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穿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凌初瑜一觉好眠,她抬起修长的手臂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缓缓睁开双目。突然,手僵硬地停在哈欠打到一半而大张的唇畔。眼角轻轻扫过——最靠近眼前的是一个书童打扮的少年,见她醒来,清秀面容舒展,明显松了一口气。哇……终于平安穿越成功!无灾无险,无病无痛,万幸,万幸……凌初瑜闭上眼睛,在心里暗暗欣喜,脸上自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破绽。还没有欣喜完,只见眼前一张放大了的绝世俊颜凑了上来,懒洋洋的神态带着大大的黑眼圈,吼出的声音却比黑眼圈还大。

“还敢给我闭着眼睛装睡!你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啊?如果睡饱了就赶紧爬起来吃饭。为了照顾你,大师兄大清早的从殷城跑过来,到现在还空着肚子。”她还没反应过来,被这一吼,瞌睡虫顿时跑了个没影。凌初瑜抬头一看,旁边站立着一个绝世少年,两只秀逸而英挺的浓眉斜飞,瞪着一双美的不像话的大眼睛恼怒地冲她嚷嚷。“我也饿啊——”凌初瑜哀怨地皱着眉头,下意识地回应。这个大师兄可真凶,这副身体的前主人一定被他欺负惯了,但现在换了凌初瑜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睡了三天三夜能不饿吗?”楚天远没好气地瞪了她几眼,“你以为你是神仙啊,可以不食人间烟火。

”“好了,楚护法,幸好少爷没事,更何况少爷刚考完会试,接下来还要考殿试,您就别骂了。”冷静自持的纯宁见自家少爷那张脸上不同以往的清灵,心里有些疑惑,不过毕竟护主心切。少爷?会试?殿试?难道……她瞪大眼睛,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颤抖的手下哆嗦地抚上胸部,紧致布条缠绕下的柔软让她随即舒了口气。还好,虽然不大但还算有肉。那,这种情况应该属于女扮男装上京赶考吧?“考个会试也能昏迷三天,那殿试是不是要直接在金銮殿上呼呼大睡?我说小师弟,自从出了碧落宫就没见你有多威风了,殿试的时候要不要我这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大师兄帮你分担分担啊?”楚天远笑嘻嘻地冲着凌初瑜说道。

“楚护法跟少爷从小一起长大,不会不清楚少爷的才学韬略。现在还是先请您给少爷把脉吧。”纯宁看着一向机灵潇洒的少爷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茫然,隐隐有一丝不安。把脉。对,好歹得先做个健康检查。希望这次运气好点,不要摊上个身患疾病的不良体啊,前世的病魔可把她折腾的够呛。凌初瑜想到此,赶忙撩起袖子,瞪着双眼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唬的楚天云一愣。“脉象平稳,没什么大碍,不过……”楚天远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按着她的脉门,许久不语。“不过怎样?”纯宁惊问。

“不过……你不觉得眼前的落儿变得有些傻里傻气吗?”楚天远压低了嗓门,斜了纯宁一眼,缓缓站立起身,“走走走,我们先去吃饭,放她在这里先过过傻气。”竟敢说她这个聪明绝顶的天才美少女傻里傻气!好,很好……凌初瑜握紧身侧的手,眼里满含笑意,深吸一口气后吐出口的一番话让内功卓越的楚天远也忍不住一个趔趄。“你们说的少爷是指我吗?那我又是谁?”声音迷茫又胆怯,带着一丝无措。眼前的两具身体瞬间僵硬,半晌后齐齐转身瞪着她。“你们又是谁?我怎么会跟你们在一起?”声音带了点难以掩饰的疑惑和惊慌。

“少,少爷——”一向冷静自持的纯宁嘴角有一丝抽搐。“你们怎么了?”眼神缓缓扫过惊骇的纯宁,还有一脸被霜冻住的楚天远,凌初瑜在心里偷笑。哼,居然敢说她傻里傻气,这个所谓的大师兄真是太久没被人修理了。尽管心里活动频繁,然而绝美的容颜上却尽显无辜,“你们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先坐下来休息一下?还吃得下饭吗?”下一刻,大师兄的脸就凑到她的眼前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眼珠瞪得的滚圆,“小师弟,刚刚的确是大师兄不好,大师兄不该那么大声冲你嚷嚷,大师兄现在跟你道歉,所以你别这么吓人了好不好?一大早上的,大师兄的幽默细胞还没有醒,很难笑出来啊……”楚天远哭丧着脸,希望自己的诚心能够感动上苍让一切重新来过。

