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玄女迷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纷争的地方,历来不缺传说。东璃国,一五二年冬至今年的冬至,史无前例的寒冷,然,江湖中的一条传闻却将这个冬季彻底的点燃。传言,九天玄机神算子夜观星象,发觉在东璃国内陨落一颗赤玄星,此星将附身一二八年华的少女身上,少女肩头会有一个赤色玄字印记。得此少女童贞者,武者,可称霸江湖。文者,定为旷世奇才,风神超绝。皇室贵胄者,将得帝皇星庇佑,千秋万代,源远流长。一时间,东璃国二八年华的诸多少女们,无不刻意在自己的肩头纹上赤玄印记,以期望得到江湖豪杰或是皇室贵胄的垂青,继而飞上枝头。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皇宫,江湖,便乱了套。赤玄印记满天飞,却没有一个是真的。只因玄机神算子有话在先,拥有赤玄印记的少女在破身之时,赤玄印记会变成金色,以后,每逢男欢女爱之时,便会重新变回红色。众多被送进宫或者送进王府,亦或者被送到江湖豪杰床上的少女,破身之后无一是真。因那真正的赤玄星一直未出现,东璃国内的二八少女一时成了众家争夺的肥肉。而此时,掩在重重白雪之下的云珠峰荡剑门,无疑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荡剑门掌门乐嘉言十年前曾经大肆招募五六岁的女童入门习武,赐姓南,悉数收为义女,预计今年荡剑门内年满十六岁的女弟子大约有三百余人,众人不由猜测,那拥有赤玄星印记的少女会不会就在荡剑门。

……只是,荡剑门内外却异样平静,并没有因江湖中的传言而起任何的波澜。荡剑门的安静,皆因掌门乐嘉言一年前练功走火入魔,以致昏迷不醒,荡剑门内群龙无首,四大高手具是按兵不动,静候良机。……今日,荡剑门大师伯伯蓝初一的冰阁,朱门紧闭,屋内,却是旖旎春光无限。锦被翻滚,窗幔摇曳,声声销魂之音靡费厮磨。“师叔,芊芊的这副玄女童贞之身,可是合了师叔的心意啊……”见男子没有反应,玉芊芊娇吟一声,一只玉手游走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只则在蓝初一身上点火,玉芊芊勾人心魂的凤眸紧紧盯着蓝初一昂扬的浴火。

“啊!”只是,蓝初一却是看腻了她的卖弄,一个挺身,毫不犹豫的贯穿她的身体。玉芊芊肩头的赤玄烙印此刻灰蒙蒙的,蓝初一伸手摸了一下,指肚立时染了朱砂的红。……果真是假的。“师叔,芊芊不是故意欺骗师叔的!芊芊只是太爱慕师叔了啊!”睁大的双眼满是惊悚,原本娇嫩欲滴的唇瓣因害怕而发抖。玉芊芊知道,表面上温润如谦谦君子的大师叔有着怎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狠毒手段。原本她以为凭借自己的姿色,即使不是玄女星,师叔上了她的床,也会被她的美色所迷惑,可眼下蓝初一的样子根本就是……“玉芊芊,你不该骗我的。

”细长的凤眼满是嘲讽,淡淡的星眸似冰如霜。“既然如此喜欢勾引男人,师叔就将你送到玉珠峰山下的云霞街去。”深沉的嗓音是那样的磁雅低沉,但话中的冷残无情却让人不由自主地发颤。云霞街?那不是帐中军妓住的地方吗?玉芊芊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先前还染满绯红的雪白胴一体,此时冰凉惨白。紧闭的房门在此刻吱嘎一声开启,一袭白衣步入房中。墨发白衣的男子皎洁如玉,修长的身影隐在淡淡的月色下,白晰的脸庞,性感的薄唇,若山泉之水清冽纯净的瞳仁,温文尔雅的气质,他淡淡扫了一眼地上面色煞白目光呆滞的女子,薄唇弯起,淡漠微凉的声音传来,“这已经是第几个了?”他问蓝初一,就像是在问一件随时都可以丢弃的物品一般。

“十九个。”蓝初一面无表情的开口。“死了的是十九个,不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南迎风吗?”岑崇轩说着,修长冰润的大手看似随意的挑起玉芊芊的下巴。玉芊芊缓过神来,紧盯着岑崇轩,原本死寂的眼神瞬间燃起生存的火焰。然,岑崇轩下面一句话,却是彻底的将她推入绝境。“不过她会比南迎风死得早!”是啊,成为一个帐中军妓,可能活不过今晚的。“南迎风?”蓝初一挑眉,似乎记起了什么,也是一个用朱砂刺了一个玄字,还没上他的床就被他吓晕过去的白痴丫头。

