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生岔路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厨房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是对中年的夫妇,女的坐着小板凳,在大锅前面添些干枯发黄的玉米秸秆,烧火做饭,男人年纪不大,但显得苍老些,干枯的脸上黑黑的皱纹。男人的手里拿着铜锅的烟袋,在一个布口袋里捏出点烟叶,捻碎了按在铜烟袋锅里,一摸身上没有洋火,女人看在眼中,从锅底下抽出个冒着火苗的玉米秸秆,男人接过点了烟袋锅,弯腰又塞进了锅底下。”哎……“女人叹了口气。”还没醒?“男人明知道,但还是问问。”睡着呢“两个人都心里都有事,一个吧嗒着老旱烟,一个自顾做饭,也没说话,眼看锅里的大米稀饭好了,女人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爸?老二说,今天要带三儿去县里教委去找?“”老二脾气倔,非得让小三子去,去也就去了,自己的事情他们自己做主。“”我总觉得,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寻思,去中学就去中学吧,有个工作就行。也就是离家远点,咱给三儿买个自行车来回骑着。“”老二去打听了,人家本科毕业都去高中教书,大专生才去中学,国家有规定。“”国家有规定,那县上的人说改就改了?“”县上跟三儿说的挺好,可……,那个中学在干山乡的大山沟里,老二打听说,就有几个班,干山乡穷的叮当响,老师不爱去,走了不少。

“两人正说着,里屋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啊”地一声,紧接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男的忙在锅台上磕下几下烟袋锅,灭了旱烟袋,站起身来,女的一边说话,一边搅着锅里的稀粥,听到声音,锅铲一下掉到了锅里,顾不得那些,两人赶忙走进了另一间屋子。女的一进屋,就看在三儿穿着一条蓝裤衩躺在地上,正迷迷糊糊地四处张望。他穿这个蓝大裤衩,还是高中毕业时候在集上买的,此刻,他光着上身仰面躺着,身边还有一床旧的花被子。”三儿,你怎么了?“女人被吓到了,赶紧去拉儿子。

”这是哪儿?“三儿晕晕乎乎的到处乱看。”这是咱家“女人听着话不对,儿子怎么迷糊了,赶紧去掐儿子的人中,一掐之下,儿子”哎呦“了一声,突然笑了起来:”妈,你轻点,掐的太疼了。“三儿一笑,女人更是不知所措,儿子可别受了刺激,风一阵雨一阵的。两人把三儿扶起来,坐在炕上,三儿痴痴迷迷地打量着他们,又看着周围的各样东西,慢慢的却平和了下来,嘴里喃喃地念了几句什么。“三儿,三儿!”女人慌里慌张地打了一下儿子的脸:“你跟妈说话,跟妈说话!”“妈?”“嗯!”女人答应着。

“爸?”“嗯”男人也答应着。“我大姐呢?”“你大姐不是在婆家吗,前些天来过,那时候你还没毕业,你今天过生日,他们今天下午要回来了。”“二哥二嫂呢?”“你二哥也在他自己家。””婷婷几岁了“”婷婷一岁半“女人说:”你问这些干什么?“三儿突然抱住了母亲:”妈,让我抱你一下。“女人被儿子搂住,看看不像有什么事::”三儿,你怎么了?可吓死妈了。“三儿说:”我做了个噩梦,最后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翻身,就掉地上了。“”做噩梦了?跟妈说说,做梦跟三个人说过后,梦就破了。

“女人说着,吩咐男人:”你去把枕头反过来“男人伸出大手,轻巧地把油亮亮地枕头翻个身,扔在炕里面。”做噩梦把枕头翻过来,梦就是反的了“女人推开抱着自己的儿子,笑着说:”都大学毕业,做个梦还吓掉到了地上,梦见什么了?““梦见我被人追杀,把我的手脚都砍断了,还把我的舌头也割去了。””梦都是反的。“女人听了也觉得害怕:”我上午去赶集,顺便去土地庙烧烧香,让你爸在家陪你。“女人捏了捏儿子的胳膊腿儿,又让儿子活动活动,没摔着也没碰到,捡起被子拍了拍,抱进自己的屋里,找了根针把线头挑开,准备白天洗洗,手里干着活,一颗心却悬着放不下。