“少,少爷,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吗?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为什么要上京来?”纯宁心底得瑟了一下,忙上前拉住她的手惊问。“考,考状元……”这番话让大伙呼的舒了口气,但接下来凌初瑜说的话又让他们把这口气倒吸回去。只见她眨呀眨着无辜的眼神,撅着嘴,指着楚天远缓缓说道,“他不是说我会试昏迷,殿试还要呼呼大睡吗?”“那考上状元要做什么?您还记得吗?”一向冷静的纯宁也不经出现了一丝慌张,小心翼翼地问道。“考上状元之后,出将入相,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就算不是标准答案也差不多了吧?“少爷您真的忘记了您考状元就是为了要迎娶当今公主啊!你真的给忘记了?!”纯宁很不给面子的冲她嚷嚷,什么冷静什么自持都飞到九宵云外去了。

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凌初瑜看。迎娶当今公主?!迎娶当今公主?!这几个关键字钻进她的耳朵,绕过她的耳膜,穿透她的神经,到达她的中枢……可是,胸部的柔软明明就是女人的特征……“难道,我穿越成了变态?!”一声刺破喉咙的尖利叫声冲破云霄。她冲下雕花大床,紧张之下一脚没踏好就直接滚到放置着铜镜的梳妆台前。颤颤抖抖地爬起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见所未见的绝世容颜。居然比那个所谓的大师兄还要美上几分。俊秀的眉目、内敛的眼神、挺直的鼻梁,一身白晰的完美肌肤,形成一张世间绝少的俊美容颜。

她惊讶地瞪着铜镜里的少年眨眼,铜镜里的少年也冲着她眨眼……凝视着眼前这张绝世容颜,她艰难地咽了下口水,注意到重要部位随之凸起。想她在爷爷的算计下靠着一块破石头都能穿过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就可以知道现在时空交换是多么的紊乱了。她可以不要绝色容颜,不要富可敌国,不要武功卓绝,不要才华横溢,她不排斥穿越,不排斥女穿男,但穿成不男不女,不男不女……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她使劲让自己平静下来。嗯,没事的,没事的,她一向随遇而安到极点,只是需要点时间来适应而已。

凌初瑜重新回到床上坐下,还不忘在心里默念。其余两张铁青的面孔绷的紧紧,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往下掉,面面相觑后,几乎异口同声道,“离魂症?!”两张铁青的面孔绷的紧紧,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往下掉,面面相觑后,几乎异口同声道,“离魂症?!”“我去找白衣天君,纯宁你好好照顾落儿。”一转眼间,凌初瑜就眼睁睁地看着楚天远飘逸的身影在眼前消失……“他,呃……大师兄哪去了?”“这个世界上会离魂术的人不会超过两个,其中一个就是白衣天君,另一个就是绝世神医慕容阙,不过慕容神医是不可能给您下毒的。

”纯宁摇摇头,少爷真的把什么都忘记干净了,连自己的义父也没有印象,“至于白衣天君,他为人亦正亦邪,心机极难揣测,更何况他……他是很有可能的。”注意到纯宁的欲言又止,凌初瑜揣测这个秋沉落估计跟白衣天君有些难以了断的纠缠吧。不过比起八卦,她更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中了离魂术的人会怎么样?”“一般中了离魂术的人会把前尘往事忘的一干二净,神智呆痴,目光涣散,举止行动如同婴儿……少爷您意志坚韧不比一般人,所以只是丧失了记忆吧。

”不止是丧失记忆,那个秋沉落恐怕已不在人世了。凌初瑜郁闷地戳着喉咙上硬邦邦的一块,纯宁见此,嗫嚅一下,“少爷,您的脖颈不舒服吗?要不要拿下喉结让纯宁给您瞧瞧?”只见纯宁哭丧着脸走近她的身旁,拿出一瓶特制的白色瓷瓶,倒出些许乳液涂在她的脖颈之上,轻轻摩擦,凌初瑜只觉得一股透心的凉爽舒畅。忽然脖子有一股松弛的感觉袭来。喉结,就这样轻易地拿下来了?凌初瑜嘴角一阵抽搐,呆愣愣地瞪着她。这个落儿居然不是阴阳人!老天爷对自己果然不薄——凌初瑜激动的差点泪眼哗啦啦……抬眼间只见纯宁手里托着一块类似骨头的不明物,这个就是喉结吗?凌初瑜眨眨眼,怪不得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女扮男装这么成功,连自己都被唬住了,看来古人的智商的确不容小觑。

“真是个好东西,做的还真是像模像样的,居然连我都被骗了。”凌初瑜抬头问纯宁,“这么有创意的东西谁发明的?”要搁现代,搞不好就是一项发明专利了。纯宁走上前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凌初瑜,凌初瑜也不甘示弱的回视。她一定是看出了一些不妥吧。半晌,她缓缓地吁了口气,“少爷,这是您自己做的。”“那么,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真的是女人的身体吧。”凌初瑜自言自语。“少爷,您当然是女子啊。虽然您从小喜着男装,宫主和夫人也一直把您当男孩养,尽管我们经常女扮男装出门游玩,但是到现在还没被人发现过。