当时,他看着眼前这个懦弱胆小的丫头,心情极好的没有赶走她,只是命人打了她五十大板。“她还没死?”蓝初一扯过一旁的衣服穿上,妖孽一般的容颜闪过一抹趣味。那可是五十大板啊,那么瘦小娇弱的身子能扛过去吗?“如果她明早还没死的话,就算了。”他开口,说的轻飘飘的,一双幽暗的黑瞳深不见底。……窗外,那下了一整天的暴雪,在他说这话的时候悄悄的停了。却不料,天色暝迷之时,又诡异的下起雨来了,寒风扑打着冰阁西南方最简陋的下剑门通房,轰隆隆一声,响雷乍起,将小小的屋子映了个通明。

“她怎么还没死啊!叫人赶快把她抬走吧,她死在这里,我们还怎么住啊!”裹着被子磕着瓜子的纳兰霞儿噗的吐出瓜子皮,厌恶的看着床上那抹动也不动的娇小身躯。在她对面的芽儿听了将手中的面盆碰的摔在桌子上,弄出不小的动静。“你还有脸说啊?!迎风还不是受了你的挑唆才会想要上大师叔的床!她向来胆小无害,你非要出什么馊主意害她!”芽儿气愤的回着她,一张清秀的小脸布满愤怒。“那是她自己动了歪心,明明有了未婚夫婿锦岚还想要爬上大师叔的床,这会子被大师叔打了五十大板,锦岚也不来看她了,她就装病发起热来,哼!怎么不烧死她?!”霞儿说着将瓜子皮扬在地上,翻身想要睡觉。

“你、”芽儿气不过,伸手想要撕扯霞儿。她跟迎风认识十年,知她向来胆小懦弱,那日五十大板之下,她身子缩成一团连哭喊一声都不敢。她实在不相信迎风会做出假冒玄女的事情来。“不好了!!芽儿,迎风身子抖得厉害。”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云朵一声惊呼,打断了二人。芽儿心一沉,快步奔到迎风床前,伸手想要将她揽入怀中之时,却见她瘦小孱弱的身子蓦地停止了抖动。一瞬间的沉默后,芽儿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顿时一僵,瘫坐在地上。她看着那张甜美纯净的面容,此时冷冰冰的没了声息,不由放声大哭。

在荡剑门最低级的下剑门中,一条人命,轻如草芥,贱如蝼蚁。“迎风,你怎么这么傻?别人说什么你就听……白白送了一条命……”芽儿说着不由自主的起自己的悲惨身世,不觉哭的更大声了。“白芽儿!你现在是在怪我啊?要怪就怪我们命不好,爹妈没有好身家,不能给我们在荡剑门寻一个好师傅,别的像我们这么大的女子早就入了正殿,跟上剑门的弟子一起习武了,可是我们,还要留在这个破败的地方做些浣衣除尘的工作。”纳兰霞儿不甘的脸上扬起一抹隐藏许久的盛气凌人,她的眼眸红红的,越说越激动。

她跟白芽儿、云朵,还有南迎风四个人,都是下剑门内做粗使活计的弟子,没有银子,没有家世,从六岁进来这里到现在,从未出过荡剑门,白日里辛苦劳累,到了晚上,不过是四个人挤一间简陋狭小的房间。每次见了上剑门的女弟子都要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想起上剑门的那些女弟子金尊玉贵的样子,霞儿的嫉妒心便愈发的厉害。芽儿听了她的话,异常平静,半晌过后,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起身出去了。纳兰霞儿和云朵知她是去找下剑门门房看门的人来给迎风收尸,两个人互看了一眼,皆是望天不语。

一炷香的时辰内都没人说话,直到芽儿一身湿漉漉的推门进来。“门房回老家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伴随着话语落下是一记惊雷炸响。云朵颤颤巍巍的跑过来抱住了她,“芽儿姐姐,我们不会要守着迎风的尸体过一晚吧。”云朵哆嗦着,脸色煞白。雷声滚滚,雨水夹着冰雹落下,融化了皑皑白雪。吱嘎一声,简陋不堪的房门被风吹开,咣当咣当的敲击着门口斑驳的墙体。云朵尖叫一声,往门口跑去。“你这个贱丫头,鬼哭狼嚎什么!你还以为她会……”霞儿尖酸刻薄的话语戛然而止,她咽了口唾沫,死盯着床上的尸体,突然,一声惨叫划破夜空……“啊!!!!!!”电闪雷鸣,映亮了屋子,床上那没了气息近一个时辰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眸光流转,璀璨若星,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慢慢起身,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霞儿和芽儿。“啊!!!!!!”又是一声惨叫,正在门口准备出去的云朵看到坐起来的迎风,尖叫过后晕死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