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女心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会划船么?”他拿起船上的桨,手上一用力,小船飘飘荡荡离开岸边几米。“应该会吧!”我有些不确定,不好意思的抓抓脸,“以前和朋友也玩过,只是这么古老的,木船,在喧嚣的都市,早是少年时的记忆,既然以前不曾被困在水中央,没道理现在不会。”“这很浪漫吗?”某人缩缩脖子,拢了拢领口,显然湖面上的冷风让他很不爽。“这不浪漫吗?”看碧波荡漾,石桥玲珑,忍不住的闭上眼,深吸一口空中的清芬。“浪漫是看人的,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会感到浪漫吗?”连头都懒得望我一眼,手中桨慢悠悠的拨着水流。

“那倒是。”我感同身受的用力点点头,“只要不看你,光看风景,我还是感觉挺浪漫的,如果再唱唱歌,别有一番滋味啊……”“听说你曾经给你的夫君承诺,一人送一首歌,表达你的爱意?”他的声音从船头飘来,悠悠扬扬,“没看出来,你也很浪漫啊。”我一愣,他从哪听到的这些耳语?私密之言,何时被他挖到的?“不过戏言,一些流行歌曲罢了,他们若是喜欢,我什么时候唱都行,若说专门送,倒也没有刻意,墨墨,绯夜,我都不曾特地去唱过歌。

”我失笑,别看这家伙不闻不问的在宫里,这么点小事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可能下意识的,对以前的时代,我在慢慢的逃避,不愿意再涉及任何有关的东西,若不是冷玄卿提起,我还真的没发现,什么时候,竟然连流行歌曲都不曾唱了?“那你送什么歌给我?”他突然转身,对着我咧嘴一笑,似玩笑,似认真。“啊!”我一怔,“你想听歌?”“你不是口口声声我们是好朋友吗?你送什么歌给我这个朋友啊?”清风一笑,木浆带出一串涟漪水珠。“送朋友?我不知道啊,不过这风景不错,我歌性大发啊,就把这首歌送给你好了。

”我突然间冒出来的感慨,让他手一顿,本来平静的眸子中有了隐约强忍的期待。流水渺渺,小船悠悠,宛在水中飘荡,我长身而起,小凌澜早抬起好奇的大眼傻傻的望着我,胖胖的小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冷玄卿早转过身,沾着水珠的木浆放在身侧,任由小船在湖中荡漾,只是抿着唇,柔和的望着我。远处金殿隐隐,离了那烦琐的礼节,别了那沙场硝烟,此刻的风景确实让人心旷神怡,我扬起笑脸,轻启红唇。“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河里游,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嘎,嘎……”不远处的林间,几只小鸟飞快的从枝头展开翅膀,叫着逃跑,瞬间成为空中一两个黑点。

“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河里游,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咕咚!”面前的冷玄卿一个不稳,整个趴在我的面前,狼狈的大字型张开。“怎么,我的歌声有这么大的魅力?”我眉头一跳,欢笑出声,“能让你拜倒在石榴裙下?”从我脚下抬起头,他无奈的望着我笑得花枝乱颤,两只手在身前抱成拳拱手,“我求你,别唱了,求求你!”“那怎么行!”我咯咯笑的象下蛋的母鸡,“是你说的,要我送一首歌给你的,你看此情此景,只要把你踢下水,就是标准的哥哥河里游,多好啊,我现在兴致高涨,我要引吭高歌!!!”“不要了,你的歌声,可真是沉鱼落雁,惊天地,泣鬼神……”某人已经开始求饶,七手八脚的从我面前爬起来。

“不行,不行,要唱要唱!”看见他的样子,我坏坏的出声,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正偷偷长出两只黑色的小角,再次一吸气,咧开嘴巴。“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逮谁淹谁……”“我的天呐,你有点形象,形象行不?”他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压着声音嘶吼着。“两个人互相勾引,光芒胜过夜晚繁星……”我继续开心的吼着,若不是身在狭小的船头,只怕我已经又蹦又跳,载歌载舞起来。“你是皇上啊,怎么能这么没形象?”以往最讨厌提及我现在身份的他,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早顾不上那么多,不停的拽着我,一只大掌,更是没有任何男女之防的试图捂上我的嘴。

娇笑着躲避他的手,我看着他小心的稳住身体,摇摇晃晃中向我靠近。“正因为是皇上,所以要人前威严、庄重,想随意些都不行,更不能这么狂吼狂叫的,你知道我憋的多惨么?”大喊了几嗓子,人舒服多了,心里的闷气一扫而空。“你为了舒服就能强奸我的耳朵吗?”没好气的给我一个白眼,他的郁闷全写在脸上。“是你叫我送歌给你的,我一送就送了三首,看我多大方。”真是不懂欣赏的人。“我以后再也不想听你唱歌了,你分明是故意的。”他叹着气,软软的坐在船头,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般吐出一口气。