”纯宁理所当然的回答。“都是你不好,明知我失忆了还一直唤我少爷,害我对这具身体都产生误解……”“是您自己吩咐的啊,出了碧落宫您就是少爷,如果喊错一句,就不能再跟随您左右了。”在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什么性格之前,凌初瑜只能扮演呆呆的失忆者,什么也做不了。冷静自持的纯宁一看就知道是个超精明的人物,能够让这样的人随饲左右,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也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不过,还好绝色容颜这第一项要求非常完满的达到了,要在世界上混得风生水起,美丽的皮相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这可是她活了二十年的心得。

初瑜低垂的眉梢尽是满意的笑意。“你的少爷……呃……就是那个我,到底是什么人啊?还有那个你们一直提起的碧落宫,是我家吗?”纯宁看了看眼前呆呆的少爷,脑中浮现出少爷平日里的俊雅风趣,神采飞扬,眼圈一红,苍然一笑说,“少爷,是碧落宫的少宫主,我们从小就在碧落宫里长大,少爷……”“多说一点以前的事情说不定我就会想起来的哦。”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凌初瑜心里有些惭愧,毕竟只有她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不是魂归西天就是跟她一样穿到别的地方去了。

当然穿越的比例不会太高。“也对,看来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纯宁振奋的挥了挥拳头。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叫秋沉落,是碧落宫的少宫主。因为宫主跟宫主夫人膝下只得一女,所以从小就当男孩子来养育,以至于这个少宫主平日最喜打扮男装,出外嬉笑玩闹惹是生非。碧落宫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据说碧落宫里富可敌国,秋丹神剑更是江湖中人人梦寐以求的武功秘诀。但是世人只听过她的名字,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何处。少宫主秋沉落更是骨骼清奇,难得的练武奇才。

她从小习武,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已臻上层。她不仅长着一张绝世容颜,为人更是俊雅风趣,悠闲轻灵。行走江湖时一身男装打扮的她总爱挑勾起唇畔,露出淘气又率真的笑意,惹得江湖上痴情怨女无数,江湖人称绝世少年。没想到这个少宫主的身份是如此尊贵,自己平白无故占了她的身体可千万不能被发现。至于性格,凌初瑜挑勾起唇畔,露出淘气又率真的笑意,离她也不是那么遥远嘛,要装起来也不是那么难。爷爷果然是爷爷,凌初瑜内心欣喜不已,原本对他并不抱有多大信心,答应穿越也只是不想让活着的人为她担心,但如今看来爷爷果然是法力无边啊。

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老家碧落宫富可敌国,骨骼清奇武功卓绝,才华横不横溢还有待考察……自己过惯了应有尽有的生活,这种生活还有继续下去?老天爷是不是太厚待了她一点?她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却不知道眼前的纯宁因为她无意中勾扬的唇畔而愣神,因为,那是少爷的招牌微笑啊……这个秋沉落可不是一般人啊。如果是别人,早就傻了眼了,但凌初瑜是什么人啊,她可是凌少沉和林听雨超高智商情商的继承体,虽然有个双胞胎弟弟分走了一部分的聪明,不过那并不妨碍她天才美少女的成长。

小弟在凌家而自己则从小就被丢在轩辕岛上,虽然没有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但是轩辕学府里的东西能学的她基本客串个够。经济,政治,军事,医术……等必备的学科,她虽然不够精通,但也都有涉猎。用来应付这个发展水平不高的古代社会,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秋兄,你终于醒了吗?”一个兴奋的声音由远而近,夹杂着匆忙的脚步。她抬头仔细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儒衫的弱冠少年,戴着书生帽,长的眉目清秀,更是满脸的书生意气,凌初瑜看着甚是舒服,但是她对眼前的书生却很陌生,于是挑眉望向纯宁。

“云洛是礼部尚书云大人的二公子,他和少爷在京城相识,相谈甚欢结为好友,并参加同届会试,现在来估计是有会试的结果了。”纯宁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见凌初瑜愣瞧着他却不答话,云洛不解其意,望向纯宁。纯宁淡淡一笑,起身给云洛倒了一杯茶,说道,“少爷的病还未大好,有不便之处还请您见谅。不知云公子此番到来有何事告知吗?”“我是送喜来的,秋兄在这次会试中一举夺魁,拔得头筹,实在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洛云双手作揖,笑得合不拢嘴,比自己高中都还要高兴。

会员啊,看来这个才华横溢也非虚名了……秋沉落,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呵?凌初瑜也对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了些好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