻风扬起,吹乱了彼此的发丝,青色的衣衫在我眼中飘摇卷起,又缓缓落起,再次卷起……越过他的肩头,远处寒梅依旧红艳,花瓣间染着点点雪白,在风中颤抖,留恋着花瓣的娇媚,光秃秃的枝头,一抹浅绿偷偷探出头好奇的张望着……终于,那点点雪色,被强行带离枝头,慢慢飘落,逐渐变淡,直至消失……春意已近,白雪再美,也不该贪恋这人间春色,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心头隐隐透着一股不安的忧伤。“玄卿,我们是好朋友,你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坚持,我也有不容于那个时代的张扬多情,很多事,不是改变了,再改回去那么简单。

”我轻声叹息,为他,也为自己。“可以的,你要你想,就能改回去!”半晌,他只是幽幽的一句,还在挣扎着。再次慢慢的摇了摇头,一字一句在风雨中飘进他的耳内,“我不想!”当我来到这里以后,我无数次告诉自己,这是我的新生,以往的是是非非都是前尘云烟,所以我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到了这个世界,不止是我的爱人,还有我的孩子,我的事业,根本就从未想过要再回那个时代,这里,才有我所想要追求的一切。“母皇,母皇,那是什么?”一个嫩声的介入打断了我和他之间的暗潮涌动。

低头抱起我的小凌澜,抽出丝巾拭去她额头的汗,“凌澜看见什么好玩的?”“母皇,他们在干什么?”小手指着,圆圆的身体踢着腿,挣扎着要向前。对着冷玄卿一个莞尔,我抬腿向着凌澜指的方向走去,却听到身后一个脚步跟近的声音。停下脚步,等他与我并肩时再迈步,“在这很无聊吧,要不要哪日出宫溜达?”他的出色,他的自主竟然会让我有些心疼,这样的男人,委屈在这个世界,象是一只被关在笼中的困兽,空有一身的能力却无从施展,处处受着他人的眼光,还要假装淡定自若。

“有机会再说吧。”不大感兴趣的随口敷衍着我。自从昨天之后,总觉得他透着怪异,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听在我耳内,又似有玄机,以往他,虽然也曾说过要我回去,却从来没有如此,每一句话,都有古怪,我还没傻到去认为他会因为喜欢我而疯了,只是按捺不住心头那不断涌现的不安。“母皇,那个,那个……”怀里的凌澜挣扎的更凶。我看着她想要奔去的方向,原来正有侍人在硕大的池中清理着夏天的残荷,挖出里面的老藕,一堆堆的丢上船,再装满拉走。

小小的身影早挣脱了我的怀抱,一溜烟的跑了过去,扶着栏杆,向前伸着脑袋,而我立即急急的跟在身后,生怕这顽皮的小家伙一个不小心。“皇上万岁万万岁!”“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我的突然出现,惊扰了正在工作的侍人,诚惶诚恐的跪拜了一地。“你们下去吧!”在我的示意下,侍人拖着一袋袋的藕飞快的退下。调皮的凌澜迈着不稳的步子,像一个小小的肉球,滚向湖边,让跟在身后的我眼睛一刻也不敢挪开。“母皇,母皇……”指着那条荡漾在湖边的小木船,小脸上全是渴望的神情,大眼希翼的望着我,粉唇瘪着,让我非常怀疑若是不顺了她的意,会不会立即大嚎给我看。

几番挣扎,我艰难的开口,“凌澜,湖上风大,冷……”“哇!!!”话都没说话,已经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嚎声。这是我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吗?这是我那个被御雪教育的有皇家风范的女儿吗?这是我那个漂亮讨喜的女儿吗?一声声惨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的那个肝肠寸断,哭的那个天地失色,让我傻在当场。“好,好,好,去,就去!”刚出声答应,适才还在霹雳满天的脸上顿时云收雾散,满天阳光。一边抱起她,一边听着身边的冷玄卿捂着嘴偷笑的声音,满心的无奈,这女儿……不知道再过多少年,她会用这招去降伏多少同情心泛滥的可怜的人。

“你会泛舟吗?”回身对着冷玄卿傻笑,“我一个人,带着凌澜,有些不便。”他的脸上笑容顿失,望着我怀里偷偷伸出的脑袋的凌澜,沉吟半晌,“刚开春,很冷的,还是不要了吧……”“哇!!!”话音才落,小小的声音突然在我们两人之间响彻云天,刺的耳膜一阵阵收紧。“去,去,冷哥哥和我们一起去。”我现在只求这个小瘟神千万别再哭了。也不知道是我这个娘太好说话被她拿住了弱点,还是我自己内心里也对这小小的游玩有一丝好奇,偷眼望望冷玄卿,看着他苦着脸捂着耳朵,我丢了个哀求的眼神。

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咬咬牙,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母皇∼∼∼哇!!!”抱着我的脖子哭的一抽一抽,眼泪鼻涕抹了我满衫,让我的心都一紧,就算知道她是假嚎,我都不忍心拒绝一个孩子的要求。“你不去,我带她上去看看,反正不走远,不然今天哭惨了。”决定无视冷玄卿,我抱着凌澜小心的一步步踏上小木船。摇摆的船身,我长长的衣袍实在是麻烦的事,更何况怀里还抱着一个小肉球,根本无法注意脚下。小船左摇右晃,让我借不上力,根本无法稳住身体差点要落入水中时,一双手扶上了我的腰,顺势接过我怀里的凌澜,只是一声轻叹,那么无奈。

“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