“也就你能看见我这般疯疯傻傻,别人面前,我哪敢啊。”坐回位置,我也同样叹气,这样的日子,毕竟太难得,“别说侍人面前,就是让他们几个看见我这样,也会立即喊太医。”“我还该感激你的另眼相看,顺便大喊一句,谢皇上赐歌?”湖面恢复平静,他也终于有了开玩笑的心情。“你要谢我也不介意,不过喊了皇上,就记得要三跪九叩!”撩撩被风吹乱的头发,我眨着眼,两个人再次傻傻的对笑。“母皇,鱼,鱼……”凌澜的声音让我们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湖中,而好奇的小宝宝,更是兴奋的不停大叫。

波光粼粼中,偶尔冒出一两个泡泡,更有一两尾大胆的,突的跳出水面,洒出一片水珠,再啪的落回,让我捂脸中畅快的欢笑。“这里的鱼,平时没人敢打捞,都养的这么肥了,明天在宫里举行个钓鱼比赛,嘿嘿……”我摸着下巴,两眼放光。“收起你的口水,别想着红烧,清蒸,糖醋之类的。”他瞥我一眼,冷冷的说道,“一个皇帝,好吃成这样。”“有这么明显吗?”我讪讪笑着。他鼻子里挤出两声哼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母皇,鱼,母皇,鱼……”在我和冷玄卿不经意说话间,调皮的凌澜偷偷的爬到了船尾,伸着小手正够着河里欢快的鱼儿,大半个身子探出了船身,而她,犹自开心的叫着。

回首间,我突然看见这魂飞魄散的一幕,“凌,凌澜,别动,别动!”听到了我的叫声,开心的小人儿回头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容,“母皇……”回头间,她早不记得自己大半个身子出了船身之外,一个不稳……“扑通!”一个小小的水花,我整个人有如冷水浇头,船尾上,那个可爱的小小人影突然不见了踪迹。“凌澜!!!”猛扑向船尾处,我的凌澜,我的孩子,你在哪?孩子,不要吓娘。我的孩子,你在哪?凌澜,我的宝贝,你在哪?双眼在水波中不停的寻找,波光中,一件泛着金色的衣服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现在是冬末春初,凌澜还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衣,那样的衣衫吸饱了水,会有什么结果,我根本不敢想象。而船,顺着水波,眨眼间已经荡开了数丈,我再伸手,已然无法碰到她。不能,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她是我的命,比我更重要的孩子。御雪和我的孩子,我最爱的凌澜。不再有任何犹豫,我扑入水中,冰冷的水呛入喉咙,夺去我肺中所有的空气。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在我昏迷前,我要找到自己的孩子,我要救凌澜。孩子,别怕,母皇在,母皇一定不会让你死。凌澜,母皇就在你的身边,就快要抓着你了。

凌澜,听到娘的呼唤了吗?我张口欲呼,却灌进更多的水,冲进口中,从我的鼻子里灌进,疼痛冲上脑门,刺入肺中,我的眼前,只有水光,可是我不能昏,我不能,我还要救凌澜。指尖勾到她身上的衣袍,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下沉,只在我的扑腾间,能偶尔看见她的身子,已经被我紧紧抓着。眼前开始模糊,力气在慢慢抽离我的身体,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前世的记忆中,要不了多久,迎接我的,就是没顶的黑暗。猛的一挣,我用力的探起头,不远处的船边,冷玄卿正冷着一双银眸,望着我,那一刻的眼神,让我永远无法忘记。

伤痛、了然、隐忍、挣扎。突然间心中明白了什么,他这两日古怪的话,他坚持不上船的理由,只是这一切,我明白的太晚,太晚……用尽全身的力气,我把凌澜的身体顶出水面,对着他的方向,我的双眼已经模糊,早已无力开口,只有哀求,那满眼的哀求……身体因为凌澜的重量再一次沉入水中,我什么也看不到,只是不停的挣扎着,向上,向上,为了我的孩子,我的凌澜……神智在慢慢游离,我不想,我不能,我的孩子啊。玄卿,帮帮我。玄卿,我们是好朋友的啊。

玄卿,你不能这么冷酷,凌澜是我的命啊。玄卿,我求你,求你了……生个身体冷的已经完全麻木,无法控制,可我不能松手,不能放弃,不能……手中一轻,我知道,有人接起了凌澜的身体,黑暗布满前,我终于轻轻的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