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旁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着雕花精饰的木门‘啪’的一声轻敲在墙壁上,我感觉到冷玄卿握着我的手小小的一紧,而我,也下意识的回握,感觉到心口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他,也应该和我一样吧。我的眼睛牢牢的盯着门口,憋着气,甚至不敢多眨一下眼。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停下脚步,站在门边,只是斜斜的一扫我们两人,再次提步,直接走向红木大桌后的转椅……只那门边的冷冷一眼,我突然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勃发的居高临下王者气势,虽然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却无损他挺直矍铄的身形,满头银丝一点不乱的梳理,一身黑色的西服,勾勒出老者依然充满活力的身体,好一位当家主事的威严老人。

尽管在他身上,很容易找到我在冷玄卿身上看到的熟悉,那身形,那银亮的发丝,甚至还有那冷冷的眼神,只是,我怎么也起不了亲切的心。对他,我无法说我喜欢,只因为那眼神中的高高在上,曾经的冷玄卿也是如此,却被我连威胁带诱惑,甚至最后大卡了油水才放过,可是这老头,根本不象冷玄卿那么好对付。在冷玄卿的位置上坐下,他只是扬着下巴,眼神在我们两人身上不断的扫视着,更多的,是停留在我身上,从进门起,他一句话都没说,但是我却能很容易的感受到他对我的诸多不满。

冷玄卿轻轻地向前一迈步,挡在我的身前,依旧紧紧扣着我的手,嘴巴上却是恭敬的出声,“父亲!”“哼!”鼻子里重重的哼出一声,只是一声,让我的心一抖。“这么多年,你一直是我的骄傲,以前做事老犯错误,我当你年轻不懂事,没经验,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你过去了,结果呢,你越做越错,越错越多,我让老江跟着你帮忙,结果一直在帮你擦屁股,上次放她走的事情,也是你干的好事吧?”看也没看我一样,直接对着冷玄卿沉声说道,似乎这里不是办公室,而是他们家的书房,究竟是他没分场合,还是压根决定无视我,以这样的方式来宣告对我的不屑?只怕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些。

“董事长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那老头点头哈腰,感觉像极了跟在我身边亦步亦趋的红藕,至少那说话中的讨好语气,没有任何差别。站在冷玄卿的身后,他的高挑挡住了我大部分的身影,我低着头,眼中尽是嘲弄。若是他是在教训儿子,则不若是在指桑骂槐更贴切些,冷玄卿都被派去抓我回来了,我就不信在让他找我前,老头子没骂过人,现在还骂,分明是冲着我来的。“董事长,总经理当初也是年轻,那事是我做的决定,你要骂骂我算了,反正沈小姐也带回来了,你也就别骂总经理了,这么长日子,总经理一定吃很多苦,您看,憔悴很多啊,要是夫人看见,指不定怎么心疼呢。

”那姓江的老头倒是不失时机的打着圆场,老头子的脸也非常给面子的从阴沉转为平和。点点头,他再次对着冷玄卿,“我本以为让你去锻炼锻炼,吃一堑长一智,再不敢随意的乱改他人之命,没想到……”“啪!”巴掌在桌子上用力一拍,我清晰的看见笔筒、文件夹、相框、鼠标、键盘,所有桌子上放着的东西集体有节奏的一跳,就连电脑的显示器,都在振动下颤抖。“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改变一个人,很可能就会改变成百上千人的命运,即使你掌管他人生死,任意篡改他人性命的行为,总有一天会出事,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你?”声色俱厉,怒声痛斥着他的儿子。

我听着他的话,心里一阵阵的不好受,那声声如雷大吼,不停的灌进我的耳朵里。“你为了她,两次篡改他人命运,你以为我不知道?第一次,你从我派去的人那里截下那个男孩子的魂魄,第二次,你甚至用封印把那个男人的魂魄封住,让我的人不接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胸口剧烈的起伏,夹杂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若你不是我儿子,若你这些行为被那些董事局的人看见,你说,会有什么结果?你以后的名誉,地位,事业,都毁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觉得值得吗?”“那两个人本来的命运就是不该死的,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命格,你既然让我将之后一切的改变都导正,那我所做的,不过是恢复他们正常的命运,又有什么错?”完全无视那暴跳如雷的父亲,他只是不卑不亢的几个字,冷冷的戳回去,“至于值得不值得,我自己觉得值得就行了。

