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走访核桃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任平生从到干山乡半年来,从没去过核桃村,只知道核桃村在干山的深处,在河对岸一个山谷里。他骑着自行车,来到河岸边,在水流很浅,十几米宽的河面上,架着一座吊桥,两端用八根钢丝绳固定在两岸,任平生觉得有点大渡河的感觉,他推着自行车,摇摇晃晃的过了吊桥,顺着路往山谷里走,路越来越窄,地势也越来越高,自行车骑不动,推起来很累,走了三里路,看见一个村子,找到村里的人一问,才知道是河沿村,离核桃村还有七八里山路呢。任平生看了看自己的双狮手表,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索性找到村支部,跟村支部里的人说了一声,说我是乡里的干部,到核桃村去办事,把自行车寄存在河沿村的办公室里,拎着东西轻装上阵,感觉轻松多了。

从河沿村往上,山势渐渐的变了,原本平缓的山谷,两边又陡又高,看起来很是险峻。脚下的路跟山里的小溪交杂在一起,有时候分不清哪儿是路,哪儿是河,一会要跳到小溪的左岸,一会又要跳到小溪的右岸。山上的树木茂盛起来,一些高高的杨树和红松,斜斜的在山谷里生长着,在路上面搭了一个天然的小帐篷,任平生心想,这要是夏天,树叶茂密的时候,这条路走起来肯定很惬意。远远的看到半山腰的一群房顶,原以为就快到了,任平生又七拐八拐的走了半个小时,遇到了两个放羊的小男孩,一问之下,果然是核桃村到了。

核桃村坐落在半山腰稍微平整点的山坡上,五六十户人家,正是中午时分,远远地看去,家家户户正冒着炊烟,任平生走进村子,村子里的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拎着东西的年轻男人。任平生见几个老人在打谷场上抽着烟袋锅晒太阳,就走过去礼貌地问:”大爷,我打听个地方。“”不知道!“一个高个老头抬头看了任平生的穿着,硬邦邦的回应道。任平生并没有恼怒,而是继续微笑着说:”我还没说,您怎么就说不知道。“一个矮胖,脾气好点的老头说:”村支部在东头,你自己找去吧。

“任平生说:”我不找村支部。“”你是不是谁家的女婿?“矮胖的老头看任平生手里拿着东西,以为他是谁家的女婿上门了。”不是,我想找一位于奶奶家。“”于奶奶?“矮胖的老头笑了:”我们村里都姓于,你到哪儿家都能找到于奶奶。“一群老头哈哈地笑,嘲笑这个傻乎乎的小伙子。”我找的那个于奶奶九十多岁,她跟孙子一起住,有个重孙子叫于岩胜,在干山乡二中上中学。“高个老头吧嗒着旱烟,问:”你是干什么的?“任平生恭恭敬敬的回答:”我是干山二中的老师,是来家访的。

“”哎呦!“矮胖老头站起来,热情地说:”是干山中学的老师啊?我还以为是乡里来的干部呢,你是找三姑他们家吧,走走,我带你过去。”“等等!”高个老头直起腰,把旱烟袋在脚底下磕碰了几下说:“你是干山乡二中的?”“是啊?”“我听说,你们学校有个老师,姓任的,是有这么个人?”“有这个人。”“你认识他?”“认……认识”任平生说出来的话,吞吞吐吐的。“我听说,那个老师挺有本事,是不是有这回事?”“一般吧……也不是特别有本事”任平生迟迟疑疑地说。

高个老头狐疑道:“不是都说他很厉害,坏学生都给教成好学生了么?”“也没有那么神奇……”任平生只能谦虚。“小伙子”矮胖老头说:“你说实话,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听说他还救了不少人?”任平生含糊地说:“是救过人,但那也没什么……”“哼!”高个老头觉得任平生的话中,怎么听都有点嫉妒的意思,就对任平生说:“你回去给他捎个信,让他这两天到核桃村来一趟。”“我……这是为什么呢?”任平生说。“你就告诉那个任老师,就说有好事……”矮胖的老头嘻嘻地笑说:“对了,那个任老师结婚了没有?”“没结婚……”高个老头说:“没结婚就好。

