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冠冕堂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日第一更,求求票票和收藏——————————————十一点半转眼就到,刘东岳已经打定了注意。。先去食堂打了饭菜,匆匆吃完,十一点五十分,走向青年之家。本以为今天来人会不多的,但是还没进屋,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直到刘东岳走进去,大家就像没有看见他似的,依旧在谈天说地侃大山。刘东岳不动声色地坐在主席位上,这是他毕业以来,第一次参见团体性的回忆,而且还是坐在了主席位上。这个位置虽然不烫**,但是他能感觉到,有人投来妒忌的眼光。

他并不着急叫停大家的兴致,而是默默地观察着到会每个人的神态。按照他得到的资料,今天应该开会的有21人,但是才来了19人。有三个人因为倒班和参加市里活动的关系不能到厂,其中就包括二车间、郑盛的得力干将郝门生、三车间的袁四海和孔杰。据说他们都是中学和中专的同学,关系铁得很,只要郑盛眉头一皱,那三个人就会冲上来打先锋。刘东岳今天召开这个会议,就是要在郑盛力量不足的时候,和他叫板。但是郑盛没有来,而且王洪礼也没有来。

当他融合了刘备几十年人世间的经验的眼睛扫视完大家之后,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机械表,还有三分钟。伸手拿过李战辉面前的到会登记本,慢慢地看着上面的签名。都说一个人的笔迹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性格、脾气和修养,刘东岳也想试试从这里面去发现一些他曾经没有发现过的东西。他尤其看了一下王茜的签名,真如其人一样,字迹奇峻妖异,字与字之间呼应恰当,说明她的思维谨密,不留缝隙;再看李战辉、高凌等人的字迹,似乎都与印象差不了多少。 “东岳,时间到了。

除了郑盛和王洪礼,该到的都到了,可以开会了。”这时,主管宣传的李战辉说道。刘东岳看了一眼手表,还差20秒钟,淡定地说道:“再等18秒钟。”他并不着急,似乎是在个郑盛和王洪礼最后的机会。如果他们两个不来,那就是他们在给他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抓住这个机会,把他们两个踢出革命队伍。他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在乱哄哄、宽绰绰的青年之家,却很有杀伤力。即刻,除了王茜摆出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眼睛都看向了他。 他们刚才尽管在聊天,尽管可以无视刘东岳的到来,但他们还是注意到郑盛和王洪礼没有来。

现在他们想看看这个空降的小混混头子、摇身变成红色青年组织的书记后,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想看郑盛和王洪礼敢不敢和刘东岳硬撼?青年之家不知怎么地变得很安静,人们似乎听到了秒钟滴答滴答走动的声音。“18、17、16……”有人在心里默默地数着,让人感到了时间的压力。“7、6、5、……”当数到“四”的时候,双扇的木门一开,王洪礼拿着笔记本,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一**坐在刘东岳右边的空位上,在报道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3、2……1!”当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郑盛依旧没有来!刘东岳的脸色和心里都如释重负,他一秒钟也不等,站起身说道:“请大家注意,我是不允许少数人耽误大家时间的,郑盛无视组织生活,不能起到表率作用,那么我也就公事公办。不过,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会给他三分钟的迟到时间。三分钟依旧没有到会的话,通知很清楚,我就请他退出我们共青团组织,让他自己去做英雄。废话不罗嗦了,现在我们正式开会。”这些话都是刘东岳上午准备好了的,没想到郑盛真的给了他这个机会用上了。

众人都是一惊,但看刘东岳铁青的表情,就知道他是铁心要捅马蜂窝了,那决心是八马难追。看来好戏真的要上演了!“冠冕堂皇,小岳儿平时油腔滑调的,穿上马甲,居然也可以说人话了!”王茜想到这里,瞥了瞥嘴,说道:“我反对!人家郑盛是厂里、局里的生产标兵,又是局里和市里的五四青年突击手,不来开会有什么了不起?你凭什么开除人家?你这也太霸道了吧?”刘东岳鼻子冷哼一声,瞪了毫无顾忌的王茜一眼,似乎很生气,但他的心里真想给这个狐狸精一十八个香吻。