”“你!”颤抖的伸出手指,在冷玄卿的眼前哆嗦着,“你,你……”突然全身如泄气的皮球般,跌坐回椅子里,“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我希望你出息,希望你能接我的位置,可你为了这个女人,竟然顶撞父亲,擅改生死,公私不分,你怎么对得起我?你这次一走,你妈妈天天念叨,要是被你妈妈看见你现在这样,她会怎么伤心?”我面前的人全身一僵,闭上了嘴没有与他的父亲继续争执下去,只是静静的站着,唯一不曾改变的,是站在我面前的挺立。

“你回来了,也不回家看看妈妈,一直守着这女人,寸步不离,就怕我们会弄她去投胎,你色迷心窍,连你父亲都不相信了,你让我这做父亲的……”一声长叹,充满了痛心疾首的恨铁不成钢。冷玄卿不再顶撞他,也不再解释,就是一个活雕像般,一言不发,只有那掌心中传来的阵阵热度,让我知道他的不平静。“你就是他处处维护的女人吧?”在训够了儿子以后,他终于把眼光转到了我的身上,连正眼都没有,只是一声不屑的哼声。一直冷眼旁观,即使在他的暴怒中,我依然感觉到好笑,仿佛事不关己般,从他进门起开吼,我就始终觉得,这不过是他在做戏罢了,论演技,他还不如自己的儿子呢,这些,都是在演给我看吧,至于他的目的嘛?“老爷子,年纪大了,别这么容易动怒,您若是单独教育下晚辈,小女子不介意听您慢慢道来,犯不着动肝火吧?”从冷玄卿的羽翼下伸出脑袋,我拉拉被弄皱的衣服,气定神闲的往老头子面前一站:“要不单独聊聊?让我接受您老的教诲?”“算你识相!”老头子一扫我,对着冷玄卿一声重喝,“还不滚回去见见你妈!”“我……”冷玄卿直觉的想反驳,不放心的眼一直落在我的身上,下面的话却在我的示意中咽了回去。

给他一个安定的表情,我握了握他的手,然后缓缓放开。“总经理啊,您就听会话,见见夫人吧,夫人想您都想病了。”那姓江的老头推着冷玄卿的身子一路往外。我目送着冷玄卿的离开,而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一直频频回首,直到门关上的最后一刻,我都保持着冷静的微笑,他似乎得到了安慰,对我点点头。大门砰然中隔绝了冷玄卿的担忧,房间内的暖气似乎被开合的门带走了不少,温度顿时下降了不少。当房间内只剩下我和老头之时,他不再暴跳,也不再诉苦,只是用一双含满玩味的眼冷冷的看着我。

而我,也同样丢掉了躲在冷玄卿身后时的伪装,与他对立而望。“你就是那个沈意欢?”他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中明白的写着嫌弃两个字。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后,我意识到想要让他喊我坐下是不可能的事实后,我晃着悠闲的步伐,搬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与他隔着张书桌僵持着。“对啊,我就是那个被你们两父子玩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沈意欢!”这一次的突然回归,若说对冷玄卿有几分感激之情,那么面对这个老头,则必然要承认我隐忍多时的怒火。

“你实在长得不怎么样,平凡到随便一抓一把。”他皱着鼻子,抓起面前一份档案。“沈意欢,女,卒时二十八,克父克母,情路多桀,注定无夫无子,啧啧啧……”一边摇头,一边念着手上的资料。心头小小的火焰在慢慢升腾,自己的命运是一回事,被人这么说,则是另外一回事。“老人家,你似乎忘了,我有两世,你看的这个是第一世,我第二世不但有丈夫,还有七个之多,孩子么,更是绕膝承欢。”一脸的假笑伸到他面前,以一种挑衅的口吻,“不对啊,您老人家怎么会忘记呢?昨日不是才利用我的孩子把我弄回来了吗?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了吧?莫不是老人症?”“你这种女子,不庄重,败坏名声,我们冷家不会接受你过门的!”他没有丝毫发火的意思,可见我开始的猜测一点都没错,他根本就是故意支开冷玄卿,他的目的,是我!“我根本就不想进你冷家的门!”我一字一句清晰的说着,“我要的是回去,回到我的丈夫女儿身边,我让冷玄卿走,就是要和你好好谈谈交易,怎么样?冷董事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