”任平生说:“不过好像有女朋友了……”矮胖老头哈哈一笑,对高个的老头说:“看见没,人家有对象,你不用惦记这件事了。”“有对象能怎么,没准哪天还黄了呢。”高个老头说着,又对任平生说:“你就告诉他,我孙女在核桃村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他小子要是有眼光,就过来相看相看,要是不来,哼!”高个老头眼中凶光一闪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办好了就是大媒,我请你吃猪头。”原来各地的风俗不同,有的地方是买双皮鞋,有的地方是请吃猪脚,云阳的风俗是请吃猪头。

矮胖的老人说:“小伙子,你贵姓?”任平生说:“我免贵姓……袁。”矮胖的老头问:“我看这个小伙子不错,袁老师,你结婚了吧,几个孩子?”任平生虽然年纪不大,可两世的经验,看起来人要老成一些,在农村十七八岁结婚的人有的是,有的连证都不领,办个酒席就住一起了,等到孩子出生了,再补办手续。在偏僻山村里,想当然以为,任平生这个年龄已经结婚生子了。任平生说:“我……两个孩子。”矮胖老头深信不疑说:“我带你去三姑那里,你回头跟那个任老师说说,我们姓于家的闺女,绝对错不了。

”“那……谢谢您!”任平生在矮胖老头指点下,找到了于岩胜家,他没敢让老头送上门,生怕于岩胜一开口露了馅儿,所以客气的请矮胖的老头回去,自己走到院子外面,喊了于岩胜一声。于岩胜的家,在一个小土坡上,有三间旧房子,房子是石头垒起来的,院子也是石头垒起来的,不过院墙没用水泥沙子,只是用石头堆在一起,歪歪斜斜的。院子里一个石磨,还拴着两只山羊,三五只小鸡满地乱跑。任平生喊了一嗓子,中间房子的一扇黑色的门开了,于岩胜看见任平生愣了一下:“任老师?”赶忙搬开挡在院子门口的栅栏门,让任平生进来。

任平生跟着于岩胜往里走,于岩胜喊了一声:“爸,任老师来了。”于岩胜这么一说,屋里的人都出来了,有于岩胜的父母,还有个小女孩也瞪着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任平生,任平生笑着对于岩胜的父亲说:“于大哥,我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们。”于岩胜的父母本来是很老实的农村人,看见任平生,就有些拘谨,想了半天才说:“任老师,你还没吃饭吧,岩胜他妈,你去炒个鸡蛋!”任平生跟着于岩胜一家人进了里屋,那老太太正在倾听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任平生走进去,便客气的对着任平生笑,其实她并没有认出来。

直到于岩胜跟太奶奶大声的介绍了一遍,老太太才想起来,这是岩胜的老师。任平生把礼物放下,于岩胜的父亲更不好意思,推脱了半天,任平生说:“于大哥,我走了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拿来了,你还想让我再背回去?”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山里人吃的简单。正是初春,山里什么菜也没有。一般在秋天家家挖个菜窖,在菜窖里存储点萝卜白菜土豆红薯,过年的时候杀猪杀羊,做点腊肉。所以天天就切点腊肉炖土豆、或者煮红薯。于岩胜请任老师坐在炕上,请任老师吃饭,自己家的菜太寒酸,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不住的催促女人炒个鸡蛋来。

“腊肉?”任平生欣喜地夹了一口尝了尝:“咦?这不是猪肉?也不是鸡肉?”于岩胜父亲见任平生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说:“这是年前打了两只野鸡做的腊肉。”任平生说:“于大哥,有这么好的东西,那我就不客气了!”于岩胜还怕任平生嫌弃,见任平生喜欢,赶紧说:“你吃,吃吧!”任平生抓起一块玉米面的大饼子,就着土豆和腊肉啃了起来,有时候,还跟农村人一样,用玉米饼子沾一点土豆炖腊肉里面的汤汁,吃的嘴都塞得满满的。于岩胜的父母原本还怕任平生嫌弃农村的饭菜,见他如此的爽朗,原本紧张的心情就放松多了,仿佛距离一下拉近了似的。

一盘大葱炒鸡蛋端上来,任平生又是风卷残云,最后吃了两个玉米饼子,把炒鸡蛋和剩下的土豆炖腊肉吃的一干二净,看的于岩胜全家哈哈大笑。吃过饭,任平生拿出自己带的东西,分给大家,小女孩是于岩胜的妹妹,今年九岁刚上小学,任平生递给她一只香蕉,她怯生生的不敢接,把两只小手背在身后看自己的妈妈,直到妈妈点头才接过香蕉,又像在学校一样,给任老师敬了个少先队队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