果然是捅了马蜂窝了!王茜的话音一落,一车间的张立强马上说道:“就是嘛,郑盛对咱厂的青年工作作出了很多贡献,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一次小小的支部会不参加,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儿。我也反对!”“我也反对!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以前的恶名,别以为你当了书记,我们就忘记了。”二车间李卫红说道。“李卫红,事故那一天晚上你也在二车间上夜班,人家都在救火,你跑哪里去了?别说你在宿舍打麻将去了啊~~”李战辉忽然说道。“……”不一会儿,就有六个人站出来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俗话说,胆大的伸手,胆小的驻足。刘东岳再傻也能看出这些人是郑盛的拥戴者;他没有说话,他还在等。因为还不充分,况且郑盛的联盟者——王洪礼没有说话,所以他也不急于说话。三分钟就在反对刘东岳第一个提议中过去了。王洪礼后仰靠在椅子靠背上,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老神哉哉看热闹的样子。他曾经劝过郑盛来这里坐一会儿,看看这个小混混放什么屁。但是郑盛当场就把会议通知书撕掉,扬长而去。看来,郑盛真不是玩政治的料。三分钟过去了,刘东岳双手向下压了一下,立起眉毛说道:“今天不是为了讨论郑盛同志退出团支部的事儿,在座的都不陌生,谁是什么样子的,都了解。

不用这么唧唧歪歪的。尤其是王茜同志,你要是对我个人有意见,尽可会下来说。”“我对你就是有意见!而且不喜欢背地说人,一定要在公开场合提。”王茜摘掉耳朵上的耳机,一本正经地指着刘东岳说道:“团支部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活动了,而且如一盘散沙,你靠什么把工作搞起来?又靠什么让大家尊重你?以你过去的表现,难道你想带着大家去打架?或是去做梁山好汉、劫富济贫不成?”美女的人缘向来都比一般人好。更加上这话问得灼灼逼人,非常尖锐,对刘东岳的能力完全是一副怀疑的态度。

但是这炮开得很有艺术,即把话题引开,让大家关注刘东岳将如何做?如何去服众?而且还显示出她与刘东岳对立的立场。此话一出,马上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拥戴。这才是今天开会的关键!即使那些想回到郑盛话题上的人,也都被她的话挡住了。“好!我这个人生性鲁钝,以前不求上进,完全事出有因。我刚到厂里就听工人们说,‘团支部是领导的擦鞋布,涂脂抹粉向钱扑。混官混爵混党票,哗众取宠为补助。’,这样的形象,试问还有谁愿意参加团支部组织的活动呢?……为什么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就是,团支部中有些人只想到个人的名和利,并没有真正代表广大的年轻人说话,没有为他们做实事儿!三天之内,我首先要做的是,通过三个途径向全厂青年工人发出一份调查问卷,共计三十六个问题,包括十几个方面,以此去了解大家的心声,去确定我们团支部的任务和目标。

第二件事,七一是我党的生日,做为党的预备队,我想请教一下大家,我们能为党的生日做什么?第三,现在改革开放了,各个企业都在迅猛发展,我们团支部在新形势下,又将担当什么样的角色?我们团支部的工作难道就不能改革一下吗?我们也向钱看,但是是让所有的团员都向钱看,一起获得实惠……”有了王茜的铺垫,加上充分的准备,刘东岳抓住这个机会,侃侃而谈。一气说了十几分钟,一下子把大家拉到他的思路上去,让很多人都在点头。连一旁看热闹的王洪礼都感觉这个小混混有点料!逻辑上真的无可挑剔。

但是落进王茜的耳朵里,她即刻明白刘东岳想干什么——收买人心,利用民意去架空、堵住反对者的嘴!以后,他摇身一变,变成了全厂青年民意的化身,说话做事都抬出民意,谁还敢去反对他呢?“现在的刘东岳那还是那个不求上进的小混混呢?小岳儿,这招真高明!怪不得昨晚上那么自信,姐姐真是喜欢死你了!我再帮你扇一点火起来~~”王茜想到这里,一副鸡蛋里挑骨头的口吻说道“说得比唱的还要好听!三十六个问题就能反应民意了吗?你拿什么来保证你不是‘厂长的擦鞋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