三人围着小炕桌吃早饭的时候,院子的大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这人长的跟三儿有三分相似,只是个子矮了一些,他穿着绿色的劳动服,一进门就喊了一嗓子,钻进了屋里。“二哥!”三儿放下饭碗,欣喜地叫。“任平生同学,今天二哥请假了,陪你去县教委,找回个公道!”二哥说:“我都打听清楚了,本科生,就应该分配教高中,本科生才教中学,让三儿去干山乡教中学,就是浪费人才!”任平生当然不会忘记那段改变一生的场景:在县教委报道的时候,别人都从分配窗口拿到了名单,唯独没有自己的,正犹豫的时候,有人喊他进去,说是教委领导找他谈话,他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进了教委领导的办公室,里面是一个一脸肥肉的男人,那一脸肥肉的男人,浑浊的眼神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先是讲了一通大道理,县教育事业师资力量不足,中学教育相对落后,你这个预备党员,更应该起到带头作用,干山乡地处偏远,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在迷魂汤一样的话语里,感觉到作为人才被重视的任平生同意了去干山乡中学当老师。初出茅庐的自己缺少应该这种事情的经验,但并不是傻子,回家以后很快就琢磨出了其中的味道,但是木已成舟,通知也拿到了手。第二天,脾气一向耿直,不会转弯的二哥,陪着任平生找到了县教委,县教委一再推托,那个人干脆躲了起来,两人又找到了县里,在一位县领导的干预下,终于撤销了分配到干山乡中学的决定。最终,任平生获得了胜利,调到县六中教书,但一教就是四年,除了预备党员转正之外,无论怎么认真工作,再也没有提拔的机会。

在九十年代末期,办了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开过公司,办过小厂,几经沉浮,最后选择了农林牧渔的行业,鼎盛时期还被人连窝端走了。从醒来到吃饭的这段时间,任平生早就悄悄地查看过一切,大腿都让自己掐的青紫。真的回到了十几年前,来到了人生的岔路口。但此时的任平生,已经非彼时的任平生了。“爸,妈,二哥,你们别操心了,我开学就去干山乡中学报道。”听了任平生的话,父亲没什么反映,又吧嗒了几口旱烟,母亲却松了一口气,赶忙收拾下桌上的饭菜,二哥却着急了。

“不行!咱不能吃这种亏,他们这是搞不正之风!”二哥当过兵,说话声音大,气势足,他把蓝色的劳动服脱下来扔在炕上,一手叉着腰说:“我就不信这个邪,三儿,你别怕,二哥陪你去教委,教委不行,咱们就去县委。”任平生微笑着,伸手把二哥拉到炕边坐下:”二哥,我昨晚想了想,去干山乡也没错,听说那里缺老师,我现在起码还是个预备党员,应该服从组织分配。“二哥急道:”三子,你刚毕业,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这事是明摆着,你里面肯定有什么弯弯道道。

咱们农村孩子不怕吃苦,可要让人当猴耍,我可咽不下这口气。“”二哥,你别想那么多,我觉得教中学生挺好。“任平生说:”吃早饭了没有?“”你……!“二哥冲任平生一瞪眼,站起身地拿起劳动服:”好好,那我就不管了,你去那个穷地方,将来媳妇儿都别想找。”说着,气呼呼地出门走了。任平生微微一笑,二哥从来就是这个脾气,三分钟过后就没事。压在一家人心中的石头放下了,家里的气氛一下就轻松了起来,母亲仍然执拗着要去烧个香,还个愿,父亲想去地里看看,却让母亲给安排在家里,还是怕任平生有什么意外。

任平生见厨房水缸里的水已经见底了,就用水瓢盛了半瓢水,走到院子里,倒进手压的抽水井里,然后用力快速的压了几下把手。半分钟后,清凉凉的水从地底下抽了上来,片刻就装满了水桶。任平生见水缸的底下也有些沉淀的杂质,索性把缸也挪到了院子里,放倒以后,把缸也刷了个干净,再放回厨房,盛满了慢慢一大缸清澈见底的水。任平生看了看日历牌,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农历是七月初九,自己过生日。估计晚上,大姐和姐夫和二哥二嫂都要回来,索性把家里都收拾一下。

曾经的过去,对这些活计心生厌烦的任平生,不知道怎么现在做起来饶有趣味,兴致盎然,丝毫也不觉的疲倦,心里还存着一分珍惜和感激。父亲在一旁帮不上什么忙,只是诧异地看着儿子屋里屋外的来回折腾。任平生对父亲说:“爸,你帮我烧点水。”家里烧水,一向是父亲的工作,原本用大锅烧水,但大锅烧出的水总有些油烟味,二哥去买了个铁皮壶,俗称叫“快马”中间是空心的,把木材丢到中间,烧起水来又快又多,就是烟大。任平生把红色的塑料暖瓶拿出来,从厨房里翻了点醋,把里面的水垢都洗干净,父亲的水烧开了,任平生在那个鸳鸯的红搪瓷盆里兑了温水,找了个干净的抹布,转身想倒点洗洁精之类的东西,转了半个圈突然哑然失笑,拿了半块肥皂。

中午,母亲拎着二斤肉回来,见家里窗明几净的,屋子里也收拾过了,院子也扫的纤尘不染,心里高兴,一颗悬着的心,此刻才算是放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